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历史周期律――腐败(4)  

2016-02-17 18:08:57|  分类: 天地之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周期律――腐败(4)

秋雨

 

西周时期的腐败

公元前1059年,周自岐下东徙,于沣河西岸作丰邑,西安地区自此始都,当时镐京与东都洛邑为西周时的两大都城。西周从公元前1046年姬发灭商朝起,至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申侯和犬戎所杀为止,大约历经276年,共经历11代12王,分别是:文王姬昌(死后追封,其实是一地方势力的头目)、武王姬发(自封)、周成王姬诵、康王姬钊、昭王姬瑕、穆王姬满、共王姬繄扈、懿王姬囏、孝王姬辟方、夷王姬燮、厉王姬胡、共和行政、宣王姬静、幽王姬宫涅。

王位传至周穆王姬满,出现了华夏最早的法典《吕刑》,创制了墨、劓、膑、宫、大辟5刑,其细则竟达3000条之多。姬满堪称是一位旅行家,他喜好游历,曾于穆王十三年至十七年驾八骏之乘驱驰九万里,西行至昆仑。《列子?周穆王》载:“穆王不恤国是,不乐臣妾,肆意远游,命驾八骏之乘……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瑶,王和之,其辞哀焉。”穆王继续西进到大旷原,猎到了许多珍禽异兽后,返程东归。穆王西巡历时2年多,行程35000多里。他通过巡游,使许多地方国家部落归顺于周的统治,对周的巩固和发展具有积极意义,但同时导致了朝政的松弛,属于腐败行为。

共王姬繄在位时,周王室开始衰微。懿王姬囏生性懦弱,继位后政治日趋腐败,国势更加衰落,由于西戎屡次进攻,他被迫将都城迁往槐里。姬囏很迷信,他即位之初就发生了“天再旦”,也就是日蚀,因而怀疑南郑国都对他不利,于是不惜民力,大兴土木营建新都。他以为迁都以后就会万事如意,大吉大利,没想到的是新都对他仍怀有敌意,首次出兵远征就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狈而归,致使劳民伤财,民生怨恨。紧接着又降临了百年罕见的天灾冰雹,把王都打成了一片狼籍。他感到十分恐惧,认为是上天在和他做对,自己很难逃脱老天爷的惩罚。他生活在惶惶不可终日之中,每天总在担心天神会来索取他的性命,时时处处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精神错乱,寝食俱废,到第二年春天就病死了。《史记》载,懿王时期,周朝开始衰落,有人写诗讽刺他。

夷王姬燮是一位残暴的昏君,他不仅不务正业,反而听信馋言,乱杀无辜。据说夷王三年,因纪国(河南杞县)国君到京城向夷王进馋言,夷王把齐哀公(姜不辰,姜子牙的后人)在鼎中烹饪吃了。夷王时,周天子与诸侯的矛盾尖锐化,夷王凶恶的一面,犹如催化剂,催化了社会制度的腐烂。

厉王姬胡在位期间没有轰轰烈烈的作为,而是利欲熏心,贪得无厌,亲近没有廉耻感的小人荣夷公。大夫芮良夫苦谏厉王,厉王根本听不进去,仍然封小人荣公为卿士,并加以重用。厉王姬胡暴虐侈傲,召公苦谏,说:“民不堪命矣。”厉王大怒,下令禁止民间妄议国是,有私下议论者,一旦被发现必被处死。厉王三十四年,禁言令更加严格,民间不敢议论,就连走路熟人相遇,也只敢相互看上一眼。厉王大喜,并对召公说:“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说:“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水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矇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脩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於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於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产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厉王听了犹如耳旁风,根本不在意。厉王是一位暴君,对外战争屡败,国势日危。厉王横征暴敛,虐待百姓,还不让国人谈论国家政事。周朝已是暗无天日,人心如死灰一般,再无人敢谈论朝廷是非。3年后的公元前841年,终于发生国人暴动,厉王竟被国人放逐,出奔于彘(山西霍州)。

没有廉耻感的小人荣夷公最大的本领就是会收受贿赂,然后将贿赂到的金银财宝送给厉王。厉王变得贪利,更加亲近小人荣夷公,并且把原本是一方部落首领的荣夷公提拔到朝中,让小人荣夷公当了朝中卿士。扭曲了心态的厉王总是逆向行进,大众越说哪件事不对,他就越发不听。厉王执政暴虐无道,放纵骄横,武力禁止国人议论他的过失,并用巫师监视诽谤他的文人,只要发现,就密告给朝廷。告发一个杀一个,告发一双砍一对。

可怜的那些文人为了正义,为了民生,为了社会,为了良心,一个个都成为了酷政下的牺牲品。他们的英灵仍在远古的星空,闪烁着正义的光辉,唤醒着后人的良知和廉耻之心。一个王朝有了这样的君王,带来的将是社会的黑暗。贪婪的血口吞噬着正义、道德、良心,然后把罪恶的魔爪伸进了无辜的黎民百姓,使得天下黑暗无比,民不聊生。厉王把黑暗视为光明,把灵魂交给邪恶,把残暴留给自己。周朝归服的诸侯越来越少,国库变成了弱不禁风的女子,如果遇到一阵轻风,也会倒在历史的耻辱平台上,这样的王朝如何能够永久!

周厉王逃跑时,他的太子姬静躲藏到召公家里,京都的黎民百姓知道后,就把召公的家包围起来。召公极尽努力也难劝阻百姓的愤怒,召公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把自己无辜的儿子送给愤怒的人群,用以代替太子姬静,姬静才得以逃脱。召公啊!你这样做值得吗?你用自己儿子的生命,虽然换回了宣王执政的临时复兴,但后来的君王比厉王更加昏聩,后来的岁月更加黑暗,挽救不了西周大厦的倾倒!

姬静生于忧患,受命于危难,他以父王的下场为戒,在位初期能虚心谨慎,勤理国政。姬静晚年,渐渐固执已见,不纳忠谏。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他硬逼鲁国废长立幼。鲁人不服,他就兴兵讨伐,使鲁国几世陷于混乱,并且破坏了周朝传位于嫡长子的宗法制度,引起了同姓诸侯间的不睦,诸侯们对姬静更加不满。姬静变得专断无理,动辄斩杀大臣,引起了臣下的惊恐和混乱。

周幽王姬宫涅比姬静更加贪婪腐败,不问政事,重用“为人佞巧,善谀好利”的虢石父,引起国人强烈不满。幽王三年,褒国(陕西汉中西北)献美女褒姒,绝世美女褒姒入宫,得到幽王宠爱,褒姒不久怀孕,生下一个儿子名叫伯服。幽王因此废正室申后与太子宜臼,改立褒姒为后,立伯服为太子。太师伯阳甫叹气说:“周王室已面临大祸,这是不可避免的了。”

申侯对于自己的女儿申后被废十分恼怒,他联合缯国、勾结犬戎对幽王大兴问罪之师,共同进攻周朝都城镐京。幽王为取悦褒姒,数次举骊山烽火戏弄诸侯,只为博得褒姒一笑,从而失信于诸侯。申侯、缯侯和犬戎各部攻宗周于城下,幽王虽然点燃烽火报警,怎奈各国诸侯害怕再次被戏弄,都没有发兵勤王。褒姒一笑使幽王失去天下,幽王带褒姒逃到骊山山麓被戎人杀死,褒姒被掳。公元前771年,统治了约250年的西周王朝灭亡。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