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淇河岸边红灯记  

2015-04-27 23:34:05|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淇奥华夏路演出现代京剧

淇河岸边红灯记

秋雨

第五场  痛说血泪家史

  [仲春,黄昏。

  [淇奥华夏路某住宅小区李铁梅家里。

  [当年的红灯挂在显著的位置。

  [幕启:年迈的李铁梅在独自看电视上的文艺节目,正在合唱《太行山上》。

电视里的合唱歌声

  红日照遍了东方(照遍了东方),

  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纵情歌唱)!

  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千万丈),

  听吧 !母亲叫儿打东洋,

  妻子送郎上战场(上战场)。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

李铁梅  (唱)【西皮摇板】

  时已黄昏,孩儿们还未下班。

  [李铁梅走向阳台,向着华夏路眺望。华夏路明亮的灯光下,稀疏的几个人从路灯下走过,并未关注咋暖还寒的路边,几小株瑟瑟发抖的日本樱花树枝条凄清,并未开花。

  [一位现代中年女子登场,女子是李铁梅的孙女,名叫徐淇燕,手里拿着被冻死花苞的一把樱花树枝。

徐淇燕 (唱)【垛板】

  华夏路凄冷春,樱花冻死心悲惨。

  [李铁梅默默无语看着孙女,然后悄悄摘下那盏当年的红灯,虔诚地擦拭着,眼里闪着泪花。徐淇燕凝神注视奶奶,突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把将那些冻死的花枝扔在地上。

李铁梅 淇燕,来,趁着他们都没有回来,难得如此清静,奶奶把红灯的事讲给你听听。

徐淇燕  嗳。(高兴地拥抱奶奶,然后坐下)

李铁梅  (郑重地)这盏红灯,多少年来照着咱们一家几代人的脚步走,它也照着咱们鹤壁人的脚步走哇!过去,我的爹爹举着它,现在是该让你举着它,孩子,你的外祖母一家就惨死在日倭的屠刀下,幸亏你年幼的妈妈被丢在她外婆家,才躲过一劫。那一年,日本鬼子血洗了黎阳城,国仇家恨可不能忘记啊!你竟然把那些日倭屠刀似的东西拿到家里,还口口声声说着什么“樱花文化”,淇河岸边从古到今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文化?你令奶奶伤碎了心!紧要关头,我不得不把过去的血泪家史讲给你听,这盏红灯虽然年代已久,但我们家离不开它。要记住:红灯是咱们的传家宝哇!

徐淇燕  哦。红灯是咱们的传家宝?

  [李铁梅满怀信心地望着孙女徐淇燕,走进里屋。

  [徐淇燕拿起红灯,端详,深思。

徐淇燕 (唱)【西皮散板】

  听罢奶奶说【摇板】红灯,

  言语不多道理深。

  为什么先辈、先烈【原板】不怕担风险?

  为的是:救中国,救穷人,打败鬼子兵。

  我想到:做事要做这样的事,

  做人要做这样的人。

  淇燕呀!【垛板】人到中年不算小,

  为什么还要令奶奶伤透心?

  虽说是:樱花无罪家国有血泪,

  淇燕你应该祭奠先烈魂。

  [李铁梅从里屋走出。

李铁梅 淇燕,淇燕!

徐淇燕 奶奶!

李铁梅 孩子,你在想什么哪?

徐淇燕 我没想什么。

  [电视里文艺节目仍在继续,又是大合唱。

大合唱歌声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

徐淇燕 奶奶,当年日本鬼子在我们中国,真是烧光、杀光、抢光,真的是无恶不作吗?

李铁梅 是啊。孩子,你生活在幸福的和平年代,怎么会知道那个黑暗的年代?咱们邻居田奶奶她爹爹是京汉铁路上的搬运工人,就在鹤壁这一段铁路上出苦力,叫火车给轧死了!日本鬼子不给抚恤金,还把田奶奶的哥哥抓了去做苦力,最后也没有回来。1938年残忍的鬼子屠了黎阳城,田奶奶的娘亲和家人住在黎阳城中,全被日本鬼子杀害了,田奶奶一个小姑娘只身一人,逃命要饭要到了大赉店,最后嫁到了淇河岸边。咱们与田奶奶两家是同仇共苦的邻居,这血海深仇要世代牢记!

  [李铁梅眼望红灯,往事闪过眼前。

  [徐淇燕坐上沙发,靠在奶奶身边。

李铁梅  孩子,你守着爹娘和奶奶,还有你的孩子,幸福不幸福?

徐淇燕 幸福!

李铁梅 可是奶奶就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什么样子!

徐淇燕  (惊异)啊!您说什么呀?奶奶!您是烈士的后代,李玉和不就是您的爹爹吗?还有老祖奶奶不是您的亲奶奶吗?奶奶!奶奶,您年岁已高糊涂了吧?

李铁梅 奶奶没有糊涂,孩子!我和爹爹李玉和,还有我的奶奶本不是一家人哪!(站起)我的生身父母已经不记得了,养育我的奶奶她姓李,爹爹李玉和原本姓张,我姓陈!

  (唱)【二黄散板】

  七十年岁月过怕谈以往,

  怕的是云烟起你被人诓,

  几次要谈我口难张。

徐淇燕 奶奶,您说吧。我想知道。

李铁梅 【慢三眼】

  想起来我爹一去未回返。

  奶奶她也被日寇抓牢房。

  眼见得日寇的刺刀滴血烈士把命丧,

  【垛板】

  说明了真情话,淇燕呀,你不要哭,莫悲伤,

  继往开来,仇恨莫忘,

  【原板】

  国家强盛,鹤壁发展,你要贡献力量!

徐淇燕 奶奶,您坐下慢慢说!

  [徐淇燕扶奶奶坐下。

李铁梅 咳!提起话长啊!早年我爷爷在汉口的江岸机务段当检修工人。他身边有两个徒弟:一个是我的亲爹叫陈志兴。

徐淇燕 您的亲爹陈志兴?

李铁梅 一个是养育我的爹爹叫张玉和。

徐淇燕 哦!张玉和?

李铁梅 那时候,军阀混战,天下大乱哪!后来,(站起)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着中国人民闹革命!民国十二年二月,京汉铁路工人在郑州成立了总工会,洋鬼子走狗吴佩孚硬不让成立!总工会一声号令,全线的工人都罢了工。江岸一万多工人都上大街游行呀!就在那天的晚上,月黑风高,就像华夏路这几天什么节闹得阴雨冷风。我奶奶惦记着我爷爷,坐也坐不稳,睡也睡不着,在灯底下缝补衣裳。一会儿,忽听得有人敲门,门外叫着:“师娘,开门,您快开门!”我奶奶赶紧把门开开,啊!急急忙忙地走进一个人来!

徐淇燕 谁呀?

李铁梅 就是养育我的爹爹张玉和!

徐淇燕 张玉和?

李铁梅 嗯,就是你知道的李玉和。只见他浑身是伤!左手提着咱们家这盏红灯!

徐淇燕 咱们家这盏红灯?

李铁梅 右手抱着一个孩子!

徐淇燕 孩子……

李铁梅 未满周岁的孩子……

徐淇燕 这孩子……

李铁梅 不是别人!

徐淇燕 他是谁呀?

李铁梅 就是奶奶我!

徐淇燕 奶奶您?

李铁梅 我爹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他含着眼泪,站在我奶奶面前。他叫着:‘师娘!师娘!”他两眼直瞪瞪地望着我奶奶,半晌说不出话来。我奶奶心里着急,催着他快说。他……他说:“我师傅跟我陈师兄都……牺牲了!这孩子是陈师兄的一条根,是烈士的后代。我要把她抚养成人,继承我们梦想的事业!”他连叫着:“师娘啊!师娘!从此以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这孩子就是您的亲孙女。”那时候,我奶奶……我奶奶就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徐淇燕 奶奶!(扑在奶奶怀里)

李铁梅 孩子,不要哭!听奶奶说!

  (唱)【二黄原板】

  闹工潮我亲爹娘惨死在魔掌,

  张玉和为梦想东奔西忙。

  他誓死继先烈红灯再亮,

  擦干了血迹,葬埋了尸体,又上战场。

  七十年恶梦中日寇烧杀掠抢,

  难忘记黎阳屠城血腥惨状,

  为抗日八路军战斗在太行山上。

  我爹爹舍生忘死为打豺狼,

  亲眼见他被倭寇捕进牢房。

  记下了血和泪一本账,

  【垛板】

  你须要:立雄心,树大志,

  不要人云亦云迷方向,

  豺狼不会变善良!

徐淇燕 (唱)【二黄原板】

  听奶奶讲往事英勇悲壮,

  却原来我家也有一本血泪账,

  奶奶呀!您教养的恩深不敢忘。

  【垛板】

  今日起志高眼擦亮,

  记住仇,记住恨,前人的事业后人要承担!

  我这里接过红灯人生路照亮——

  奶奶!

  【快板】

  先烈们象松柏意志坚强,

  顶天立地是英勇的共产党,

  先辈们像淇奥绿竹傲风霜,

  凌云持节扎根淇奥伴太行。

  我追随前进决不徬徨,

  红灯高举闪闪亮,

  照耀淇奥向前方。

  祖祖孙孙永不忘,

  抵制日倭文化侵略我家乡!

  [电视里文艺节目仍在继续,又是大合唱。

大合唱歌声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 前进!进!!

  [徐淇燕和奶奶高举红灯,亮相。红光四射,华夏路上“樱花文化”几个大字黯然失色。

  [灯暗。

                          ——幕闭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