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旧作:浚县大石佛眼中的历史血泪  

2017-04-07 10:33:17|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浚县大石佛眼中的历史血泪

秋雨

关于浚县大石佛眼中的历史血泪,因《淇奥梦》预先限制了篇幅,未能写进去,只有写成单篇。有关大石佛的建造年代,我问过父亲,父亲逗我说:“大石佛的档案在紫金山天文台,要想搞清楚就好好学习,以后去中山陵时,你可以专门去查档案。”从那时我开始关注钟山风雨,除知道了百万雄师过大江,还知道了紫金山上的北极阁,接着又知道了北京的古天文台,还有嵩岳观月台。去看电影《少林寺》在少林寺拍摄时,我独自跑到观月台转了一天,他们看的是电影中那些假的武打动作,我看的是古人如何测天。后来我真的去了中山陵,独自一人听着松涛声,父亲的话语总在我耳边萦绕。当年我还写了几句心得:长江岸上雨中行,梦幻金陵悔恨情。拜祭花台歌壮烈,中山陵上起涛声。兴衰几许凡间事,总统红楼转瞬倾。唱颂天国悲短暂,歌声久荡警钟鸣。

记得当时父亲让我去请教专门从事这项研究的任思义老人家,老人家就在浮丘山碧霞宫后面东侧院落办公,办公条件很简陋。是父亲一同陪着我去的,任老先生好像很尊重我父亲,对我很亲切。父亲和任老先生一同与我谈话,很有点儿郑重其事,都说了同样的话:“孩子呀,浚县的历史充满了艰辛悲壮,大石佛的眼中全是历史的血泪。你要好好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将来回报桑梓,要爱国爱家,热爱浚县的一草一木。”他们文绉绉的言语,好像引用了很多古诗古词,我只听懂了“大伾”“浮丘”几个字,幼小的心灵承担不起如此沉重的历史,再说那时的我对历史一窍不通,理解不了两位老人家的话语。

由于我听不懂,急得想哭,任老先生逗我说:“孩子,知道学习的好处了吧?不学知识,将来走向社会,别人的谈话你都听不懂,咋个为国家做贡献?我们老哥俩说成白话,尽量让你听懂,你可要用心听,不能拿眼睛老卯乎外面的碧霞宫,以后你可以随便来玩,想看哪里看哪里。”听说以后可以随便进出碧霞宫,我把心思转向了老人的谈话。他们真的说成了白话,但我还是有好多听不懂,只是如今回想起来,才明白了些许。

“关于大石佛的建造年代,一直存在着争议,多数认为大石佛始建于后赵,也有人认为建于后赵之后。一般的佛像均是慈悲、善意、理解和宽容的面容,显得沉稳、庄重、典雅,浚县大石佛表情有违佛像常态。大佛依崖坐着,佛高约23,最宽处约10米,身穿五彩方格袈裟,善跏趺坐,两肩齐挺,脖颈较长,有三道肉领,头部螺发,面方颊圆,额间有白毫相。左手手心向下覆膝,右手手心向外曲肘前举,示无畏印。坐四周方墩,足踏仰莲,脚面平直,五指平齐。大佛唇紧闭,二目圆睁平视,表情严肃。说是面东坐观着北去的滔滔黄河,以镇水患,难道单单是镇水患吗?”我听到父亲对任老先生说。

“浚县大石佛的开凿,应当只提佛图澄大师,可以提后赵那个时代,但不要提浚县先民的大仇人石勒!佛图澄大师是西域人,公元231年出生,九岁出家,西晋怀帝永嘉四年,也就是公元310年到达洛阳,已是七十九岁高龄。他能诵经数十万言,学识渊博,善解文义,虽未学过中土儒学百家,但与儒学众人论辩自如,因而追随他的门徒上万。”任老先生接话。

佛经典籍分为经藏、律藏和论藏,分别讲的是定学、戒学和慧学。佛图澄大师很重视戒学,‘酒不逾齿、过中不食、非戒不履’,以此戒律门徒。有关大师的神通事迹很多,传说他能预知吉凶,能彻见千里之外的事情,能役使鬼神,善诵神咒,志弘大法,估计全是空穴来风,言过其实,不可盲目相信谣传。说他兼善医术,能治痼疾应时瘳损,为人所崇拜,这可能是确有其事。”父亲说。

“佛图澄到达洛阳,适逢匈奴人刘曜占据,大师想在洛阳建立寺院成了泡影,只好潜居草野。晋永嘉六年,佛图澄因石勒手下大将郭黑略的关系,与石勒见面,大师劝石勒少行杀戮造孽,石勒嗜杀成性,将要被斩杀之人十有八九经大师劝解才得幸免。佛图澄对于石勒多有辅导,石勒称帝建立后赵,有事多咨询大师。石勒死后,石虎杀石勒的儿子石弘自立,对佛图澄更加敬奉。”任老先生说。

“石勒、石虎来自塞外野蛮民族,佛图澄一人之力怎么能教化了他们!”父亲好像对那个什么石勒石虎很不满意。

“不是说佛能教化芸芸众生吗?”我小声问。

“你还小,这些你还不明白,世上有些人可以教化,有些人是不能教化的。”父亲说。

“我给孩子讲点儿奇闻,长长见识。知道莫高窟吗?在咱们国家的西面。莫高窟初唐第323窟北壁东侧中部,以全景式连环画描绘了佛图澄的神异事迹。四组故事画中部的两组画面描绘的是《幽州灭火》。佛图澄曾与石虎共同坐在邢台襄国中堂之上谈论经法,佛图澄忽然说:‘幽州发生了火灾!’遂取酒向幽州方向喷洒,之后笑着对石虎说:‘火灾已除。’石虎派使者前往幽州验证,使者回报:‘那日火起四大城门,火势猛烈。忽从南方飘来黑云,大雨将火扑灭,雨中尤闻酒气。’”任老先生说。

“四组故事画上层描绘的是《闻铃断事》。据敦煌研究考证,是指擒获刘曜一事。前赵光初十一年,也是后赵太和元年,也是东晋咸和三年,即公元328年,刘曜亲自率兵攻打洛阳,石勒欲亲自率兵抵抗刘曜,因而前去拜访佛图澄。佛图澄对石勒说:‘佛塔相轮上的铃声告知:军队出征,刘曜必擒。’于是石勒自邢台亲统步兵和骑兵,直指洛阳交战,刘曜兵败落荒,被石勒之子石堪活捉。就在刘曜被捉之时,留在邢台的石弘见佛图澄用麻油胭脂掺合,涂在掌心,看到手掌中有许多人,其中一人被绑缚,朱红丝线束在脖子上。佛图澄对石弘说:‘刘曜已擒。’”父亲也开始接续。

“四组故事画下层左侧,描绘的就是《以水洗肠》。据说佛图澄左乳房的旁边有一个小洞,直通腹内。小洞用棉絮塞着,佛图澄读书时,就把棉絮拔掉,洞中发出的光亮,使一室通明。斋戒之时,佛图澄就到河边,把肠子从洞口掏出,用水洗净,然后再装进腹中。这些都是瞎编骗人的鬼话,一是不要信,二是不要学,要学还是学头悬梁、锥刺骨的刻苦读书精神。”任老先生说。

新世纪初我去新疆,回程时特意从酒泉下了飞机,去看了敦煌莫高窟,在那里同一位研究人员介绍了浚县大石佛,他们说要实地考察,要与那里的佛像进行比对。记得我又去了月牙泉,看后对大自然的造化弄人聊发感慨。我曾写道:酒泉市外,沙丘连绵似山峦。蜿蜒崎岖山峦空间,罕见的绿洲,好美呀,月牙泉。酒泉四季,风总是一个轴线。明沙飞起盖地铺天,弥漫的尘沙,总不落,月牙泉。枯树黄沙,深情护绿洲一点。那种凄凉已越千年,曾经的繁华,留回忆,月牙泉。时代变迁,环球生态令感叹。西部开发紧缺水源,多方的支援,要保护,月牙泉。

“幽州灭火、闻铃断事也是杜撰的,你也不能相信,不能再像听了《西游记》那样,自己背个小行李卷,偷偷要沿着淇河向西去找孙悟空!佛图澄大师在后赵推行佛化,所经州郡,多建立佛寺,大约有八百九十三所,浚县大石佛寺院当是那个时期始建。在佛图澄的影响下,民间竞造寺庙,平民纷纷出家,佛门一时间品类杂滥,生出了许多事故,多是奸宄避役,貌似佛教一时繁盛,竟是杂乱败絮其中。公元348年,佛图澄在后赵建武十四年十二月八日圆寂,享年一百一十七岁。”我又在回忆父亲的话。

“你这孩子,咋能把文学作品与现实生活画等号,要是给你讲讲《封神演义》,说不定还会去找姜子牙拜师学艺。”任老先生说。

“他们不是都住在西边鹤壁的山里面吗?我真想找到他们!”我说。

“这孩子不能给他讲的太多,讲了立马就要兑现,佛图澄是个古人,已经不在人间了,别再晚上跑到大伾山上,又去胡乱寻找!”父亲说。

“我们说几句你听不懂的,以后长大了你会明白的。明末浚县知县张肯堂篡《浚县志》记载:‘石勒佛图澄之言,鑱崖石为佛像,高寻丈,以镇黄河。拓跋魏覆以重阁。元末,毁于兵。’明嘉靖三十八年《大伾山天宁寺重修三殿碑记》记载:‘畿南千里而遥,有山唯大伾,建寺其上,以天宁名。山有佛,千二百年余,其兴废几几。’后周显德六年《准敕不停废记碑》记载:‘以兹山之足为佛足矣,以兹山之顶为佛顶焉。寺内有缺落碑铭,载相续年月,俨三十二相,亦四五百年。’”任老先生的话当时我真的听不懂。

“大佛外身的彩绘后来大部脱落,露出了石刻的原貌,其自身提供的时代特征很不一致,有北朝早期的痕迹,也有北朝晚期的痕迹,其头部螺发又有唐代的影子,一定是后人几经改造。元代末年,大佛遭受兵燹,阁被大火烧毁,大佛躯体某些部位被烧坏脱落,至明代已经无法补綴修复,因而糊上泥皮彩绘,把原貌覆盖在里面而无从考察。”父亲的话我懂了一点,好像是在说大石佛的建造年代。

“大石佛的建造如果是始自后赵,也不能归功于石勒,可以说有佛图澄大师的功劳。石勒与石虎是十六国时期后赵的两位主要皇帝,石勒与石虎来自塞外野蛮民族,落后低级的生活,残暴嗜杀的恶性,佛图澄对他们的教化,丝毫没有改变他们嗜杀汉人的残暴,他们蹂躏中原,大搞民族歧视政策,血洗汉人,灭绝人性,惨无人道。那个时期,浚县境内的汉人被石勒几乎杀尽,石勒是浚县先民的历史仇人!十六国以及后来称为北朝的拓跋魏,他们占据黄河流域,极大地破坏了中华几千年来发育滋长的经济和文化,成了中国历史上可耻可痛的三百年。”任老先生似乎很激动。

大石佛的开凿时代,正是塞外野蛮民族武力征服黄河流域的时代,低劣的民族对黄河流域的汉人凶险残忍,血腥暴力,他们见了汉人总是满面怒容。所以那个时期雕凿的大石佛必然是唇紧闭,二目圆睁,其实是一副凶相。经历朝历代的重修重建,大石佛发生了质的变化,与其说大石佛是镇黄河水患,不如说大石佛是浚县黎民百姓的化身,其表情是怒对后赵时期残暴的愤怒,因而没有慈悲的面容。”父亲好像也很激动。

浚县大石佛眼中流着历史的血和泪恨,可如今浚县宣传大石佛总在提石勒,似乎有为石勒歌功颂德之趋势,难道还怕大石佛流的泪水不够多吗?请不要再让浚县大石佛眼中流淌血泪了!”任老先生说。

请不要再让浚县大石佛眼中流淌血泪了――这句话永远刻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

旧作:浚县大石佛初始是佛吗?

2011528日,河南浚县大佛高峰论坛隆重召开,有关大石佛创凿起始年代成了热门话题。有的依据明代末年浚县知县张肯堂所纂的《浚县志》,说开凿大石佛以镇黄河,石勒以佛图澄之言,镵崖石为佛像,也就是大石佛创凿起始于后赵石勒时期;有的依据后周显德六年(959)天宁寺《准敕不停废记碑》,推测大石佛创凿起始于北魏太和年间;有的依据造像风格和周围环境,推测大石佛创凿很可能起始于唐高宗、武则天时期,晚不过玄宗开元、天宝年间,即安史之乱以前。总之,均没有超脱出佛这个圈子,其实“以镇黄河”才算说到了关键所在。

明代嘉靖三十八年(1559)《重修天宁寺三殿碑》记载:盖有天地,即有此山。至夏,大禹名,《书》曰:导河‘至于大伾’。周之末,以子贡名,东南麓,赐冢在焉。光武,筑青坛其巅,汉以青坛名。唐以大佛名,时,或凿弥勒之像。畿南千里而遥,山唯大伾,建寺其上,以天宁名。山有佛,千二百余年,其兴废几几。――千二百余年,余了多少?一定是在当时的一千二百多年之前,至于前了多少年,也是糊里糊涂,说也说不清楚。

《尚书·禹贡》中记载:“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砥柱,又东至于孟津。东过洛汭,至于大邳,北过洚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这应是禹贡名山的来历。关于“大邳”,有人怀疑说的不是浚县大伾,而是郑州邙山已经消失了的大伾山。秋雨曾写文字,认为应该是浚县的大伾山。由《重修天宁寺三殿碑》可知,周代末期浚县大伾山名叫子贡山,这应该是端木子贡的名字,端木子贡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就出生在浚县,其墓茔位于大伾山南。CNTV博客5W
Yd;w2r3G4P S/l

公元前668公元前660年,卫国第18代国君卫懿公在位。卫懿公养鹤成癖,最终失国。平时他除了养狗驯鹰,还经常邀一帮公子哥游山大伾,戏水淇奥。可见浚县大伾山当时已是一处游览胜地。

汉光武帝刘秀生活于公元前6年-公元57年,公元2557年在位。刘秀平河北王郎叛乱后回师路经黎阳,登山造青坛祭告天地。据说青坛建于山巅,山巅何处?秋雨怀疑是建在大石佛那个地方,青坛前应当有个祭告的对象,其对象当是大禹,也许此前已有人为大禹雕刻了一个画像轮廓。那个时间佛还没有引入中国,民间还没有佛的概念,大禹画像只是一尊神像。佛自后汉永平十年(67)才被引入中国,佛抵达浚县大伾的时候,也许大石佛已有了前身。

秋雨没有看到过建安七子刘桢所写的《黎山赋》内容,但却看到了建安文学的杰出代表人物曹丕所写的《黎阳作》诗五首,其四写道:“奉辞讨罪遐征,晨过黎山巉峥。东济黄河金营,北观故宅顿倾。中有高楼亭亭,荆棘绕蕃丛生。南望果园青青,霜露惨凄宵零,被桑梓兮伤情。”其中的“高楼亭亭”不知指的是什么高楼,也许那时间就有了为大禹神像所建的高楼,之后的大佛楼是再次重建的。

浚县大石佛起始是佛吗?我看未必,佛界跳不出依佛的思维模式,佛外之人也总在佛的年代范围里转圈圈,大石雕像起始的年代也总超不出佛的年代。大石佛应该是在远古大禹画像轮廓的基础之上,历经各代逐步完善起来的,起始并不是佛像,而是“以镇黄河”的大禹神像,与佛没有关系。只是佛教的引入,并且占据了大伾山东麓,从而才把大禹的化身改叫成了大石佛,后赵、后周那个落后、残暴的时代,不可能是大石佛起始雕刻的年代,只能是在前人基础上的局部完善。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