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卫和淇奥廉洁诗  

2014-10-16 08:15:51|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卫和淇奥廉洁诗

——节选自秋雨《穿越千古》

秋雨后生是故乡的后来者,面对故乡人,我更不能说假话。要说祖先取得天下,真的不大光彩,听说故乡有人提议,要为圣王在淇河岸边树碑立传,还要塑像,算了吧。

公元前1046年,牧野暴乱周灭商后,逼得帝辛鹿台自焚,这原是商代“九世之乱”的延续,我心知肚明,只是不能明说而已。武王为了统治商朝的遗民,把商王朝直接控制的领地分为四个区:封帝辛的儿子武庚掌管殷都,祭祀祖先,管理殷遗民;将朝歌以东地区的卫,封给管叔姬鲜掌管;朝歌以南地区的鄘,封给蔡叔姬度掌管;朝歌以北地区的邶,封给霍叔姬处掌管。共同监视武庚,史称“周设三监”。

周灭商后第二年,武王不幸病逝,说不定就是帝辛把他的命索去了。姬诵即位后史称周成王,周成王年幼,只好由周公姬旦摄政,代周成王行事。据说管叔姬鲜因企图继王位,对周公姬旦摄政极为不满,于是散布流言,并煽动蔡叔姬度、霍叔姬处,怂恿武庚及东部诸方国,以“周公将不利于孺子”为借口,公开叛乱,史称“三监之乱”。

公元前1039年,周公姬旦面对来自内外两方面的敌对势力,多方权衡,决定奉周成王之命率师平定“三监之乱”。周公姬旦平定“三监之乱”后,将原来商都周围地区和殷民七族封给我的先祖康叔姬封,让先祖迁徙至淇水岸边建立卫国,自此先祖康叔姬封立国,卫国问世。

先祖赴任时年龄尚小,周公姬旦怕他担当不起治理殷朝遗民的重任,特地召集群臣,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授土授民仪式,并精心制作了《康诰》《酒诰》和《梓材》三篇文诰,作为治理卫国的法则。文诰中“呜呼,小子封”这一称呼,透着殷殷之情,谆谆的告诫,充满了一个兄长的殷切期待,透着周公姬旦对少弟康叔姬封寄予的殷切期望。周公姬旦告诫先祖康叔姬封“必求殷之贤人君子长者,问其先殷所以兴,所以亡,而务爱民”。周公姬旦千叮咛万嘱咐,反复告诫先祖到朝歌就任后,务必明德宽刑,爱护黎民,妥善安置殷朝遗民。他还告诫先祖一定要勤于政务,务必寻求殷地的贤人、君子和长者,向他们询问殷商兴亡的道理,然后再施之于政务。

《酒诰》是周公姬旦命令先祖康叔姬封在卫国宣布戒酒的告诫之辞。殷商贵族嗜好喝酒,周公姬旦担心这种恶习会造成大乱,所以告诫先祖康叔姬封,要坚决禁止卫国官民“湎于酒”,要吸取殷朝灭亡的教训,指出“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就是说,一个人不要仅是在水面上映照自己的形象,而应该从民众中鉴照自己的形象。《梓材》是用比喻的方式向先祖康叔讲述长治久安的道理,要想“至于万年”,就要“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

先祖就国后,根据周公姬旦的谆谆教导,访问当地的贤豪长者,向他们询问治国安民之策。先祖兢兢业业,勤于政事,深入民间,广泛调研,体察民情民意,深受卫国黎民爱戴。先祖没有辜负周公姬旦重托,对殷民七族,不歧视,不虐待,妥善安置殷朝遗民,关心他们的生活,维护了地方稳定,加强了民族团结。先祖还重视选拔人才,听从贤人劝告,积极采纳合理化建议,依法治理国家,促进了卫国经济的尽快复苏,卫国内部很快出现了经济繁荣、社会稳定、黎民安居乐业的大好局面。

周公姬旦的《康诰》《酒诰》和《梓材》三篇文诰,使先祖在淇水岸边的朝歌统治卫国有方,很快就把商朝的殷地改造成了周的普通方国,成了卫国和卫姓的始祖。周公姬旦治理社稷之道,堪称淇水岸边华夏历史上最古老的廉政文字,放射着先贤圣哲的思想光辉!

自先祖康叔姬封开始,卫国经历了十一代国君,传至我这一代。我出生于周夷王年间,周宣王十六年至周平王十三年在位,也就是公元前812年至前758年在位,在位五十五年。我在那个时间成了周朝的元老,在位期间能自责修德,百采众谏,常与下臣共勉,人们都称我是卫国一代明君。我亲身经历了西周的盛衰兴亡,目睹了厉王流放,宣王中兴,幽王覆灭,周室衰微。

我在九十五岁时,曾作《诗经·大雅·抑》,字里行间透着我的深情,我是在真心地劝谏。如果说《抑》是自警刺王,我刺的是哪一位呢?厉王是西周第十位王,在位十四年,厉王乃暴虐之君的谥号,历史上可以称为厉的数不胜数,可真正谥为厉的却没有几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说的就是厉王的故事。宣王是厉王的儿子,在位四十六年,他在位时任用召穆公、周定公等,整顿朝政,使已衰落的周朝一时复兴,史称“宣王中兴”,但为时短暂。幽王是宣王的儿子,在位十一年,因废后另立,废嫡立庶,还有“烽火戏诸侯”,致使统治了约二百五十年的西周王朝灭亡,自己也成为西周末代君主。平王是幽王的儿子,其帝位并不合法,出现了“二王并立”的局面,正统者被杀,非正统者成了东周第一代君王,在位五十一年,因都城经犬戎侵袭,十分残破,为避犬戎,平王把都城从镐京东迁至洛邑。平王依仗晋、郑、虢等诸侯的力量,勉强支持残局,周室衰微,从此进入春秋时期。

平王在位时,我已是八九十岁的老者,当我看到周室衰微,一代不如一代,令我回首往事,感慨万千。靡哲不愚,千虑一失,聪明人也会有失误,聪明人也要谨慎小心。普通人的愚蠢,是他们天生的缺陷,而聪明人的愚蠢,则显得违背常规,令人不解。平王不是一个傻瓜,但却变得这么不明事理。目睹周王朝就要万劫不复,我多么希望平王能够“抑抑威仪,维德之隅”,可惜事实令我失望。

我在垂暮之年所写的《抑》,所讽刺的王应该包括有厉王、幽王、平王,而重点是在讽刺、规劝平王,其中有我的一生回顾。我曾是“共和行政”的主政者,中华年表由此而始。我还写有《宾之初筵》《青蝇》《君子于役》《扬之水》,均被收入《诗经》。幽王时国政荒废,君臣沉湎于酒,我入为王卿士,难免与周幽王共宴,因见其非礼,又不能直面劝谏,只好写《宾之初筵》作悔过用以自警,也是想让幽王能够看到,或许能稍正其失。

《宾之初筵》内容是在写合乎礼制的酒宴和违背礼制的酒宴,可以算是《诗经》里记载甲骨文之后最早的廉政自律诗歌。《青蝇》是一首谴责诗,诗中我把专进谗言的小人比作苍蝇,借物取喻形象生动,劝说斥责感情痛切,包含着对谗言危害和根源的深刻揭示。那些个在君前借机说别人坏话、专进谗言的小人们,多么像只苍蝇。《君子于役》《扬之水》讽刺平王使“君子于役,不知其期”,致使各国民间怨声载道。“君子于役,不日不月”,申、甫、许国几多旷夫怨女,淇奥也曾经有过多少关于君子于役的伤逝。我是身在淇水岸边朝歌城中,心装天下大事,写出了我身处淇奥曾经的伤逝,人们说我的诗歌堪称淇水岸边华夏历史上最古老的廉政文字。《诗经》为了歌颂我,有人还写了一首《淇奥》,有人写道:

  《抑》开亘古宏篇,到此依依莫不远怀武公先哲;

  《诗》可修身明德,请君品品方知古训皆是正途。

我的那些作品是远古文字,为便于秋雨后生理解,我把《抑》的大意翻译如下:

言行仪表重修身,品德优良高尚人。古语有言说得好,贤君智圣有时昏。平民难免时常错,不有高瞻误假真。智圣位高不远望,芸芸尘世定寒心。

国有贤能国盛强,四方归训得安康。修身重德做贤圣,域外诸侯结友邦。安邦治国有大计,唯才唯德用贤良。民间楷模威仪树,众志成城万古长。

诸侯征战起群雄,社稷遭灾乱政风。败坏德行国引祸,酒色荒淫怨声声。唯知淫乐业荒废,继往开来化做空。忘却先人创业路,不知法治枉称明。

皇天不肯佑根基,好比清泉流入淇。相望君臣空悔恨,淇河东逝命归西。治国继业需勤政,正气民间万众齐。居安忧患常备战,思危防范敌国欺。

黎民安乐太平生,法度求恒谨慎行。应急时常防祸事,言谈举止要从容。民生心系万民敬,功德流芳千古名。白玉有瑕尚可磨,人身污渍永难清。

胡言乱语甚唐突,真假难分装马虎。话语既出莫反悔,布恩施德奸诈无。推心置腹君臣爱,悼死抚生百姓福。子子孙孙传伟业,年年岁岁庆欢呼。

待客心诚笑脸迎,和颜悦色敬宾朋。三思谨慎少过失,无愧人神贤圣明。莫道不知身暗处,人人头顶有神灵。世间作恶遭天谴,造孽凡尘必被惩。

修身明德养情操,仪表端庄人品高。举止言行求完美,有礼彬彬君子貌。光明磊落心慈善,高尚情怀名远飘。以怨报恩无道德,投桃报李有情操。

坚柔木质作弦琴,琴瑟丝弦调妙音。恭顺温良人品好,立德根基固根深。古来贤圣听相告,明智身行自认真。错把好言劝愚蠢,好言枉费落伤心。

青春年少气方刚,好歹难分自逞强。身教言传多苦口,耳提面命用心良。无知年幼情方可,已做人君难久长。知错必纠贤哲圣,情知早慧却荒唐。

苍茫造化有神明,可叹人人志不同。气恼糊涂难礼遇,心烦意乱放悲声。痴情一片良言劝,冷落良言竟不听。反唇讥讽失礼数,骂声老迈自多情。

幼稚无知年少王,不听古训目空狂。诚心谋略任听用,用我良谋国必强。祸起萧墙天降罪,家亡国破枉悲伤。只凭邪恶德沦丧,社稷黎民遭祸殃。

把原文拿出来,供秋雨后生参考。《诗经·大雅·抑》原文如下:

抑抑威仪,维德之隅。人亦有言:靡哲不愚,庶人之愚,亦职维疾。哲人之愚,亦维斯戾。

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訏谟定命,远犹辰告。敬慎威仪,维民之则。

其在于今,兴迷乱于政。颠覆厥德,荒湛于酒。女虽湛乐从,弗念厥绍。罔敷求先王,克共明刑。

肆皇天弗尚,如彼泉流,无沦胥以亡。夙兴夜寐,洒扫庭内,维民之章。修尔车马,弓矢戎兵,用戒戎作,用逷蛮方。

质尔人民,谨尔侯度,用戒不虞。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无易由言,无曰苟矣,莫扪朕舌,言不可逝矣。无言不仇,无德不报。惠于朋友,庶民小子。子孙绳绳,万民靡不承。

视尔友君子,辑柔尔颜,不遐有愆。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无曰不显,莫予云觏。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

辟尔为德,俾臧俾嘉。淑慎尔止,不愆于仪。不僭不贼,鲜不为则。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彼童而角,实虹小子。

荏染柔木,言缗之丝。温温恭人,维德之基。其维哲人,告之话言,顺德之行。其维愚人,覆谓我僭。民各有心。

于乎小子,未知臧否。匪手携之,言示之事。匪面命之,言提其耳。借曰未知,亦既抱子。民之靡盈,谁夙知而莫成?

昊天孔昭,我生靡乐。视尔梦梦,我心惨惨。诲尔谆谆,听我藐藐。匪用为教,覆用为虐。借曰未知,亦聿既耄。

于乎,小子,告尔旧止。听用我谋,庶无大悔。天方艰难,曰丧厥国。取譬不远,昊天不忒。回遹其德,俾民大棘。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