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从家乡浚泉说起  

2016-10-09 17:18:39|  分类: 感怀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家乡浚泉说起

秋雨

读了《乡愁日记:家乡的泉水》,这是来自家乡浚县马金章部长的文字,由文字中对家乡泉水的记述,知道了浚泉正在迅速消失,感叹家乡浚县生态环境的变化之大,且这种变化对浚县的社会、经济发展,以及人民的福祉是相当不利的。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马部长的文字中记述,浚县善化山西南麓原有泉沟和泉眼,泉沟南段还有温泉,但却断涌20来年了。泉沟附近的张洼村中目前还有泉池,但泉池里的水已不似当年。小时候听大人们讲,善化山下有金牛池,池中泉水潺潺,池水清清,因有一头金牛常到池中饮水而得名金牛池。善化山上原有隋末唐初尉迟敬德打虎睡过的大青石,说明当年善化山上有虎。新中国初年,猎人们还在善化山上打死了一只金钱豹,说明新中国初年善化山一带环境生态很好。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前,夏半年每遇阴雨天,善化山头便会飘起各种形状的云朵,于是“善化峰头”也就成了“浚县八景”之一。短短的半个世纪,因人工挖山采石不止,善化山消失了,终于成为平地,泉水干涸了,再不会有“善化峰头”那样的景观出现,环境生态也随之恶化。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据明嘉靖《浚县志·山川·善化山》记载,在善化山下有槛泉,共有大小不等的泉眼七十二个。记得雍正的《春夜永春亭作》中有“折蕉戏写题花句,接竹斜通傍槛泉”诗句,说的一定是善化山下的槛泉。槛泉是浚泉,同时又属于淇泉,水源来自太行山中。在淇河卫地,淇竹与淇泉是密不可分的,淇竹凭借着淇泉的滋润而烟翠,淇泉凭借着淇竹而流碧。由于淇泉的喷涌,加之上游的地上来水,淇河才得以在太行山中冲波逆折,砯崖转石,势同雷转,淇水汤汤冲出太行,流向平原,流过了千古岁月。

雍正有《题墨竹一十二首》,其三、四、七、十一、十二均涉及淇奥淇竹,其三中有“为爱清臞定素交,一林寒玉受风敲”诗句,隐约似能看到林黛玉,也许正是曹公将诗中“寒”改成了竹的颜色“黛”,“林黛玉”也就从雍正的竹诗中走了出来。其四中有“又闻湘江竹最佳,龙形凤尾凌空矗”,其七中有“祠犹传遯水,斑尚记潇湘”,其十二中有“籊籊修篁,载茂潇湘”“慕比清风,移植我堂”。由南宋诗人李曾伯诗句:“妾家淇园北封君,厥祖慈事宗苍篔。子孙异代贞节闻,枝分一派从南巡。千古流落湘江滨,几番雨露敷新荣。斑斑不改啼红痕,膏煎漆伐悔自矜。”可知淇竹曾随舜帝南巡被移植到湘江一带,可见湘妃斑竹与淇园有着割不断的亲情。所以雍正在其三中写道:“名传嶰谷从今炫,富逊淇园任笑嘲。”《红楼梦》中有“淇奥遗风”,更进一步点明了淇竹、淇泉与《红楼梦》的关系。然而,槛泉今天却已不在,令人遗憾!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30年前,白寺村西边因修渠无意中挖出一眼幸福泉,泉水丰富,抽水机也难抽干,可惜上世纪80年代断流。清康熙《浚县志·山川》泉目载:“白金泉,在紫金山下,有太守徐闳中铭;槛泉,在善化山下,共七十有二。《尔雅》曰:‘槛泉正出,正出者,涌出也。’近日湮塞过多,共存仅半。荆家寨、张家洼、王枫园、石桥头、东阳涧、西阳涧、大屯之大泉小泉则最著者也。”后公堂村现仍有四个涌泉,三大一小,泉水集成潭,汇成溪,流向东边干枯的淇河河床。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后公堂村涌泉是否与花庄村的地下溶洞有关?”有朋友问。

“溶洞是不是当年出入朝歌的地下秘道?”又有朋友接着问。

“若真是进出朝歌地下密道的话,朝歌的地理位置也就不难确定了。”笔者自言自语。

泉是地下水的天然涌出,是含水层或含水通道与地面相交处产生地下水涌出地表的现象,是地下水的一种重要排泄方式,是在一定的地形、地质和水文地质条件的结合下产生的。适宜的地形、地质条件下,潜水和承压水集中排出地面而成泉。泉往往是以一个点状泉口出现,有时是一条线或是一个小范围。泉水多出露在山区与丘陵的沟谷和坡角、山前地带、河流两岸、洪积扇的边缘和断层带附近,而在平原区很少见。

泉也是有分类的,一般按照其化学成分、水的温度、水的渗透压、酸碱度、理疗作用等进行分类。大致可分为:冷泉,著名的冷泉有镇江金山泉,杭州虎跑泉等;矿泉,著名的有西安骊山温泉,台湾北投温泉等;观赏泉,著名的有济南的珍珠泉,云南大理蝴蝶泉等。

温泉的成因受当地天然环境与地质条件影响而各有不同,简单地可概括为两大类:一是地壳内部岩浆作用所形成的硫磺质泉;二是地表水渗入地层所形成的碳酸质泉。不过这两种形成方式的温泉,其先决条件是此处必须具备地热才会有温泉的产生。同理,冷泉必须具备地下水流经地有冷源。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笔者曾去看过位于河南省林州市石板岩乡西北部的冰冰背,那里的山上背阴处有几个很浅的洞穴,每年阳春三月冬去春来,正值百草复生之际,洞穴里开始结冰,夏天结出大块的冰凌,天气越是炎热,冰块生长的就越大、越坚硬;到了八月中秋以后,随着天气变凉,冰块开始融化,到了冬天冰块竟变成了温水。由于景观在山的阴坡,当地人习惯把山阴称为背,所以叫冰冰背。冰冰背的成因应当与冷泉的成因类似,从洞穴中吹来的空气,必然经过了地下的某个冷源区域。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泉水常常是河流的水源,在山区沟谷深切,排泄地下水,许多清泉汇合成为溪流,在石灰岩地区,许多岩溶大泉本身就是河流的源头。泉水常年不断地汇入河流,是河流补给的重要部分。卫河源头就是由泉水组成的,一支自辉县市苏门山麓流出,一支自博爱县的皂角树村流出,两支流在新乡县合河村西汇合,经河南省新乡,在新乡汇聚几个小支流后过卫辉、浚县,在浚县南端新镇坊头村接纳淇河之水,然后经滑县道口再过浚县。卫河自浚县流至汤阴,汤阴河汇入后流经内黄,洹河在内黄汇入卫河,卫河再经清丰、南乐进入河北省的魏县,然后在定陶接纳漳河之水,于山东省临清汇入南北运河,运河流至天津汇入海河,海河东去流入渤海。

地下河流并不比地上的河流逊色,地下水比地上水丰富得多,聪明的华夏祖先已经知道这一事实,于是他们学会了挖井技术。古人挖井,用辘轳架在井口,用铁器挖下去,用辘轳把下面的泥土提到地面,挖到一定深度,还知道用木头加固。等挖到了水层,彻底加固井壁,一口吃水井就完成了。挖井技术并不复杂,很容易掌握,但玛雅人却不会挖井。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公元750年至850年,正是玛雅文明消失的年代,由于连年发生旱灾,摧毁了玛雅文明赖以生存的农业基础,干旱成为玛雅文明崩溃的重要原因。连年发生旱灾,河流湖泊干涸断流之后,玛雅人又没有挖井筑渠的水利知识,农业的歉收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巨大的都市文明最终分崩离析,文明高度发达的古玛雅人解体成中美洲丛林中若干支印第安部落,最终导致玛雅文明的消亡。公元785年,中国关中同样也发生了大旱,春耕无法进行,至八月河流枯竭,井皆无水;公元790年,中国大旱,关中无法进行春耕,江南、福建井水和泉水枯竭,疾病横行,死者众多。但中华古文明中已经有了成熟的挖井筑渠抗旱技术,因而中华文明得以生存延续。

《诗经·国风·邶风·凯风》中有“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浚指的是卫邑,也就是周代卫国地域内的城池,因为是《邶风》,说的不一定是黎阳城,也许就是今天的屯子,或者邶国境内的什么地方,但在历代诗人的笔下多简化成了“浚泉”。唐代刘禹锡《送僧元暠南游》诗句:“始悲浚泉之有冽,今痛防墓之未迁。”据说寒泉水冬夏皆凉,夏天泉水甘美,适宜饮用。相传淇门风雪避塔下原是一口大井,井中每每会喷出水来,就是一眼涌泉。清代程淓《春日黎阳怀古限韵》中有“泉流冲出绕花城,立马郊原看耦耕”诗句,说明黎阳城也有浚泉。

《诗经》时代,邶国有“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我思肥泉,兹之永叹”,卫国有“泉源在左,淇水在右”,曹国有“冽彼下泉”,《小雅》中有“如彼泉流”“莫高匪山,莫浚匪泉”“有冽氿泉,无浸获薪”“相彼泉水,载清载浊”“觱沸槛泉,言采其芹”“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大雅》中有“我陵我阿,无饮我泉,我泉我池”“笃公刘,逝彼百泉”。说明黄河流域到处都有泉水。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如今虽然寒泉不知在卫地何处,但山东省济南章丘的百脉寒泉仍在,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就诞生在那里。百脉泉是济南五大泉脉之一,与趵突泉齐名并列,曾巩说:“岱阴诸泉,皆伏地而发,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济南以“泉城”而闻名,泉水之多可算是全国之最,比较著名的泉有珍珠泉、黑虎泉、金线泉、趵突泉等。这主要与济南的地形结构有关系。它的南面是一片山区,是山东有名的千佛山,北面是平原,济南位于山区和平原的交界线上。山区是由石灰岩组成的,而平原的泥土底下也隐藏着岩浆岩。石灰岩本身不很紧密,有空隙、裂隙和洞穴,能储存和输送地下水。地下顺着石灰岩层的倾斜,大量地流向济南后碰到岩浆岩的阻挡流不过去。岩浆岩上又覆盖着一层不透水的粘土层,被拦阻的大量地下水凭着强大的压力,从地下的裂隙中涌上地面,就形成了这些著名的泉水。

泉水流量主要与泉水补给区的面积和降水量的大小有关。补给区越大、降水越多,则泉水流量越大。泉水的流量随时间而变,一般在一年内某一时刻达到最大值,以后流量逐渐减小。许多大泉流量达到最大值的时间与雨季并不一致,常晚于雨季,这是由于地下的路径较远所致。泉可以单个出现,也可以成群出现,泉水的流量相差很大。在地质、地貌和水文地质条件十分巧妙的配合下,才可能形成成群的大泉。

说到济南的泉水之源,不得不提及济河,今河南省济源,山东省济南、济宁、济阳,都因济河而得名。当年卫国遭到北狄入侵,许穆夫人横渡济河返回卫国奔赴国难,并写出了《载驰》著名爱国诗篇。济河发源于今天的河南省济源市王屋山上的太乙池。济河源头向东被沁河所阻钻入地下,以地下河向东潜流七十余里,到济渎和龙潭从地面涌出,形成两条河向东流,在济源境内交汇成一条河,至温县西北始名济河。之后第二次潜流地下,穿越黄河而不与黄河水相遇,在荥阳再次神奇浮出地面。济河流经原阳时,原阳还处在黄河之南,南边一支济河第三次潜流地下,至山东定陶与北边一支济水会合,流入巨野泽。济河在地表三隐三现,百折入海,并不全是地上河,成为济南泉水主要源头之一。济河在东汉王莽时出现旱塞,唐高宗时又通而复枯。近年来报道趵突泉断涌,与济河地下潜流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中国有不少名泉,譬如镇江的冷泉,无锡的惠山泉,杭州西湖西南隅的虎跑泉,苏州虎丘山的观音泉,北京西郊的玉泉,云南大理苍山脚下的蝴蝶泉,临潼骊山脚下的华清池等。对于这些名泉的成因,以及地下水路多是不太清楚的,也许只知道泉水之源是某个区域、某个山系,但具体如何抵达泉眼是不清楚的。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笔者曾去看过敦煌月牙泉,月牙泉能够存至今天,是苍天与大地的造化。关于月牙泉的成因与起源,大致有四种说法:

一是古河道残留湖之说。人们认为月牙泉原是党河的一段古河道,很久以前,党河改道,大部分古河道被流沙淹没,仅月牙泉一段地势较低,由于地下潜流出露,汇集成湖。湖水不断得到地下潜流的补给,因而不会枯竭。

二是断层渗泉之说。人们认为月牙泉南侧有一东西向的断层,断层上盘抬高了地下含水层,下盘降到附近潜水面时,潜流涌出成泉。

三是风蚀湖之说。也就是原始风蚀洼地随风蚀作用的加剧,当达到潜水面深度时,在新月形沙丘内湾形成泉湖。由于环绕月牙泉的沙山南北高,中间低,自东吹进环山洼地风会向上方走,风力作用下的沙子总是沿山梁和沙面向上卷,因而沙子不会刮到泉里,沙山也总保持似脊似刃的形状,这才形成沙泉共存的奇景。

四是人工挖掘之说。人们认为月牙泉形状与半轮新月惟妙惟肖,好似人工刻意修饰的结果,加之古籍中有“沙井”的记载,故应是人力劳作的结果。

笔者认为,月牙泉是小气候所致,主要是该区域只有偏东西风,从不吹南北方向的风,假如只有一次南北风,月牙泉也就不存在了。这就是鸣沙山奇异的怪风能将游人下滑时带于山底的那部分细沙抚摇直上,还原于山顶的秘密。

曾几何时,月牙泉四周应是大片的绿洲,汉代那里还是繁茂的大地,商贾汇聚,宗教鼎盛,古树参天,敦煌摩高窟就是当年的见证。现实中,鸣沙山不是永远不变的,整个西部沙区在迅速向我国的东部漫延,沙区一年覆盖掉的面积就有一个县。由于西部少雨缺水,地下水位下降,因无水也会使月牙泉消失。据说现在的月牙泉能够存在,是因为从沙山外围向地下人工注水的结果,延缓了月牙泉消失的时间。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熟悉地下水走向的是吐鲁番,但吐鲁番没有自然涌出的泉水,而是人工开挖的坎儿井。坎儿井是中国除万里长城外的又一人类巨大工程,工期长达两千年!在吐鲁番与天山之间,横亘着数百里的火焰山,天山的雪水流至火焰山脚下而消失在火焰山下面。两千年前,人们发现火焰山下全是沙盘,水从地下可以渗过山去,而火焰山到吐鲁番正好是近百千米的斜坡。人们开始在地上打井,将井底横着连通,一直连到火焰山下,山下沙盘里的水通过连通的井底流到了吐鲁番,有了水,吐鲁番也就有了绿色。于是,一道道砍儿井出现了,整个坎儿井的长度加起来达5000多千米,戈壁滩上这样的工程太伟大了!吐鲁番每年绿洲的大小由天山雪水溶化的多少而定,水多绿洲就大,少就小。

话题越说越远,不能再继续下去,还是回过头来再说浚泉。人们可能会问,浚泉为什么会在近几十年迅速消失?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排除随着人口的剧增,经济的快速发展,甚至某些短期行为,过度开发利用自然资源,人为因素造成了对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大自然必然会对人类进行报复,因而浚泉才会迅速消失。但人类影响只是一个方面,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有气候变化、地球自身变化、天体变化的影响,不能都归咎于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

从家乡浚泉说起 - 秋雨 - 我的博客

 自五帝以来黄河流域经历了四冷四暖:第一次温暖期,五帝至西周末年;第一次寒冷期,西周末年至春秋时期;第二个温暖期,战国时期至西汉初年;第二次寒冷期,晋南北朝时期;第三次温暖期,隋唐时期;第三次寒冷期,北宋至南宋;第四次温暖期,元代;第四次寒冷期,明清时期。

20世纪初,气候开始回暖,如今比元代暖,但暖不过隋唐,更不及秦至西汉,远逊色于西周之前。古代温暖时期,黄河流域的降水量比今天大,古代用水量很小,对水资源几乎没有开发,因而黄河水势滔滔,淇河流水汤汤。地上水丰富了,地下水自然丰富,上游的高山储水量多了,下游的泉水也就多了。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浚泉水量丰沛的原因,从而就有了“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太阳黑子和耀斑的不均衡,以及地球自身内部的原因,也会对不同地域的气候差异造成影响,当然也会影响降水量的多少。竺可桢研究得出,凡是中国古代书上对黑子记载得多的世纪,也是中国范围内特别寒冷的冬天出现得多的世纪。也有科学家发现,植物的生长也随着太阳黑子的出现而呈现11年周期的变化,黑子多长得快,黑子少长得慢。还有人统计了一些地区降雨量的变化情况,发现这种变化也是每过11年、22年重复一遍,而降雨量的最大变化还存在世纪周期。

近几十年,黄河流域的降水量处于世纪周期的低谷期,雨带压过了长江。雨量的减少,太行山和西部高原的储水量减少,甚至造成了黄河的断流,造成了淇河的断流和卫河的干涸,淇河卫地的地下水没有了水源,家乡的浚泉又怎么会不迅速消失?

笔者曾于2005进入天山深处,去了中科院的一号冰川观察站,登上了一号冰川。然而所看到的冰川,已是十万年前的积冰,冰川在急剧缩小。后来有朋友说,一号冰川已经消失了。冰川是新疆的主要水源,冰川消失了,吐鲁番还能存在吗?新疆还能存在吗?那将是一片死寂!由此推断内地,内地的地下水来自西部的高山,西部没水了,内地的地下水还存在吗?那些美丽的泉水还能存在吗?大自然一旦进入恶性循环,内地将很快沙化,我们岂不是要被挤进大海?而且西部的沙化正在向东蔓延啊!

几十年来,黄河再没有发生河决,卫河再没有出现1963年那样的大水,卫地的大小河流干涸荒废,似乎滞洪区也成了摆设,没用了。一些地方的开发区再不顾忌地势的高低,凭着几个领导拍脑袋就定了下来,不用再咨询气象和水利部门,认为那样是多余。今年突然下起来大雨,某些地方的开发区不就被水淹得一塌糊涂?

随着太阳黑子世纪周期的循环,南过长江的雨带还会北来的,而且为期不远了。一旦雨区北抬来到黄河流域,淇河卫地的泉水还会再次涌出,家乡的浚泉又会“泉流冲出绕花城”,家乡又会成为江南一样的水乡,再现当年“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那样的美丽风光。

笔者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但心头也掠过一丝忧虑。曾几何时,家乡的每个村头都有大小不等的水塘,排洪涝的沟渠成网,将各个自然村庄连接起来。可如今沟渠没有了影踪,大小池塘多被填平盖上了房屋,一旦大雨年份回归该如何是好啊?而那些建在低洼区域里的开发区又该怎么办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