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从“五季人”到“二季人”  

2014-03-03 11:56:29|  分类: 讽刺与幽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五季人”到“二季人”

秋雨

新春伊始,百虫蛰醒,万物萌动,一场关于季节的论论会在大河岸边举行。箕子风尘仆仆自淇河岸边赶来,首先发言。箕子说:“凯风南来,寒潮北退,又是一祀春暖花开,今天把大家从天下招来,再次讨论一祀几季的问题,以便为后世确定历法。老夫不揣冒昧,先抛砖引玉,大家可畅所欲言,使历法日臻科学。”

“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北风转冷,凯风转暖,循环往复,岁月无穷,一次冷暖往复,究竟定为几季为好,还请大家商榷,我洗耳恭听。”帝喾接话说。

“夏代一岁,月行四象,我朝一祀,月行二十八宿,月圆月缺,朔望更替,日升日落,霜露接踵。观天候气,治历明时,季节划分,自伏羲、五帝、夏代,历经大禹治水,先人求索不止,至今无果。还望后来者继续努力求索,以盼人类与大自然能够和谐共存永续。”尹伊发言。

“前辈慷慨激扬,但谦虚不肯表态,箕子不才,斗胆大言不惭。我也曾夜卧淇河岸边,眼望星空,探研大禹治水测日影、丈量大地之法,追思爻符问世,遐想伏羲创立之八卦图,推演继后之《易》生六十四卦,庆幸从河内有苏氏部落访得《天数》之《夏小正》。借助隐居太行深山,创出黑白棋子,构思五行之说,著有《洪范》九畴,得出一祀有春、夏、从“五季人”到“二季人” - 秋雨 - 我的博客、秋、冬五季……”箕子开始宣读学术报告。

“我来自马雅部落,距此万里遥遥。我们与箕子各自天涯,互无往来,但我们与华夏大河流域思维接近,不存在学术抄袭问题。经我们独立研究,也制定了自己的历法,我们认为,一year有18个moons,一个moon有20days,一year可以划分为4个Seasons,外加5个Death anniversary,类似于箕子的五季划分。这样一来,一year正好是365 days。我们同意箕子的季节划分,尤其赞成他的五行理论。”原来是国际友人的发言。

“社会需求是季节划分的动力,箕子的季节划分起自大河流域,随着华夏版图的扩大,季节的划分需要不断走向科学。如今,东南尽归大商所有,大河流域的季节划分不一定适合东南沿海,还需继续努力。”不想商代帝辛能够屈尊亲自到会,而且还作了指示。

“得了东南又如何?早晚也是为他人做嫁衣!箕子如此深研又如何?早晚也会被罢官!我如今是人在商朝,心属西岐,我才不做这样的‘五季人’,海外的什么马雅也是‘五季人’,将来也要让你们为大周歌功颂德,不把什么帝辛搞成恶纣,我死不瞑目!”微子在台下与身边一人私语,微子身边那人笑出了声,笑声中才知道他是姬昌,姬昌化了妆。

“搞了个五行理论就伟大了?五季划分算什么玩意儿?他就是‘五季人’,有朝一日也会跑出天下,去追随马雅人。我还搞了三十节气系统,我才是大千气象第一人!”姜子牙公开发了言。

“三十节气系统是大河流域历代智慧先民集体智慧的结晶,不要什么都归自己所有,不要恬不知耻!我的身后定会有人肆意抹黑,甚至甲骨文字也会被人坑埋,弄虚造假的小人们太多了,但后世是不容欺骗的,假的东西永远遮不住真理的光辉!”帝辛针锋相对地说。

“帝王将相的事情,我们一个泥腿子说不好,我们只关心季节,因为我们是种田人,不种田你们吃什么?曾经有一个自称圣人的人,他周游列国,到处游说,讲的都是统治者如何治国、如何管理国民、如何约束百姓、如何欺压百姓的大道理,总想弄个一官半职,想当官都想疯了。有人问他农事活动,他不仅不承认自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反过来骂别人是小人。他的行为遭到陈地老百姓的众怒,把他困在了陈地龙湖中的一个小岛上,不给他吃喝,饿得他只好吃那里的蒲草,差一点没把他饿死!大河流域的农民只在春、夏、秋三季劳作于农田,冬季忙碌家中的事物,他却骂我们农民是‘三季人’,实在可恶!”陈地的一位农民代表也发了言。

“看来真的需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如今一搞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一个泥腿子也敢侮辱老夫,真是翻天了!一个泥腿子就像一只蚱蜢,春天开始面朝黄土背朝天,秋天开始忙着收获,一生总在春、夏、秋三季流一身臭汗,不是‘三季人’又是什么?几个泥腿子骂老夫几句管什么用?历代帝王都尊奉老夫,泥腿子也只能干生气!末了还是要养活我们这些高尚的人,如果敢犯上作乱,杀无赦!还是那句话,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原来孔子也在会场。

“夏虫不可以语冰,不要给他们一般见识,新时代了,已不是你杀少正卯那个时代,消消气吧!”庄子出面打圆场。

“圣人说我们是‘三季人”,而他自己就是‘二季人’,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棺材瓤子,一身腐儒臭气!在他眼中从来没有冬、夏两季,我们也不想与他理论!”陈地农民代表说。

“臭泥腿子,见过什么大天大地!老夫为了弄明白一年几季,曾不辞辛苦周游列国,也曾在杞地得到过夏代《夏小正》,也曾推演过《易经》。你凭什么说我是‘二季人’?今天不说清楚,我会让伟大的周文王、英明的周武王杀了你的头,把你的头当球踢!”圣人真的生气了。

“快拉倒吧!什么文王、武王,他无非是你先人微子眼中的神仙,在我们看来,他们是一帮乱臣贼子,微子是一个卖国者!你继承他们的衣钵,为虎作伥,替犯上作乱者张目。说你‘二季人’有什么不对?你天天为封建帝王们研究欺压劳苦大众的封建统治理论,大门不出,二门不踩,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一年总是春、秋季节,不冷不热,风吹不到,雨淋不着,你哪里知道冬、夏的事情?甚至还把古往今来说成《春秋》,冬、夏被你抛进了黑豆地,你不是‘二季人’又是什么?这还算抬举了你,其实你是一个寄生虫!”陈地农民代表针锋相对。

“哈哈哈,今天会议开得十分成功,可谓百花齐放,尤其是农民也能站出来讲话,可喜可贺!我愿意当‘五季人’,因为我所处的时代科学尚处于萌芽状态,对大自然的万千气象还不能认知。但科学又历经了千年的发展,某些人却把《易》引向泥潭,某些封建帝王统治文化把老百姓视为蚂蚁,骂他们是‘三季人”,动不动还用什么圣王、神王的屠刀威胁劳苦大众,实属不该!老百姓以牙还牙,叫他‘二季人’,叫他寄生虫,他这是咎由自取,名副其实!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散会!”箕子做了总结。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