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周末文摘:机关算尽魂他乡  

2014-07-04 10:21:28|  分类: 读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文摘:机关算尽魂他乡

――大数据年红楼月污染日摘自《掬红一叶》

文/秋雨

红楼凤姐,贾琏之妻,荣国公贾源的儿子贾代善之孙媳,当然也是金陵世家史侯小姐史太君贾母之孙媳。世袭一等将军贾赦是她公爹,还是王夫人的内侄女。那凤姐常日里粉光脂艳,平儿时常侍奉身边站立,端端正正好不神气,飘飘洒洒真个仙女。

凭凤姐好能力,哪个不佩服?据查,学士硕士博士,高级管理无人胜她。细细阅凤姐履历,未见进得那个知名学府,没有进修证书,走的自学之路,玲珑聪慧全是自悟。可卿举丧,宁府委请凤姐主事,最喜揽事的凤姐正好趁机卖弄。她先是一番思索,理出个头绪,经过分析宁府之现状,归纳得出五条结论:一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是事无专执,临期推委;三是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是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是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看看眼下政府大小机构,无处不闪现着凤姐给出的结论,尤其政府采购,更是给贪污腐败造就了温床,貌似正大光明,其实是光面其外败絮其中!

凤姐驾临宁府,正襟危坐,开场一段道白:“既托了我,我就得说,不怕讨了你们厌恶。奶奶好性,由着你们。自今日起,我说话算数,再不要说你们府里原是如何!错我半点儿,不管谁,是有脸的,还是没脸,立时兑现!” 然后布排起来,真是滴水不漏。看看如今的管理,全是你好我好他好大家都好,选个先进也是今年是你,明年是他,大家轮着得奖,哪里还有先进模范的半点味道!

次日点名,缺迎送亲客一人,见那人张惶到来,凤姐冷言冷语挖苦:“原说是谁误了,你比他们体面,所以不听我话。”未及那人解释,凤姐继续:“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本来饶你,只是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在开发。带出去,打他二十板子,革他一月银米!”那人被拖出后回来,凤姐说道:“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有挨打的,只管误!”众人方知凤姐利害,谁敢偷闲,自此兢兢业业,执事保全,把个可卿丧事办的风风光,无一差错。如今上班签到点卯,三分钟不算迟到,四分钟无非比三分钟差了几秒。结果是满头乌发不是秃子,比满头乌发少三根头发也不是秃子,以此类推,三根头发比六根头无非少了三根,当然也不是秃子,满头没发当然也就不是秃子了。

据说今日公务管理,治丧团体,纷纷公款国外取经,实乃舍近求远。欲其违反禁令偷偷出国,不如夜静灯下梦幻红楼。真是能人万千谁治国,巾帼一二可齐家啊!

说能力当属凤姐,论贪赃无人能及,看今日什么贪官污吏,无非是些酒囊饭桶!凤姐贪占,行贿受贿,逼死人命,那叫水平,尽管去扑凤捉影好了,管叫你查无实据。即使贾雨村能够查得出来,葫芦僧会再次拿《护官符》出来吓人,人家薛霸杀死人命,多少年了,如今伏法了吗?法网恢恢,该漏也漏,不漏小鱼,大鱼依然可以大海任游。发什么牢骚?自古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连这一点都不知道,还在华夏大地活个什么劲头!

那些读了什么大学,拿了什么学位,做了什么大官,社稷大事不行也就罢了,百姓冷暖不问也就算了,自身却被人查个水落石出,能力才干随饭吃了,举杯喝了,跳舞转晕了,靡靡之音丢魂了,只顾在床上醉生梦死了吗?无能呀!惨呀!多向人家凤姐学学,差的太远啊!大学如何读的书,怎么得的学位,怎么搞的头衔?不要说比凤姐了,比无能的薛霸也不如,怎么不搞好人际,搞个盘根错节,写个《新护官符》,出事了也会有人从中调停。

看看人家凤姐行事,听听人家凤姐说话,哪一点不值得好好虚心学习,如果当初寒窗苦读,静心修行,还能被查出,还能被严办!听凤姐说话多么气壮:“你素知我,从不信阴司地狱报应,凭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两家争女子金哥,托凤姐说通衙门,凤姐说:“拿三千银子来,我替他出口气!”结果真是出了气。可怜知义多情金哥,闻得父母退了前夫,一条麻绳悄悄自缢;守备之子极是多情,闻得金哥自缢,遂也投河而死,不负妻义。不就是几条人命么,在中国算得了什么?大惊小怪,人家凤姐三千两银子可是没少得一文!

凤姐坐享三千两,胆识愈壮,一发不可收拾,恣意妄为得银子无数。事情过去了多少年,至今谁人查得出来,谁人敢查大来头的凤姐?听凤姐如何诉说:“我哪里照管这些事!见识又浅,口角又笨,心肠又直,人家给个棒槌,我就认作针。脸又软,搁不得人两句好话,心就慈悲了。况且没经历过大事,胆又小,太太略有不自在,吓得我夜不敢睡。”“捻着一把汗儿,一句不敢多说,一步不敢多走。家中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就笑话,偏一点儿就指桑说槐。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身武艺。况且我年纪轻,头等不压众,怨不得不放我在眼里。” “外头看着虽是烈烈轰轰,殊不知大有大的艰难,说与人也未必信。”《厚黑学》是哪年面世的?凤姐才是厚黑鼻祖。

凤姐不仅是厚黑鼻祖,堪称胡不清、陈不洁祖师,而且心肠歹毒,心狠手辣无人能比。有个贾瑞暗中爱上风姐,见得凤姐身就发酥。凤姐灵犀天资,早察觉了,只是不露声色,也不阻止,暗自设下毒计,诱贾瑞入套。凤姐两次暗示,约贾瑞院内深夜幽会。腊月天气, 夜又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贾瑞被尿屎泼身,几乎冻死。贾瑞痴心想着凤姐落空,凤姐黑心设计让贾瑞写下欠据,派人常去催要银子,贾瑞挨冻受气,又怕祖父知道,相思难禁,债务相逼,日间工课又紧,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几下里夹攻,不觉就病到了,最后一命呜呼,凤姐不露声色要了贾瑞性命。

夸不完凤姐伶俐又聪明,数不清凤姐厚黑伎俩贪赃枉法,说不完凤姐心肠歹毒害他人,机关算尽到头来计算了自身性命。劝世间,用人当以德为先,有能有德堪重用,任凭用德没有才,唯才无德不能用,德才兼备民之幸,才高缺德害众生。

富贵时烈烈轰轰忘乎所以,看谁都是小爬虫,却不知就要曲终人散各奔腾。随着那大观园中大厦倾倒,随着那红楼人亡家破丢香魂。费尽心机瞎折腾,争名争利好卖弄。弹指间,三更梦醒全是空,放悲声。凄凄惨惨油枯灯灭,滚滚尘埃一片大白地。哎呀呀!凤姐富贵梦一生。人世间,谁富谁穷终难定!

周末文摘:机关算尽魂他乡 - 秋雨 - 我的博客
注:《掬红一叶》由南阳市红楼梦研究会主办,会长二月河。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