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一路颍川遐想多  

2013-07-04 14:13:05|  分类: 山河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颍川遐想多

秋雨

行走颍川千古梦,中华回首文明。星移物换曾经。山河依旧在,只是几枯荣。

雨后岸边观水碧,悲伤污染难停。资源环境心声。探求发展事,莫把子孙坑。

这几天真的很热,湿度也大,迎着滚滚的雷声,我驱车行驶在颍川的道路上,一场好雨倾天而下。

颍川,位于伏牛山余脉向豫东平原的过渡地带,是8000年前裴李岗文化的西部边界,中原古农作物粟的原始栽培西至颍川,当年有一个少典氏族就居住在这个区域。颍川的北部是巍巍中岳嵩山,南端是恐龙的故乡,中部有华夏第一都夏邑。这个夏邑可不是河南省夏邑县,而是中华第一都禹州。

大禹治水有功,受封于颍川的夏邑,也就是今天的禹州市,夏、商、周这里曾三次为夏韩古都。大禹的儿子启在夏邑即位,并大宴于钧台,世袭天下自此而始。

颍川发祥于裴李岗农业文明时期,接续于黄帝,昌明于大禹,传承于夏启,西周时期属于召南腹地。古代属于应龙氏部落领地,后属于韩国。南部是古应国,应国以鹰为图腾,古汉字中“应”与“鹰”通假,因此今天的平顶山市被称为鹰城。北部是郐国,后被郑国所灭,再后来韩国灭了郑国。

公元前230年,也就是战国泰王政十七年,置颍川郡于阳翟(禹州),所辖地域为今天的河南登封、宝丰以东,尉氏、郾城以西,新密以南,叶县、舞阳以北。隋初废颍川郡,隋大业及唐天宝年间又曾置颍川郡。

颍川曾走出过不少古代历史人物,诸如墨子、吕不韦、晁错、徐庶、司马徽、郭嘉、吴道子、褚遂良、马文升等。

颍川与苏轼也有着不解的渊源。苏轼就葬于颍川之中的郏县,苏辙出知临近郏县的河南汝州,再谪雷州,后移循州,徙永州、岳州,历经坎坷,复太中大夫,又降居临近郏县的许州(许昌),自号颍滨遗老。“颖滨”也就是颍河之滨,颍河渊源于颍川,自西而东横贯禹州,是淮河最大的支流,许昌当年属于颍河流域。苏轼的小儿子苏过在苏轼谪惠州、儋州的苦难岁月里,陪伴着父亲一同受难,父亲去世后依叔父苏辙居颍昌(许昌)。苏过在许昌营湖阴地数亩,并命名为小斜川。徽宗政和二年,苏过监太原税;五年,知郏县临近的郾城;宣和五年,通判定州。苏过死后也葬于河南郏县。

颍川南部是汉水,北部是大河,本身属于淮河水系。溱、洧、颖、沙、汝等河流自颍川东来,流过了千年万古,流到了今天,流出了颍川文化。颍川的恐龙时代已被封闭在史前,然而数亿年后又重见天日;8000年前的裴李岗文化也已鲜为人知,然而粟的种子已演化成今日人类的农作物;夏、商、周的文明人类已略有记忆,古曾国的编钟再现颍川南部汉水流域的随州;《诗经》里有颍川的身影,《汝坟》的歌声传至今天……

大雨过后,我站在白沙水库岸边,看着远山青绿雾绕,望着一汪碧水,遐想着古往今来,为这一库的清水没有被污染而庆幸!再往南去,一直到与湖北交界的汉江,看着南水北调的中线源头丹江水库,那里的水虽然也清,但清不过白沙水库,总能看到一些污水注入丹江水库。

一路走在颍川,看着颍川的大小河流,想起来自己家乡鹤壁境内的河流,我的家乡境内主要有卫河、汤河和淇河。

2012年,鹤壁市环境状况公报中说,鹤壁市淇河水质定性评价为优,汤河水质为重度污染,卫河水质为重度污染。与2011年相比,污染程度无明显变化,其中有机污染程度有所下降,但汤河、卫河污染程度仍然较重,地表水污染仍以有机污染为主。

淇河: 2012年淇河水质级别为优,与2011年相比,淇河水质无明显变化。

汤河:2012年汤河水质级别为重污染,其主要污染物为挥发酚、氨氮、五日生化需氧量,与2011年相比,水质无明显变化。

卫河:2012年卫河水质级别为重污染,其主要污染物为挥发酚、氨氮、五日生化需氧量,与2011年相比,水质无明显变化。

雨后的颍川气温依然居高不下,7月3日上午,禹州的空气相对湿度高达85%,一片一片的烟叶生长得郁郁葱葱,但绿色的叶片纹丝不动,夏日闷得人喘不过气来。途中我与同事说起来环境污染,说到了省会的金水河与熊耳河。同事是郑州长大的,他说小的时候常在熊耳河洗澡,那时间熊耳河河底是黄泥,从河里抓的黄鳝很好吃。而如今河底是恶臭的黑泥,黑水带着臭味。我也说起来小的时候在卫河捉鱼,曾抓到过一人多长的青鳝,老人们说是一条青龙。

小时候卫河清清,河面上运输的船队总是一行一行,顺风的时候他们扬起船帆,风扯着船帆飘然远去,无风或者逆风时,船夫们沿着河岸喊着号声拉着纤绳,偶尔有打渔的鹰船经过,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后来渐渐有了机动拖船,拖船拉着船队,船上的人们眉笑颜开。

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卫河水清澈见底,河岸柳绿成荫,鱼儿嬉戏,河里的大鱼一条可达六七十斤,水中生活着虾、螃蟹、贝壳,小孩子爱在河里洗澡抓鱼,运输的船队忙碌在河面上,使得卫河充满了生机。

进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卫河沿岸的废水、污水排放量大增,卫河之水被严重污染。上世纪九十年代,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流域经济和人口数量迅猛增长,一些短期行为,不考虑后果,不顾及子孙后代利益的行为,在卫河流域超乎寻常的创造力和破坏力得到空前释放,卫河流域的生态系统几乎崩溃,环境破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污染卫河的现象不能有效制止,几乎完全失控。

GDP的一路狂奔,已经为我们的国家赢得了众多的世界第一:粮食产量第一,煤碳产量第一,钢铁产量第一,水泥产量第一,化肥产量第一,等等,不可胜数。但巨额GDP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喝空气长大的。它是在资源等额或不等额消耗的基础上换来的,巨额的GDP直接意味着巨额资源的消耗。每分钱的GDP都意味着与之相应的资源消耗;能源的消耗,矿产资源的消耗;水资源的消耗;供应链的消耗;人力资源的消耗;社会管理资源的消耗。虽我华夏地大物博,但也终有尽时。

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果GDP的膨胀速度再不科学制控,用不了10年,中国将不再有清洁可靠的天然水源,不再有天然可耕地,不再有成片天然林地,不再有可靠的天然食品,即使到青藏高原也不再有蓝天碧云和清新空气。我们的人均寿命也许还会不断被延长,但生命的质量已经无从谈起了。

GDP不科学的高增长,其实质是拿中国今后数代人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和环境做代价,当资源耗尽,尤其是民心耗尽的时候,GDP的狂奔就会变成裸奔。所以,再不能简单以GDP论英雄。否则,民族的未来就会奔向悬崖,就会跌入深渊!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