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三千年前的廉政诗篇  

2015-04-25 18:06:03|  分类: 天地之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千年前的廉政诗篇

秋雨

单位的廉政教育月活动中,再次观看八集历史文化纪录片《鉴史问廉》,从中华历史的兴衰中回望廉政文化,为盛世鸣警钟,为时代举镜鉴,由此我想起了三千年前《诗经》中的古老廉政诗篇。

河南省宜阳县香鹿山镇甘棠村召公听政处遗址,存有清代河南尹张汉手书“召伯听政处”石碑。召伯就是西周初年的召公姬奭,他是姬昌的庶子,姬发的异母兄弟,也称召康公。姬奭辅佐西周第二代和第三代君主姬诵和姬钊,创建了四十年刑措不用的“成康盛世”。姬奭经常到民间乡邑巡行,勤政爱民,清廉听政。当年的甘棠村有一棵高大的杜梨,姬奭常在树下现场办公,因杜梨果实很像古代布条做的衣服扣子,故召公堪称扣子下的廉政君子。人们为纪念召公姬奭勤政爱民、清廉听政的事迹,表示对他的爱戴和怀念,而不愿砍伐他曾坐于其下办公和休息的杜梨树,并且歌之咏之。召公姬奭被后世千秋传唱,流传至今。《诗经·国风·召南·甘棠》这首诗歌以赋之笔法歌颂的就是姬奭。原文如下: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

我把这首诗歌翻译成了《召伯姬奭清廉政》,译文如下:

繁茂甘棠故事藏,用心呵护勿创伤,召公树下旧时房。

繁茂甘棠故事藏,用心关爱勿灾殃,召公树下为民忙。

繁茂甘棠故事藏,用心珍惜勿消亡,召公树下乐乘凉。

顺着《诗经》目录的次序向后看,还可以看到《国风·鄘风·定之方中》,这首诗歌以赋之笔法,说的是公元前622年卫国卫文公在黎阳津南的楚丘筑城,并深入民间劝农,他励精图治,廉政自律,欲要复兴卫国的事情。原文如下:

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揆之以日,作于楚室。

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升彼虚矣,以望楚矣。望楚与堂,景山与京。

降观于桑,卜云其吉,终然允臧。

灵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驾,说于桑田。

匪直也人,秉心塞渊,騋牝三千。

我把这首诗歌翻译成了《歌颂卫国卫文公》,译文如下:

定星十月亮天空,卫国迁都建楚宫。为测方中度日影,建城筑殿动开工。植栽栗树和榛树,还有漆林梓椅桐,成材伐木做琴翁。

漕邑废墟登顶端,楚丘薄雾绕烟岚。近观楚邑观堂邑,测量冈峦测大山。视察农桑郊野外,吉凶占卜问苍天,卦卜祥和兆吉安。

好雨知时原野青,车夫鞭响马奔腾。驾车早起归来晚,歇脚桑田春劝耕。正直人君思虑远,用心发展复更生,良骏三千卫国兴。

顺序向后看便是大约写于公元前821年的《国风·卫风·淇奥》,这首诗歌以淇竹比兴,歌颂的是卫国国君卫武公,开启了淇竹诗文化,历朝历代谈及廉政为民、君子形象,无不提到这首诗歌。淇竹因此而名传天下,誉满古今,古人所谓“淇竹传《诗》”“《诗》咏淇水”,开了华夏竹文化之先河。竹文化不单单说的是竹,内里含着廉政和做人,教人如何做世间君子,像竹子那样,即使高耸凌云,仍能虚心持节,不畏严寒,刚正不阿,固守根本,堂堂正正。长期社会发展和时代演进,人们把竹的生物形态特征总结升华成了一种做人的精神风貌,如虚心、气节等,象征着人格道德之美,其内涵已成为中华民族品格、禀赋和美学精神的象征。这首诗歌的原文如下: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

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

终不可谖兮!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

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僴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

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我把这首诗歌翻译成了《淇竹君子卫武公》,译文如下:

太行高瞻响河弯,美景淇园绿竹竿。有斐国君淇竹样,切磋修养品行贤,精磨细琢求完善,气宇轩昂胸广宽,显赫光辉名远传。有斐国君淇竹样,歌功颂德万千年。

太行高瞻响河弯,茂盛淇园绿竹竿。有斐国君淇竹样,耳边宝石冠丝悬,星辉美玉帽缝间。气宇轩昂胸广宽,显赫光辉名远传。有斐国君淇竹样,歌功颂德万千年。

太行高瞻响河弯,密密淇园绿竹竿。有斐国君淇竹样,犹如金子闪淇园,犹如玉璧太行边。宽广胸襟形绰美,卫国臣民倚大贤。妙语连珠爱说笑,从无刻薄口狂言。

卫武公名叫姬和,因以国为姓,也叫卫和,卫国第十一代国君,古代廉政君子的形象代表。卫武公出生于周夷王年间,执政于周宣王十六年至周平王十三年,也就是公元前812年至前758年在位,他是那个时代周朝的元老,在位期间能自律修德,百采众谏,常与下臣共勉,堪称卫国一代明君。周厉王之后是“共和行政”,由卫武公代行天子职权,中华年表由此而始,之后由周宣王姬静执政。卫武公亲身经历了西周的盛衰兴亡,目睹了周厉王流放,周宣王中兴,周幽王覆灭,周室衰微。卫武公的作品载入《诗经》的有:《君子于役》《王风·扬之水》《青蝇》《宾之初筵》《抑》。《抑》是他在九十五岁时创作的作品,字里行间透着他的深情,谆谆教导西周败落之主并自警自厉,可谓真心地劝谏,身在淇奥心装天下,是一篇华夏历史上最早的廉政诗歌。诗歌原文如下:

抑抑威仪,维德之隅。人亦有言:靡哲不愚。

庶人之愚,亦职维疾。哲人之愚,亦维斯戾。

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

訏谟定命,远犹辰告。敬慎威仪,维民之则。

其在于今,兴迷乱于政。颠覆厥德,荒湛于酒。

女虽湛乐从,弗念厥绍。罔敷求先王,克共明刑。

肆皇天弗尚,如彼泉流,无沦胥以亡。夙兴夜寐,

洒扫庭内,维民之章。修尔车马,弓矢戎兵。

用戒戎作,用逷蛮方。质尔人民,谨尔侯度,

用戒不虞。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无易由言,无曰苟矣。莫扪朕舌,言不可逝矣。

无言不雠,无德不报。惠于朋友,庶民小子。

子孙绳绳,万民靡不承。视尔友君子,辑柔尔颜,

不遐有愆。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无曰不显,

莫予云觏。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

辟尔为德,俾臧俾嘉。淑慎尔止,不愆于仪。

不僭不贼,鲜不为则。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彼童而角,实虹小子。荏染柔木,言缗之丝。

温温恭人,维德之基。其维哲人,告之话言,

顺德之行。其维愚人,覆谓我僭,民各有心。

於乎小子!未知臧否。匪手携之,言示之事。

匪面命之,言提其耳。借曰未知,亦既抱子。

民之靡盈,谁夙知而莫成?昊天孔昭,我生靡乐。

视尔梦梦,我心惨惨。诲尔谆谆,听我藐藐。

匪用为教,覆用为虐。借曰未知,亦聿既耄。

于乎小子!告尔旧止。听用我谋,庶无大悔。

天方艰难,曰丧厥国。取譬不远,昊天不忒。

回遹其德,俾民大棘。

我把这首诗歌翻译成了《教导周王并自警》,译文如下:

言行仪表重修身,品德优良高尚人。古语有言说得好,贤君智圣有时昏。平民难免时常错,不有高瞻误假真。智圣位高不远望,芸芸尘世定寒心。

国有贤能国盛强,四方归训得安康。修身重德做贤圣,域外诸侯结友邦。安邦治国有大计,唯才唯德用贤良。君子楷模威仪树,众志成城万古长。

诸侯征战起群雄,社稷遭灾坏朝纲。败坏德行国引祸,酒色荒淫怨声声。唯知淫乐业荒废,继往开来化做空。忘却先人创业路,不知法治枉称明。

皇天不肯佑根基,国运涛涛涌泉思。自甘沉沦相继灭,夙兴夜寐梦凄凄。时常勤奋庭院扫,榜样民间万众依。修车秣马守疆土,造箭戎兵防敌欺。居安忧患常备战,用以平定诸蛮夷。

黎民教化世间平,敕令诸侯严奉行,以防灾难祸发生。举止言谈需谨慎,民生心系民敬重,功德流芳千古名。白玉有瑕沾污点,精心磨砺又灵精。如若人身染污渍,人身污渍永难清。

开河瞎说任胡言,信口雌黄乱琴弹。不会有人按住嘴,声音出口欲收难。出声总会有回应,善德将来有报还。积德施恩朋与友,黎民惠及福人间。子子孙孙传伟业,苍生归顺万民欢。

待客心诚笑脸迎,和颜悦色敬宾朋,丝毫不露错情形。房中独自无人见,屋顶天光监察明。莫道不知身暗处,人人头顶有神灵。世间作恶遭天谴,肉眼凡胎看不清,不敬苍天必被惩。

修身明德养情操,仪表端庄品树标。举止言行求完美,有礼彬彬君子貌。光明磊落心慈善,高尚情怀名远飘。以怨报恩无道德,投桃报李品行高。顽小童儿头辫角,童儿品溃德全消。

良材佳木做成琴,琴瑟丝弦调妙音。恭顺温良人品好,立德根基固根深。古来贤哲听忠告,忠告遗言古到今,规矩身形怀德音。错把好言劝愚蠢,好言枉费自卑吟。万民天下各怀心。

青春年少气方刚,好歹难分自逞强。身教言传多苦口,时常指示用心良。明明白白说当面,提耳吹风话短长。借口无知年幼小,成人生子做爹娘。世上无人十足美,谁能朝夕变栋梁?

苍茫造化有神明,我不舒心志不同。见你糊涂未睡醒,我心烦乱放悲声。痴情一片良言劝,斜眼旁观竟不听。苦口婆心开导你,骂声老迈是非生。借口不知年岁老,果然老耄不年轻。

幼稚无知年少狂,不听典制旧时章。忠言逆耳不听用,貌似当前很正常。祸起萧墙天降罪,家亡国破枉悲伤。灾难不远祸临近,天降灾难国运亡。不思悔改德行败,社稷黎民遭祸殃。

《抑》只能说是华夏历史上最早的廉政诗歌,但不能说是最早的廉政文字,最早的廉政文字不是这首诗歌,而是周公姬旦精心制作的《康诰》《酒诰》和《梓材》三篇文告。周公姬旦亲率大军在卫地平定“三监之乱”后,令康叔姬封迁徙至淇水岸边朝歌建立卫国,三监之地统归卫国管辖。康叔姬封赴任时年龄尚小,周公姬旦怕康叔姬封担当不起治理商之遗民的重任,特地在淇河岸边召集群臣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授土授民仪式,并精心制作了三篇文告,作为康叔姬封治理卫国的法则。

《康诰》中“呜呼,小子封”这一称呼,透着周公姬旦对少弟康叔姬封的殷殷之情,谆谆的告诫里,充满了一个兄长的殷切期待。周公姬旦告诫康叔姬封“必求殷之贤人君子长者,问其先殷所以兴,所以亡,而务爱民”。千叮咛万嘱咐,反复告诫康叔姬封就任后务必明德宽刑,爱护人民,妥善安置商之遗民。他还告诫康叔姬封一定要勤于政务,务必寻求商地的贤人、君子和长者,向他们询问商朝兴亡的道理,然后再施之于政务。

《酒诰》是周公姬旦命令康叔姬封在卫国宣布戒酒的告诫之辞。商代贵族嗜好喝酒,王公大臣酗酒成风,荒于政事。周公姬旦担心这种恶习会造成大乱,所以他告诫康叔姬封要坚决禁止卫国官民“湎于酒”,要吸取商亡的教训,指出“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就是说,一个人不要仅是在水面上映照自己的形象,而应该从民众中鉴照自己的形象。

《梓材》是周公旦按照匠人制作木器必用“规矩”的道理,告诉康叔治理国家要有严明的、有利于黎民的法度,要讲规矩,用比喻的方式向康叔讲述如何使国家长治久安,要想“至于万年”,就要“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

三篇文告使得康叔姬封在淇水岸边统治卫国有方。康叔姬封就国后,根据周公姬旦的谆谆教导,兢兢业业,勤于政事,深入民间,广泛调研,体察民情民意,深受卫国人民爱戴。他没有辜负周公姬旦重托,对商民七族,不歧视,不虐待,妥善安置商朝遗民,关心他们的生活,维护了地方稳定,加强了民族团结。康叔姬封还重视选拔人才,听从贤人劝告,积极采纳合理化建议,依法治理国家,促进了卫国经济的尽快复苏,国内很快出现了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大好局面。由此可见,周公姬旦教导康叔姬封治理社稷的三篇文告,堪称华夏历史上最古老的廉政自律文字,放射着先贤圣哲的思想光辉!

卫武公的《宾之初筵》似乎讲的就是规矩,这首诗歌以赋之笔法,记述了国宴礼仪盛况和告诫与宴者注意形象。周幽王时国政荒废,君臣沉湎于酒,卫武公入为王卿士,难免与周幽王共宴,因见其非礼,又不能直面劝谏,只好写《宾之初筵》作悔过用以自警,也许是卫武公想让幽王能够看到,或许能稍正其失。这首诗歌内容是在写合乎礼制的酒宴和违背礼制的酒宴,可以说是《诗经》里记载华夏历史上最早的廉政自律和讲规矩的诗歌。原文如下:

宾之初筵,左右秩秩。笾豆有楚,殽核维旅。

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酬逸逸。

大侯既抗,弓矢斯张。射夫既同,献尔发功。

发彼有的,以祈尔爵。籥舞笙鼓,乐既和奏。

烝衎烈祖,以洽百礼。百礼既至,有壬有林。

锡尔纯嘏,子孙其湛。其湛曰乐,各奏尔能。

宾载手仇,室人入又。酌彼康爵,以奏尔时。

宾之初筵,温温其恭。其未醉止,威仪反反。

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僊僊。

其未醉止,威仪抑抑。曰既醉止,威仪怭怭。

是曰既醉,不知其秩。宾既醉止,载号载呶。

乱我笾豆,屡舞僊僊。是曰既醉,不知其邮。

侧弁之俄,屡舞傞傞。既醉而出,并受其福。

醉而不出,是谓伐德。饮酒孔嘉,维其令仪。

凡此饮酒,或醉或否。既立之监,或佐之史。

彼醉不臧,不醉反耻。式勿从谓,无俾大怠。

匪言勿言,匪由勿语。由醉之言,俾出童羖。

三爵不识,矧敢多又?

我把这首诗歌翻译成了《告诫宴者需自重》,译文如下:

盛宴寒暄初入席,主宾座次列东西。杯盘放置礼仪讲,美酒佳肴摆整齐。佳酿飘香魂已醉,干杯满座宴开席。绕梁美曲樽中酒,盏盏杯杯喝不息。搭箭张弓对靶心,演出射礼显威仪。张弓立待一声令,献艺席间射技奇。靶心命中举杯酒,欢饮知己醉魂依。

丝竹欢歌舞笙箫,锣鼓声声杯盏高。祭祀列宗开盛宴,弘扬周礼酒相邀。宫中礼节用皆尽,繁多展示把情抛。列祖神灵来赐福,儿孙享受乐陶陶。曲中祝酒喜洋洋,各显其能人更娇。宾客举杯酒尽兴,主人就座更英豪。斟满一杯送射手,献艺席间功也高。

盛宴初开宾客来,温良恭顺赞君才。席开初始未斟酒,庄重威仪志满怀。满饮几杯带醉意,威仪庄重被抛开。席间胡乱任游走,晃晃摇摇把酒筛。未饮威仪清醒时,尚知庄重坐高台。杯盏酒醉原型露,荡尽威仪实可哀。丑态何知庄重貌,醉魂忘却祸成灾。

宾客人人醉满堂,形骸放浪演荒唐。狼藉杯盘满地乱,醉魂魔舞乱朝纲。席间大醉丑形状,不知铸错觉荣光。衣冠不整醉言语,歪斜轻飘头撞墙。欲醉抽身离宴归,客主神知两不伤。将醉贪婪豪放饮,伤身败德名远扬。酒席相聚本求雅,君子仪端把行藏。

席间此种醉凡尘,半醉云游梦醒魂。已设督察监饮酒,呼来酒史戒虚真。忘形狂饮多出丑,虚伪深藏更亏心。切莫穷追硬劝酒,轻言怠慢礼伤人。不该开言莫语声,道非周礼不出音。胡言醉语云天雾,没角山羊何处寻。不懂席规三爵酒,席间少饮不再斟。

《诗经》中有一首诗歌提出了“七要七不要”,就是:要谋事长远,不要漫无规划;要悲天悯人,不要懈怠松沓;要恭敬稳重,不要傲慢无礼;要为人实诚,不要漠视民生;要开启民心,不要迷信法度;要筑牢靠山,不要自陷孤独;要敬畏天意,不要荒嬉懈怠。这是一位名叫凡伯的老臣劝谏同僚敬天保民,有些放置今天不一定适用,但却闪烁着古人的思想光辉。凡伯是周厉王身边辅佐朝政的卿士,他不但有诗才,而且善于治理国事,但他目睹了周厉王飞横跋扈,枉法断事,奸臣百般诌媚讨好,于是直言相劝,例列数朝政弊端。奸臣却在周厉王耳边说他的坏话,周厉王对凡伯十分厌烦,从此奸臣出入宫廷不把凡伯放在眼里。凡伯十分愤慨,写了这首诗歌,载入《诗经》的题目是《大雅·板》。原文如下:

上帝板板,下民卒瘅。出话不然,为犹不远。

靡圣管管。不实于亶。犹之未远,是用大谏。

天之方难,无然宪宪。天之方蹶,无然泄泄。

辞之辑矣,民之洽矣。辞之怿矣,民之莫矣。

我虽异事,及尔同僚。我即尔谋,听我嚣嚣。

我言维服,勿以为笑。先民有言:询于刍荛。

天之方虐,无然谑谑。老夫灌灌,小子蹻蹻。

匪我言耄,尔用忧谑。多将熇熇,不可救药。

天之方懠。无为夸毗。威仪卒迷,善人载尸。

民之方殿屎,则莫我敢葵。丧乱蔑资,曾莫惠我师?

天之牖民,如埙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携。

携无曰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无自立辟!

价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

怀德维宁,宗子维城。无俾城坏,无独斯畏!

敬天之怒,无敢戏豫。敬天之渝,无敢驰驱。

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尔游衍。

我把这首诗歌翻译成了《劝谏七要七不要》,译文如下:

上天反复太无常,天下黎民遭祸殃。凭借年轻胡乱语,眼光短浅不思长。圣人远虑思谋略,你却无私欠考量。谋事眼前长远误,苦口诚心劝谏帮。

人间天降祸灾民,乐祸幸灾是佞臣。不测苍天生异变,寄情百姓感同身。广施仁政和谐创,百姓开怀自感恩。暴政不仁天下乱,生灵涂炭造冤魂。

在朝地位不相同,相处朝夕出入宫。划策出谋说苦口,耳旁掠过化轻风。讲说道理正途引,莫作闲言玩笑听。古代先贤遗训在,虚心问政远平庸。

施淫天罚万民伤,不问民生嬉笑狂。满腔热情说苦口,年轻小子任风扬。年高倚老出言教,莫把忧心忘耳旁。星火燎原灾祸起,终成败局救难帮。

雷霆天怒发淫威,满口谎言大话吹。形象自毁民怨恨,行尸走肉独伤悲。黎民痛苦呻吟泪,探察原因恶是谁?动荡不安将国祸,仓空国败万民诽。

苍天仁善启民心,乐奏和谐天籁音。圭玉琢磨出绝品,得心应手找难寻。人间贵物力难举,开启民心福禄临。百姓中间多邪辟,莫冤制法未深斟。

国家大德藩篱固,民是城墙国泰安。强国强军屏障筑,复兴民族靠能贤。施仁布德国昌盛,民族精英重任肩。铁壁铜墙摧不倒,孤家寡赏令人寒。

敬畏上苍恐发怒,朝中做事要忠君。虔诚敬畏防天祸,秉政清廉要爱民。庆幸圣明仁德厚,同朝辅佐近君臣。苍天慧眼识才杰,你我同朝把圣尊。

限于篇幅,不能再继续摘选。此外,廉政与群众路线密切相关,《诗经》里也有古代的群众路线诗篇。譬如:《国风·魏风·园有桃》,我译成了《忧国忧民抒怀诗》;《小雅·皇皇者华》,我译成了《乡间遍访测民意》;《小雅·十月之交》,我译成了《身卑职小忧天下》;《大雅·荡》,我译成了《殷鉴不远来者戒》;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