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庄子自然观及对风的认知  

2014-01-21 13:17:45|  分类: 天地之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子自然观及对风的认知

秋雨

庄子出生于战国时代宋国蒙,具体地理位置在今天的河南省民权县顺河乡青莲寺村,也有人认为位于今天的安徽省蒙城县。庄子名周,字子休,是战国时期知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约生活于公元前369-公元前286年。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儒家代表人物孟轲生活于公元前372年-公元前前289年,故庄子与孟轲是同时代人。

庄子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老子哲学思想的继承者和发展者,先秦庄子学派的创始人。《庄子》一书自汉代以来分为内篇、外篇和杂篇三部分,汉代著录为52篇,现存32篇,有10多万字。传统的看法是内篇的七篇文章为庄周本人著作,其余为他的学派后人托名之作。庄子继承了老子的思想,并在唯心主义的宿命论、相对主义、绝对自由等方面发展了老子的思想。庄子的学说涵盖着当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根本精神还是归依于老子的哲学,后世将他与老子并称为“老庄”,其哲学思想也被称为“老庄哲学”。

《庄子》是一部伟大的古代哲学著作,也是一部伟大的文学著作,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位置,其思想体系包含着朴素辩证法因素,主张“无为”,认为一切事物都是相对的,因此他否定知识,否定一切事物的本质区别,极力否定现实,幻想一种“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主观精神境界,顺应自然,安时无为,逍遥自得,因而倒向了宿命论。《庄子》善于以寓言故事说明其观点,把抽象迷蒙的自然天道描绘得似乎可感可知,具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富有幽默讽刺的意味,又有文学性,文章的想象力丰富,文笔变化多端,对后世文学语言有很大影响。佛教吸收了庄子思想的精华部分,导致了中国禅宗的诞生。

列于《庄子》内篇之首的《逍遥游》表达了庄子幻想绝对自由的思想,文字纵横驰骋,时而描写高飞九万里的大鹏,时而着墨低飞数仞的蜩、学鸠、斥鴳,赞叹长寿的冥灵、大椿、彭祖,哀伤短命的朝菌、蟪蛄,鄙视世俗小德的官长君主,仰止超尘脱俗的宋荣子、列子。天地万物在庄子看来,即使是德大者如腾空高飞的大鹏、御风而行的列子,也算不上逍遥游,只有那些将全部身心融入大自然之中,游于无穷的时空,才算得上是逍遥游。庄子的逍遥游思想就是要消除自我意识,无所作为,无所追求,天人合一,归于自然,才能达到悠闲自得的逍遥游境界,这在古往今来的现实人类社会之中,显然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空想。

《逍遥游》起笔写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世间真的有由鲲化成这样的巨大鹏鸟吗?如果没有怎么会在庄子的笔下塑造出这样的大鹏呢?

继续往下读《逍遥游》,下文写道:“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摶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原来与风有关,其中的羊角有很多种解释,指羊的角,还有复姓羊角,另外也是植物决明子的别称,还有羊角树、羊角枣等等。但这里的羊角说的是翻动扶摇的旋风,《庄子集解·逍遥游》中指有司马彪的注释:“风曲上行若羊角”。《古今汉语实用词典》解释:摶:环绕,盘旋;扶摇:急剧上升的旋风;羊角:弯曲向上的旋风。《逍遥游》中的大鹏,实际上是描绘了一幅龙卷风的图画,“如羊角然”的风,是龙卷风的漏斗云。也许庄子看到的还不只是龙卷风,从他描写的气势推测,他应该看到过催古拉朽、倒海翻江的台风。

历经数千年的繁衍发展,中华民族已经形成了对中华龙图腾的崇拜,在描写龙卷风、台风这一奇特气象现象的意境时,庄子没有追波逐流,人云亦云,没有用大家都习惯地用龙去比喻表现的艺术笔法,而是另辟蹊径,重新塑造出来一个垂天之翼的大鹏鸟,使得文字焕然一新,赏心悦目。庄子引用一部已经失传的《齐谐》对龙卷风进行艺术夸张描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摶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并借此发挥自己的想象,幻化出“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水击三千里”说的已经不是龙卷风,而是势不可挡的台风,而“垂天之云”“ 摶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似乎是龙卷风,但有更像是横掠大地的台风。“鲲鹏”成为天地间狂飙飓风的象征指代,从而开启了后世“鱼—鸟”转化之先河,用自己智慧超人的大自然观给中华古老的龙文化注入了新鲜血液。

《庄子·齐物论》也论述了庄子的大自然观,其中也写到了风:“子游曰:‘取向其方。’子綦日:‘夫大块噫气,其名曰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竅怒号;……激者,謞者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宎者,咬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泠风则小和,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条竅为虚’。”

庄子认为御外物,应能随外物之变化而适之,所以需要“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六气者,阴、阳、晦、明、风、雨,辩者,变也,其实泛指一切大气变化。无风则御雨,无雨则御阳,无阳则御晦,等等。不凭借外物很难达到逍遥的境界,需要根据外物的变化,自己所役的外物也同步变化。

庄子的大自然观多表述在《齐物论》中,齐是非,齐此彼,齐物我,齐寿天,庄子认为作为世界本源的大自然“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存,仲鬼神地,生天生地”,由于齐物,人和泥鳅、蝴蝶都等同起来。他提出了人在潮湿的地方会得腰痛病,泥锹会不会得腰痛病?他弄不清是庄周梦见蝴蝶,还是蝴蝶梦见庄周,从而混淆了是非判断标准。

《庄子》中引述了他与本国的惠施、南方的黄缭争论的一些问题,《庄子·天下》归纳他与惠施辩论的问题共十个:其一,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其二,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其三,天与地卑,山与泽平;其四,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其五,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渭“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其六,南方无穷而有穷;其七,今日适越而昔来;其八,连环可解也;其九,我知天地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其十,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

这些问题,涉及极限论、相对论等。其中“至大无外”“至小无内”,《鬼谷子》中也有叙述,《管子·心术上》中也有:“道在天地之间也,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这是管仲对这一思想的发展。《天下》篇还辩论了其他二十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是:“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开极限理论之先河,堪称中华古代的天才思想。还有“南方方倚人焉,曰黄缭,问天地何以不坠不陷?风雨雷霆之故?惠施不辞而应,不虑而对,偏为万物说;说而不休,多而无已……”其思想不逊色于屈原的《天问》。

《庄子》里的寓言很多,议论也很多,但是全面系统的来谈“天地人心”,来谈大道的,首先就是《齐物论》。它不仅仅是《庄子》三十三篇的核心,甚至可以说是解开整个道家思想的钥匙。大块指大地,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诗句:“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噫气说的是气流受到阻碍,于是就刮起了风,发出种种风声,这是认为空气受到大地的隘碍而成风。泠风是轻风,飘风是疾风,厉风是猛风。猛风过去之后,风就息了。这就是庄子对大自然中风的认识。

正像老子《道德经》中说的那样:“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在老子严重空气无处不在,与水有着类似的特性,平时不声不响,一旦运动起来,整个大气都会发出巨大的声音,都会开始强烈的共振,天地之间出现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狂风怒号,翻山越岭,吹古拉朽,倒海翻江。庄子传承了老子这一自然观。

风这一自然现象伴随着地球的形成而出现在天地之间,它无影无形,但却无所不在。它柔和弥漫,但却能聚而成气,扬起尘沙,飞沙走石,倒屋拔树,吹古拉朽,它能使江河湖海巨浪滔天,翻江倒海,令万类惊恐不已,望而生畏。老子也曾在大河岸边的函谷关写道:“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意思是说:狂风刮不了一个早晨,暴雨下不了一整天。谁使它这样的呢?天地。万物背阴而向阳,并且在阴阳二气的互相激荡下而成新的和谐体。

庄子继承老子衣钵,对风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庄子认为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推移,原因在于其内部有两种力量互相作用,具有“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的精神境界。他认为虚满、生死都只是一时的现象,其形态是绝不固定的。由于他过分强调了绝对运动,导致否定相对静止,否定事物的本质属性,从而形成了相对主义的理论。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庄子认为自然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人为的一切都是不好的,其中包含有必须遵循自然规律的合理因素,但却有乐天安命的宿命论糟粕。庄子认为感觉的经验是千差万别的,是相对的,理性思维更是如此,从而否定了真理的客观标准。

《庄子·杂篇·徐无鬼》中说:“故曰:‘风之过河也有损焉,日之过河也有损焉’,请只风与日相与守河,而河以为未使其撄也,恃源而往者也。”意思是说:风吹过河水就会有蒸发,太阳照耀河水也会有蒸发。如果风和太阳相互一起吹晒河水,而河水不曾受它们干扰的话,这是由于依靠源头的水不断地流来之故。中国明末清初思想家、哲学家王夫之说:“夫何豈能使风不飏而日不灸哉7其流长,其源盛,则损者自相损,而盈者不亏耳。”

 《徐无鬼》是庄子路过惠施墓前讲的一则寓言,寓言表达了庄子对惠施的怀念。有位石匠刷着大夫去削郢都人鼻子尖上的污渍,人们只知道赞美石匠的记述,但却忘记了削郢都人大胆地配合。郢都人信赖石匠,在石匠的利斧挥动之下,面不改色心不跳,石匠得以发挥卓越本领,信任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它告诫人们,要以诚相托,以心相印,信赖是成功的基础。常常会看到“请给予斧正”一词,意思就是请别人修改自己的文章,当别人真的要大刀阔斧砍你文章的时候,请问阁下有郢都人那种胆略、气度、信任吗?所以“斧正”二字要慎重使用。

《庄子·天运》中说:“天其运乎?地其处乎? 日月其争于所乎?……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耶?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敦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风起北方,一西一东,有上彷徨,敦嘘吸是?孰无事而披拂是?”对于天地、日月、风雨的运动,庄子提出了一大堆问题,总在思考风是由谁在推动,从而得出“天道无为”的大自然观。宋代欧阳修《秋声赋》也有对秋风的认知:“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鏦鏦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

古人最终没有能明白风的成因,于是浮想联翩,极尽巧思推测。其实风就是相对于地表面的空气运动,形成风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地面接受太阳能量的不均衡,造成气压在水平方向分布的不均匀,风是气压梯度力作用的结果,于是空气开始相对于地表面流动。气压的变化,有些是风暴引起的,有些是地表受热不均引起的,有些是在一定的水平区域上,大气分子被迫从气压相对较高的地带流向低气压地带引起的。风受大气环流、地形、水域等不同因素的综合影响,表现形式多种多样,譬如季风、地形风、海陆风、山谷风、焚风等。当然,风的成因除了涉及空气和气压,也与大气中的成分密切相关,尤其是水汽的相变,凝结或者蒸发与升华,会释放潜热或者吸收热量,也会造成大气的受热不均。

《庄子·天运》中说:“巫咸袑曰:‘来,吾语女!天有六极五常,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在庄子开来,天、地、日、月、风、云各尽其极,成为六极,以天为主,则其余为五常。《庄子·则阳》又说:“是故天地者,形之大者地;阴阳者,气之大者也。”《庄子·物外》还说:“木与木相摩则然,金与金相守则流,阴阳错行则天地大絯,于是乎有雷霆。”大絯就是大骇,雷霆起于阴阳二气的交倂,这就是庄子对大自然风的认知,那时不少学派都有这样的认识。各学派争鸣的立场不同,但对气象现象的认识有不少是一致的。

自从地球上有了人类,人类便开始了对风的认识和利用,只是原始人类处于无意识之中,五帝时期的尧舜才算有了一定的意识,那时间已经能把南风看做凯风。商代先民认为风是上天派往人间的使者,称为帝使风。每当商王外出田猎或巡游时,就用一种叫做斿或旒的旗子来候风,以测定风的方向和大小,同时又可以显示商王的气派和威风,这应该是后世相风乌的雏形。出土的甲骨文字里多处可见“风”字,由甲骨文可知商代对风已有命名,分别为:劦风、凯风、彝风、寒风。对风的强度已有分类,分别为:小风、大风、骤风、狂风等。

《诗经》时期,大河流域出现了15国风,这里的风已不再是自然现象,而是引申为地方乐调,也就是当时十五国的民歌。由《诗经》及先秦文字可知,先秦时期把风分得更细,分为:炎风、滔风、熏风、巨风、凄风、飂风、厉风、寒风、终风、凯风、谷风、匪风、飘风、大风、清风、晨风、疾风、飘风、泠风、厉风等。

关于风还有许多,诸如:北风、晨风、春风、大风、东风、匪风、谷风、古风、寒风、疾风、骤风、巨风、凯风、狂风、冷风、泠风、厉风、凉风、飂风、南风、暖风、清风、轻风、飘风、凄风、台风、滔风、微风、萧风、晓风、小风、劦风、邪风、熏风、炎风、彝风、遗风、终风等。

晨风——早晨的风。

大风――近地面层风速达8级(17.0米/秒)以上的风。它常能破坏建筑设施和农作物,海上大风对航海、海上施工和捕捞作业的危害甚大,是一种灾害性天气。产生大风的天气系统很多,如台风、寒潮、雷暴、飑线、气旋等。台风大风是由于台风涡旋区内强大的气压梯度所引起的,有风力大、阵性强的特点。汉高祖刘邦(前247-前195)在击破英布军以后,回长安时,途经他的故乡沛(今江苏徐州市沛县),设宴招待家乡的故交父老,酒酣时自己击筑(古代乐器)而歌,作慷慨豪情的《大风歌》,歌中有:“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匪风——出自《诗经·桧风·匪风》:“匪风发兮,匪车偈兮。”“匪风飘兮,匪车嘌兮。”描写游子行至途中,望见随风扬尘奔驰的马车,引起以对家中亲人的思念,但愿能遇到向西回去的路人,请他带个平安的音讯与家人。

寒风――北风­­。还有凉风、冷风、凄风、萧风、晓风等。有一位作家名叫寒风,直隶(今河北)易县人,满族,著有短篇小说《党和生命》,长篇小说《东线》、《中原夺鹿》、《战将陈赓》等。

谷风――东风。《尔雅·释天》说:“东风谓之谷风”。出自诗经《邶风·谷风》《小雅·谷风》。《邶风·谷风》中说:“习习谷风,以阴以雨。”《小雅·谷风》中说:“习习谷风,维风及雨。”罕见的台北冬雨,奇妙的拉萨夜雨,典型的夜雨不仅发生在拉萨河谷,连楚河谷中的日喀则,西昌盆地中的西昌,元江河谷中的河口等地都有夜雨,中国西藏、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地有许多河谷都可形成夜雨。“习习谷风,以阴以雨”说明,《诗经》时代大河流域的先民已经具有的地形雨的知识。

古风――就是古诗,是诗的一种古体形式。

骤风――来势急遽而猛烈的风,有骤风急雨。宋·郭熙淳《林泉高致·画诀》:“夏山雨过,浓云欲雨,骤风急雨,又曰飘风急雨。”

疾风——唐太宗李世民《赠萧瑀》:“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知义,智者必怀仁。”

疾风、飘风、泠风、厉风——出自《庄子》。

凯风――南风、春风、暖风。《邶风·凯风》中有:“凯风自南,吹彼棘心。”“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

狂风――超强的风。“狂风”(Tornado)战斗机是帕那维亚 (Panavia)飞机公司研制的双座双发超音速战斗机,该机于1970年开始研制,1972年完成结构设计,1974年8月首飞,1974年9月命名为“狂风”。

飘风——旋风,暴风;旧指逛妓院吃花酒之类的行径。

清风——清凉的风,:清风徐来

轻风——蒲福风级2级风称为轻风。

小风――微风。还有同音的威风。

劦风――东风,甲骨文称为劦风。《说文》中解释:“劦,同力也。从三力。”《山海经》说:“惟号之山其风若劦。”

邪风――不健康的风气;缺乏根据的消息;中医指伤人致病之风。病因学名词,即风邪,致病因素之一。《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说:“故邪风之至,疾如风雨。”

彝风――西风。甲骨文中,彝象双手捧鸡奉献,本义是古代祭祀时常用的礼器的总称,有不变的、固定的、经常的意思。自古以来大河流域处于西风带之中,由此看来远古大河流域的先民就知道了西风带的永恒性。彝是我国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四川云南贵州广西等地,彝风又泛指西南歌舞。

炎风、滔风、熏风、巨风、凄风、飂风、厉风、寒风――《吕氏春秋·有始览·有始》篇把风分为八类:东北曰炎风,东方曰滔风,东南曰熏风,南方曰巨风,西南曰凄风,西方曰飂风,西北曰厉风,北方曰寒风。

遗风――一是指余风,前代遗留下来的风尚,《史记·吴太伯世家》有:“其有陶唐氏之遗风乎。” 二是指余音,《淮南子·原道训》有:“扬郑卫之浩乐,结激楚之遗风。”三是指疾风,王褒《圣主得贤臣颂》有:“追奔电,逐遗风。”四是指骏马名。《汉书·司马相如传上》有:“乘遗风,射游骐。”颜师古注引张捐说:“遗风,千里马也。”

终风――出自《诗经·国风·邶风·终风》:“终风且暴,顾我则笑。”“终风且霾,惠然肯来?”“终风且曀,不日有曀”。表现了一个被男子玩弄后又抛弃的女子的悲伤和期望。诗借刮风、下雨、天阴、打雷比喻男子喜怒无常,放纵无礼,粗暴傲慢的性格和善于调笑的手段,给一个天真、纯洁女子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悲哀,女子却没有怨怒和悔恨,反而夜中不眠期望男子挂念,其实是借男子来写自己想念。

近代出现了蒲福风级,是由英国人蒲福(Francis Beaufort)于1805年根据风对地面(或海面)物体影响程度而定出的风力等级,常用以估计风速的大小。后几经修改,分成13个风级(0~12级)。1964年后,增至18个等级(0~17级)。蒲福风级(0~12级)风力与风速如下:

0级,无风,小于0.5米/秒,海面如镜,陆地平静,烟直上。

1级,软风,0.5-1.5米/秒,海面有鳞状波纹,波峰无泡沫,陆地炊烟可表示风向,风标不动。

2级,轻风,1.6-3.0米/秒,海面微波明显,波峰光滑未破裂,陆地风拂面,树叶有声, 普通风标转动。

3级,微风,3.1-5.0米/秒,海面小波,波峰开始破裂,泡沫如珠,波峰偶泛白沫,陆地树叶及小枝摇动,旌旗招展。

4级,和风,5.1-8.0米/秒,海面小波渐高,波峰白沫渐多,陆地尘沙飞扬,纸片飞舞,小树干摇动。

5级,清风,8.1-10.0米/秒,海面中浪渐高,波峰泛白沫,偶起浪花,陆地有叶之小树摇摆,内陆水面有小波。

6级,强风,10.1-14.0米/秒,海面大浪形成,白沫范围增大,渐起浪花,陆地大树枝摇动,电线呼呼有声,举伞困难。

7级,疾风,14.1-17.0米/秒,海面涌突,浪花白沫沿风成条吹起,陆地全树摇动,迎风步行有阻力。

8级,大风,17.1-20.0米/秒,海面巨浪渐升,波峰破裂,浪花明显成条沿风吹起,陆地小枝吹折,逆风前进困难。

9级,烈风,20.1-25.0米/秒,海面猛浪惊涛,海面渐呈汹涌,浪花白沫增浓,减低能见度,陆地屋瓦等将被吹损。

10级,暴风,25.1-28.0米/秒,海面猛浪翻腾波峰高耸,浪花白沫堆集,海面一片白浪,能见度减低,陆地不常见,见则拔树倒屋或有其它损毁。

11级,狂风,28.1-33.0米/秒,海面狂涛高可掩蔽中小海轮,海面全为白浪掩盖,能见度大减,陆上绝少,有则必有重大灾害。

12级,狂风,大于33.0米/秒,海面空中充满浪花白沫,能见度恶劣。

西汉武帝时代,相风乌在大河流域的问世,当时叫做铜凤凰。《三辅黄图》记载,在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所建的建章宫阙上,装置了一丈多高的鎏金凤凰,以观测风向风速。公元127-200年,东汉郑玄写有一篇《相风赋》:

惜之造相风者,其知自然之极乎?其达变通之理乎?上稽天道阳精之运,表以灵乌,物相其类;下凭地体安贞之德,镇以金虎,玄成之气。风云之应,龙虎是从;观妙之征,神明所通。夫能立成器占吉凶之先见者,莫精乎此。乃构相风,因象设形,宛盘虎以为趾,建修竿以亭亭,体正直而无挠,度径挺而不倾,栖神乌于竿首,候祥风之来征。

相风乌是古代铜制的鸟形风向器,装饰于建筑高处。《三辅黄图·台榭》:“长安宫南有灵台,高十五仞……有相风铜乌,遇风乃动。”骆宾王《咏雪》:“影乱铜乌吹,光销玉马津。”《淮南子·齐俗训》中有:“伣之见风也,无须臾之闲定矣。”河北省安平县逯家庄于1971年发掘出一座东汉古墓,墓中有一幅大型建筑群鸟瞰图绘画,主要建筑物后面的钟楼上,立有一只相风乌和一面测风旗,这是所看到的我国最早的相风乌图形,但不一定是华夏历史上最早的相风乌。直到公元12世纪初,西方才制造出了很像铜凤凰和相风乌的候风鸡,但比起建章宫阙上的铜凤凰,至少要晚1000多年。

明确为风力定级是在隋唐时期。唐贞观年间的太史令李淳风在他的气象学专著《乙巳占》中,把风分为8级:一级动叶,二级鸣条,三级摇枝,四级坠叶,五级折小枝,六级折大枝,七级折木飞沙石,八级拔大树及根。如果外加静风与和风就成了十个级。李淳风对风的分级远比蒲福分级法早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1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