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17)  

2016-11-14 16:19:46|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17)

秋雨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17) - 秋雨 - 我的博客

 6 卢太学诗酒傲公侯

摘一篇笔者在家乡期刊上发表的《卢柟十年冤狱》:

卢柟(15071560),字次楩,一字少楩,又字子木,明代浚县人,著名文学家。卢柟的作品曾受到嘉靖年间进士、刑部主事王世贞的高度赞扬;卢柟遭际被冯梦龙编成《卢太学诗酒傲王侯》,收入《醒世恒言》;《明史》第二百八十七卷载有《卢柟传》;文学成就被收入《河南文学史》。浚县父老提起卢柟,为他的才华和文学成就感到骄傲,但也为他的悲惨遭际感到痛心。

明代卢柟的十年冤狱,又被当代带着墨色眼睛分析评判,使得卢柟伸冤无处,冤上加冤,让明代的官僚腐败在某种意义上名正言顺,成为正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编的《中国文学史》(1985),说冯梦龙的《卢太学诗酒傲王侯》这篇作品“只是写一个官僚陷害一个地主”,虽然也指出小说的成功之处在于官僚害人和冤狱,但对卢柟这一形象,显然是把他作为一个封建地主的典型来分析的。杭州大学中文系教授胡士莹的《话本小说概论》(2011)说,冯梦龙的《卢太学诗酒傲王侯》这篇小说“对穷奢极侈的大地主卢柟,却错误的当作正面人物予以颂扬”,言外之意,卢柟只能是应该批评的反面人物。双翼《今古奇观杂谈》(1981)一书中有《猛虎斗地头蛇》,把县令汪岑比作猛虎,把卢柟看作是一条地头蛇,说“卢柟这个人,代表的其实是封建统治阶级的最基层的最基本的势力,即大地主阶级”“数不尽的劳动者的血汗,供养了他们这种人的生活”。还说这种地头蛇是很厉害的,“你奈何他不得时,他反过来随时可以咬你一口,除非一下子把他弄死”。

冯梦龙笔下的卢柟,居住在浚县城外浮丘山下,家有良田千顷,巨资万贯,第宅壮丽,高耸云汉。卢柟丰厚的家资是祖上的遗业,而不是他亲手聚敛的结果,卢柟非常富有但却并不为富不仁。人称卢太学,自幼广涉诗、书、经、传,才学过人,八岁即能属文,十岁便娴诗律,下笔数千言,倚马可待。人都说他是李太白再世,曹子建后身。

虽然卢柟才学高广,但在坚持八股取士的明代,规定在朱熹注四子书及宋元人注五经中出题,依题义揣摩古人语气,代替说话,绝对不许发挥自己的意见,因而卢柟偏生不中试官之意,一连走上几次,不能够飞黄腾达。他只说世无识者,却没有意识到这是在闭塞文人言路,思想僵化、恶毒、腐朽到了极点,于是遂绝意功名,不图进取,惟与骚人剑客,羽士高僧,谈禅理,论剑术,呼卢浮白,放浪山水,自称浮丘山人。

诗酒是卢柟生活的基本内容,他喝酒与李白有点相似,好酒任侠,潇洒豪放,放达不羁,有轻财傲物之志。卢柟也是一个脱俗高雅的文人,他家的宅院清幽,楼台高峻,山叠岷峨怪石,花栽阆苑奇葩。宅后又构一园,大可两三顷,凿池引水,叠石为山,制度极其精巧,名曰啸圃。啸圃中另有梅园、牡丹园、莲池、菊园等等,梅园的亭子取名玉照亭,莲池取名滟碧池,池心中有座亭子,名曰锦云亭。

传说中的卢柟故事也很多,多是在突出卢柟的才华,有的载于书籍,有的传于文坛,更多的则是流传于浚县民间。一说卢柟创作《金瓶梅》,一些学者认为兰陵笑笑生就是卢柟;二说明末传奇《想当然》为卢柟托名于陆尚书所作;三说《中国古代的酷刑》记述有卢柟梦中被开肚洗肠,惊醒顿觉文思泉涌;四说《巧对录》有卢柟、王凤云对联戏虐的故事;五说浚县民间有卢柟对诗才压江南的故事;六说有人将卢柟的故事编成《玉堂春后传》。

文学家卢柟生活在明正德、嘉靖年间,一生坎坷,受诬在狱中度过了十年,期间父母先后亡故,二子夭折。不幸的个人遭遇和艰难的生活环境,使他精神上受到沉重的打击,但也成就了他在文学上的贡献。他的许多诗、文、赋都是在监狱里创作的,并将文集命名为《蠛蠓集》。卢柟自序中说,一因蠛蠓洁于自奉,介于自守,不如蚊蚋侵秽强啖;二因居蓬茨藜藿,不是名门贵胄,孤独穷困,弱小如蠛蠓;三因诬系狱,奔走呼号,无人理会,颇类蠛蠓之卮燕吭,罹蛛网,振其音而暗暗者。卢柟的诗歌风格,善取前人所长,又巧妙将其融会创新,从而自成一家。《蠛蠓集》中的“明”字,卢柟多写成“眀”,这也许是为了避讳明朝之明。古皆从日月作明,但《庄子·外物篇》认为目彻为明,于是汉代乃从目作眀。

正德二年至嘉靖十八年(15071539),卢柟风华卓异少年行。卢柟生于浚县一世代为农而资财雄于乡的农民家庭,八岁开始读书,二十岁起在浮丘山书院读书,虽然文采卓异,但却数次乡试不中。过了而立之年,父亲入资为其捐了监生,卢柟于是赴太学读书,增加了学识,开阔了眼界,后回到浚县。

嘉靖二十一年至三十一年(15421552)蒙冤入狱,在狱中度过了十年。这要提到时任浚县知县,冯梦龙笔下写的是汪知县,真实的是蒋虹泉知县。明嘉靖十九年(1540),进士蒋虹泉来到浚县任知县,到任三年,儿子病了三年,有人让他到浮丘山东麓的碧霞宫去许愿,果然十天后儿子的病好了。为此,蒋虹泉大捐奉资,并令百姓捐款助资,将碧霞宫迁至浮丘山顶,大兴土木,历时二十一年。真可谓明处敬道敬佛,暗地作恶害人,明处执政为民,暗地欺压良善,更不可理解的是,这样的官却能越做越大,可见明代吏治腐败到了何种程度!碧霞宫竣工之时,蒋虹泉已经是河南布政使,后升为云南都御使。

蒋虹泉到浚县后,也像《红楼梦》中那样,先要弄一张“护官符”,卢柟的名子被写进了“护官符”。蒋虹泉听说卢柟很有才气,就想结识这位卢太学。蒋虹泉想约卢柟进县衙,与一般文人学士聚会,共同欢娱。卢柟是想邀请蒋虹泉亲临府上,饮酒对弈,研讨诗文,胜人一筹。卢柟多次与蒋虹泉相约,均因蒋虹泉失约未成。嘉靖二十年(1541九月,卢柟又以菊花盛会为名,邀请蒋虹泉赴宴,蒋虹泉也答应如期赴约。可一直等到日落十分,蒋虹泉还没来。卢柟一气之下,独自喝得酩酊大醉,脱去布衫光着脊梁,躺在啸圃凉亭里醉得不省人事。蒋虹泉忙完公务来到卢府,到客厅一瞧,一片杯盘狼藉污秽不堪。蒋虹泉心里老大不高兴。又见卢柟不修边幅的醉态,脚没站定扭头回了县衙。蒋虹泉以为卢柟故意怠慢羞辱,从此把卢柟记恨在心,意欲寻机报复。卢柟因无意间得罪了浚县令蒋虹泉,自己竟然不知。

嘉靖二十一年(1542夏,暴雨大作,卢柟家的一道院墙倒塌。因偷场麦被责打逃遁的一位长工被倒塌的墙压死,长工的老婆将卢柟告到县衙,状告卢柟为富不仁谋害长工致死。县令蒋蒋虹泉包藏私心,借机报复,用大刑拷审卢柟,拷打了整整一天,卢柟被屈打成招。安葬长工一事花了不少银钱,贿赂衙役使卢柟在狱中免受皮肉之苦又花不少银钱。几年时间卢柟在狱中,家资几乎耗尽。卢太学的才气诗文,没有人再提起。是年浚县归大名府管辖,不久巡按樊公大名府会审,认为卢柟以家长殴打长工至死,应从轻发落,判定罚谷千石,卢柟被释出狱。次年,察院复按前事,估计蒋虹泉也做了不少工作,移檄复收卢柟,于是卢柟再次入狱,并被械送大名府会审。六月,狱成,拟之大辟,也就是判为死刑,转回浚县狱。

在狱中,卢柟不停地向各级官员申诉自己的冤屈。先后多次上书大理寺陈龙泉、浚县新任县令魏安峰、大名府推官李东岗、吏部主事吴少槐、侍御张鹅山、吏部主事郝南峰,历述此案经过和自己被冤情状,以及近年家中的屡屡不幸。请求能秉公断案,为其申冤,卢柟得暂时免死。

卢柟的遭遇得到很多当政者的同情,但是,由于蒋虹泉的从中阻挠,地方官都不敢插手此案。大名府知府张郧西的母亲同情卢柟遭遇,赠送其礼物。吴少槐吏部亦同情卢柟两子夭折,为了能使卢柟再有子嗣,准许其妻入狱侍卢柟。开州(濮阳)人翰林晁琛飞书慰问卢柟,引起卢柟无限感慨。嘉靖二十七年(1548),山东石茂华以进士治浚,加恩囚僳,卢柟法少宽。在卢柟蒙冤坐监之时,有很多朋友四处奔波,想方设法为卢柟申诉,想搭救卢柟出狱。嘉靖二十九年(1550),陆光祖任浚县令,张庐山任滑县令。张庐山、谢榛、王世贞、陆光祖等人将卢柟之冤陈上,得到上边同意,张庐山与陆光祖同堂复审卢柟一案,并顶住了制造冤狱且升任高官的原浚县令蒋虹泉施加的压力,冲破蒋虹泉利用各种关系设置的重重障碍,卢柟蒙冤十年监牢终获自由。

嘉靖三十一年至三十九年(15521560),卢柟度过了潦倒困苦的晚年。出狱后,卢柟来往于浚县和滑县,与浚县令陆光祖、董世彦,滑县令张佳胤经常相聚,或开怀畅饮、或登山览胜,时有诗赋相赠。后陆光祖升南京礼部主事,卢柟相送数百里,依依不舍。张佳胤升户部福建主事。谢榛留滞安阳赵王府,卢柟前去拜见答谢赵王及谢榛搭救之恩,赵王读了卢柟的文赋,立即召见,并赏赐金百镒。于是诸王人人争相宴请卢柟。卢柟在酒宴上,开怀畅谈,挥霍数百千万言,急若风雨,口若悬河,潇洒挥毫,片刻之间写成辞赋。喝到酒酣,旧病又犯,使酒骂座,赵王渐渐疏远卢柟。等到离开安阳回家的时候,赵王赠金已经所剩无几。

嘉靖三十五年(1556)春,王世贞巡按京畿诸郡,飞书浚县,邀卢柟同谢榛赴大名府,与李攀龙欢聚。言语慷慨,相见恨晚,互赠诗文,痛饮三日方散。卢柟、王世贞皆在文中记录此次见面情景。次年,卢柟准备赴南京拜访原浚县令陆光祖,时陆光祖任南京礼部仪制郎中。李攀龙赴任过黎阳,卢柟与之登大伾山。赴金陵途中,卢柟邀谢榛一起拜访了时任青州兵备副使的王世贞,只停留了一天即又上路。后卢柟与谢榛分手,独自南游金陵。陆光祖为礼部郎,留卢柟月余。卢柟走越历吴,无所收获,返回浚县。

嘉靖三十七年(1558)以后,卢柟生活穷困潦倒,只能靠采野蔬过活,写下了《秋晚赴井汲水采野蔬供饭》《苦寒吟》,记述悲惨的生活之苦。次年,卢柟在贫病交加中死去。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17) - 秋雨 - 我的博客

 7 卫水送别

说的是卢柟与后七子的事情。后七子是明代嘉靖、隆庆年间文学家李攀龙、王世贞、谢榛、宗臣、梁有誉、徐中行、吴国伦,们继承了前七子的拟古主张,故称后七子。前七子是弘治、正德年间的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边贡、康海、王九思、王廷相。前七子强调文章学习秦汉,古诗推崇汉魏,近体宗法盛唐,反对充斥文坛的台阁体、八股文、理气诗,主张廓清萎靡不振、陈陈相因的诗风。在当时有进步意义。前七子多在政治上敢与权臣、宦官作斗争,尽管诗文创作成就不等,但均有一些面对现实、揭露黑暗的作品。

卢柟读太学时结识了后七子,成了朋友。卢柟蒙冤入狱后,在京任职的王世贞、李攀龙受谢榛影响,协助谢榛为卢柟奔走辩白,终于将卢柟营救出狱。卢柟与谢榛、王世贞、李攀龙、宗臣等多有诗文互往,曾多次邀请王世贞、李攀龙、谢榛来黎阳欢聚畅饮,卫河泛舟,登山揽胜,所作诗文被收录黎阳志。图为卢柟于浮丘山山下与王世贞、谢榛话别场景。

黎阳古城九坊连珠上的文化(17) - 秋雨 - 我的博客

 姜筠绘有一幅《黎阳送别图》。姜筠(18471919),字颖生,别号大雄山民,安徽怀宁人。光绪十七年(1891)举人,累官礼部主事,擅长书画。

说到卢柟卫水送别,笔者想起了在美国时写的《王维至滑州隔河望黎阳忆丁三寓》,摘抄如下:

就要回国,几个人一起喝了几口小酒,也算是为我饯行,酒后竟然想读王维的《至滑州隔河望黎阳忆丁三寓》,也许这首诗与我的故乡有关,更直接的原因可能与我今晚心情有关。王维原文字如下:

隔河见桑柘,蔼蔼黎阳川。望望行渐远,孤峰没云烟。

故人不可见,河水复悠然。赖有政声远,时闻行路传。

王维,字摩诘,今山西祁县人。其母奉佛30余年,王维的名字出自《维摩诘经》,王维后半生的避世之举与佛教有关。王维早年聪慧,十六、七岁前往长安、洛阳游历,谋取仕途,此间写了一些游侠诗。王维是一位文艺全才,诗、文、书、画都很著名,精通音乐,善弹琴、琵琶。

开元九年王维中进士,任太乐丞等官。开元十九年王维的妻子病故,从此不再娶妻,一直孤居30年。自开元二十三年被宰相张九龄擢为右拾遗后,至天宝年间,屡迁侍御史、库部员外郎、库部郎中等职。期间王维曾奉使出塞,写了一些有名的边塞诗。天宝元年,王维转左补阙。目睹朝政的黑暗腐败,王维开始得过且过,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之后开始学佛修道,期间所写诗文都染佛道色彩。

天宝十四载安史之乱爆发,王维被叛军俘获。但他不愿就范,王维在菩提寺中闻悉安禄山要在凝碧池设宴群臣,含泪赋诗抒发对帝都沦陷的悲痛和对李唐王朝的思念之情: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

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王维被迫任了安禄山的伪职,至德二年唐军收复两京,王维被从轻处分,削官为民。次年春复官,最后升任尚书右丞。但他看到朝中弄权、专政,朝廷毫无振作,于是思想更为消沉。上元二年七月,这位天才的诗人离开了人间。王维的诗歌现存四百多首,但存在真伪问题的约有六十首。记得诗人写过一首《相思》: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我的故乡黎阳古城襟山带河,西依卫水。浮丘山古柏成荫,大伾山孤峰突起,苍翠葱郁,黄河水东北奔流。唐开元十四年夏,王维别离济州前往长安,途径黎阳,被美如画廊的黎阳山水所吸引,从而产生了弃官归隐,摆脱世俗的念头。在黎阳游侠一样转了几天,最后选定淇水之滨定居,开始了悠闲、舒心、自然的田园生活。王维得以从官场脱身,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从而获得了一种平和宁静的心境。开元十七年秋,王维要离开黎阳赶赴长安,黎阳老友丁三在家中晚宴给王维饯行,王维晚宴赠诗:

君心尚栖隐,久欲傍归路。在朝每为言,解印果成趣。晨鸡鸣邻里,群动从所务。

农夫行饷田,闺妾起缝素。开轩御衣服,散帙理章句。时吟招隐诗,或制闲居赋。

新晴望郊郭,日映桑榆暮。阴昼小苑城,微明渭川树。揆予宅闾井,幽赏何由屡。

道存终不忘,迹异难相遇。此时惜离别,再来芳菲度。

次日,与丁三黎阳渡口话别,王维乘船渡河到达滑州,于是就有了《至滑州隔河望黎阳忆丁三寓》这首诗篇。隔着黄河遥望对面的黎阳,树木成林,绿意繁茂。渐渐地走的远了,黎阳那座孤峰突起的大伾山消失在身后的烟云雾岚之中。与对岸黎阳的丁三老友相见不知何日,只有那奔腾的黄河之水依然如故。黎阳那段半官半隐的田园生活,所给予的评论之声也已渐远,也许在以后的人生征途中偶尔会传来一些消息。

诗的字里行间隐藏着王维挥泪依依惜别的身影,难忘两年来在黎阳民间和睦相处的情景,难忘曾经的悠闲、舒心、自然的田园生活,可惜“望望行渐远,孤峰没云烟”,今晚与亲人和朋友话别的情景,使我体会得到王维那种牵肠挂肚不忍离去的眷恋之情,我也是离开黎阳多年在外的游子,也是几曾梦回黎阳,梦回我的童年,更何况后天我就要告别洛杉矶的亲人和朋友。清香阵阵吹送,罗兰风情浓浓。花香穿窗入梦,风送飘飘星空。好梦魂飞随风,几多曾经朦胧。月余不觉归程,想起点点无穷。

后天,我就要跨越太平洋,踏上归国的行程。今晚,美籍华人朋友Sam为我饯行,坐陪的有北京、上海、山东的亲人和朋友。就要分手,今夜恰似王维在黎阳丁三家中晚宴上的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