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央视“远方的家”令游子更添乡愁  

2016-05-11 14:57:10|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远方的家”令游子更添乡愁

秋雨

前几天,央视“远方的家”播放了在鹤壁录制的节目,内容有赵国南长城、淇河缠丝鸭蛋、浚县泥咕咕。片中将鹤壁说成位于新乡之南,介绍淇河流入渭河,赵长城位于今天的鹤壁鹿楼乡。除此之外,还将泥咕咕的初始时间定在了隋末唐初。由此让我想起来浚县大石雕(大石佛)和浚县古庙会被定的初始年代,均是始于北朝石勒时期,那个时间浚县的汉民几乎被石嘞杀绝,怎么可能初始造佛和初始庙会?这样的“远方的家”让游子找不到南北,更增添了找不到回乡之路的乡愁!

因闷闷不乐,午饭后开始迷糊,迷迷糊糊抱了个泥咕咕。听有人在喊:“李密来了!徐懋公来了!”

我知道李密是谁,不是说的与祖母相依为命那位。隋朝末年,李密自京都秘密前往黎阳,为杨玄感黎阳造反出谋划策,并写了讨隋炀帝檄文,后投奔瓦岗军,又投奔李渊,最后被李渊冤杀,将首级送往黎阳招抚其余部,首级葬于黎阳。

我也知道牛鼻子老道徐懋公是谁。瓦岗军徐懋功是浚县城北韩寨府人,自称韩府寨人,在黎阳驻军三年之久,至武德三年才调长安归附唐朝。浚县大伾山上有中军亭,是隋末瓦岗军所建,徐懋功当时在此处练兵点将,瞭望敌情。

我拿着泥咕咕上前问:“这玩意儿是你们那个时代初始的吗?与佛道冇啥关系吗?”

“小老乡,你在说梦话吧?黎阳古庙会不是也说始于石勒时期吗?难道你会相信?”徐懋公笑着搭话。

“难道不是吗?”我问。

“你知道什么叫社火吗?社是最古老的地方基层行政组织,国家形成之初的夏代就已普遍存在。二十五家为社,社有社庙作为祭祀和集会场所,社日要进行迎神赛会。汉代以前已有春,汉代以后又有了秋社。浚县正月被称为‘华北第一古庙会’上演出的都叫社火,你说应该始于何时?”徐懋公说了一大堆话。

“我更迷糊了!难道大石佛初始年代也有问题?”我又问。

“你的问法本身就有问题,那应该叫大石雕,本是镇河将军,当年黄河从山下流过,那是大禹的化身,属于神的范畴,起初与佛无关。佛进入中国,大石雕由神转化成了佛。佛界将大石雕初始定为石勒时代也就算了,可俗界、地方政府也随了佛界,把镇河将军当成了佛,真是可笑!”徐懋公又说了一大堆话。

“我冇说这些,我问的是泥咕咕。你个牛鼻子老道所问非所答,并且在背后说佛家的坏话。”我有些生气地说。

“抓住他!我不认这个小老乡,把他带到山上的中军亭,让他吃些苦头!”徐懋公也生气了。

俺嘞个娘哎,跑吧!俺知道他是韩寨府人,什么韩府寨,牛鼻子就会骗人!跑吧!中军亭就在禹王庙前,否则还得跪在大禹面前,被牛鼻子老道逼着背诵:“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跑吧!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