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第三场 梦里檄文讨法海  

2013-07-26 11:33:21|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场 梦里檄文讨法海

时间:明洪武初年夏天。

地点:许家沟西北大湖岸边。

场景:罗贯中梦里场景。许家沟西北大湖,湖光山色,碧水微波,绿荫环抱,烟柳笼纱。一片翠竹,一片桑林,一水碧波,一抹白云。绿水青山,荷花湖边,朦朦胧胧,扑朔迷离。

[烟雾起处,梦景里罗贯中上场。

(罗贯中)此地昨天似乎来过,我与许淇公在这湖边观光,牛娃还让给他摘那荷花。前面可不就是大湖村么,村里人把这片大湖称作西湖,皆因湖水位于村的西侧。我看这里的西湖并不比杭州西湖逊色,你看那湖光山色,碧水微波,倒是胜却杭州西湖几分。

(罗贯中唱)朦胧中太行美景胜杭州,

      迷离间此处西湖梦幻游。

      似瑶池碧水微波仙界外,

      美如画湖光山色世间留。

      气清新衔泥紫燕飞来去,

      微风吹烟柳笼纱舞倩柔。

      碧云天淇奥平湖游客醉,

      飘香兰荷花桑竹翠山头。

   (白)见那边来了两个女子,径直向我走来,见她们一人白衣,一人淡绿,莫非就是人们说起的白娘娘和小青?

[白素贞、小青各人手打一把画伞,白素贞身穿白色裙子,小青身穿淡青色裙子,二人飘飘欲仙上场。

(画外合唱)啊――

      只见她西湖岸上又来游,

      夫妻情时过千年梦未休。

      莫不是情愫犹存恋此地,

      也可能许宣圆寂爱魂求。

      恨难消皆因法海是非弄,

      意难平美好姻缘未白头。

      终不忘哀怨伤心忆旧事,

      叹人间几多岁月泪空流。

(小青)那位先生,我家姐姐对你有话要说。

(罗贯中)是喊我吗?

(白素贞)正是。罗先生,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罗贯中)还礼,还礼。敢问二位姑娘,你们如何认得老朽?

(小青)哎呀,先生,昨天你与我姐姐家的后人在此湖边说话,被我们姐妹听个一清二楚。

(罗贯中)莫非你们就是……

(白素贞)先生莫怕,我们不是妖怪,也不是什么白蛇、青蛇。我娘家本住白祀山下,也就是离此不远的火龙岗东。因我祖上端木浚在黎阳城中行医,与祖奶奶缇萦爱恋,得罪县衙少爷,冤枉入狱,在押解长安途中,得以逃脱。潜回黎阳后,改姓更名,以白祀山之白字为姓,隐居白祀山下,自后代代行医为业。小女子耳濡目染,自然也就略通些医术。

(白素贞唱)忆当年祖上平遭不白冤,

      长安路逃脱藏隐白祀山。

      祖上他一家艰苦度年月,

      从此后济世行医淇水边。

      终不忘代代教儿行善事,

      因此上扶伤救死在民间。

      幸生来白衣身着心清洁,

      终久是不让泥污染黑斑。

(小青)白祀山可是一处风水宝地,因姜尚曾在那里封神祭祀,漫山挂白而得名。秦始皇也曾登白祀山祭神,还在那里竖起一块巨碑,未等写上字迹便前往赵国邯郸督战……

(白素贞)小青妹妹不可叉题。

(小青)听姐姐的,不再多说白祀山的事情。因姐姐行医总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姐姐婆子家许家沟的乡亲们都称姐姐为白娘娘,其实我姐姐叫白素贞。我喜欢穿淡青色的衣服,时常随姐姐外出行医,乡亲们也就叫我小青。传说我祖爷爷名叫卫儿,祖奶奶名叫燕儿,是父母让我一生跟定白姐姐的。

(小青唱)姐姐她悬壶济世善慈心,

     活菩萨心系淇河两岸亲。

     小青我生死不离如绿影,

     淇河岸影随姐姐见情真。

(白素贞)小青妹妹,别说那么多,罗先生不知道我祖奶奶缇萦黎阳恋的事情,更不知道咱们两家生死之交的故事。

(白素贞唱)妹妹呀我们祖上命辛酸,

      祖宗啊遭祸黎阳血泪冤。

      虽说是多舛往昔成旧事,

      咱姐妹真情患难驻心间。

(罗贯中)老朽还真的糊涂,我只知道缇萦救父,还真的不知缇萦黎阳恋。

(白素贞)事情就发生在祖奶奶救出太仓公之后,他们自长安回归故里,路经黎阳,与我祖上端木浚相遇。当时太仓公的故里突遭兵燹,他们只好暂住黎阳城中,谁知祸不单行,太仓公遭贼人所害命丧九泉,祖奶奶将太仓公葬于黎阳山下。接踵而来的是祖上又遭人暗算,最后才有这隐居白祀山下。

(白素贞唱)说什么汉朝文景太平年,

      却怎会恶孽一方夜色天?

      多苦难缧绁冤魂哭血泪,

      问长安谁知淇奥隐奇冤?

(罗贯中)好个黑暗的世道!

(唱)都说是文景时期称盛朝,

   却不知黎民苦难泪滔滔。

   恰便是闻听宫阙欢歌舞,

   谁曾想几多饿殍荒野抛。

   终有个一统三分泪洗面,

   烽火起刀光血影夜风高。

   昏沉沉死生一场帝王梦,

   悲切切国破云烟魂远飘。

(白)两位把老朽约在这西湖岸边,不知有何见教?

(白素贞)今日约先生西湖岸边,皆因听说先生要写我们姐妹,故此特来对先生诉说我们姐妹一肚子的委屈。

(罗贯中)请细细说来,老朽洗耳恭听。

(白素贞)小女子哪里是什么蛇妖,我无非是一个看病的女郎中。我们姐妹常沿着淇河替人把脉医病,闲暇时节也常爱来这风光秀丽的西湖岸边玩耍。那年清明时节,我与小青妹妹在这西湖岸边踏青,天上突然下起雨来,一位好心青年送给我们姐妹雨伞,他自己却被雨淋的满身水湿,让小女子十分感动,他的影子在我眼前总是挥之不去。

(白素贞唱)那一年清明时节雨纷纷,

      萍水逢送伞青年事感人。

      好品德素未平生伸手助,

      小女我相思英俊动芳心。

(罗贯中)这位青年品德高尚,可敬可佩!

(白素贞)不几日,淇河岸边许家沟有人请小女前去治病,我与小青妹妹走过金山寺时,竟然再次遇见那位青年。原来他就住在许家沟,名叫许宣,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姐姐,姐姐已经嫁到大湖村。那日他是前往姐姐家中,巧遇我们姐妹淋雨,才搭手相助。好个品德高尚的许宣,他的身世令我十分同情,我很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用我们自己勤劳的双手,去建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家庭。

(白素贞唱)许宣他品德高风我爱怜,

      动芳心管他富贵与贫寒。

      靠的是未来幸福凭开创,

      只求个携手同心到百年。

(罗贯中)真乃巾帼女杰,令罗本五体投地!

(小青)我姐姐竟然厚着脸皮,逼我给伯父伯母去说,谁知伯父伯母听后很高兴,暗地里托了媒婆,婚事一说即成。姐姐成婚那天,许家沟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周围村上的人都来贺喜……

(白素贞)小青妹妹,给罗先生说这些干什么?

(小青)罗先生不是要写咱们姐妹么,我是想让先生把这些都写进书去。

(罗贯中)很好,很好,都写进书去。

(白素贞)羞死人了,罗先生千万别写这些,还是写后来的事情吧。

(罗贯中)后来怎么样了?

(白素贞)唉,一言难尽!自从我嫁到许家沟,淇河岸边就来了一条大蟒蛇,常爱爬进村里祸害村民,还时常盘卧于金山寺门口,吓得香客不敢再到金山寺烧香,一时间金山寺门可罗雀,凄清冷落,一派萧条景象,金山寺禅师法海显得十分落魄。也算祸不单行,许家沟又闹起瘟疫,寺里和尚也有几个涅槃西归,我那时几个村子奔走,总也顾不过来,于是法海迁怒于我,开始造谣惑众。

(白素贞唱)真格得那条白蟒吓死人,

      祸事生瘟魔接踵闹山村。

      我只顾奔忙治病医生死,

      谁曾想法海谣言乱假真。

(小青)可恶的法海先说是姐姐引来的大蟒蛇,继后又说姐姐是祸水,带来了瘟疫,后来慢慢地又说姐姐就是一条大白蟒,还说小青我是一条缠鱼幻化,都是妖怪,是特意来祸害许家沟的。起始我们姐妹俩被蒙在鼓里,听说有一次大蟒蛇爬进我们家里,法海找人先把我们二人叫走,然后又引众人到我们家中观看,当面与许宣说白蟒蛇就是姐姐真身,还逼着许宣交出姐姐。我们两个已经被法海预先藏了起来,许宣去哪里找我姐姐?于是,人们也就信了法海的鬼话。

(小青唱)佛门中法海衣冠恶孽僧,

     好卑鄙巧施诡计把人坑。

     整日里悬壶姐妹医生死,

     悲伤叹不料钢刀脖颈迎。

(罗贯中)恶僧法海,丧尽天良,罪恶昭彰,气死我了!

(白素贞)原本我与夫君恩爱度日,我与小青妹妹时常也教我夫君一些医术,夫君十分聪慧,先是闻一知二,后来竟能闻一知十,医术日渐精进。却不料平地风雷,天降灾祸,经法海巧施诡计,夫君信以为真,躲入金山寺中,再也不敢出来。事也凑巧,连天暴雨倾盆,又遇地震,淇河下游山崖倾倒滑落,将淇河堰塞。一时间洪水暴涨,大水漫灌金山寺,僧俗人等纷纷登上太行山头。

(白素贞唱)观着那暴雨连天逐浪潮,

      猛然间山倾地动壁崖摇。

      甚惨烈堰塞淇水成湖泽,

      雷电闪水漫金山起怒涛。

(小青)可恶的法海再次造谣,说是因许宣躲进金山寺,是我们姐妹两个妖怪报复,施了妖魔法术,才有了水漫金山。

(白素贞)水漫金山,寺院遭遇空前劫难,经法海造谣惑众,我夫君更加相信我是蛇妖,夫君铁了心要皈依佛门。我已是身怀六甲之人,哭天不应,哭地不灵。待生下我儿之后,法海带领不明真相的众位乡亲,围住家门,硬是将我带走,囚禁在南山的雷锋塔下。

(白素贞唱)哭无泪不白冤屈痛碎心,

      咬牙恨恶僧法海不如禽。

      枉修行是非颠倒沾污佛,

      丧天良罪孽昭彰鬼魂阴。

(罗贯中)呀,呀,气死人了!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在写你们姐妹之前,我要先写一篇《讨法海檄文》。

(白素贞、小青)谢谢先生!

(罗贯中)《讨法海檄文》:恶僧法海,丧尽天良,有违佛训,毁人恩爱。为私结怨,无端寻仇,何颜面对佛门?拆人因缘,罪恶昭彰!胁上苍以报私怨,藏祸心不可告人。不理佛门,投机专营红尘之事;祸害凡间,非要他人妻离子散。耍尽阴谋诡计,用尽恶毒手段。佛门作恶,人间造孽,佛界败类,当受天诛。狠毒虫蝎,黑心烂肺,引人神之所共愤,令天地之所共怒。贼子假借天意,报复善良。扣人夫君,幽于金山寺中;逼人皈依,何来圣佛慈悲?苍天啊!天怜苦悲,愿千夫怒对恶僧;呼唤声援,借风雷轰击法海。

(罗贯中唱)怒目指恶毒蛇蝎罪孽僧,

      骂法海佛门败类祸苍生。

      臭名扬岸然道貌一禽兽,

      金山狼披挂袈裟掩丑形。

(白素贞)瞻彼淇奥,绿竹青青,许宣他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不瞒先生,我在雷锋塔中,每日以泪洗面,难忘我的夫君,难忘我们曾经恩爱携手。

(白素贞唱)忆当年西湖相遇聘良媒,

      许宣他涉水淇河送几回。

      终说定秋以为期行大礼,

      情难忘洞房桑葚醉床帏。

      曾记得淇河岸上桑中鸟,

      嬉笑见翠竹清幽惊起飞。

      美姻缘泪雨西湖温旧梦,

      太行山汤汤淇水逝东归。

(白)可惜都已成为美好的回忆。昨天见先生与我那后人许淇公,还有可爱的牛娃在西湖边上闲步,使我无比欣慰。一时令我想起我那可怜的儿子,生下来就离开了母亲的怀抱。

(罗贯中)哎呀,老朽总是一口一个姑娘地称呼,失礼了。罗本已经与许淇公结为兄弟,应该改口,请老祖宗受孩儿一拜。

(白素贞)使不得,使不得。你我眼下均是在异空间相见,时间、空间已不重要,不必多礼,请先生继续《讨法海檄文》。

(罗贯中)遵命。《讨法海檄文》:夫妻平安度日,竟遭不测。朗朗乾坤之春色,阴阴法海之黑手。欢夫妻之恩爱,瞬间祸起;悲黑云之压顶,恶僧逞凶。因法海之孽生,终使许宣妻离子散。气愤填膺,怒发冲冠。壮我肝胆,声讨佛孽。

(白素贞)谢谢罗先生!当年我在雷锋塔下,有一次从门缝中看到几个孩童上山砍柴,听他们讲塔里锁着个大白蛇精,我推测其中就有我儿,我像是万箭穿心,欲哭无泪。

(白素贞唱)恨不能咫尺天涯母子情,

      怨伤痛雷峰塔下独孤灯。

      箭穿心儿说生母蛇妖怪,

      哭无泪心碎魂飞血泪声。

(罗贯中)老祖宗,罗本继续《讨法海檄文》:东连沧海,西尽江河;汹涌澎湃,水天相接。决东海之波涛,波恶金山寺;倾江河之巨澜,澜涤罪法海!黑云翻而怒潮涌,风雷动而狂涛起。潮涌则金山崩颓,涛起则法海变色。以此制恶,何恶不摧?以此罚罪,何罪不灭?

(白素贞、小青)谢谢先生!

[三三两两的游人开始向他们走来。

(罗贯中)诸位或是乡里,或是过客。法海罪恶,有目共睹。罗本这里作揖向敬,泪泣顿首向托。愿善良人间永久,恶者打入地狱,再次顿首,致谢声援。时日宣判恶僧,令其遗臭千载,万古恶名。愿邪恶早进冥界,祝春色洒满人间!

[落幕。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