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淇河文化辨(节选)  

2017-05-29 16:12:51|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淇河文化辨(节选)

秋雨

淇河文化,就是淇河流域内人类古往今来留下来的物质痕迹和非物质信息,以及这些痕迹和信息所发生的变化。物质痕迹的变化形成了物质文化,非物质信息的变化形成了非物质文化。淇河文化是淇河流域内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和经济在文化上的反映,又反过来影响和作用于淇河流域或者更广领域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和经济,同时也包含着淇河流域各个历史阶段的发展历程,并与淇河流域这一特定地域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道德情操、学术思想、文学艺术、科学技术、各种制度及各种上层建筑非物质的内容等密切相关。

由于淇河流域与鹤壁地域重叠较多,因而淇河文化被用于概括鹤壁文化,将鹤壁文化冠以淇河文化。那么,代表鹤壁文化的淇河文化,就不仅仅是淇河流域文化,而被转置成了鹤壁地域的专用文化名称,且处在最高端,发生在鹤壁地域内的一切分支文化,统属于淇河文化。

一、关于朝歌文化

2013年9月17日,《鹤壁日报》03版有这么一段话:“古都文化、殷商文化、淇水文化、女娲文化、鬼谷子文化、姓氏文化、古建文化、民俗文化等等,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如此说来,朝歌文化真的太伟大了!

第一,世界、中国历史上的古都很多,均构成了一个个古都文化,难道这些古都文化也都“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吗?第二,商汤立国后,多次迁都,前后相传17世31王,延续600年,这些殷商文化怎么可能“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第三,朝歌文化隶属于淇河文化,是淇河文化的分支文化之一,不可凌驾于淇河文化之上。因而,淇水文化怎么可能“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第四,女娲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本源文化和根祖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与朝歌文化应该是两回事,女娲文化“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是不成立的。第五,关于鬼谷文化,据说与淇河文化没建立从属关系,怎么可能“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第六,姓氏文化更复杂,内容繁多,地域更加广阔,朝歌起源的姓氏只是中华姓氏里的一个很小部分,因而姓氏文化不可能“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第七,世界、中国的古建文化浩如烟海,朝歌只是其中一粒尘埃。因而古建文化不可能“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第八,民俗文化历史悠久,内容丰富,不胜枚举。因而,民俗文化更不可能“均属朝歌文化之范畴”。

二、关于“三河”并列

淇河被誉为诗河,真的是一条文化河。然而,前几年出现了“淇河是一条诗河、史河、文化河”的表述。诗属于文学,而文学属于文化;史也是文化的一种。从逻辑关系上讲,“三河”不可并列。写作艺术最讲究逻辑、语法和修辞,因而不能犯逻辑错误,让原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处于一个层次。

三、关于“三朝古都”

作为某一朝的古都,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必须是朝,而不是地方政权;二必须是朝廷执政所在地。夏、商、周三代时期布履星罗的国,皆是地方政权,故其政权所在地不能称为“某朝古都”。东汉末期的魏、蜀、吴,南北朝时期南朝的宋、齐、梁、陈,北朝的十六国前凉、后凉、南凉、北凉、前赵、后赵、前秦、后秦、西秦、前燕、后燕、南燕、北燕、夏、成汉,走马灯似地改朝换代,虽然短暂,虽然势力小,但都排在中华朝代的序列里,这些交错或者并列的古往今来历代,其政权所在地都属于中华朝代古都。

但如今多将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国政权所在地算作“某朝古都”,很像餐饮业不成文的做法,超过十年的饭店均可自称百年老店。真可谓中国特色!现代版的弄虚造假,浮夸盛行,不顾历史,无限拔高!

于是,鹤壁也成了所谓的“三朝古都”,一个指的是商末治所沬邑,一个指的是周朝卫国治所朝歌,一个指的是战国时期赵国早期治所中牟。后两个是不符合标准的,但符合标准的却只字不提,就是浚县境内的新镇乡枋头城,前秦就始自此地。

四、关于鬼谷子与《鬼谷子》

鬼谷子说的是鬼谷先哲,是一个人;《鬼谷子》是后人将鬼谷先哲的学说集成的一本书。两者有联系,但却不是一回事。

依据台湾某些学者说法,学者们到了鹤壁说鬼谷子生于云梦,到了定陶却改口说鬼谷定陶人也,到了沂蒙山再次改口,说鬼谷子生于沂蒙深山,近年南阳宝天曼也在说是鬼谷子的故乡,还有湖北等地也在争,似乎也有台湾学者的身影。

鬼谷先哲通过细心观察相生相克自然万物,了解其生消内在关键,便可预知事物的发展趋势,正确把握事物发展规律,窥知他人内心世界,具有超前预测能力,具有超乎常人的应对谋略,能够掌握未来命运。他似乎能读懂天书,晓知自然人寰,前事通达,后事先知,似神非神,介于人间天上,成为智慧的化身,值得鹤壁儿女为他骄傲。民间将他当做神祭拜,是可以理解的,无可非议。但要在鹤壁建鬼谷大道就另当别论了。

《鬼谷子》一书是战国时期应运而生的产物,本就是用来对付敌方的手段,只适用于军事与外交,历代多用于上层建筑,在民间很少传播。《鬼谷子》研究的是眼下现实的生存取胜之道,好听的说法叫谋略,不好听的说法就是诡道、阴谋、阴谋诡计,多数情况下是不讲道义的。但仍有人说鬼谷术是和平哲学,应该广泛宣传,家喻户晓。“智用于众人之所不能知,而能用于众人之所不能”,其所谓和平哲学,原是以不择手段而求取,当今社会唯独能用于军事、外交等上层建筑领域。如果非要把军事文化冒天下之大不韪用于民间,真可谓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是在引导万民奸诈,令假冒伪劣猖獗,高大虚空浮夸盛行,利己害他,与构建和谐社会是格格不入的,其结果只能是坑国害民,成就一个魑魅魍魉世界。鹤壁原本就有儒商鼻祖端木子贡,为什么非要宣扬“鬼谷经商”呢?在搞旅游文化时,应将鬼谷先哲与《鬼谷子》分离开来,屏蔽不宜在民间散播的内容。

五、关于《诗经》中的“河”与“奥”

《诗经》中的“河”字特指大河。《诗经·国风·周南·关雎》说的不是淇河卫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中的“河”更不是淇河,作为一级地方官员牵强附会地给客人解释说是淇河,其文化水平实难令人折服,作为报刊如此原样照登领导的文字,说明编辑一是不负责任,二是文化素养很低,破坏了报刊的形象。

淇奥(yu)源自《诗经》,再无别的出处,古刻板中的“奥”字只有这一种写法,后世出现通假之后,“奥”字的写法多起来,大致有:奥、奧、澳、隩等。今天的汉字,再没有通假写法。因而,“淇奥”的写法也应统一为“淇奥”。

六、关于樱花文化

舶来文化,原本属于日本文化。其文化舶来鹤壁以后,不知其具有什么样的多样性、地域性、民族性、时代性等特点,也不知道内里包含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和行为规范,具有什么样的整合、导向、维持社会秩序、传续的功能和作用,还有其与别的分支文化的关系是什么也不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