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周南、召南和国风二南  

2016-04-18 07:27:58|  分类: 天地之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南、召南和国风二南

秋雨

大禹治水时期,将古华夏版图划为九州,称为九州岛岛,大致方位分别为:

1.雍州:河套、秦川及西北,包括今陕西中部北部,甘肃不含东南部,青海东南部,内蒙古中西部,宁夏和新疆一带;

2.冀州:包括今山西省,河北省的西部和北部,太行山南的河南省一部分;

3.兖州:古黄河以东,济水以西,包括今河北省东南部、山东省西北部和河南省的东北部;

4.青州:东至海而西至泰山,在今山东的东部一带;

5.梁州:雍州以北,豫州以西,自华山之阳起,直到黑水,包括今陕西、四川、甘肃、青海等地区;

6.豫州:包括今河南省的大部,兼有山东省的西部和安徽省的北部;

7.徐州:包括今山东省东南部,江苏省的北部;

8.荆州:包括今两湖、两广部分,贵州一带,河南部分,占有南阳,南郡,江夏,零陵,桂阳,长沙,武陵,章陵八郡,治在襄阳;

9.扬州:北起淮水,东南到海滨,在今江苏和安徽两省淮水以南,兼有浙江、江西两省的土地。

《诗经》收集的诗歌地域很广,分布在九州岛岛境内的黄河流域,包括今陕西、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湖北等,而多集中于今天的河南省。地域范围北到《唐风》中的今山西省北部,南到《周南》《召南》中的汉水流域,东到《齐风》《鲁颂》中的今山东省,西到《秦风》《豳风》中的今甘肃省。

朱熹《诗经集传》中说:“周,国名。南,南方诸侯之国也。周国,本在禹贡雍州境内,岐山之阳。后稷十三世孙,古公亶父,始居其地,传子季历,至孙文王昌,辟国寖广。于是徙都于丰,而分岐周故地,以为周公旦、召公奭之采邑。且使周公为政于国中,而召公宣布于诸侯,于是德化大成于内。而南方诸侯之国,江沱汝汉之间,莫不从化。盖三分天下,而有其二焉。至子武王发,又迁于镐。遂克商而有天下。武王崩,子成王诵立。周公相之,制作礼乐,乃采文王之世风化所及民族之诗,被之筦弦,以为房中之乐,而又推之以及于乡党邦国。所以着明先王风俗之盛,而使天下后世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者,皆得以取法焉。盖其得之国中者,杂以南国之诗,而谓之周南。言自天子之国,而被于诸侯,不但国中而已也。其得之南国者,则直谓之召南。言自方伯之国,被于南方,而不敢以系于天子也。岐周,在今凤翔府岐山县。丰,在今京兆府鄠县终南山北。南方之国,即今兴元府京西湖北等路诸州。”

传说后稷是西岐周人的始祖,后稷生儿名不窋,不窋生儿名鞠陶,鞠陶生儿名公刘,西岐的政权传递是后稷传位给了台玺,台玺传位给自己的儿子叔均,叔均传给了后稷的儿子不窋,不窋之后子孙相传。姬氏自后稷居邰,公刘居豳,太王邑岐,而姬昌则迁于丰,至姬发即位,由丰迁都镐京,所有这些均发生在九州岛岛的雍州境内。

周南是周公姬旦的封地,西周问世后,位于黄河与汉江之间,今河南省三门峡以西、陕西省西安以东的豫西、鄂西北、陕西商洛一带,《诗经·国风》中的《周南》就采集自这些地域。

朱熹《诗经集传》中又说:“召,地名。召公奭之采邑也。旧说扶风雍县南有召亭,即其地。今雍县析为岐山天兴二县。未知召亭在何县。” 召南是周召公姬奭的封地,位于黄河与汉江之间,今河南省三门峡以东豫西、豫西南、鄂西北一带,《诗经·国风》中的《召南》就采集自这些地域。

《诗经·国风》中的《周南》11篇,分别是:

1.《关雎》,朱熹认为,窈窕指姬昌之妃大姒为处子时而言;君子指姬昌,说是姬昌有圣德,又得圣女姒氏婚配。又说姒氏有贞静之德,此诗就是在写他们二人的恩恩爱爱。朱熹将开篇就把民谣与君君臣臣挂起钩来,实难苟同!此诗写于西周初年,写的是周南地域内的大河岸边,男女相互咏歌,各言其情。

2.《葛覃》,朱熹认为是后妃所作,新的时代多认为是写新婚女子回娘家,看望自己的爹娘并赞扬其恭谨和勤劳。

3.《卷耳》,朱熹认为是姬昌的妃子思念姬昌而作,古人多将这首诗歌解释为求贤,后世故用卷耳象征求贤。如果真是如此,此作品当是创作于商代,而非西周初年,且应归入《雅》。其实,这首诗分明是男女别离相思的一首情歌

4.《樛木》,此诗的确与帝王后宫有关,但笔者看法与朱熹不同。樛木一样的国君,被葛藟一样的后妃所爱而缠绕着,快乐的国君,总是用福禄收买这位后妃的芳心,后妃也总是以自己的青春妩媚迷惑着这位国君。相爱的他们如胶似漆,后妃似藤儿缠绕着大树一样的国君,大树一样的国君支撑着藤儿一样的后妃。他们的恩恩爱爱,是由丰厚的物质作基础的,而那些福禄正是民脂民膏。

5.《螽斯》,此诗是祝人多生子女的喜庆民歌。由此而产生的成语“螽斯衍庆”便成了喜贺子孙满堂的吉祥语,用蝈蝈之繁盛比喻某个家庭子孙绵延不绝,称颂子孙众多而且贤孝。这是世界上最早记载蝈蝈的文字,由歌樛木而咏螽斯,故有人认为这是讽刺剥削者的短歌,吞噬庄稼纷纷飞舞的蝗虫,犹如抢夺劳动人民粮谷的众多剥削者子孙,表达了平民的仇恨。

6.《桃夭》,女子出嫁时所唱的诗歌。朱熹说受姬昌王化,自家而国,男女以正,婚姻以时。这首诗本是民歌民俗,歌唱出了女子出嫁时对婚姻生活的希望和憧憬,用桃树的枝叶茂盛、果实累累来憧憬婚姻生活的幸福美满。

7.《兔罝》,云梦古泽狩猎之歌古云梦泽方九百里,北以汉水为限,南到长江。西汉时期,因江、汉两水泥沙的淤积,荆江和汉江两内陆三角洲联为一体,泽区随着江汉输沙的堆积,日益缩小淤浅,成为沼泽形态。汉赋大家司马相如代表作品《上林赋》《子虚赋》姊妹篇,描绘了上林苑宏大的规模,也写到了八百里云梦古泽,进而描写天子率众臣在上林狩猎的场面,还有楚王驾车千乘掩兔辚鹿狩猎的描写。东汉末年,曹操赤壁战败至乌林,已能带兵从华容道步行,只是道路泥泞罢了。魏晋南朝时期,云梦古泽主体向东南推移,成了首尾七百里的夏州,整个古云梦泽被分割成为大浐湖、马骨湖、太白湖和若干大小不一的水坑,范围只有近四百里,比先秦时期小了一半还多。唐、宋时,日渐浅平的古云梦泽主体大多成了陆地,大浐湖已没了记载。北宋初期,著名的古云梦泽基本消失,大面积的湖泊水体已为星罗棋布的湖沼所代替。

8.《芣苢》,朱熹认为是女子无事采芣苢而欢乐消遣,显然是不知民间疾苦,粉饰黑暗社会所谓太平盛世的梦话。该诗描述了苦难的时代,在那个苦难的岁月里,唱着这首歌,是那样的凄美苍凉。静心默吟这首诗歌,恍惚田野路边有三三两的农人女子,他们破衣烂衫,面色憔悴,正在少气无力地挖着路边的苦菜。虽是晴空碧碧,白云朵朵,原野青青,谁能想到这些女子家中断粮,他们不得不挖野菜充饥。但他们没有向饥饿低头!听!一位女子领唱,然后是群体对歌,余音袅袅,若远若近,忽断忽续。

9.汉广》,汉江樵夫的歌声。汉江自陕西省西南部发源,回环东流,流出汉中,流过安康,流淌在秦岭南麓,经鄂西北抵达古曾国,过炎帝故里大洪山后注入古云梦泽,古泽与茫茫九派相连,直奔东海。杜甫赋诗《江汉》:“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古来存老马,不必取长途。”王维《汉江临眺》:“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宋之问《渡汉江》:“岭外音书绝,经冬复立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伴着远山编钟声鸣,汉江岸边那位砍柴的樵夫唱了两千多年,唱过远古,唱过历代,唱到了今天。古云梦泽已化作田园,汉江依然东流,在鄂西北与豫西南流出了一汪人间瑶池,诞生了丹江水库,水库依然如诗画般地清澈、安宁、美丽,成为南水北调中线的源头。那位樵夫不知去了何方,但他的歌声依然传唱在美丽的汉江岸边。

10.《汝坟》,朱熹说:“汝旁之国,亦先被文王之化者。”“故汝坟之人,犹以文王之命,供(伐)纣之役。……虽其别离之久,思念之深,而其所以相告语者,犹有尊君亲上之意,而无情爱狎昵之私,则其德泽之深,风化之美,皆可见矣。”这是在无限抬高姬昌,竭力诋毁商末帝辛,掩盖了历史的真相,大有欺骗广大黎民之嫌。其实该诗写的是久役归来的丈夫很快又要远去,而所参之战,也许是周人发动的侵略战争,也许是周之诸侯国相互攻伐的无义之战,妻子恋恋不舍深情挽留,诗歌展示了淮河流域汝河岸边的风土民情和对战争的怨恨。

11.《麟之趾》,麒麟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能活两千年的神兽,据说性情温和,头似龙,形如马,状比鹿,尾若牛尾,背上有五彩毛纹,腹部有黄色毛,不伤人畜,被称为仁兽。麒有独角,麟无角,口能吐火,声音如雷,相传只在太平盛世,或世有圣人时此兽才会出现,所以古代常用麒麟象征祥瑞。此诗明着写麟,可能比喻的是有才能杰出的人,但不知歌颂的是哪位贵族儿孙,或是哪位王侯将相的儿孙,似乎歌颂的是贵族群体。

《诗经·国风》中的《周南》《召南》有14篇,分别是:

1.《鹊巢》,朱熹说南国诸侯被姬昌王化,能正心修身以齐其家,其女子也被后妃所化,而有专静纯一之德,诗意同《关雎》。美化姬昌之说不可取,该诗应是丈夫遗弃原配,另娶新欢,将原配扫地出门,让新欢占据了原配之位,恰如鸠占鹊巢

2.《采蘩》,朱熹又说是南国被姬昌王化云云,这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受苦人唱出的歌声。帝王将相奢侈淫靡的生活,总是构筑在人民的痛苦之上,《红楼梦》中写道:“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似乎说的是封建时代的官场风云,而在这些“甚荒唐”们的家中,也有为“甚荒唐”们耗尽青春岁月,整日披星戴月的奴仆,他们在低三下四,忍着悲伤,忍着泪水为他人作嫁衣裳。

3.《草虫》,朱熹又说王化,总要围绕着帝王转圈圈。这是久别的相思,听到蝈蝈的叫声,看到蚱蜢蹦跳,联想到心上人别离年余,一种相思之情油然而生。多么想很快能见到心上人,哪怕能有他的消息也会得到些许安慰。

4.《采蘋》,朱熹说南国被姬昌王化,大夫妻能奉祭祀,而其家人叙其事以美之。这是一首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受苦人唱出的奴仆之歌古代贵族家的女子出嫁前,必须到宗庙去祭祀祖先,同时学习婚后的有关礼节。他们家中的奴仆就要为其采办祭品,整治祭具,设置祭坛,奔走终日,劳碌不堪。

5.《甘棠》,歌颂召伯姬奭清廉亲民的诗歌西周初年,不仅有周公旦,还有召公姬奭,他是姬昌的庶子,姬发的异母兄弟,后世称为召伯,也称召康公。召公姬奭辅佐姬诵和姬钊,创建了四十年刑措不用的“成康盛世”。召公姬奭经常到民间乡邑巡行,勤政爱民,清廉听政。他曾在今河南省宜阳县香鹿山镇甘棠村一棵高大的杜梨树下现场办公,因杜梨果实很像古代布条做的衣服扣子,故召公堪称扣子下的廉政君子。甘棠村今存召公听政处原址,有清代河南尹张汉手书“召伯听政处”石碑。

6.《行露》,朱熹说:“南国之人遵召伯之敎,服文王之化,有以革其前日淫乱之俗。故女子有能以礼自守,而不为强暴所污者,自述己志,作此诗以绝其人。”其实这是一首威武不屈抗婚歌,诗歌用赋之笔法道出逼婚者的丑恶,逼婚者欺负弱者,总想将有夫之妇霸为己有,并使用诉讼胁迫女子就范,但女子面对恶霸无所畏惧,至死也决不屈服。女子斩钉截铁,气概凛然,风骨遒劲,威武不屈,为捍卫自己的独立人格,为了自己的爱情尊严,表现出不畏强暴的抗争精神,歌声唱出了女子的心声。

7.《羔羊》,召南地区的牧羊人卖羊皮,公侯们要求牧羊人缴纳税赋,税赋是由素丝替代的。诗歌里有食言或者言而无信之意,于是“退食自公”也就可以理解成朝令夕改。公侯们朝令夕改,说话不算数,总是自食其言,不断增加税赋。《礼记·檀弓下》中有《苛政猛于虎》一文,读了羔羊》这首诗歌,更感到那个时代的黎民百姓生活的悲惨,他们就如同一只只羔羊,深受暴政压榨不敢反抗,只好自叹自哀。有人认为,这首诗歌把一个古代公款吃喝的官员写得活灵活现,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反腐败的文字。也有人认为,这首诗歌是在说朝令夕改,官府说话不算话。二者都有一定的道理,都能解释通。

8.《殷其雷》,朱熹说是姬昌王化,很像今天总结报告中不可或缺的“在上级领导下”之类的新八股文字。征人的妻子关心丈夫远行,担心他途中顾不上休息,得不到安宁,劝他快回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爱的呼唤,一声声穿云破雾,盼郎归的喊声引得雷声轰鸣,天地为之动情。春秋无义战,那个时代,黎民百姓属于诸侯的所谓国家,而国家却不属于黎民百姓,黎民厌倦那时的诸侯争战,呼唤被逼久役在外的夫君尽早平安归来。这是盼郎归的歌声,思夫诗中此篇绝属异类。

9.《摽有梅》,朱熹又说是在姬昌的正确领导下,人类的情感古今相通,有没有姬昌王化都会如此。诗歌唱出了女性内心深处对情感寄托的欲求,珍惜青春,渴望爱情,是中国诗歌的母题之一。情感是人类最自然的天性,情感的性质对于男女都是一样的。不少读者读到这首诗歌时,估计都会有点心悸之感。诗经时代,男女爱情还没有封建礼教的压制和束缚,青年男女可以毫无顾忌地唱出内心深处对情感的寄托,但在后来的封建社会,受封建思想文化的禁锢,逐渐被视为伤风败俗。唐代杜秋娘有一首《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以及《牡丹亭》中杜丽娘“良辰美景奈何天”的感慨,《红楼梦》中林黛玉“花谢花飞飞满天”的叹息之声,还有《吐鲁番情歌》,似乎都有这首诗歌里的意境。

10.《小星》,该诗描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星光之下夜行奔忙,感叹自己的命运不幸小人物如同草芥,绝不会引人注目,多一个少一个不会对社稷造成丝毫影响。小人物不会有人理睬,不会有人在意,他们的出现、存在、消失,全都悄无声息,就像一只蚂蚁一样。没有自觉意识的小人物拯救自己唯一的武器,只能是在内心默默地忍受,既是向上帝祈祷也无济于事。有自觉意识的小人物发出了底层的强音,表明了不向命运低头,想得到应有的尊严和价值,得到承认和尊重。当小人物自己有了自觉意识,他至少在内心就不再是卑微的。

11.《江有汜》,诗歌中的女子与宫中嫔妃似无关联,她就生长在汉江岸边,一位薄情男子客居而缘遇这位女子结为夫妻。薄情男子回乡时,无情地抛弃了这位女子,被抛弃的女子幻想其夫有一天能够回心转意,再与她重新团聚。但幻想终不能实现,她面对汉江之水,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吟咏而成这首诗歌,以抒发她心中的忧伤和悲痛,可谓春秋时期的《杜十娘》。

12.《野有死麕》,春秋时期还没有“三纲五常”,没有封建礼教的束缚,民间无不散发着最真实朴素的喜怒哀乐,思妇、征人、婚恋、嫁娶、别离,都源自无所修饰的自然天成。这首诗字里行间跳跃的是远古人类与生俱来的自由自在,充满着原始的自然清新活泼,无邪无碍,净水碧流,纤尘不染,洗濯心扉,想唱便唱,想说便说,没有任何的矫情,没有一丝的伪装,彰显着先民不事雕琢的原始淳朴。青年男女在郊外获得了甜蜜的爱情,少女怀春,英俊的小伙子可能是位猎人,他带着獐子肉去追求少女,最终打动了少女的芳心。少女叮嘱小伙子要悄悄地行事,不要翻起她的衣裙,不要发出响声惊动狗叫。

13.《何彼襛矣》,诗歌是为平王之孙女与齐侯之子新婚而作,表现了王姬出嫁时车服的豪华奢侈和结婚场面的气派、排场,赞叹称美之余多有讽刺之意不管贫富,嫁娶大事都是要热闹一番的,穷人有穷人的热闹方式,富人有富人的热闹方式。穷人自食其力,虽穷倒也心里坦然;有些富人钱财来路不正,虽然搞得场面很大,觉得光耀了祖宗,殊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

14.《驺虞》,朱熹又是文王之化云云。有人将驺虞当成了帮助诸侯管理庄园的猎官、猎手,看作男子汉,认为男子汉应当骑马射箭,当兵打仗,勇猛顽强,这样的男子汉气概如虹,不可战胜,是国家的祥瑞。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