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周末:孩子他妈妈揭我短处  

2016-10-22 17:59:29|  分类: 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孩子他妈妈揭我短处

秋雨

昨天写了几句《周末:给孩子他妈妈上地理课》,没想到惹了麻烦,孩子他妈妈看后,提了抗议,一是说漏掉了“芙蓉国”那一节微信,二是说我喝了酒后的坏话,三是说我第一次穿西装出的洋相,四提及警察把门的事情等等。千年破扫帚百年陈谷子说了一大堆,总在揭我的短处,没完没了,唠唠叨叨,搞得电视也看不成,只好背床睡觉。早起醒来,竟然发现她的网页里说了我不少坏话,似乎一场论战不可避免。

漏掉的“芙蓉国”那一节微信,是说到“洞庭”“常杀”“少山”以后,孩子他妈妈微信发给我一首诗:

七律·到韶山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然后问“斑竹”“连天雪”“芙蓉国”是怎么回事。我回复微信如下:

这是毛老人家同他的胡揇老乡微信聊天,老人家说因自己是胡揇人,喜欢九嶷山的斑竹,他的老乡就送给他一支斑竹毛笔。老人家为斑竹美丽的传说所感动,当晚便在梦中神游了一番,缘遇娥皇、女英以云为衣,乘风自天外归来,老人家一同飘逸在桃源世界,于是便有了这首诗。

周末:孩子他妈妈揭我短处 - 秋雨 - 我的博客

 斑竹说的就是湘妃斑竹,竹子上留有尧帝的女儿娥皇和女英的泪痕,所以就有“斑竹一枝千滴泪”。因舜帝到南方巡游死于苍梧之野,被葬于当地的九嶷山,舜帝的两个妻子娥皇和女英寻找舜帝来到九嶷山,得知舜帝的噩耗,悲痛万分,滴滴泪珠掉落在竹子之上,最后投了湘水魂随舜帝而去。于是那一带竹林便留下了她们的千古斑斑泪痕,从此便有了斑竹。

其实,斑竹的故乡在咱们老家的淇奥。当年淇奥有淇园,淇园淇竹天下闻名,其中就有斑竹。南宋诗人李曾伯将斑竹拟人化,称作“湘夫人”,诗中写道:“妾家淇园北封君,厥祖慈事宗苍篔。子孙异代贞节闻,枝分一派从南巡。千古流落湘江滨,几番雨露敷荣新。斑斑不改啼红痕,膏煎漆伐悔自矜。”可知舜帝南巡携带有淇奥斑竹,被移植到了湘江一带。明代陆容也有咏竹词句:“问华胄,名淇澳。寻苗裔,湘江曲。”再次证明潇湘竹子就是淇竹的苗裔,淇竹贵为华胄。

连天雪可不是写的大雪纷飞,而是在描绘八百里洞庭那个很长山洞口外的湖水波浪。估计毛老人家与那个白胡子老者看到的情景相似,也有先天下忧后天下乐的壮阔情怀,否则写不出这样的诗句。

周末:孩子他妈妈揭我短处 - 秋雨 - 我的博客

 关于芙蓉国。芙蓉就是木芙蓉,锦葵科植物,花美丽,白色或粉红色,到夜间变深红色,是一种原产于中国的植物,尤其胡揇盛产,故胡揇被称为芙蓉国。

周末:孩子他妈妈揭我短处 - 秋雨 - 我的博客

 《诗经》中将莲称作水芙蓉,至于将莲作荷,则是古中国称莲的绿茎为荷,之后便将莲与荷两者混为一谈,成为通用花名。荷古名邯郸,《诗经》之中“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出自《郑风·山有扶苏》,“彼泽之陂,有蒲与荷”出自《陈风·泽陂》,古郑沟和淮阳之地开启了华夏荷文化。

微信发出后,孩子他妈回复:“什么邯郸,又是‘邯郸一枕收海市,岳楼三醉下飙车’,天天在邯郸道上做你的黄粱美梦!不是邯郸,是菡萏!《尔雅》中说:‘荷,芙蕖,其茎茄,其叶蕸,其本蔤,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其中菂,菂中薏。’真丢人!”

天啊!可丢大人了!这样的微信聊谈说什么也不能收进我的《周末:给孩子他妈妈上地理课》,可孩子他妈妈不依不饶,只得原文抄录了,否则不给饭吃,甚或也会喝难。

周末:孩子他妈妈揭我短处 - 秋雨 - 我的博客

 孩子他妈妈网页里说我喝了酒后的坏话,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今天作为我的短处被揭发出来,还非要我再复述一遍。其实当时没喝多少,我知道喝难,也就喝了几小杯外加一瓶多,站起来觉得没事,掐了一下自己很疼,没事。出门骑上我的撇孙破黑撒洋车,一溜风就到家了。家门洞前有几颗很粗的大桐树,我把桐树当成了门洞,应该下车步行的,可我却提速骑车就要进门洞。咣当一声,很响!我心爱的自行车啊!太惨了!前车轮卷成了月牙形,车梁也断了。我自身就不用说了,顾不上,只顾上心疼车子啊!

后来为了躲避那几颗大桐树,我搬了新家,一溜五个门洞,一模一样,门洞前没有大树。我又喝了,有人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新搬的家,不喝还记不起来是哪个门洞,喝了就更记不起来了,我怎么也不知道该进哪个门洞。正好明月当空,恍惚谁把我的大床放在了门洞前,太好了!于是我就躺在我的大床上,观赏着美丽的月色,记得还吟诵了明月之诗,迷迷糊糊就近了梦乡。

梦中也去了九嶷山,同一个白胡子老者争论斑竹的原籍,然后同娥皇、女英飘逸在桃源世界。子夜时分,美梦正香的时候,邻家嫂子夜班回家,非要拉我起来,还说睡在水泥地上怎么得了。我很生气,并说想搬我的大床提前说,这不是坏我的好梦吗?嫂子硬拉着我上楼,到了家门口。防盗门里那个女士我认识,不就是孩子他妈妈嘛。哎呀!可找到家了,抓紧躺下睡吧,太困了!我把个防盗门挤得死死的,孩子他妈妈怎么也出不来,嫂子再拉我,我一动也不动,反正到家了。

当年没有禁酒驾,晚上在花园路边上喝了几小杯,然后驾车回家。原本应该向南行驶,我打的就是左转灯,但却向右拐了弯,沿着花园路提速到了黄河收费站。收费时我很纳闷,怎么回家也要收费呀?这个社会没法说了。交费后上了黄河桥,唱着歌儿提速一直向北驶去。路上没有街灯,我有些不解,自言自语说是停电了。打着车灯抬头看到“七里营”几个字,但还是没有迷瞪过来。正好路边一老者赶夜路,我降下车窗玻璃问:“老人家,花园路怎么走?”“花园路?不知道,前面是新乡。”估计喝了几小杯就想起家乡了,否则怎会向着鹤壁行驶呢?

关于第一次穿西装,那是我讲给孩子他妈妈的,几十年了,竟然还记着。当年去合肥参加学术会议,做了一身西装,买了领带,那是第一次穿西装。下午休会逛街,回来时我沿着一个湖边西去,看到像是后门,就抄了近路。下午离开时并没有警察把门,突然有了警察,并问我从哪里来。我答:“喝难。”“来干什么?”“参会。”“请出示工作证!”我出示后,又问:“你的车呢?”“就在院子里停着。”“好!请进!”

走进院子,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但他们彬彬有礼,一个个鞠躬敬礼,并伸手示意给我指路,一直把我引导到了大会堂前。会堂里正在开会,但不是我参加的学术会议,门前还停放有四辆大红旗轿车。乖乖!肯定是走错地方了,看我的一身穿戴,估计是把我当成了头儿。逃吧!我对门口的警卫人员说:“暂不进去,我还有事。”然后扭头向南快步走去,一路依然有人彬彬有礼指路,终于出了正大门。出了大门回头看时,才知道是稻香村宾馆。

警察把门的事情也是我说给孩子他妈妈的,教训啊!以后不能给她说自己的丢人事了,防止她关键时候揭我的短处。上个世纪,组织部抽我去检查地方党建工作,坐着车就出发了。车子前面总有一辆警车闪着警灯,我对司机说:“就跟着这辆警车,这样开车比较容易。”谁知道那辆警车不快不慢,我们停下时,警车也在前面停下,我很纳闷。进了宾馆已是晚饭时候,书记带着几个人陪着吃了顿饭,饭后送走他们后我开始散步。院内也像稻香村宾馆那样,有警察指路,我走出大门口,见也有警察。我不解地小声偷问警察:“为什么要这样戒备森严?”“有大领导在这里。”“哦!北京的吗?”“不是,组织部的领导。”天啊!原来……原来……唉!不散步了,回宾馆睡觉吧!我蚂蚁不如,怎么就成了人家眼中的头儿?夜不能寐,只好披衣坐起来胡写,记得写的有如下一阕:

蝶恋花·秋夜

花谢枫红枯野草,满目霜天,雨打寒侵扰。萧瑟秋风窗外号,夜来伴雨求探讨。

窗外雨声窗里笑,窗里人生,窗外谁知道?道是有情人易老,无情风雨经多少。

周末:孩子他妈妈揭我短处 - 秋雨 - 我的博客

 别再揭我的短处了,我转移话题。恰好一位老师发了一张图片,看后我给孩子他妈妈讲解。我讲解如下:

印度这样,中国也是这样计算的,这是个初等数学问题:

(100-a)×(100-b)

=100×100-100×(a+b)+a×b

=100×[100-(a+b)]+a×b

其中a、b可以是一位数,也可以是两位数,还可以不是整数。

还有:某多位数成语多位数,得多位数积,问积对否?

可用“弃九法”:

将被乘数每位数相加,满9舍弃,最后得一个个位数a。

乘数同样处理,得b。积同样处理,得c。a×b=d。

情况一:d小于9且等于c,则积是对的。否则,积错。

情况二:d是两位数,十位与个位相加,满9舍弃,得e。若e等于c,则积是对的。否则,积错。

另有“秦九韶法”,涉及到高等代数问题,就不介绍了。

孩子他妈妈早已忘记了再揭我的短处,又问了几个速算问题。我说:“我要开始背床,你继续写你的网页博客吧!”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