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跨洋远行随笔  

2014-05-01 10:19:17|  分类: 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跨洋远行随笔

秋雨

一生没有去过洛杉矶,这座仅次于纽约的美国第二大都市,位居美国西海岸,据说风光旋漪,海滨夜景璀璨夺目,集繁华与宁馨于一身,对我有着很大地诱惑,说什么都要亲自前往一回。明天在东半球5月2日14:00起飞,于西半球5月2日14:00降落,我也就悄悄地融入这座都市之中了。

悄悄地我来了,一如蜉蝣飞尘埃。我悄悄地飘落,擦肩忘却我存在。

唐人街的风景,故乡文化的浓情。街市里的面孔,东方窈窕的妙伶。

好莱坞的标牌,环球影城的明星。在都市的夜色里,我将忘情穿行。

那海边的倩姿,曾经天涯,几回成梦。埋藏在心底间,咫尺泪眼相看的痛。

撑起人生的帆,找回童年,寻觅曾经。满载着的激动,在梦的海岸月色中。

但我只是醉梦,悄悄是我来的心情。五月里的亲近,依然隔着大洋西东。

悄悄地我来了,终归我会悄悄地走。风追逐着白云,飘飞远去是追求。

因为要坐飞机远行,所以开始关注飞机飞行安全。

这个季节,中纬度平原地区已不存在地面积雪积冰,故不用考虑这一安全问题。然而这个季节中纬度却存在空中积冰问题,在平流层飞行不用考虑空中积冰区,但起飞丶降落,在对流层中飞行,是一定要关注空中积冰问题的。

地面低于零度的自然水是要结冰的,而在高空,零下十几度依然有不结冰的水,这就是过冷水。过冷水遇到凝结核或附着物会瞬间成冰,尤其是在摄氏零下7到零下11度之间,过冷水极易快速结冰。

我亲历过中度积冰,见那厚厚的冰片自远而近,从无到有,魔术似地扑面而来,呼啸着贴向飞机,机身外围的加温除冰设备已经不起作用,飞机自5000米高空垂直急速下掉,穿过积冰层贴向地面,其场面不亚于与敌机格斗,惊心动魄!

积冰层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一是要在温度域内,二是要有充足的水汽。这两个条件都满足了,如果飞机误入其中,会造成机毁人亡。飞机怕极了积冰层,总是躲得很远。过去飞机除冰装置落后,不知有多少飞机穿飞积冰层时被冰包裹身亡。积冰层没有吓倒所有的飞机,飞机依然飞上了高空。大型客机高速穿过对流层,升至万米以上高空,空中积冰区处在对流层中,对在平流层中飞行的客机造不成威胁。

前面说到对流层丶平流层,需要简单介绍一下。现代探测表明,地球大气圈没有确切的上界,在3千至2万千米的高空仍有稀薄的气体和基本粒子存在。按其成分丶温度丶密度和稳定度等物理性质在垂直方向上的变化特征,自下而上可分为五层:对流层丶平流层丶中间层丶热层和散逸层。

对流层,该层大气紧贴地球表面,约有10千米厚,且随季节和地理位置不同而不同,不及整个大气层厚度的1%,但却集中了整个大气质量的3/4和几乎全部的水汽,云雨丶电闪等主要天气现象均发生在这一层,也是对人类活动影响最大的一层。

平流层,从对流层的顶部到55千米左右高空。平流层下部气温随高度升高保持不变或微有上升,大约到30千米以上,气温随高度升高而显着升高,出现逆温。这是平流层内存在的大量臭氧吸收太阳紫外辐射所致。平流层气流平稳,民航飞机丶热气球就在平流层下部飞行,流星丶流星雨多能划入平流层上部和中部。

中间层,自平流层顶部到85千米左右的高空。气温在这一层随高度的增加而迅速下降,在顶部可降到摄氏零下90度左右。由于该层大气上部冷丶下部暖,致使空气产生对流运动,故中间层又称为高空对流层。

暖层,从中间层顶至250千米(太阳宁静期)或500千米左右(太阳活动期)高空。热层中由于氮原子和氧原子吸收了大量的太阳紫外辐射,因而气温随高度增加而迅速升高,在300千米左右高度,气温可高达摄氏1000度以上。由于空气密度小,在太阳紫外线和宇宙射线的作用下,氧分子和部分氮分子被分解,并处于高度电离状态,产生带电离子和自由电子,从而形成电流和磁场,并可反射无线电波,因此该层也称为电离层。正是由于有了电离层的存在,无线电波才可以传得很远。低轨人造卫星丶太空实验室丶航天飞机丶火箭等均在这一层中运行。极地附近的热层中,夜晚还可观测到一种大气光学现象——极光。

散逸层,热层顶以上的大气层,它是大气的外层,也是大气的最高层,最高高度可达到3000千米。同步人造卫星在这一层运行,登月飞船丶前往太空深处的宇宙飞船等,也要经过这一层,极光也出现在这一层。

宇宙火箭的探测资料表明,地球大气圈之外,还有一层极其稀薄的电离气体,其高度可延伸到2.2万千米的高空,称之为地冕。地冕也就是地球大气圈向宇宙空间的过渡区域,人们形象地把它比作地球的“帽子”。由此可见,大气层与星际空间是逐渐过渡的,并没有截然的界限。

地面和对流层中的风切变,对飞机飞行危害极大。所谓风切变是大气中两点间风速和风向的剧烈变化。根据两点高度之间的差异,风切变可分为水平切变和垂直切变两大类。

产生风切变的原因主要是大气运动本身的变化,以及地理丶环境因素所造成的。强对流天气丶锋面天气丶辐射逆温型的低空急流天气,均可造成风切变。山地地形丶水陆界面丶高大建筑物丶成片树林与其它自然的和人为的因素,这些地理丶环境因素,也可造成风切变。很多风切变,很有可能是上述因素综合的产物。

机场跑道两端水平方向上的风力切变丶风向切变,极易造成飞机的起降事故。我曾在一架飞机上,那天锋面过境,天下着霏霏细雨,风力开始加大,雨强也开始加大。由于机场跑道地势较低,地形雾开始形成,正要加足马力起飞,塔台紧急报告,我们起飞的一端风速为3米/秒,而另一端风速却为17米/秒,出现了水平风力切变。我们的不是大型客机,只好取消了飞行,假若不是及时发现风切变,后果难以想象。

高空的风切变更是吓人,假若飞机飞入风的水平切变区域,就会翻滚折跟头,就会失去操控。如果遇到风力的垂直切变,或者风向切变,多数难逃厄运。其次还有侧风过大丶强对流等。记得一次夜里在山区上面低空飞行,在山的被风波遭遇强下沉气流,飞机垂直下掉了60米,我当时在机舱里站着,一下子失去了重力,紧接着把我摔在机舱里,腰部至今脊椎稍弯,阴天隐隐作疼。

强对流时常伴有雷暴丶大风丶冰雹。风生云起,苍茫的天空,风云翻滚变幻,积蓄着力量。一道闪电,霹雳一声炸雷,震天动地。电闪连天接地,发出了耀眼的光辉,雷声接踵,轰隆隆的雷声发自地球大气层中,显示着自己的威力。

云底携带着负电荷的阵营,凭着自己的强大向地面压来。大地震怒,原本属性为负电荷的大地托起突起物,感应为正电荷,形成地空闪流,向着云底还击。一会儿是树枝状,一会儿成球状,一会儿又成一字长蛇。刺目的光辉,欲要把天震坠,把地震陷!你方占据天空,我方占据云中,天云放电,照亮长空!你方藏于云中,我方也藏于云中,两军相遇,把厚重的云层照成透体!你方占据云中,我方占据大地,两军对垒,把天地化作苍白,似要把万物化为齑粉!

雷暴天气,平流层中的客机安然无恙,但飞行在对流层中的飞机必遭灭顶之灾!幸好现代气象科学突飞猛进,新一代气象雷达丶闪电定位仪功不可没,航线下的气象测报丶航线上的天气预报立了新功。目前的飞机上均配有气象雷达,可以预先探测到雷暴区域,及早改变航线绕飞。

但距离雷暴较近时,必须急速逃离,我亲身经历过逃离雷暴区,可为惊心动魄,一生难忘!雷声轰鸣,风上阵助威,雨上阵助威,天地间成了风雨雷电的世界。狂风怒吼,雷声轰响,一堆堆乌云翻滚而来,天空燃起青色的火焰,大地山川岿然不动!幸亏咆哮的江河湖海抓住闪电的光芒,愤怒地把它填入无底的深渊。天空将那闹事的水抛向大地,降水不甘示弱,有的化为雨水,有的化为冰雹,有的化为飞雪,有的变作迷雾,有的成了美丽的露珠,笑着我们逃离雷暴区,为我们祝贺胜利。

能见度对于安全飞行至关重要。能见度是指观察者离物体多远时仍然可以清楚看见该物体。有时小雨天气,低空碎雨云满天,站在地面遥望,近水远山清晰可见,但在飞机上,已经降至贴近地面,依然看不到地物,看不到机场跑道。这是低空碎雨云的作用,使得垂直能见度极差,只好复飞,或者转场。

一次空中复飞,依然看不到跑道,险些撞上塔台,地面保障的消防车呼啸而至,跑道头亮起了探照灯,救护车火速就位,所有地面指挥人员如临大敌。然而我们依然看不到地面,指挥台令我们转场,但飞机上的油已飞不到就近的其他机场。无奈之下,只好凭着往日的经验向地面降落,真算幸运,我们成功了!

后来我在地面指挥,记得那时正处在隆冬季节,天空飘起鹅毛大雪,机场大雪覆盖,飞机再次遇到垂直能见度极差,其实水平能见度也很差,飞机转场已不可能。那次也成功了,我在机上时并未感到恐惧,但在地面却十分紧张,等飞机降落,我却站立不起来,内衣全部湿透。

前几年农田秸秆焚烧成风,烟熏火燎包围了城市,搞得城市里的居民睁不开眼睛,不亚于后来出现的雾霾天气。飞机在高空飞行,地面指挥命令立即返航,说是天气突变,雾霾沉沉。但从机上气象雷达观看,晴空万里,深感不解。等飞机临近机场,才知道近地层浓烟滚滚,寻找机场跑道已十分困难。

现在好了,飞机有盲降设备,有GPS定位系统,不再为能见度担惊受怕了。

随着科学的进步,航空事业必定有大的发展,一些飞行安全问题已不再是问题,为了远行前往洛杉矶,我早已备好行囊,预订了机票。然而,我却突然得知马航失联,找寻至今无果,因而想改乘海轮远航渡海。

我正要去买船票,又闻韩国传出噩耗,庆幸没有购买船票,没有漏船载酒太平洋,算是躲过一劫,命不该亡,还能混吃混喝多年,深感活着就是幸福,只要活着,就能吸纳吞吐空气,就能多看几眼世间风景。

不敢坐飞机,不敢乘轮船,我只好自驾私车出发了,这几天都在查阅由中国通往洛杉矶的公路,但地图上没有标出来,我准备摸索着前行。记得鲁迅曾说:地上并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到了连云港,向东已无法开车,只好弃车徒步前行,向着东方地平线走去。谁知道前方竟然是一大片水面,后悔我的地理没有学好,我坐在岸边,实在发愁,不知如何是好。

我打电话给朋友说了困难,问她当年如何走过了这一大片水面。朋友办法真多,她告诉我,可以绕道前往,先乘火车到北京,然后再坐马车东行。还说今年是中国马年,天马行空,祝我马到成功。她鼓励我说,路途的遥远可想而知,想想旧时有人徒步绕道跨越那一大片水面真不容易。她知道我坐着马车要走许多天才能到达,要我一定锲而不舍,不能半途而废,撑起人生的船帆,驶向天崖尽头,美梦成真。我给她回了短信,内容如下:

明天欲跨太平洋,梦里惊魂泪马航。

改坐海轮庆幸运,又闻韩国泣悲伤。

私车自驾雾霾起,酒鬼追随灾祸殃。

唯有步行路漫漫,如何跋涉水茫茫?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