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地外云深处(29)  

2015-11-01 09:16: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外云深处(29)

秋雨

29.惨遭兽类开杀戒 幸有星球建家园

飞船群里的大地星人隔着舷窗望向室女座,巨大的旋涡星系中央突出呈球形,边缘呈盘状,四周有旋臂。在大地星人祖河岸边生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室女座直径大约有6万光圈,有数十倍于银河系的球状星团数量,球状星团的圈龄多在45亿圈上下,与银河系中的球状星团的圈龄相仿。大地星黄道与自转赤道有两个交点,一个是温季交点,另一个是凉季交点,凉季交点就在室女座方向,大地星每圈的凉季,室女座就出现在大地星的中空。如果要从大地星寻找室女座,可以沿着大地星赤道附近的东西连线,向着银河的西侧遥望,室女座就处在河外西侧的转边。室女座里面有一颗亮星角宿一,实际是由两颗很靠近的密近双星,那是室女座的标志。找到发出蓝白色光芒的角宿一,也就找到了室女座,草帽星云团就处在室女座内。

室女座内果然有一个巨型椭圆星系,正是在大地星温季夜空所看到室女座中的亮星,外观与银河系差异很大,位于室女座的中心,直径足有6万多光圈,比银河系还大,距离大地星约有2700万光圈。该中心是由无数颗恒星组成的古老球状星团,围绕着明亮核心的亮斑,没有漩涡结构,含有少量的云气和尘埃。核心有一个巨大的喷流,喷流的光束长转大约有2700万光圈,带有很强的射电源。飞船群被喷流抛射之后,人们心有余悸,根本不敢靠近,且内里恒星接近死亡,不可能存在适宜大地星人类生存的星球。草帽星云团也没有旋臂,虽然里面的恒星圈龄与大地星相仿,但却不适宜大地星人生存。飞船群在室女座费劲周折,已是筋疲力尽,但却没有任何收获,不得不离开另寻别处。弥略拓说:“总部让我们到室女座,大家当时多认为有一定的道理,猜测他们掌握的宇宙信息比我们多,很有可能已经发现了适宜我们移居的星球。如今看来并不正确,当时的派遣完全是盲目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全是一些拍脑袋做出的决定。坚定信念吧!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能够救我们的还要靠我们自己。我建议向着东方进发,其他大地星飞船估计也会在附近,也许他们已经找到了家园,我们需要更加倍地努力!”

飞船群剩下来的飞船不足出发时的三分之一,百多艘飞船再次进入通向东方的宇宙道路,带着恋恋不舍离开了室女座,拼尽最后的能量,悲壮地提速瞬移,当冲出宇宙道路时,已经抵达仙女座星系南端。飞船打开了探测仪器,惊喜地发现了大地星人类的信号,就在仙女座的边缘,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如果站在大地星上观看浩繁的群星,能够很顺利地找到仙女座大星云,凉季夜空的银河已转到东北方,可以看见在银河中游泳的仙后座,它有5颗相当明亮的恒星排列成波浪形状,很容易辨认。仙后座的西面是仙王座,东面是英仙座,东北角便是仙女座。晴朗的夜晚站在大地星北半球,用肉眼依稀可见仙女座大星云,像一小片白色的云雾,用望远镜能看出它那柔和的银白色椭圆形状。仙女座大星云是一个典型的旋涡星系,但是由于它是侧面朝向着大地星,所以不容易看出它一条条的旋臂。飞船群向着接收到人类信号的那个悬臂飞去,信号更加清晰,最后锁定了一颗恒星,进入这颗恒星系,果然看到一颗蓝色的星球,经历了九死一生的人们终于看到了希望,船群绕着蓝色的星球飞行,飞过了蓝色的海洋,看到了绿意盎然的大平原,飞船群落向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大草原百花盛开,微风吹拂,空气清新,无论星球引力,还是大气压强,都与大地星一模一样,人们激动的泪水挂满腮边,你拥抱着我,我拥抱着你,无比幸福的感觉涌上心头。远处群山隐隐,岚带环绕,转空湛蓝,白云朵朵,地面河流蜿蜒,各种小野兽在草地上鸣叫蹦跳,空中有鸟儿飞翔,花间有蝶儿欢舞,人们沉醉于这美丽的景色之中。

就在人们欢呼跳跃的时候,转空突然飞来了无数的飞行器,团团将飞船群包围,飞行器降落地面,一队队全副武装的人类围住了飞船群。每一个方位均有领头的首领,像是将军,个头足有两米,长得恶眉横目,鼻孔翻卷,直直的鼻梁下面像是挂了个大蒜头,嘴巴很大,像是血盆大口,头颅高而前突,脸庞上小下大,虽然说着与大地星人类一样的语言,但样子同大地星人差异很大。头上戴着尖顶紫色金属圆帽,帽子前方有一个X形状的白色饰物,穿着黑色翻领的长上衣,两个衣襟呈八字形分开,白色的八字形双排扣子,肩膀上也有X形状的白色饰物,胸前有几个白杠,斜扎着宽皮带,腰间横系着宽皮带。两腿黑色的裤管也有双排白色的扣子,脚蹬高跟高靴筒的兽头皮鞋。一手拿闪着寒光的长剑,一手握着黑色的金属武器,看上去像一尊凶神恶煞。一队队的装束与将军类似,只是服装呈墨绿色,一个个也是张牙舞爪,不可一世。

飞船群决策塔正准备召开紧急会议,见此情况,舵长弥略拓、左舵长尼帕柯、右舵长勒里卡,以及决策塔100多名成员,在弥略拓的带领下冲出人山人海,向着包围的将军走去。将军大声断喝:“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飞船群?为何要无端入侵我们星球?”

“我们来自银河系大地星,大地星遭了劫难,已经无法生存,只好在茫茫宇宙之中寻找可以生存的家园。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仙女座找到了我们的同类,所以就降落在这里,我们不是入侵,而是逃难到了这里。”弥略拓高声说。

“哦!你们也是大地星的人类?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伊维尔星球?为什么不事先通报就擅自闯入?”将军一连串的质问。

“我们的飞船已经没有了能量,飞船上的人们也没有了食品,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只有降落到这个地方,否则会命绝与茫茫星空,看在我们是同类,还请将军收留!”弥略拓高声回答。

“我们还没有向球首报告,请你们暂时留在原地,并派出代表一同前去见我们的球首。”将军下了命令。

“好!好!我作为代表首领,组成一个代表团,这样可以吧?”弥略拓回话。

“可以,请你们乘坐我们的飞行器,咱们一同前往京塔群去见球首。”将军表示同意。于是由001号上的决策群成员组成了代表团,在弥略拓团长的带领下,登上了伊维尔星球的飞行器,急速升空,向着伊维尔星球京塔群飞去。

飞船群里搞破坏活动的一帮人仍被控制着,没有给他们自由,窝囊废布懒柯始终在闹腾,飞船降落地面后,领头闹着要获得自由,人们同意他们下了飞船,由人们围着他们,让他们在一定范围内活动,呼吸新鲜空气。从飞船中走出来到草地,一帮人又开始活跃起来,开始寻衅滋事,结果动起手来,包围的军队冲进人群,布懒柯大喊大叫,口口声声说自己受尽压迫欺凌,要求包围的军队解救自己,包围军队领头的那位将军,看上去不像弥略拓面对的那个凶神恶煞将军,这位将军强行把布懒柯一大帮人带走,并声称反对压迫,反对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还提出来要为布懒柯声张正义,随后一定要惩办欺压人的人。布懒柯一帮人也坐上了伊维尔星球的飞行器,飞行器也向着京塔群飞去。一路上,飞行器内的布懒柯发挥着自己的表演能力,痛哭流涕地编造着谎言。布懒柯顿足捶胸,泣不成声地说:“在大地星时,我们这些人就是被管制对象,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们一个个如狼似虎,没有半点人性,全是一些恶魔,你们千万不能把他们留在这个星球,否则星球必然祸事不断!要尽快驱逐他们,快快让他们离开这个星球!”

“你们来自大地星,我们应当属于同类,如果这里不收留他们,让他们到何处安身?”将军问。

“管他们到何处安身干什么?在大地星上时,这些兽类们就不管别人的死活,把整个大地星上的人们都赶走了,只留下他们自己,他们可怜过那些留着眼泪离开的大地星人类了吗?”布懒柯哭着说。

“我们都可以作证,就是那些前往你们京塔群的那一帮兽类,领头的叫弥略拓。大地星人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弥略拓大开杀戒,杀死了很多人,还烧了他们的金字塔,搞得大地星鬼哭狼嚎,腥风血雨,人们不得不离开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星球。我们这些人没来得及离开,被他们绳捆索绑,押上了他们的飞船,真是生不如死!”另一个混混接话说。

将军已是怒不可遏,愤怒地说:“比兽类不如!你们等着!到了京塔群,我要向球首如实报告,坚决驱逐他们!”然后对着布懒柯说:“你叫什么名字?以后跟着我干如何?你们都到我的军队中来吧!我不会亏待你们!”

第一位将军带着代表团刚刚见到球首,第二个将军也带着布懒柯一帮人进了殿堂。伊维尔星球的球首坐在大殿之上,像一尊黑塔,头上戴着黄色闪亮光的冠,冠上插着不伦不类的两朵白黄色的鲜花,手上戴着明光闪烁的白色和黄色饰物,上身是黄白相间的长袍,胸口画着一头凶兽头颅,束着白色雕花的玉带,穿着黑白相间的裤子,上身两排呈八字形白色的扣子,裤管各有一排白色的扣子,每个扣子直径足有七八厘米。球首更是恶眉横目,大蒜头鼻子翻着鼻孔,血盆大嘴上面是八字形胡子,满腮也长着圈脸的胡须,看上去更像一个凶神恶煞。大殿的两侧坐满了穿着各式各样服装的人,五颜六色,显得非常凌乱。第一个将军报告说:“参见球首,我们正在军营训练,突然看到布满转空的飞船降落到我们星球,于是我们向上面报告,上面命令我们及时包围了外来船群。后来与他们对话,才知道他们来自银河系大地星,是我们的同类,于是让他们派出了代表团,这位是他们的团长,名叫弥略拓。”

弥略拓正要上前见礼说话,第二位将军抢先一步说:“球首,我也带来了他们的代表,这位是布懒柯先生,受尽了弥略拓这一帮兽类的欺压。布懒柯先生代表着大地星的正义,请球首接见布懒柯先生,驱逐弥略拓这帮兽类!”

“将军为何如此说话,布懒柯这一帮人在大地星上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是一帮遭大地星人类愤怒的人渣,能把他们带出大地星,这是大地星人类的仁慈,不忍心让他们死在大地星上。”弥略拓对着第二位将军说。

“你们在大地星上杀人放火,驱赶大地星人离开自己的家园,将他们置于死地,搞得血雨腥风,现在又来祸害我们的伊维尔星球,请不要迷惑我们英明的球首!伟大的球首,请您立即下令驱逐他们!”第二位将军愤怒地说。

“请不要偏听一面之词……”弥略拓接话。

“圣殿之上竟敢如此无礼!我看你们就是一帮欺压良善的恶人!将受欺压的布懒柯一帮留下,其他人全部驱逐出去,限他们及时离开伊维尔星球!否则全部杀掉!”球首打断了弥略拓的话,恶狠狠地说。

“可以离开,也同意将布懒柯留下,但恳求球首能给我们的飞船补充能量,能给飞船上的人们补充一些食物!念在我们是同类,我们正在宇宙星空逃难,没有了家园,还请球首高抬贵手!”弥略拓不再辩解,知道辩解无非是徒劳。

大殿里有几位站了起来,站起来的几位长得与大地星人一模一样,他们纷纷要求让飞船群留下来,但遭到了球首的拒绝。代表团里走出来两个人,指责球首没有人性,见死不救,球首十分恼怒,喝令拿下杀掉,两个人被杀死在大殿之外,布懒柯一帮人虽然有些恐惧,但也显露出得意之色。几个伊维尔星球人冒死又在劝阻,球首勉强同意给补充能量和食品,但条件是把飞船内所有的物品留下来,以后找到了居住星球,要接受伊维尔星球管理,成为殖民星。球首最后说:“委派布懒柯前往伊维尔星球人祖河就职,负责督办能量和食品,监督飞船群留下所有货物,并协助两位将军押解船群飞离伊维尔星球。不得有误,否则就地正法!”

代表团被押解着回到了船群,人们得知事情经过,为被杀的两位决策塔成员默哀祈祷,对布懒柯那一帮人更是恨之入骨。弥略拓劝解说:“大家说话小心,我们在人家的地盘上,有求于他们,在人塔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就是一帮恶魔,这叫物以类聚,可惜了那几位替我们说话者,这些我们都要记在心中,如有可能,我们要报答恩人,严惩恶者!”

伊维尔星球人祖河两岸,居住的大部分是大地星人的后裔,他们受尽了混血人种族群的压迫,当他们听说来了大地星的人类,一个个都十分高兴,但后来又听说要驱逐他们离开星球,一个个又非常气愤,有几个领着头闹腾起来,结果形成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但却遭到了最血腥的镇压。好多人偷着摸进了飞船群,来联系飞船群代表团,人祖河两岸自发组织起来,捐粮捐物运往飞船群,因为是球首的命令,军队也不再阻拦。有几位老者借机见到了弥略拓,请求能将他们和他们的儿孙一起带走,一位老者说:“我叫陆柯仸,我是大地星人类的纯种后裔,见到你们就像见到了亲人,我们全家一定要跟着你们一起离开这非人的星球!”

“老人家,我很想答应你的请求,但我们前途未卜,不知道将来是死是活,不忍心让你们走向绝路。”弥略拓诚恳地说。

“就是死也要同你们死在一起,我们全家死而无怨!”老者意志坚决。

“您说纯种后裔,难道他们不是大地星人类的后裔?”弥略拓不解地问。

“团长也许不知道,这个星球人类的祖先都是来自大地星,是在大地星恩纳基文明之后,又一次遭受大灭绝的时候,飞离了大地星,九死一生才算来到这个星球。来到此地的祖先有过失记,不知道什么原因,历史出现了空白,谁也说不清楚。据历史传说,祖先来到星球的时候,这里已有土著的人猿,最初人类与人猿并不通婚,个别男人处于好奇,与人猿发生了关系,有了后代。一些女人也是处于好奇,也与人猿发生了关系,也有了后代。与人猿发生关系的男女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大肆宣传与人猿死去活来多么受用,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与人猿偷吃禁果,后来形成了风气,如果谁没有人猿情人会遭人白眼,如果没有与人猿共同的后代便会低人一等。后来星球正式通过了人类与人猿通婚的法令,并且宣布混血人种是最高贵的人种。人祖河两岸的大地星纯种人类越来越少,成了最低等的人类,受尽了欺凌,过着生不如死的悲惨生活。”老者流着眼泪在做介绍。

飞船群不乏好事者,他们听说可以与人猿死去活来,一时间想入非非,纠结起来要留在伊维尔星球,希望能与人猿醉生梦死。两位将军经请示球首,球首竟欣然同意,一帮人高兴地手舞足蹈。布懒柯占卜的命相运势真灵,他得到了球首的重用,到人祖河塔群的当晚,就与一只人猿同了床,受用得放声大叫,至于为飞船群提供能源和食品,早忘到了脑后。想要留在伊维尔星球的人们,给想要离开的人们空出来船舱,落得双方都很满意。

包围的军队总到船舱内一遍一遍搜刮,把从大地星带来的物品抢掠一空,不过也正好可以装载食品,飞船能量也得到了补充,限定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欲要留下的人们被军队集中起来,一些偷着要登船的人祖河居民被军队捉住很多,但老者陆柯仸一家几十口顺利登上了飞船。就要起飞的时候,伊维尔星球的飞行器再次将飞船群团团包围,要求弥略拓在一份文字上签字,文件上的内容主要是:第一条,飞船补充能量数量,以后必须归还;第二条,飞船上补充食品数量,以后必须归还;第三条,飞船群无论定居何处,都是伊维尔星球的殖民星。弥略拓要求去掉第三条,否则拒绝签字,飞行器伸出了炮管,将军说如不签字将炸毁整个飞船群。决策塔紧急召开会议,一致同意弥略拓在文件上签字,一场剑拔弩张才算平息。飞行器高音扬声器发出指令,要飞船发动待命。转空突然又飞来几架飞行器,从飞行器上下来几十个人,一看正是布懒柯那一帮,个个被绳捆索绑,几十个伊维尔星球的军人拿着闪光的利剑站在他们身后,一位将军下令:“把布懒柯拉到一边,其余的就地杀掉!”

一个个头颅在地上乱滚,鲜血从掉下头颅的脖颈喷涌而出,布懒柯被吓死在草地上。将军再次下令:“请将炮口对准那些要登船的人祖河低等居民,万炮齐发!”上万人被炮火炸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伊维尔星球的球首真的是恶魔!伊维尔星球的军队真的是野兽!将军又在下令:“请将炮口对准那些欲要留在星球的大地星人,让他们梦中与人猿受用吧!如果让他们把人猿占去了,我们怎么办?万炮齐发,送他们上路,把他们化为齑粉!”

太残忍太血腥了!他们有罪,但罪不及死,更不该将他们炸成粉末!伊维尔星球上不是人类,野兽不如!飞船内哭声一片,都在诅咒恶魔一般的星球!飞行器押着船群起飞,一直押送到伊维尔星球的大气层外。飞船群虽然暂时不用为能量发愁,暂时有了吃的喝的,但苍茫的宇宙拓扑时空,哪里是飞船群应该去的家园?001号旗船上的决策塔再次召开会议,决定飞往何处。尼帕柯首先发言说:“他们能在仙女座找到适宜他们居住的星球,我们为什么不能够?我建议飞往邻近的旋臂,就在另一个旋臂里寻找!”

“十分同意,坚决支持!找到了居住星球,一定要加快发展强大!”勒里卡握着拳头说。

“没有了家园,四处飘凌,只能被人欺负,我们一定要争一口气,团结凝聚,发展强大!”帕波特哀伤地说。

“你的儿子小帕布瑞是个好苗子,一定要好好培养,要告诉他,落后就要挨打,失去了家园,没有了自己的星球,就要遭受欺凌!如果将来小帕布瑞成了我们的球首,一定要让他领导着我们走向强盛,走向繁荣,要他一代代传下去,不要忘记我们在伊维尔星球遭受的杀戮!” 弥略拓十分严肃地说。

“如果有了星球家园,我愿在你的领导下忘我奋斗!是你带领着我们战胜千难万险,将来也希望你能领导着我们走向繁荣昌盛!我们要成为儿孙们的楷模,让他们根绝像布懒柯那样的祸孽!”帕波特接话说。

“帕波特说出了我们的心声,但眼下我们需要找到可以居住的星球,这是发展强大的基础,有了基础,只要我们能够团结凝聚,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我同意进入邻近的旋臂,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我们的星球!”斯伏特说。

经过讨论,大家一致同意到邻近的旋臂寻找,于是飞船群飞向了邻近的悬臂。勒弗哈报告:“飞船群后面有几艘伊维尔星球的飞行器,他们在跟踪我们。”

“让他们跟着好了,目前我们没有好办法,也许找到了居住星之后,还要被他们压迫一段时间,所以我们一定要强大起来!”弥略拓无耐地说。飞船进入一个旋臂,旋臂里有数颗恒星,在第一个和第二个恒星系中搜寻,虽然有不少行星,但都不具备居住的条件。飞船群飞进了第三颗恒星系,一下子看到有十二个行星在绕着恒星旋转,第五颗是蓝色的星球。弥略拓高兴地说:“快!快!向飞船群发布征求星球名字的通知,之后召开扩大的决策塔会议,选取最佳的名字,给这些星球命名。”

飞船群播送了星球征名的通知,一下子收到了许多方案,经决策塔集体讨论,将恒星定名为神农恒星,自神农恒星向外数,依次为:流火、电闪、云水、雨露、霜雪、冰雾、寒风、沙尘、干旱、荒芜、凄凉、外围。第五颗蓝色的就是雨露行星,绕着雨露行星旋转的卫星被命名为圆绕。飞船群终于接近雨露星球,降落在雨露星球京塔群所在的大平原,人们纷纷下船向四处搜索,当时降落的区域好象是温末热初季节,到处是野花绿草,花间有象是蝴蝶一样的生物,个大色艳。前方是大片的森林,树木苍翠,遮绕蔽转,林间有鸟,似乎不怕人类,它们在林间鸣唱翻飞。河流似乎来自那片群山,逆流而上,一条一条的小溪汇入河流。

夜色降临,转空群星璀璨,五光十色,充满了诗情画意,一轮圆绕升起,明亮如昼。沿着河流顺水而下,河水汇入汪洋,水中也有生物,与大地星上的鱼类很相近。人们开始搭建临时住处,虽然很不情愿砍伐树木,但要建设家园,必要的砍伐还是要进行的,依山傍水,一座座小木塔很快就建起来了。象是一片片园林,象是一处处风景,影隐在绿树丛中,包围在百花中间。离开了大地星,离开了祖辈生存的家园,就要在雨露星球上定居了,新的家园也要进行建设,人们可要保护好这来之不易的环境,一定要接受大地星上的教训!

雨露星球公民代表大会按计划在一片森林里召开,会议选举了星球领导机构,成立公民代表大会常务成员会,规定公民代表大会常务成员会为最高权力机构,并选举弥略拓为第一任球首。讨论了雨露星球旗帜式样,讨论雨露星球球歌,拟采用《心相依》,以纪念难忘的宇宙航行。设置公安机构,组建武装警察部队,设立各组织,讨论《家园建设计划》,讨论科技与教育,孕育《宪法》《公民法》《公务成员管理与监督法》《环境法》,讨论地点冠名,讨论人口分派,讨论《历法》等。会议历经30转,最后在《心相依》的歌声中落下帷幕。

林如平将文字整理至此,正要停笔休息,奥雷基和阿沝姆前来拜访。奥雷基高兴地对林如平说:“已经将火星之事报告给了球首,球首十分重视,指示立即着手准备前往火星的事情,并同意你一同前往,可以绕道去地球接上卫黎明。”

“谢谢你们二老!谢谢球首!我太激动了,很快我就可以见到老虎明了。”林如平十分兴奋。

“怎么这样高兴啊?有什么好事,也让我们分享一下。”耶露斯牵着格瑞恩的手笑着走进门来。

“哎呀!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什么新闻?说来听听。”林如平迎上前去。

“有!有!有令你吃惊的大新闻!我们从太阳系内的火星与地球间飞过,火星成了蓝色。更令人兴奋的是,我们与地外飞船并行时,我看到了你的卫黎明,因他们的飞船航速太慢,很快便落在了我们的后面。”格瑞恩激动地说。

“老虎明他怎么样?快给我讲讲!”林如平急不可待。

声明:第23节“陨石大战”,让球首说了几句硬话:“雨露星球已经不是过去相对落后的雨露星球,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雨露星球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不愿做亡球的人们,请你们行动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与伊维尔星球拼杀到底,决不屈服,决不做殖民星球。”冇敢让说:“主权不容侵犯!这是底线。鹰国要是还要来硬的,那就来一艘打一艘!他联合木国、蒋光头一起来,好啊!那就连带着一起打!照打不误!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只是让虚无推出一颗彗星灭了他们,但易网连这样的梦也要扼杀掉,其敏感度比俺强得多!俺可是冇说地球,说嘞是人家外星人。


您可能也喜欢:

地面打蜡

现代女孩的爱做的起谈不起

“入学考爹”是“血统决定论”变种

文化是和諧社會的核心

从“万民伞”到“崇仁相送”


地外云深处(29) - 秋雨 - 我的博客

0

上一篇 << 地外云深处(28)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