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周末文摘:各民族文化之特长  

2014-07-06 16:35:54|  分类: 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文摘:各民族文化之特长

 

中国思想之欠缺

――摘自《中国思想的底线》郑州大学出版社

文/葛红兵

中国思想是注重“人伦”和“事功”的思想。从我们的文化来看,孔子的确是一个很有境界的人,比如他喜欢唱歌,别人唱得好,他就让别人再唱一遍,然后再跟着学,他对唱歌这件事儿也非常尊崇,如果哭过,这一天他就不唱歌了,这说明他是一个活得很审美的人,他听音乐会把肉的滋味也忘了。但是,孔子的境界也就是“人”的境界而已,他的学问大多集中在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如何讲究品德修养,这些都不是“天”的境界,因为他没有超越人伦事功。

从这个角度,我们会发现,诞生于拿撒勒的耶稣和孔子很不一样,基督能够为自己的学生洗脚,孔子就做不到,为什么呢?因为孔子只讲人事,他只讲到人为止,所以他看重人间的等级,父子等级、君臣等级,他特别注重礼,认为只要人人都遵守“礼”,这个世界就可以平安了。耶稣呢?耶稣认为这个世界不是单纯地由人来定的,还有更高的绝对者,从那个绝对者来说,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应当像兄弟一样爱。所以说,孔子是用父子伦(教人接受等级)来规范世界的,因此孔子讲究的是对人事的约束,自我约束、互相约束,耶稣是用兄弟之伦(教人接受平等)来定义世界,所以耶稣会说:“你们比晓得真理,真理比叫你们得以自由。爱你的仇敌。”这样的话孔子是说不出来的。

在儒家看来,爱是有条件的,人最亲爱的是父母,然后才能推己及人,去爱别人。耶稣所讲的爱是什么呢?是没有亲疏的,人人皆为兄弟,是自愿被钉杀在十字架上的爱,是爱义人也爱罪人的爱,是爱亲人也爱敌人的爱,它是超越人间的善恶的爱。

当然,我不是说要用耶稣的精神填补中国思想,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一元神的信仰的,现在去生造一个来也是不可能的。西方人为什么会产生全球化意识呢?因为他们有追求“大全”的意识,绿色和平运动为什么发源于西方?因为他们没有我们这样强烈的“人类中心”意识。我们讲人事的思想,到爱国、爱家就结束了,他们讲终极的思想,要到爱全宇宙、爱无限者才结束,这里有很大的不同。“9·11”事件之后,一些中国人弹冠相庆,是什么使这些中国人对人家的遭难持如此幸灾乐祸的态度呢?可能跟中国思想的上述根源有关系,我们讲事功啊,敌人爱的,我们就恨,敌人恨的,我们就爱。我们思想到我们敌人的恨就中止了,没有想到在敌人和我们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终极,那个终极要我们更多地学会爱,学会怜悯,学会敬畏生命,敬畏存在。

如果说文明始于对生命的同情,始于对暴力的憎恨,始于人类通过对话、交流获得与对手的和解,而不是通过消灭异己份子的肉体来获得自我统一,那么对敌人所受的无辜灾祸报以热烈掌声的国人似乎还处于尚未开化的境地。什么是野蛮呢?没有起码的对于无辜者的同情、对于死难者的怜悯、对于同类者的仁爱,他们失去了一个人起码的是非感——这才是真正的野蛮。人类和动物不同的地方就在这里:人类可以越过自己的血缘、功利,去爱和自己无关的事物(大地、天空、树木、昆虫、鸟兽、他人等等),人类可以越过一己恩怨去爱自己的竞争对手甚至敌人,更主要的是人类的爱是超越自我的。这正是人之为人的地方。但是,为什么这些偏偏我们都没有呢?

中国社会的现代化,在精神上是由“爱国主义”以及与之配套的“反帝主义”两个支柱支撑起来的,在中国人的心目中,爱国就必须反帝,只有反帝国才能爱国,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仇恨就来自于这种教育。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20世纪后半叶成长起来的中国人都是在这种恨的教育中长大的,我曾经说过,中国社会的爱国情绪其实不是由“爱(自己的亲人、国家)”的正面情绪来支撑的,而是由“恨(西方)”这种情绪来支撑的,也因此这种精神体制之下的中国教育必然要以西方为假想敌,一方面是中国人对西方世界的本能的恨,另一方面是长期对西方世界的妖魔化导致几乎没有中国人能客观公正的认识西方。

中国近代以来的“现代化”思想提“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也就是“向西方人学习是为了打败西方人”,讽刺意味的语言就是“向老师学习是为了打败老师”,这种只讲策略不讲道义的“非道德主义现代化思路”实际上一直主宰着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这使得中国社会的现代化向着两个方向背道而驰:一方面是经济的不断发展、军事的不断强大,一句话,综合国力不断提升;另一方面是对西方的嫉恨也与日俱增。这种嫉恨经过“第一世界与第二世界”理论的提升,经过中国国内多年的残酷的阶级斗争现实的直观教育,最终发展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人们因为嫉恨而失去了起码的同情心,这是对“以嫉恨为现代化动力”的中国社会之现代化结局的一个最好的注脚。

中国社会现代化精神,表面上看是在反传统的基础上铸就的。骨子里却是另一回事。现代作家对中国古代文言文学没有好感,但是,他们却把《水浒传》、《三国演义》这些古代白话小说看成是中国现代白话文学的源头。那么《水浒传》、《三国演义》到底是什么样的小说呢?《三国演义》是一部极端推崇和热衷于权术的小说,认为人的权术可以解决天和地间的一切问题,对“公义”、“正义”、“历史必然”没有什么信念,这是《三国演义》非常突出的问题。在《三国演义》的世界里,只有对人的智慧的信仰,对策略、计谋、阴谋的信仰,人与人之间的“义气”而没有对终极的道德、真理的信仰。《水浒传》对暴力的热衷更是明显,武松杀嫂的描写、李逵活吃人肉的描写等等,一个“义”字掩盖了多少冤魂的屈死,掩盖了多少“所谓英雄的嗜血本性”?中国人没有宗教情怀,比如“爱”、“同情”等等,所以没有对“暴力”的批判能力。

周末文摘:各民族文化之特长 - 秋雨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