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转自马部长的博客】梦中故乡的野泽蒜  

2015-04-28 00:3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马部长的博客】梦中故乡的野泽蒜 - 秋雨 - 我的博客

 这便是梦中故乡的野泽蒜  马金章摄

 

【转自马部长的博客】梦中故乡的野泽蒜

秋雨

秋雨老师知我在编《味道黎阳》,去年春赐稿《梦中故乡的野泽蒜》。当时看了标题便引起我的共鸣,咀嚼起了家乡野泽蒜的独特味道。遗憾的是去年春天竟没有采挖到野泽蒜为秋雨老师美文配图,该书出版印刷便推迟至今。好在今已采到。现将秋雨老师美文和野泽蒜图贴出纪念。――马金章

野泽蒜的茎叶不像蒜,也不像葱,又不像韭菜。野泽蒜根部很像蒜,蒜瓣很小,与麦粒大小相仿,根须细如发丝,呈玉白色,玲珑剔透。地下部分的茎也是白色,露出地面的绿茎很短,似乎露出地面就是长长的绿叶。叶的阳面是一道浅浅笔直的叶茎,直达叶的尖部,叶的背面呈半圆形,叶细而长,叶长可达几十厘米,叶细如线。

野泽蒜吸取着大自然中的日月精华,采集天地间的灵气,实属天然的绿色食品,带有韭菜的鲜美,又有葱﹑蒜的味道。我的童年时光里,妈妈常用野泽蒜裹着红薯面蒸包子,或者和着红薯面蒸菜馍,也偶尔用玉米面蒸蒸菜,时常也生腌野泽蒜咸菜,我每每吃得很高兴。那时间白面很少,又吃不起鸡蛋,在我的梦中,几曾吃到白面包着鸡蛋加野泽蒜的包子,馋得我数次哭着离开梦乡。

野泽蒜伴我度过辛酸难忘的童年时光,也给我儿时留下了温馨的回忆。妈妈离我而去了,我思念妈妈,思念与妈妈一起吃野泽蒜的艰难岁月,更留恋那段奠定我人生基石的过去。我也曾数次回到故乡去找寻野泽蒜的踪迹,然而走遍浚县城的大小饭店,令我很是失望。自从我离开故乡,野泽蒜永远成了我梦中的回忆,假若再能在故乡吃到我朝思暮想的野泽蒜,将会胜过人间无数。

记得童年时候我常去挖野泽蒜。初春时节,卫河两岸杨柳吐绿,野花开满村头田野,南来的紫燕林间翻飞唱鸣,家乡的泥土飘着温馨的芳香。为了用野菜充饥,我与小伙伴们挎上篮子,手拿小铲,沿着蜿蜒的卫河苦中寻乐,欢蹦跳跃,嬉笑追打,然后坐着船儿渡过卫河,越过几个自然村落,一直向西跑上几十里,进入地平如镜、一望无际的麦田。后来才知道那是部队的浚县农场,田里的小麦正在返青,麦苗丛中生长着很多野泽蒜,我和小伙伴们半天就能挖上满满的一篮。夕阳落山的时候,已是满载而归,可一天的奔波劳作使得我们又饥又渴,再也没了蹦跳的气力。伙伴中有几个小哥哥小姐姐领着,我年岁最小,由于饥饿干渴,我总是拿不动满篮子的野泽蒜,急的总是哭鼻子,姐姐哥哥们总是帮我。

由挖野泽蒜知道了天地的辽阔,小伙伴们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的歌曲,归途中不时地议论起外面的世界,一起畅想着我们的未来。再后来我离开了自己的小伙伴,离开了养育我成长的故乡,再也没有去挖过野泽蒜,如今想要吃上一口野泽蒜也永远成了梦中的向往。

后来的岁月里,我也曾走出神州中原,走向东西南北,走过祖国的千山万水。也曾东登泰岱,观澜齐鲁,直抵东海;也曾西出玉门,进入大漠,攀上天山;也曾飞越秦岭,进入天府,跃上昆仑;也曾直飞西藏,观光神山,拜谒圣湖;也曾岭南飞渡,南国椰林,寻觅红豆;也曾跨过长城,深情桦林,魂系北疆。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想起家乡的野泽蒜,可当地接待的朋友端到餐桌上的总是野生菌类,什么“菜中茅台”、“菜中剑南春”,还有什么荃菜、珍珠菜、马齿苋、荠菜、蕺菜、紫背天葵,多数是我不认识的苋菜、苦菜、龙头菜、桔梗、河芹、刺嫩芽、蕨菜、菊花、绿茸菜、柠檬香薄荷,以及什么榕树尖、丝瓜尖、南瓜尖、刺五加之类的等等,唯独不见野泽蒜,我好想吃上一口家乡的野泽蒜!

家乡也常有乡亲、朋友、同学来看我,他们知道我爱吃家乡的豆腐皮,爱吃火龙岗上的小米,爱吃浚县的绿豆面,总是多少给我带来一些,但却从来没人给我带来一把家乡的野泽蒜。历史上浚县特产也是很有名的,小河白菜、小河大碾村白萝卜、小河大碾村枣花蜜、火龙岗小米、火龙岗绿豆、城关西王桥村豆腐、屯子园上村大蒜、王庄申窑头红梨、浚县豆腐皮、浚县兔肉、党校绿豆粉皮等等,但浚县特产里唯独不见野泽蒜。

一次前往沂蒙山区,得知鲁中南地区沂水县有野泽蒜,可我最终仍是没能吃到。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吃野菜、杂粮成为时尚,可偌大个浚县城里竟然找不到野泽蒜的踪影。据说野泽蒜可通阳化气、开胸散结、行气导滞,野泽蒜还可以治疗痢疾,抑制高血脂,防止动脉粥样硬化。这样好的野泽蒜竟然没能引起家乡的重视,我担心是被山东省沂水县的朋友连根挖去了。

我好想吃上一口野泽蒜,尤其是能回到养育我成长的家乡吃上一口。如果能坐在大伾山下,摆上餐桌,用野泽蒜拌上豆腐皮,用鸡蛋炒野泽蒜,再有一笼热气腾腾的野泽蒜包子,邀上儿时的伙伴,喝上几口家乡的小酒,去回味当年,去聊谈天下,醉言西东,那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不是神仙胜似神仙。如果没人愿意开这样的饭店,等我退休后,我就告老还乡,申请个营业执照,开一个“浚县野泽蒜饭店”,邀请南来北往的客人,让他们好好品尝我梦中故乡的美味野泽蒜。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