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清明节回乡所遇所感  

2016-04-05 10:50:23|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回乡所遇所感

秋雨

 

清明放假故乡回,文化倭来父老欺。

满目枝头华夏路,红花血染屈魂啼。

清明节回了一次家乡,在家乡看到了一篇《樱花――鹤壁探源》,绝对是四月愚人的好文章!这位作者真敢历史造假,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什么民族气节、正义和良心,完全不予考虑,不愧有倭人带血刺刀的撑腰,没有辜负后台某些所谓人民的公仆,对得起重金特约的文字了!

所谓的“探源”文章,竟然无中生有地探出来淇河岸边古往今来原本就有樱花,就有樱花文化,因而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是在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出于广大人民对樱花文化的情感,才有了“中国鹤壁樱花文化节”。

真的是这样吗?商末镇守淇水关的黄飞虎有一个花窝,如果花窝里有樱花,或者商代的淇河岸边有樱花,甲骨文中应当能找到身影,但甲骨文中没有这样的字,随后的《诗经》中也应当有樱花的身影,可惜《邶风》《鄘风》《卫风》之中没有看到樱花的影子,《卫风》之外与淇河有关诗篇中也没有看到樱花的影子。如果秦代之后的岁月中淇河岸边有樱花,历朝历代的诗词中也应当有樱花二字,但事实上一处也没有发现,别说什么“淇河樱花文化”了,就连“淇河樱花”也没看到。不知道《樱花――鹤壁探源》的作者是如何探的源,竟然探出来淇河岸边自古以来就有“樱花文化”,据说还是依据《梦溪笔谈》,是喝醉了酒,躺在鹤壁大河涧的溪水边上,做梦想出来的淇奥“日本樱花文化”笔谈吧?

这些似乎均无需人大通过,凭着拍脑袋就能作出决定,就能定出一个文化节!政客流氓文字从来不顾历史事实,完全是空穴来风、信口雌黄、莫须有,全是些强奸民意的梦中笔谈!这位作者一点不了解今古淇河气候演变过程,不知道七千年来淇河岸边植物生消的变化,凭空造出淇河两岸植物生长的假历史,造出来一个所谓的“淇河樱花文化”,其实是在破坏淇河文化。

如果淇河文化的历史可以通过造假写就,想让有就有,想让无就无,完全可以凭心想让其千变万化,那么估计在日本间谍的暗中操控下,像日倭在黎阳屠城之类的血案,不久也会被御用的、没有民族气节的、给钱就写的政客流氓文人,坐在梦溪岸边醉意笔谈加以美化,写成那是日本在为鹤壁人民造福,建设东亚共荣圈,但鹤壁人民却不领情,非要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太不可理喻了!于是日本人在黎阳才不得不一天杀了4500人,就像今天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蚂蚁,竟敢与皇军作对,迟早有你们好果子吃!八嘎,八嘎呀路!死了死啦地!

电视上的“动物世界”里,在非洲草原上,数不清的野牛惊恐万状,疯狂奔跑,他们的身后只有几只狮子在追赶。假如那些野牛能够同仇敌忾,共同扑向那几头狮子,狮子会被牛角弄成肉酱!然而事实却是:狮子得逞了,一头野牛倒在血泊中,牛群停止了奔跑,麻木地看着狮子在肢解着自己的同类,好像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自己不会成为狮子的口中餐。

一智者聊发感叹:“人也是动物,某些行为与野牛群有些类似!抗日战争期间,鹤壁整个鹿楼地区只有七个日本兵,但却征服了这个地区!今日之中国,宣扬日倭文化,精神殖民鹤壁,与恶毒攻击新中国的缔造者、尊孔反毛一样,似乎很有市场,深得某些公仆的暗中支持或者默许。他们就像几头狮子,众生就像数不清的牛群,坏人往往能够得势,社会也便每况世风日下。”

国歌中有一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然而,家乡市政府广场南侧的华夏路上,麻木的人们沉醉在血腥的倭花之下,很像鲁迅先生《药》中描写的那样:“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

那一枝枝绽放的花朵,红得犹如日本屠刀下死难者的鲜血,更像一个个人血馒头。赏花的人群中,不乏祖先是被日本侵略者所杀害,他们一面是受害者,另一面又充当了日倭血腥文化的宣扬者。

看到家乡市政府广场南侧的那种场面,想到了鲁迅先生的《药》,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悲哀!无可救药了,尽早离去吧,不想再回头,那怕看上一眼也觉得多余!

开车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鹤壁,心里想着,如果家乡继续“日本樱花文化”的宣扬,继续要隆重庆典“日本樱花文化节”,明年回家时,我一定绕过那条路,那怕绕道山东也甘心情愿!车儿在高速上飞奔,我的脑海里却总在背诵闻一多的《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索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