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胡杨林中奇遇记  

2016-11-07 11:27:32|  分类: 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杨林中奇遇记 - 秋雨 - 我的博客

 胡杨林中奇遇记

秋雨

终于到达了极旱荒漠区的胡杨林,我们几个驴友开始观看那带着沧桑感的胡杨树,见树干木质纤细柔软,树叶阔大清香,奇特的是幼树嫩枝上的叶片狭长如柳,大树老枝条上的叶却圆润如杨。一驴友说:“胡杨耐旱耐涝,生命顽强,这种树叶形状,是为了适应干旱环境。胡杨生长一千年,枯死不倒一千年,倒地不腐烂又是一千年,世间稀有,甚是独特。”一驴友听后激情地朗诵:

总在歌颂你的顽强,

由谁理解过你的沧桑?

总在赞美你的悲壮,

由谁体会过你的荒凉?

今天站在你的身边,

惟有一份敬畏敬仰。

啊!胡杨!

只有你才能与远古对话,

只有你才能同大地久长。

人类赞美你的顽强,

悲壮生长的胡杨!

听了驴友的朗诵,我也激动地顺口溜出了几句《胡杨礼赞》:

风沙弥漫了千年,胡杨却生长依然。

风沙吹老了岁月,胡杨却生命不断。

经历了风霜雨雪,胡杨却迎战苦难。

经历了雹打雷电,胡杨却躯干更坚。

罕见的缺水干旱,胡杨更挺立傲然。

不愧植物的强者,胡杨谱写英雄赞。

叶枯也要活千年,胡杨伟岸顶地天。

宁死也要身躯站,胡杨要看后来变。

躯干不朽立千年,胡杨英魂不易散。

中华民族的脊梁,胡杨坚强抗自然。

顽强不屈的精神,胡杨气节要礼赞。

风沙弥漫数千年,胡杨生长却依然。

风沙吹老了岁月,胡杨生命却不断。

看到一段枯死的胡杨树干,静静地躺卧在干涸的荒沙之中,我们几个好奇地想把它移动一下。没想到一位老者从一颗古老的胡杨树身后走出来,那老者满头白发披散着,一脸的白胡须白眉毛,胡须足有一尺多长,光着上身,一条裤子破破烂烂,看不出是何年代的服装,一双烂鞋露着五个脚趾。老者声音洪亮,对着我们几个高声说:“孩儿们,别动那树干!没见树干一侧有门洞吗?那是老汉我的住宅,别动!”

“啊!难道在这极旱荒漠之地也住有人家吗?”我有些不解而吃惊地问。

“娃娃,有什么大惊小怪!这段枯死的树干还是小树的时候,小老儿我就在这里住下了,那个时候这里可是风景如画。”白胡子老者说。

我们几个驴友哈哈大笑,认为遇见了一位疯子,一定是在说疯话。老者接着说:“有什么好笑的?我叫伏鼕,是伏羲的哥哥。原本我们哥俩叫伏东伏西,住在渭河谷地,一神秘老者非要我们迁居,说是我迁往西方才能崛起,我弟弟迁往东方才能崛起,否则就得永远伏在渭河谷地,我们弟兄两个率领部落只得各奔西东。直到今天,我也没再见到弟弟伏羲,不知他还在不在世?”

“您老越说越不像话了!伏羲可是六千多年前的华夏先祖,他率领部落沿着渭河谷地进入关中,出潼关,傍崤山、王屋山、太行山东迁,而后折向东南,最后来到气候温和,地势平坦,适宜居住的蔡水之滨,在那里创出了八卦图。他已仙逝数千年,被称为人祖,他的墓茔被称为太昊陵。”我接话说。

“我说的没有半句虚言,娃娃竟然不相信!你说的地名我不知道是哪里,但却知道了我弟弟的详细消息,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些!可惜弟弟已经不在人间,好想念我的弟弟,我的亲弟弟啊!”老者伏鼕说着痛哭流涕,鼻子一把泪一把,哭得令我们几个驴友很伤心。

我们几个一时手忙脚乱,想不起如何安慰老者,朗诵诗的那位驴友似乎有了办法。驴友说:“伏鼕老爷爷,您老好久没吃东西了吧?我们这里有酒有肉,请您止住悲声,先把肚子填饱。”

“有吃的喝的还不快拿出来!半年没吃过东西了。”伏鼕听说有吃的,立时止住了悲声。

就在枯树干一侧老者门洞的一边地上,我们铺上了几张报纸,大家围着席地而坐,然后摆上了吃的喝的。老者伏鼕有些等不急,伸手拿过一只烧鸡就啃,没有一点规矩,也不讲究什么礼节,好像他也不会用筷子,竟然动手直接抓。有人递给他一瓶酒,他竟然说:“这个我认得,应该装在彝、罍之中,你们怎么这样装酒?带着尊、斝、觚、觥、盉没有?先加热一下。快把你们的爵拿出来,先让小老儿我饮上一爵!”

“看来您真的参加过三皇五帝的盛宴,否则不会知道这些用于祭祀和宴饮的器物。”

我笑着说。

“你说的三皇五帝是谁我不知道,你们认识伶伦吗?他就受部落酋长的派遣,带着几个人来到昆仑山懈谷安营扎寨,说是要制作什么乐器。那个时间我到处寻找我弟弟伏羲的下落,正好见到他们几个,他们竟然没听说过我弟弟的名字。不过盛情款待了我,喝了他们几爵美酒,并听了竹管乐器奏出的声音,清脆悦耳,委婉悠长,还送给我一套十二根竹管组成的精美乐器,但却让我弄丢了。”伏鼕说着对着瓶口喝着,我们因听得入迷,还没有动筷子,他却快喝完了一瓶。

“伶伦还把我引荐给他们的部落酋长,我对他们的部落酋长说,要以天下为公,不能谁打天下谁坐天下,那样不可能长久。要学会让贤,把酋长之位让给有贤德的人,不要总是想着让自己的儿孙坐天下。后来我又去找过酋长几次,每次去见酋长,都换了新人,好像叫什么颛顼、帝喾、尧、舜。”伏鼕继续吃着喝着说着。

“天啊!您老说的酋长就是我们尊称的黄帝,连同后来你见到的,那就是五帝,他们原来是接受了您的建议,实行了禅让制。您老人家不能这样喝酒,会喝醉的。肉也要细爵慢咽,也不能吃得十分饱。”我劝老者。

“说得是!要管住嘴,迈开腿,这样才能长寿。管住嘴,就要会挨饿,练习龟息大法,不吃不喝。我就常练龟息,记得这段枯树干还是一棵小树时,我躲在树下的地洞里练龟息,一次龟息我昏昏睡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小树竟然长成了参天大树。树边的湖泊也消失了,溪流也不见了,成了极旱荒漠,真是不可思议!”伏鼕老者似乎有些醉意地说。

“您一定看到过罗布泊水天相接,风吹浪涌的景象了?”我接话问道。

“娃娃,今年你多大了?怎么记得罗布泊?那个时间,这里可是人类各部族生息繁衍的乐园。毗邻烟波浩淼的罗布泊西北,有一个楼兰国,楼兰国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当时山清水秀,景色迷人。楼兰国城门前环绕着清澈的河流,人们在碧波上泛舟捕鱼,在茂密的胡杨林里狩猎,我就常去那里闲游。这也是为了能迈开腿,那个时候一天我能走上几万步,所以才有了健壮的身体。也是我练龟息醒来以后,塔里木河中游的注滨河改道,楼兰国开始严重缺水。记得敦煌的索勒率兵一千人来到楼兰国,又召集鄯善、焉耆、龟兹三国兵士三千人,不分昼夜横断注滨河,引水进入楼兰国,缓解了楼兰缺水困境。那个时候,驼铃声声,长长的骆驼商队从楼兰国南北分道,从东西两个方向过来的丝绸、茶叶、西域马、葡萄、珠宝,都在楼兰国交易,许多商队经过时,都要在楼兰国停下休息。当我再次龟息之后,物产丰富、建有雄伟城墙、繁荣的楼兰国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带来的部落后裔也不知到哪里去了,令我十分伤心!”伏鼕老者似乎是借着酒醉在讲故事。

我也喝了几杯酒,有些糊里糊涂,对老者的话似信非信,驴友们都听傻了。我借着酒力提问:“老人家,不知您听没听说过老聃?别称太上老君,著有《道德经》。”

“怎么会不知道?小年轻骑了头大青牛,曾来到过这片胡杨林数次,开口便说自己是老子。我问他有我老么,我可是伏羲的亲哥哥伏鼕!原来他知道我哥哥伏羲,还知道我的名字,纳头便拜,口中一声声‘老祖宗’,再不说自己是老子了,自称叫什么李耳。并且说我弟弟伏羲创出了八卦图,后来发展为六十四卦,卦辞中有:‘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他还说了自己的看法,说什么‘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李耳就李耳罢,我让他竖起耳朵听我说。我对他讲,你说的道如果可以描述出来,那还叫什么道!天地间有无互换,无可以生出有,有到了极限便是无,你我赤条而来,空手而去,原本就是尘世间匆匆过客,不要天天去争什么名呀利呀,一切都是浮云,眼睛一旦永远闭上,什么都不是,都将化为乌有。小年轻很聪明,听我讲述后,自言自语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孺子可教,我喜欢上他了!”

“这是他写的《道德经》。”我插话说。

“什么经我不知道。后来他又来过几次,我对他又讲。我说,美丑善恶都在不停地相互转化,难易长短也在随着时空变异,高下前后也不是永恒的。后来我还给他讲解了大千世界里的不器之物,讲了上善若水,弱柳扶风,宇宙之光。还讲述了弱能胜强,柔能克刚,峣峣者易折,皦皦者易污,曲太高雅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等等。因此,人要成为自然之人,用不言的方式施行教化,一任万物自然兴起而不为其创始,有所施为但不要强加自己的倾向,功成业就而不自居,正由于不居功,就无所谓得失之论。其实这里面也隐含着人能够长寿的哲理,小年轻聪明绝顶,都能够听懂。”伏鼕老者有些醉态地说。

“后来聃去了哪里?”我问。

“我怎么会知道,他离开我住的这片胡杨林,骑着大青牛折头向东去了,后来再没有来过。但我后来又接待过佛图登,之后又从东边来了个陈玄奘,头剃得光光的,一句一个南无阿弥陀佛。我对佛图登和陈玄奘说过,你们是在追求人类乃至群伦真正的平等,教人向善,启迪人的大智慧,觉己、觉人、觉他,很好!但他们只把自己生死作为大事,背弃人伦亲情,像我一样不娶不嫁,不耕不织,废业人事,一切新型知识,以至于山河大地都看做空无所有,善恶、是非、人情世事全被毁灭。尤其是轮回之说,以为父母只是今生偶然相遇,死后各投轮回,不再相见,因而儿子不必爱亲行孝,又设天堂地狱荒唐怪妄的谬谈,欺惑人心,藐视凡尘中的一切,这些不好。所以,他们要进行变更完善,千万不要成为异端。不要专心于死后之事,活好当下才是正途。”伏鼕老者开始絮絮叨叨,说起话来没完没了。

一驴友比我喝得多,他迷迷糊糊之中,一定是相信了伏鼕老者,给老者碰了一下酒瓶,仰着脖子喝了一大口,然后吐字不清地问:“老人家,这六千多年您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刚来到这片胡杨林的时候,比现在暖和得多,一直到伶伦款待我时,甚至后来一段时间,大约有三千年的时间,气温都很暖和。但是每年的冬天还是很冷的,日子很难过。有一年我在罗布泊见到了一种角蛙,整天只是吃,一张大嘴占了身体的将近一半。角蛙在干季时会藏入地下洞中休眠,冬天来了也会藏入地下休眠,雨季一到便开始繁殖。我也就学着角蛙,没食物吃的时候,就躲到地下洞中我的家宅里休眠,冬天难熬的日子,也躲入洞中休眠,每年春季我又能活过来,不知不觉就在胡杨林中生活了三千年。来到胡杨林三千年之后,气温突然冷了下来,几乎要把我冻死!说来也巧,我又看到一种木蛙,叫声特别大,冰冻三尺的时候,木蛙是以冻僵的形式度过寒冬的。我把被冰裹着的木蛙拿起来,向地上一摔竟然会成为碎片。就是这样被冰裹着的木蛙,待气温回升,冰雪消融时,它又能活蹦乱跳。我也就学着木蛙,每当严寒袭来之前,就提前苦练内功,让我体内的物质厚厚地将我的血管、心脏等重要部位保护起来,任凭风刀霜剑相逼,让冰将我的身体包裹起来,我也就失去了知觉。当冰雪消融之后,我竟然能够复苏,依然活着。从第一次大降温,三千年内共有四次大降温,我都是学着木蛙被冰包裹后又复苏过来,竟然至今依然活得很好!”伏鼕老者像是在说天方神话。

我也有些醉了,已经分辨不出真假,感慨地说:“漫漫长夜,难熬啊!您老也一定知道文姬归汉和文成公主西行了?”

“你是说嫁到西方的女人吧?多,何止她们两个,那叫凄惨啊!能够回归探望娘家的那叫幸运,自不必说,多是有去无回。记得有一位女子过日月山西行时,登到山巅,洒泪对着东方泣不成声,然后忍着悲声歌唱。”伏鼕老者说着唱了起来:

别故土呀心悲惨,进高原啊好孤单。

红日东方望乡关,寒风雪山自悲怜。

西去浩瀚茫茫少人烟,跋涉千里迢迢日月山。

登山举目长安不见,东边细雨西天雪寒。

父王铸镜歹人更换,弃山西行湖水浪卷。

远离家园别父母,荒漠接天路途远。

思念深深梦里唤,东望隔阻日月山。

醉意中我像做梦一般,不知不觉随着老者也唱了起来:

雄姿巍峨高原之上,亘古雪峰地球之颠。

悬念爹娘心牵连,梦里相告报平安。

金顶之上江河万里,分离聚合已逝流年。

桃花东风春归来,雨打窗外敲心间。

云飞飘飘向东去,东风夜夜思乡关。

群山茫茫难远眺,路途漫漫何时还?

春荣秋谢相思苦,桃红柳绿年复年。

蓦然回首景物移,苦乐酸甜换人间。

今生不能我心悲,暗洒眼泪呼天边。

“这孩子,难道也有一千五百多岁了吗?否则不可能知道当年日月山的事情。”伏鼕老者有些不解地说。

“老人家喝醉了吧?像我们这些整天心事忡忡的凡夫俗子,能活百岁也是奢望。”我接话说。

“要学会心无牵挂,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想那么多干什么?天若有情天亦老,天地无私到永远。恩怨愁苦莫挂怀,只把欢乐平安幸福记心间,莫说天长能日久,且看我已活了数千年。”伏鼕老者说着又唱了起来:

旋转的天堂,

醉意中豪放。

抬腿过了昆仑,

一步登到天山上。

眼望大漠千里,

举手取来月中桂花香。

摘几颗星星带在胸前,

抓几朵白云放在蓝天上。

推开胡杨林中家的洞口,

看着亘古云生云消云飞扬。

 

醉了,头枕着昆仑,

鼾声高过雷声轰响。

怕了,月躲进地球背后,

惊恐滚落的太阳请天山遮挡。

酒醒不知何处,

拉开天幕山河尽春光。

絮飞蝶舞紫燕穿梭,

万千世界胡杨绿红黄。

楚天的风越过玉门,

夏日的风换作秋风凉。

“您老真有才!比我们家乡黎阳才子卢柟还有才!”我醉醺醺地竖起大拇指说。

“哦!黎阳?卢柟?你们是黎阳人?认得卢柟?”伏鼕老者瞪大了眼睛问。

“我们几个驴友都是黎阳来的,您老去过黎阳?”我吃惊地问。

“没有。听佛图登说起过黎阳,说是那里的禹贡山上有夏禹治理黄河水患时的神像,佛图登把神像改造成了佛像,那尊佛像比敦煌莫高窟、大同云岗石窟、洛阳龙门石窟、天水麦积山石窟都要早,原本是一尊镇河将军。黎阳城不如阆中、丽江、平遥、歙县古城保护得好,听说城墙都没有了。我云游六朝繁华之地时,碰巧缘遇黎阳才子卢柟,他还给我介绍了唐代诗僧王梵志。我对他说,不知道仓央轮错把?他应该得到了王梵志的真传,写的歌虽然不是用的汉字,但也属于自由体诗歌,他的诗歌净化了人的心灵。‘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亮,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月亮。母亲般的情人脸庞,浮现在我心上’,这优美的歌声,依然不时回响在我的胡杨林中。我历来不问什么三皇五帝、三代、秦、汉、唐、宋、元、明、清,也搞不清谁先谁后,管那些干什么!我只想多活上几年,多看看繁华世界。卢柟得知我是伏羲的亲哥哥之后,惊讶不已,并为我赋诗一首,至今我还收藏着他写的那首诗。”伏鼕老者说着在破烂裤子上乱摸,还真的找到了一张发黄的烂纸。只见烂纸上写着:

黎阳卢柟寓目胡杨林中人物,敬赋一首:

青天出胡杨,古木垂寒藤

下有太古士,伏鼕系尊称。

暝坐游九垓,元气随所乘。

惊是伏羲兄,县车避朝征。

人生苦劳役,视此将无惩。

方为枪榆鷃,何羡大漠鹏?

天色已晚,要离开胡杨林已经来不及了,喝醉的几个驴友只好支起旅行帐篷,伏鼕老者同我们一起钻入帐篷之中,说着醉话也就进入了梦乡。次日黎明,却不见了伏鼕老者,出帐篷去看老者的门洞,早已被夜里的风沙填平,我们几个只好离开了胡杨林。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