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比干回首当年事  

2014-10-14 17:38:52|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干回首当年事

—节选自秋雨《穿越千古》

夜来灯下读史,读得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不觉进入梦乡。想不到梦中竟然时空穿越,行走各朝各代,对一些千古人物和小说中的角色进行了登门采访,自己还进行了笔录。醒来甚觉蹊跷,遂将梦中笔录回忆追记,成了这本《穿越千古》。因是梦中所记,难免时序混乱,空间幻化,极尽荒唐滑稽。所有采访记录均未经当事人物审阅,定会谬误百出,只可做饭后谈资戏说,万不可当做曾经的真实,诚请各位看客担待一二,这里拱手相谢了。――秋雨

听说你秋雨前几天采访了箕子(对箕子的采访笔录《箕子梦魂回淇奥》,这里被屏蔽了,请点击: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225703.html),想不到这么快就找到我的门上。回到了家乡,不抓紧拜访亲朋好友,去给父母扫扫墓茔,却跑到我这里来。我不知道给你秋雨说些什么,世人都说我被帝辛挖了心脏,成了个无心的死鬼,我就先让你看看我的胸口,检查一下有没有刀疤伤痕。是哪个缺德之人编排我?这一定是周人借我抹黑帝辛。不说这些了,下面我给你秋雨小后生聊聊。

上古文明初始,东方海岱族以蛇的冬眠春蛰认知冬半年和夏半年,农业初萌时期,大河豫州岛岛认知一祀有春夏秋冬四季,三千祀前,你们这个时代应该是六千年前,伏羲创出八卦图,直到五帝时期,大河流域先祖有了观物候以利渔牧农作的意识。那个时间,智慧的祖先只注意了地象的观测,还没有抬头关注天象,更谈不上气象和天文,到了五帝时期的帝喾,大河流域才初始关注天象,注意气象,产生了治历明时的思想。

我大商的远祖名叫阏伯,是帝喾之子,为帝喾次妃简狄所生,被封于九州岛岛之豫州东部,也就是亳地,封号为商。那个时间已有了四象和二十八宿初始的概念,二十八宿中东方苍龙七宿有一心宿,被命名为火星,火星正对着东方亳地,因而阏伯魂归之后,人们将火星称为商星,阏伯墓塚也被叫做商丘,后来又以商丘代指亳地。

阏伯在世时,与实沈兄弟二人不合。实沈被封于九州岛岛之冀州西部,也就是晋地,封号好像为申。二十八宿中西方白虎有参宿,实沈死后被称为参星。星宿之中,商、参二星一个落下的时候,另一个才升起,永生不得相见。

在二十八宿星象的排列问题上,由于夏、商之间有仇怨,所以也存在着斗争。参宿是夏代的主祀星,也是十二辰的子辰,夏代排十二辰时把子排在第一,把代表商的亥排在最后,并把亥说成是猪,意在辱骂商。后来夏灭商兴,老祖宗汤得了天下,然后开始重排二十八宿,硬是在参的旁边加进觜宿,想以觜宿取代参宿,并把参宿排在二十八宿之外。若从实际需要出发,有了参就不必再用觜,而在过宽的星宿之间应该另设一宿。但是,安排星宿关乎商与夏的斗争,商不能那样做,必须在参星边上设一觜星,这是为了设凶鸟、天狼来围攻夏之参宿。

观测天象,观天候气,行政告朔,占卜社稷大事吉凶,这是自五帝以来重中之重的大事,是压倒一切的核心任务,十分神圣。因而,黄帝时期特别建有合宫,颛顼时期建有玄宫,尧舜时期改叫总章,夏代建起世室,商代特建重屋。亳地商丘为观天候气、占卜社稷大事,特别建起了阏伯台,那个时间先是称玄宫,后又称总章。帝盘庚迁殷之后,游牧生活方式基本结束,农耕文明开启,商代更加重视观天候气和治历明时,自帝文丁之后,政治中心向淇奥转移,淇河岸边不仅建起了鹿台,还建起了摘星台,可见对观天候气以利农时、占卜星象以利社稷的重视程度,鹿台、摘星台就是我们商朝所建的重屋。到了帝辛执政,我们就常在上边观天候气、占卜星象,推测地象、天象、气象、人象,箕子还在上面深研五行,畴算洪范,演义九畴,并用甲骨文记录商朝军民大事,制作了许多甲骨文字档案,这些都是商代最宝贵的一类文献。

周人从鹿台、摘星台收走甲骨文献,也许是为了集中保存,那么珍贵的文史档案,他怎么能舍得销毁,也许是我多想了。但其后的事情使我不能忍受,他们竟然将摘星台改名叫摘心台,还说帝辛在那里把我的心摘去了,所以才叫摘心台。

后来又编造故事,说我被弄到古淇河岸边的象山、善化山,被帝辛挖去了心脏。没了心脏的我,自己跑到淇水之南的牧野,想去找一颗人工心脏植入,于是牧野成了我的“想心”之地,我们那个时代说话总是主谓倒置,所以牧野就成了我想心之地的心想,之后又叫成心乡,再之后错叫成新乡。真是胡乱编造、满嘴胡说!别说我所处的时代了,就是再过几千祀,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工心脏。我如果被挖了心,我还能活吗?没有了心脏,我怎么可能自己跑到淇水之南?微子这样说我也就算了,他早就与帝辛离心离德,身在商朝心在西岐,我不同他一般见识。

圣人周游列国,也曾到我的墓前祭拜过,还很虔诚地给我的墓碑题字:“比干之莫”。我理解圣人的用意,这是在褒扬我忠君耿直,让我以大地为基石,大地之土也是我的墓茔之土,所以也就不在墓字之下写土了。后来者纷纷效仿,泰岱山口立起来“虫二”卧碑,让人去猜“风月无边”,古淇河岸边的大伾山上步后尘者更多,什么“工+鸟”之“鸿爪”,不带山字头的“岸崖”等等。东汉曹丞相也学会了在院门上写“活”,让人去猜“阔”字,结果杨修被杀。

正常的人都有爱恋故土的情结,都有叶落归根的心愿,乐其所自生,礼不忘其本,狐死正丘首,仁也。狐狸作为一个小动物,临死还知道把头朝着自己巢穴的方向,何况我们人类。

我的故土在殷地,死后即使不归葬殷地,也该埋骨淇奥。但我却不能够,箕子比我更惨,被葬在了天边的朝鲜半岛,帝辛也未能葬于洹河岸边,却被葬身淇河河底,微子也被葬于鲁地。这一切都是周人造成,让我悲伤地长眠于牧野官道东侧,死后也不能叶落归根,真的成了荒郊野外的孤魂野鬼。

常言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承认我与帝辛有矛盾,矛盾的焦点是帝辛重用下等人,疏远了皇亲贵戚,朝中贵族为此与帝辛开始离心离德,我也一样。我是帝文丁之子,帝乙之弟,帝辛的叔父,我有责任替帝辛看好大商江山,我反对他不重用贵族,也是为他好。我和微子不一样,他的行为是叛商投周,为人臣所不齿,他也曾动员我,让我什么弃暗投明,我奚落过他,没想到他真的吃里扒外。我与帝辛是内部矛盾,当外部危害商朝时,我是坚决站在帝辛一边的。

周人编造我被帝辛挖心而死,这是在掩盖他们的罪行。牧野暴乱发生时,箕子挺身而出,欲要赶往牧野质问不像话的外甥姬发,劝他不要做乱臣贼子,我们分手后,我就再没看到箕子。危难时刻,我也要为商朝出力,未经请示帝辛,我擅自去了牧野,混在乱军之中。一帮乌合之众像是一群饿狼,见人就杀,十分猖狂。这真的是商代百祀的“九世之乱”死灰复燃,比当时的杀戮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周人对我帝父文丁镇压姬历的血腥报复。我到了牧野官道东侧,没有见到姬发,听说他在淇河岸边的同山指挥这次暴乱,我欲折转前往同山,不想被周人的乱军围困,他们毫无半点人性,竟然对我这手无寸铁的老者痛下杀手,不仅将我用矛刺死,还让马踏人踩,我死得可谓惨烈。我真的不如死在帝辛之手,想不到死后也落了个尸首不全。

牧野暴乱平静下来,周人四下里找我不见,最后在我现在墓茔的地方找见了我面目全非的尸体,于是就地将我葬埋。冥冥之中听有人要求为我编造一段故事。

故事终于出台了,说我被帝辛挖了心后出城,路遇一老婆婆挖无心菜。我问:“菜无心怎长?”老婆婆反问:“人无心怎活?”我登时血流如注,大叫一声一命呜呼,后来姜子牙追封我为文曲星。据说那个老婆婆为妲己所变,她所挖的无心菜为三叶,无心菜有毒,我的墓旁现在还有。

故事继续编造,说是就在我倒下的地方,曾有一只凤凰降落过。我倒地后,刮起一阵大风,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坟丘。所以,我的墓成了凤凰点穴,天葬而形成。还说我的墓四周柏树苍翠,每颗柏树皆无心,这是怕人们忘记帝辛无道,残忍的把我的心挖去了,苍天也在昭示人们,树木也在纪念忠臣的我。树的无心,其实是树顶端因几经淇河卫地大旱而枯死,这是自然现象,但周人非要误导后世,骇人听闻。我真的没心了,但不是帝辛挖去的,而是被周人如狼般给撕碎了,不要嫁祸于人,更不要嫁祸于帝辛!

微子叛商投周,他利用我攻击、污蔑帝辛,这是为了给他的新主子效忠。后世的文人依然在用我抹黑帝辛,明朝许仲林竟然把一堆懊糟写进《封神演义》,依然拿我诋毁帝辛。

《封神演义》说我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妲己要求剖出来供帝辛观赏,还说我有姜子牙的法术,神符可以保护五脏六腑,心脏被剖后仍然不死。我与姜子牙素无往来,只是有一次他到朝中来求官做,被帝辛轰了出去,算是见过一面,听说他干啥啥不行,我会有他的什么法术?

我辅助帝辛从政四十多祀,主张减轻税赋徭役,鼓励发展农牧业生产,提倡冶炼铸造,富国强兵,深得帝辛器重,后来闹了些矛盾,但只是内部矛盾。

我死后,我的夫人为我生下了遗腹子,那个时间淇河流域已是周人的三监之地。如果说夫人外逃避祸,那也是避周人之祸,怎么能与帝辛扯上关系?夫人在长林石室之中生一男婴,名林泉。林泉为林姓始祖,我也就成了林氏之太始祖。周人不保护我的遗孀,姬发怎么可能为我的儿子赐姓,再说姬发一祀后就死了,他顾得上吗?每祀夏历四月初四,海外及华夏各地的林姓后人都会在我墓前举行祭祖大典。

唐太宗下诏封谥我为忠烈公、太师,宋仁宗为《林氏家谱》题诗,元仁宗为我立碑塑像,清高宗祭文题诗,清宣宗修复我的庙堂正殿等等,民间都把我尊为文财神。但那副对联我实在厌恶,上写:

剖心谏纣数万世忠烈有谁能比

焚身丧殷留千古唾骂与公无干

封建时代的文人们在朝歌曾上演过弟子掩目的丑剧,墨子也曾学着他们,来了个什么墨子回车,他们意不在朝歌,而在帝辛。就没人出面将这幅流毒的楹联给毁掉,重新写上一个楹联。不行我就自己写一幅:

心系朝歌倚重功臣商代谁人能比

命归牧野栽赃脱罪周朝帝辛何干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