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4)  

2016-10-30 15:26:11|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4)

秋雨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4) - 秋雨 - 我的博客

 

17. 凿佛大伾

大伾山东侧山腰有一座天宁寺,元代以前又叫大伾山寺,始建于北魏太和年间(477~499),具有悠久的历史。天宁寺早期为坐西向东,明代改为坐北向南,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又被改为坐西向东,故天宁寺有东西、南北两条轴线。东西轴线上,有山门坐西向东,门额题有天宁寺,门两侧卧着石兽,门前有平台,台前有七十二级石阶。

寺院山门内有藏经阁,建于明万历三年(1575),面阔五间,高有七八米,分两层,宏伟壮观。阁内原有藏经6053卷,公元1949年搬运至平原省省会新乡市,现存新乡市博物馆。阁内还有千手千眼观音,高4米,左右各六只手。观音最上层一双手托着日月;第二层那双手,左手持拐尺,右手握金印;第三层双手合掌胸前;第四层左手持弓,右手拈箭;第五层左手拿青杨枝,右手拿净水瓶;第六层双手下垂。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4) - 秋雨 - 我的博客

穿过藏经阁,便是大佛楼,大佛楼是寺院东西轴线上的最后一座建筑。大佛阁今已经无存,留有大佛一尊,大佛依崖坐着,佛身高当有24米,身穿五彩方格袈裟,善跏趺坐,两肩齐挺,脖颈较长,有三道肉领,头部螺发,面方颊圆,额间有白毫相。左手手心向下覆膝,右手手心向外曲肘前举,示无畏印。坐四周方墩,足踏仰莲,脚面平直,五指平齐。黎阳人都知道“八丈佛爷七丈楼”的奇谈,因佛是坐在阁内的,且脚下是个大坑。大佛唇紧闭,目平视,表情庄重,似乎仍在面东坐观着北去的滔滔黄河。笔者写上几句:

依山仪态挺双肩,足踏荷莲镇大川。

曲肘手心无畏印,善跏趺坐目平观。

颈长肉领额白毫,五彩袈裟披在肩。

半在青冥望海若,孤峰俯眺看人寰。

大石佛可以说是历尽沧桑。大佛外身的彩绘大部脱落,露出了石刻的原貌,其自身提供的时代特征很不一致,有北朝早期的痕迹,也有北朝晚期的痕迹,其头部螺发又有唐代的影子,一定是后人几经改造。元代末年,大佛遭受兵燹,阁被大火烧毁,大佛躯体某些部位被烧坏脱落,至明代已经无法补綴修复,因而糊上泥皮彩绘,把原貌覆盖在里面而无从考察。

后周显德六年(959)《准敕不停废记碑》载:以兹山之足为佛足矣,以兹山之顶为佛顶焉。寺内有缺落碑铭,载相续年月,俨三十二相,亦四五百年。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大伾山天宁寺重修三殿碑记》载:畿南千里而遥,有山唯大伾,建寺其上,以天宁名。山有佛,千二百年余,其兴废几几。明末浚县知县张肯堂篡《浚县志》载:石勒佛图澄之言,鑱崖石为佛像,高寻丈,以镇黄河。拓跋魏覆以重阁。元末,毁于兵。

官方认定,伾山大佛开凿于十六国后赵(319~351)时期,距今1600余年。关于大石佛的开凿年代,笔者有一些疑问,需要提出来商榷:

其一,古黄河流经大伾山东麓,古时候河决水患时常发生,给黎阳百姓带来了许多灾难。遥想当尧之时,洪水横流,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传说当年大伾山一带洪水泛滥,百姓不仅无地可种,就连居住的地方也被洪水淹没,大禹把自己乘坐的船只拴在大伾山东南麓,率领百姓修堤挖河。一条大蛟在洪水中兴风作浪,大禹与大蛟战了三天三夜,终将大蛟捕获,并将其锁在大伾山东崖之上。如今锁蛟石、栓船橛仍在。

如果说开凿大石雕像是为了镇黄河水患,那就应该是大禹的化身,属于神学,而不属于佛界。且镇水患属于司涝灾,与北面的龙洞司旱灾正好遥相呼应,这是神学范畴的两处建筑,应早于佛入中国。应该是被后期所建的天宁寺圈进了佛界院内,这也是佛进入中国后与神学发生混淆的表现。

其二,一般的佛像均是慈悲、善意、理解和宽容的面容,显得沉稳、庄重、典雅。大伾山的大石雕像唇紧闭,二目圆睁平视,表情严肃,其实是一副神灵的凶相,有违佛像常态。推测应是佛入中国后,在佛教造像达到狂热的时候,对属于神学的大石雕像进行了改造,给其披上了泥彩袈裟,由神像变成了佛像,但面部表情没有办法改变,因而如今看到的佛像依然是神像的面孔。

其三,十六国时期后赵的两位主要皇帝是石勒与石虎,石勒与石虎来自塞外野蛮民族,落后低级的生活,残暴嗜杀的恶性,佛图澄对他们的教化,丝毫没有改变他们嗜杀汉人的残暴,他们蹂躏中原,大搞民族歧视政策,血洗汉人,灭绝人性,惨无人道。那个时期,黎阳境内的汉人被石勒几乎杀尽,石勒是黎阳先民的历史仇人!据范文澜先生的《中国通史简编》可知,十六国以及后来称为北朝的拓跋魏,他们占据黄河流域,极大地破坏了中华几千年来发育滋长的经济和文化,成了中国历史上可耻可痛的三百年。

虽然中国四大佛教石窟均初始于十六国时期,但黎阳有自己的特殊历史情况,一是已经有了镇黄河水患的镇河将军雕像,二是十六国时期黎阳人口稀少,既没人力也没物力开凿大石佛。如果说与后赵时期有关的话,只能是在原神像的基础上改造成佛像。因而不能参照四大佛窟的初凿时间,认定为开凿于十六国的后赵时期。

其四,北魏太武帝真君七年(446),中国发生了第一次灭佛运动,大石佛如果是开凿于后赵(319~351)时期,为什么没有遭到毁坏?北周武帝建德三年(574),中国发生了第二次灭佛运动,毁寺4万,强迫300万佛僧还俗,但大石佛依然未被破坏。唐武宗会昌五年(845),中国发生了第三次灭佛运动,在北方开展了全面毁灭佛教运动,天下所拆佛寺4600余所,还俗佛僧26万余人,收田亩千万顷,大石佛又未遭劫难。后周世宗显德二年(954),中国发生了第四次灭佛运动,废寺院30336所,还俗佛僧多达61200人,全国百分之九十的寺院被废掉,而天宁寺却得以准敕不停废。

在历次灭佛运动中,大石佛均能安然无恙,这说明了什么?答案只有一个,大石佛原本就不是佛,而是镇黄河水患的镇河将军神像,是大禹的化身,属于神而不属于佛,不是灭佛运动中所要灭的对象。也就是说,大石佛是将神像披上的泥彩袈裟,原本就不是佛。

其五,如果佛进入中国前,大伾山上没有大石雕神像,大石佛为佛界初始开凿。那么,参照浮丘山千佛洞的开凿时间,大石佛开凿于唐代的可能性最大,而不是开凿于后赵时期。

其六,依靠佛界确定大石佛开凿年代,只能是限定在佛进入中国后的某个时期,佛界是永远不会认可镇河将军神像之说的,更不可能认可那是大禹的化身。官方应该明白这些,不能只听佛界一家之言。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4) - 秋雨 - 我的博客

18. 中军亭李密点将

同名李密史有三人,有西晋写《陈情表》犍为武阳之李密,祖母去世服期满后出任河南温县令,字令伯。有南北朝时期平棘今河北赵县医学家李密(泌),字希雍,官至殿中尚书济州刺史,因母病调治未愈而研习医经。这里所说的是隋唐时期的李密(582~619),字玄邃,一字法主,隋京兆长安人,祖籍辽东襄平(辽宁辽阳南),出身贵族。

李密不是首举造反大旗的人,他是先投奔已经在黎阳造反的杨玄感。杨玄感失败以后,李密又投奔了黎阳津南岸早就举起大旗的瓦岗军。因他的《檄隋文》显示了才华,瓦岗军翟让对他另眼相看。

瓦岗军占领黎阳仓后,开仓放粮大得民心,黎阳民众纷纷参加瓦岗起义军,竟然得到了30万新兵,这些新兵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最起码的军事素质。李密便在大伾山顶禹王庙前设中军帐,挑兵点将,排兵布阵,指挥操练军队。后来瓦岗寨军师徐懋功驻军黎阳城,在大伾山李密点将的中军帐处建起中军亭,用于练兵点将,瞭望敌情,有人称此处为李密点将台。亭子元朝时倾倒,仅存弥座亭基和柱基,公元1984年恢复为六角攒尖顶的形状。

徐懋功是黎阳城北韩寨府人,有人说他是曹州离狐的,可徐懋功自己都说是韩府寨的,他是怕牵连家乡,故此把韩寨府说成了韩府寨。徐懋功在黎阳城驻军三年之久,至武德三年才调长安归附唐朝。

大业十三年(617)春,李密率瓦岗精兵攻取洛口仓,占据仓城,打开粮仓,赈济灾民,百姓纷纷归附义军,李密的队伍很快壮大,并多次打败隋军,步步逼近东都洛阳。不久,在洛口仓城建立了政权。由于众望所归,翟让让贤,李密被众将领拥戴为魏公,年号永平。至此,李密坐上了瓦岗军的第一把交椅。

接着,李密率兵攻克巩县,轻取回洛仓,兵临洛阳城下,双方战于东都郊外。在此期间,李密大量起用隋朝的降官降将,和翟让之间因处理隋降官、分配军资等问题,发生火并,李密杀翟让及从者数百人,从而取得了瓦岗军的绝对领导权,但瓦岗军的军事实力也因此受到重创。

大业十四年(618)正月,李密率三十万大军,进占金墉城,加紧修复城门、城墙和其他防御设施,并兵屯邙山,直逼隋东都城东垣北门(上春门),洛阳城告急。正在这时,政局突变,宇文化及在江都用练巾勒死杨广,立秦王杨浩为傀儡皇帝,自率十万大军北上。消息传到东都洛阳,洛阳的大臣们拥立留守的越王杨侗为帝。时王世充专横跋扈,杨侗欲借李密之手除之,遂派人册封李密为太尉、尚书令、东南道大行台行军元帅、魏国公,声称平定宇文化及之后,便让李密进东都辅政。李密为避免两面作战,腹背受敌,接受了册封。七月,出兵东讨宇文化及,两军在童山激战,宇文化及兵败北走。

正当李密和宇文化及竭力拼杀之时,王世充趁机灭掉了异己,独揽洛阳隋廷朝政。李密得知王世充专权,拒绝入朝,回到了瓦岗军的根据地金墉城。九月,王世充趁李密战后疲惫发动进攻。此时的李密骄傲自满,不再体恤将士,府库中没有什么积蓄,甚至打了胜仗李密也不把战利品分给将士们,瓦岗军将领开始离心离德。

王世充乘势袭击瓦岗军,败瓦岗军数员骁将。李密得知后命王伯当据守金墉城,邴元真守洛口仓城,亲率精兵到偃师迎战。裴仁基建议李密偷袭东都,但李密不听,与王世充大战于邙山脚下,结果李密大败。裴仁基、祖君彦、程知节等被王世充所擒,邴元真、单雄信等人久不满李密,相继投降王世充。瓦岗军遭到重创,李密东逃虎牢关,王伯当退守河阳。再后李密西逃长安,投奔李渊。当年瓦岗军的战将秦叔宝、徐懋功、罗士信、程咬金等也都先后降唐。唐代高适的《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其十二写道:

朝景入平川,川长复垂柳。遥看魏公墓,突兀前山后。忆昔大业时,群雄角奔走。伊人何电迈,独立风尘首。传檄举敖仓,拥兵屯洛口。连营一百万,六合如可有。方项终比肩,乱隋将假手。力争固难恃,骄战曷能久。若使学萧曹,功名当不朽。

李密不该窝里斗,更不该杀了翟让,以至于瓦岗军毁于一旦。原本可以成就帝业的李密走投无路,只好投降了李渊,李渊却不信任他,结果被李渊冤杀。徐懋功念及旧情,苦苦求告李渊,李密的尸体才被运到黎阳,葬在黎阳大伾山东南麓,墓碑碑文由魏征书写。元代前墓已被盗,墓冢已无处可查,唯留魏征撰文的《李密墓志铭》石碑一块,有很高的历史价值。碑文记载,李密对唐朝有功,然而却被李渊所杀。正是:

有功遭斩骂苍天,武德谁知万古冤。

瓦岗故人情念旧,葬埋骸骨大伾边。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4) - 秋雨 - 我的博客

19.王阳明格竹书院

王阳明原本叫王守仁,公元1472年出生,活了57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所以又称王阳明。明弘治十二年(1499)的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中国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和军事家,封先儒,奉祀孔庙东庑第58位。

王阳明中进士的前一年,黎阳名宦王越死于甘州军中,新科进士王阳明奉旨送王越灵柩回黎阳安葬。王阳明送王越灵柩来到黎阳,逗留期间曾在大伾山上聚众讲学。讲学期间,写了《大伾山诗》和《大伾山赋》各一篇。王阳明在黎阳逗留时做了一个梦,梦中王越赠他宝剑一把。王越安葬后,为表示答谢之意,王越的儿子将王越的宝剑赠给了王阳明。

嘉靖三十九年(1560),为纪念王阳明大伾山讲学,将建于大伾山顶禹王庙旧址上的东山书院改名为阳明书院,并将王阳明的《大伾山诗》和《大伾山赋》复制后立于书院中。民国二十三年(1934),有人将王阳明画像碑仿刻后镶入阳明书院的墙壁。

王阳明主张“行知合一”,对传统理学“格物致知”说法提出质疑。“格物致知”出自《礼记·大学》中的“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格”就是确实研究清楚,“格物”就是即物穷理,要求人们亲历其事,亲操其物,凡事都要弄个明白,探个究竟,增长见识。在读书中求知,在实践中求知,而后明辩事物,尽事物之理。“致知”就是做个真正的明白人,能明是非、善恶,为人行事决不湖涂,闻见所及,胸中了然。从推致事物之理中,探明本心之知。如一面镜子,本来全体通明,只因被事物昏蔽,暗淡不清,经过擦去灰尘,使恢复光明,有了真知。

南宋朱熹将“格物致知”变为“格物穷理”,就是要通过认识大量现象总结出普遍适用的规律。王阳明要实践一下怎么格物穷理,于是在书院里一连静坐七天,他在细心观察竹子,想悟出竹子的道理。他废寝忘食,目不转睛地想着想着,一直坐到支撑不住,直到病倒,但始终没有体会出竹子的道理来。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4) - 秋雨 - 我的博客

 王阳明格竹书院应当算是竹文化的内容,华夏竹文化就初始于卫地的淇奥。自《诗经·卫风·淇奥》之后,淇竹便享誉海内。淇竹凌云虚心持节,不畏严寒,刚正不阿,固守根本,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历朝历代都有大量竹诗、竹画,赞美竹的本固、性直、心空、节贞等品格和情操,淇竹成为华夏竹文化的源头。长期社会发展和时代演进,人们把竹的生物形态特征总结升华成了一种做人的精神风貌,如虚心、气节等,象征着人格道德之美,已成为中华民族品格、禀赋和美学精神的象征。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松、竹、梅被誉为岁寒三友,梅、兰、竹、菊被称为四君子,竹没有牡丹富丽,没有松柏伟岸,没有桃李娇艳,但竹虚心文雅的特征,高风亮节的品格为人们所称颂。竹坦诚无私,朴实无华,不苛求环境,不玄耀自己,默默无闻地把绿荫奉献给大地,把财富奉献给人间。

王阳明的《大伾山诗》镌刻于大石佛的右侧,诗衬字,字映诗,显得浑然一体,自然天成。诗文如下:

晓披烟雾入青峦,山寺疏钟万木寒。

千古河流成沃野,几年沙势自风湍。

水穿石甲龙鳞动,日绕峰头佛顶宽。

宫阙五云天北极,高秋更上九霄看。

王阳明的《大伾山赋》文情并茂,表述了“山河之在天地也,不犹毛发之在吾躯乎?千载之于一元也,不犹一日之于须臾乎”的辩证思想。一咏一叹间,抒发了一代人物旷达博大的胸怀。不难看出,王阳明当年在黎阳写《大伾山赋》时,正值气盛志满之时,眼前物,天外景,胸中意,无不诱发王阳明昂扬的斗志与饱满的政治激情。

《大伾山赋》中还写道:“王子游于大伾山之麓,二三子从焉。秋雨霁野,寒声在松。经龙居之窈窕,升佛岭之穹窿。天高而景下,木落而山空,感鲁卫之故迹,吊长河之遗踪。倚清秋而远望,寄遐想于飞鸿。于是开觞云石,洒酒危峰,高歌振于岩壑,余响递于悲风。”孔子曾说过“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但不知是智者爱山仁者爱水,或是智者之乐如水悠然,仁者之乐似山崇高?

《大伾山赋》中的“夫子之至于斯也,而仆右之乏二三子走偶获供焉。兹山之长存,固夫子之名无穷也。而若走者,袭荣枯于朝菌,与蝼蛄而始终。吁嗟乎!亦何怪于牛山、岘首之沾胸”,似有苏东坡“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的感慨,看来古之先哲情感相通。新中进士,志得意满,蓬勃向上,充满梦想,文字间尽是人生哲理,至今仍不过时。

山河由大地承载,处于天地之间,犹如我等身上毛发,长于自身,却被时常忽略。千年万载,有过几多一元复始?大地日月环绕,千古开来,直到永远,而我等生命须臾之间,不可相提并论。人类与天地相比,犹如蝼蚁,但却依聪明才智,创出历史辉煌,日出日落,谱写着华章。

然而时隔十年之后,王阳明因得罪宦官刘瑾,遭贬谪放贵州龙场。王阳明跌入人生低谷,开始在龙场悟道,悟出心乃万事万物之根本,世间万物皆系心之产物。王阳明说:“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自此误落唯心论渠沟之中。因遭贬谪放逐,使王阳明写下了《瘗旅文》,文中述及有吏目云自京来者,过龙场,王守仁从篱落间看到的是阴雨昏黑,物景情景推及心境,可知其心灰意冷。为他人伤感其实是在为自己伤怀,文中还表达了游子怀乡之悲苦无以言表。

《瘗旅文》写道:“达观随寓兮,奚必予宫。魂兮魂兮,无悲以恫。”人生处于低谷,流露出一种人生飘忽的颓废心境,命运飘忽,死生不定,只好达观自处随遇而安。由文中“歌曰”看出,龙场落魄的王阳明,亦非大伾山得意时的王阳明。

说什么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想什么云梦逍遥,任魂飞天涯海角;往来无阻,似行走仙界人间。凡间之人怎么能够做得到?王阳明也不例外。《瘗旅文》实为《葬文》,明曰葬他人,实为葬自己。《瘗旅文》充斥着悲观失望,心中滴泪,被谪遭难的王阳明,已非志得意满意气风发之时,判若两人。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