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周末聊谈:洛杉矶的蚂蚁真多!  

2014-06-13 15:03:20|  分类: 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聊谈:洛杉矶的蚂蚁真多!

秋雨

进入大数据时代,分析与某事物相关已不再是只分析少量的样本,而是所有数据,并且不再追求精确程度,而是乐意接受数据的纷繁复杂。我们的思想需要跟上大数据时代的步伐,不再废寝忘食、终生以求难以捉摸的因果关系,而应该转而关注事物的相关关系。

地球上人类的数量有个数据,但地球上蚂蚁的数量好像没有统计出来。蚂蚁应该属于地球上大数据的一种昆虫,据说蚂蚁的种类繁多,地球上约有9000多种,有21亚科283属,仅中国就有蚂蚁600多种。要说蚂蚁的数量,估计会超过大数据中的拍字节量级,拍字节记作PB,等于2的50次方字节。也许会达到艾字节量级,艾字节记作EB,等于2的60次方字节。也有可能达到泽字节量级,泽字节记作ZB,等于2的70次方字节。

这样说依然难说清楚蚂蚁的数量,如果加上千古风流蚂蚁,那就更难说得清楚了。蚂蚁的历史比人类的历史久远得多,最早在1.3亿—1.1亿年前的白垩纪中期就出现了。大家可以想象,月色天河碧水,浪花蚁类群星。恢宏亿万众生灵,数量谁人能定?没有人能搞得清楚我们周围到底有多少蚂蚁。有人做了个比喻,一个城区的蚂蚁相当于一个GB文件,一个城市的蚂蚁就有10亿个GB,也就是一个艾字节(EB)。而一个省区的蚂蚁就有1024艾字节,也就是一个泽字节(ZB)。

这次洛杉矶之行,我感到那里的蚂蚁特别多,但究竟有多少很难说清,不妨我们就用大数据时代的观念进行统计,不需要精确。根据加州财政部2013年12日公布的最新数据,从2012年7月1日至2013年7月1日,洛杉矶人口净增长超过7万人,从而成为全美第一个人口过千万的市。又根据洛杉矶蚂蚁现状,每人足可以拥有一个艾字节数量的蚂蚁,加上流动人口,保守估计洛杉矶蚂蚁数量至少有1024艾字节,也就是说,洛杉矶至少拥有一个泽字节(ZB)数量的蚂蚁。

洛杉矶拥有如此多的蚂蚁,难怪时常发生人蚁大战。5月下旬《世界日报》就曾刊登了人蚁大战的专题文章,我也亲自参加了洛杉矶的人蚁大战。洛杉矶属于地中海气候,夏日无云时,中午气温很高,早晚气温适中,夜里气温有些凉气。夏日有云时,即使白天气温也较低,温度多在摄氏20度以下。5月已是夏日,如果几天阴天,气温较低,蚂蚁便会销声匿迹;如果几天晴天,蚂蚁们便会各施才能,登堂入室,与人抢占地盘。

5月下旬,几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为了躲避刺目灼热的阳光照射,我躲进卧室看书。无意之间,见书桌上爬起来蚂蚁,一只、两只,然后成群结队。我站起身向房内四处观望,见卫生间的门框左右多出来两条黑线,并且仍在增粗移动,走近一看,原来是蚂蚁大军。我拿起茶杯,从热水管中接了热水,向着蚂蚁大军开战,幸好墙壁用漆喷刷不怕水浇。接着发现地毯上也爬满了蚂蚁,院子里有打扫卫生用的鼓风机,我拿着鼓风机在房间内一阵扫荡,幸好房间内一尘不染,从而没有出现一片狼藉。

我在楼下刚人蚁大战结束,楼上家人高喊:“不好了!宝宝身边出现很多蚂蚁,快来驱赶蚂蚁!”这还了得!蚂蚁欺负到我刚出生的孙女头上了,我怎能不恼羞成怒?于是立即召开人蚁大战动员誓师大会,并进行了战略及战术周密部署,要求各自寻找有力武器,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下达了具体的灭蚂指标,力争人均消灭蚂蚁一艾字节,刚出生的小孙女任务减半。院内、院外、楼上、楼下,决不放过任何死角,找出每一个蚂蚁洞穴,进行热水灌洞,采取“烧光、杀光、死光”的三光政策,一举把蚂蚁王国的地盘抢占过来。战后大数据不精确统计,鼓风机用坏一部,花草被热水大片浇死,被子、床单、衣物被多处浇湿,地毯被全部拉到花园晾晒,手机因湿水损坏两部,因购买雾化喷剂花费23美金,但蚂蚁彻底被消灭,至少我归国时没有再发生人蚁大战。

归国后,在收拾行李时,我发现行李内有两只蚂蚁。要是在美国,我会毫不犹豫地灭了这两只蚂蚁。但这两只蚂蚁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已经加入中国国籍,我不能消灭他们,我要有佛家的慈悲胸怀,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我要让他们看看中国的美好风光。这也是我接受了大数据时代的观念,不去探寻因果关系,而去让美国蚂蚁与中国蚂蚁发生相关关系。

以往隔着个小河沟,在蚂蚁看来就是隔着天河,永生别想逾越。但这一次隔着太平洋,蚂蚁们却能万里横渡,这不能不说是大数据时代的奇迹,我要让这一奇迹更加神奇,让蚂蚁们去开启重大的时代大门。 

我把两只美国的蚂蚁带到了紫荆山公园的一颗大树下,他们与中国的蚂蚁们见面了,也许是语言不通,只见他们手脚并用,头须摇摆,一会儿像是沟通了信息,一群蚂蚁头向着东方张望。我在暗笑他们,别说他们了,就是我站到紫荆山百货大楼顶端,也难以看到太平洋彼岸的洛杉矶,但我又突生苍凉,很想再去美国时,把这两只蚂蚁带回去。那怕到了那边再与他们人蚁大战,我也想把他们带回去。

这也算是为美国蚂蚁写的一段文字,为中国蚂蚁,我曾写有《蚁国情恋》,其中有一个后记,文字如下:

一些所谓的人物总是要求别人维护自己的统治秩序,无条件服从其统治的规范,把自己摆在统治地位,看不起芸芸众生,吆五喝六,总把芸芸众生看作蚂蚁,专横跋扈,只许自己放火,不准他人点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可不要小看蚂蚁,他可以决千里之堤,一些人物总是机关算尽,最后还是众生的力量让他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任何生命的存续都有其存续的道理,是生命就有爱恨情仇,同系生命间都有信息交流,人有人声,鸟有鸟语,蚁有蚁言,有些人物连人的声音都听不到,其他声音就更听不到了,就是听到了,也听不懂,那些所谓的人物只能听懂靡靡之音。

宏观地球,地球无非是一个小弹丸,如果把宇宙看作一场大风,地球就是大风中的一颗尘粒。如果宇宙有庞然大物,他们看地球上的生物无非是一些小小的细菌,甚至还看不到地球上有什么生物,更不知人类五彩纷呈的世界,就像我们看不到五彩纷呈的蚂蚁世界一样。

人看红为红,蜜蜂看红为黑,蜜蜂看紫外为紫外,人看紫外为黑,因视域不同。车跑起来有声音,地球转动比车快得多,谁听到了?因听域有限。太阳系能量守恒,已被天文与航天证明,但维持守恒的物质有五分之四在实物质世界却不存在,只可能存在于负空间,谁去过负空间?那里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微观尘埃,一尘一世界,每一个尘埃上的微生物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自己空间的故事。蚁类世界比微生物大的多,当然故事也就更多。蚂蚁们也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着自己历史的辉煌,每一个日出日落,蚂蚁们都在谱写着蚁类历史的华章。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