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周末醉言】伤逝在乍暖还寒的季节  

2013-03-30 11:03:00|  分类: 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醉言】伤逝在乍暖还寒的季节

秋雨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感慨与愤怒,歌君子,鞭小人,为社会,为自己。

某些充满阴谋和龌浞的角落,犹如冬季里被遗忘在往日难以呼吸的雾霾,令人愤怒地总想把它抓住填入苍茫大地的无底深渊!时光过得真快,寒冷且充满阴霾的严冬终于被阵阵春风化雨扫进了过去的岁月,凄凉而癫狂的北风战不过南来的春风和明媚的阳光,被轰隆隆的春雷吓怕了如鼠的苦胆躲进了夜幕的背后,尽管乍暖还寒,阴霾在背后鬼魅那里偷着张牙舞爪,但终究未敢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更不敢与明媚的春光针锋相对,以至于大自然显得是那样的洁净清新,万类蛰醒欢悦。

芸芸众生哪个不是抱定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竟不知太平犬度日并非易事。就像嫉恶如仇的狗狗看到两条腿恶狼对贾迎春的残暴,遍体鳞伤鲜血一地的贾迎春被恶狼正要吃下时恰好狗狗赶到,狗狗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与那只恶狼打得昏天黑地,最后那只恶狼见打不过狗狗借机跑掉了。就在狗狗与恶狼你死我活拼命搏斗的时候,大观园里的儿孙们一个个躲得老远,恶狼早没了踪影,事情平息了一个个英雄似的粉墨登场。儿孙们闻声赶来,恶狼早没了踪影,待贾宝玉到场时,糊涂的富家贵胄贾宝玉不明就里黑白颠倒,误认为是狗狗伤了贾迎春,于是痛下杀手欲置狗狗与死地而后快,大观园里的儿孙们一个个昧着良心上阵助威。狗狗算是运交华盖,可谓惨不忍睹,把狗狗打得死去活来,最后用绳子拴住狗狗的脖子拖进怡红院,然后挂在怡红院的大树上开始给狗狗慢慢灌水,狗狗不死如何能够?可怜的狗狗啊!大观园有什么好留恋的,都是一帮禽兽不如的东西,死了吧!死了就不用再看大观园不孝败业的儿孙们!

大观园子里并非只有狗狗冤枉,林黛玉苦苦追求的成果被薛宝钗夺了去。于是,杀人在逃犯的妹妹,一心想嫁给皇上未能遂愿的薛宝钗费尽心机,从别人手中抢去了心爱,害得别人离恨魂归。而如今不是有很多人在说薛宝钗多么贤惠吗?葬花血泪白白抛洒,世人犹如铁石心肠,不为所动,都在遵从胜家王侯败家贼的金科玉律,还说什么良心几何!犹如新时代别人的成果被他人抢去了,于是抢成果者成了砖家、驳倒,而被抢者名落孙山,终生当小爬虫去吧!世人只认胜家,君没有头衔只能枉然,自认倒霉去吧!君要著书立说,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终于杀青压板就要开印。请等一等,是否君要考虑加上几个名字,咱们需要开个砖家论证会,经过热烈讨论,终于有了几个人名上榜,可以开印了。再等一等,这么多人参与的著作,这可是集体智慧的结晶,马虎不得,书稿需要再请名家看看,于是名家纷纷到场,个个高谈阔论,搞得原作者无所适从。改去吧,虽说是集体智慧结晶,但还是以君为主,文章不怕改,越改越精华,自己改不完,可以交给君的儿子、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偷牛的贼已经跑掉,有人追赶贼人无果,回头拾起了牛缰绳,因而获了重罪。某地修车店里修车时自己不慎轧死了人,警察却去抓了毫不相干开这辆车的司机,还振振有词曰:“你如果不修车,能轧死人吗?”“好人桃花源”名誉园长袁厉害更是冤枉,事情来了,总是要找替罪羊滴,哪有什么谁冤枉谁不冤枉?想不冤枉也当个大官!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帮着恶孽颠倒黑白,爽性搞出些花样翻新。也许稍加技巧更真实,别让百姓看出是坏心。再让笔杆子添油加醋,造就出一代英雄功臣!让死水酵出一沟绿酒,谁想醉生梦死尽情饮!小偷窃笑着江洋大盗,这个世界由谁来开垦?

世人开始以难得糊涂的心态作为处世哲学,更有梦想步康百万庄园庄主后尘者抱定留余思想,梦想有日飞黄腾达踏着别人肩头或者血泪直上青云者。然而他们对《四留铭》进行了断章取意,成了何余留,用尽伎巧以造化自身;何余留,极尽俸禄享尽贪腐;何余留,榨尽资财欺凌百姓;何余留,享尽富贵虑己子孙。可谓临事拼破头颅,不留余地;临财据为己有,吃干喝净,不给他人余留一滴残羹。盖霸取耕道不留阡陌往来之路,自绝其子孙者。若辈知昌家之道乎?实乃踏他人肩头或者血泪直上青云者!

人活着需要伸直了腰肢,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在无言中,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似乎又都感到彼此的坚忍崛强的精神,还看见从新萌芽起来将来的希望。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日子一久,只落得麻痹了翅子,即使放出笼外,早已不能奋飞。现在总算脱出这牢笼了,我从此要在新的开阔的天空中翱翔,趁我还未忘却了我翅膀的扇动。

《伤逝》里的子君似乎将先前所知道的全都忘掉了,即使子君在坐中给看一点怒色,她总是不改变,仍然毫无感触似的大嚼吃饭。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我终于从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中悟出些道理,子君大概已经认定鲁迅先生是一个忍心的人。其实,我一个人也是容易生活的,虽然因为孤僻而不是骄傲,向来不与世交来往,迁居大观国际之后,也疏远了所有旧识的人,然而只要能远走高飞,人生之路还是宽广得很。现在忍受着这生活压迫的苦痛,大半倒是为自己能够安静地生活,不想无事生非,引祸上身,他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但世风日下的今天,不少朋友的认识却似乎开始浅薄起来,竟至于连这一点也想不到了。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感慨与愤怒,歌君子,鞭小人,为社会,为自己。初春的夜,还是那么长,我遍看各处,寻觅《伤逝》里的子君,然而哪里还有她的身影,世界变了,变得让人不能认识。我知道子君不会再来了,她虽是想在严威和冷眼中负着虚空的重担来走所谓人生的路,也已经不能。她的命运,已经决定她在无爱的人间死灭了!长久的枯坐中记起往日村庄所见的葬式,前面是纸人纸马,后面是唱歌一般的哭声。然而《伤逝》里子君的葬式却又在我的眼前,是独自负着虚空的重担,在灰白的长路上前行,而又即刻消失在周围的严威和冷眼里了。

新的人生之路还很多,我必须跨进去,因为我还活着。但我还不知道怎样跨出那第一步。有时,仿佛看见那人生之路就像一条灰白的长蛇,自己蜿蜒地向我奔来,我等着,等着,看看临近,但忽然便消失在黑暗里。我愿意真有所谓鬼魂,真有所谓地狱,那么,我便可以在苍茫的鬼狐界,在妖风黑雾的肆虐中,像只黑色鬼狐的幽灵,在花妖鬼狐的世界里游荡,去聆听那些怀才不遇、仕途难攀的不平,在这不满和不平的呐喊声里,去听对美好没来的渴望!在这呐喊声里,去听对贪宫污吏狼狈为奸的鞭笞!在这呐喊声里,去看对勇于反抗,敢于复仇的平民的称赞。更有那些最美最动人的人与狐妖、人与鬼神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纯真爱情的故事,令人总想把那现实的黑暗埋葬在苍茫的鬼狐世界深处!

我要遗忘,我为自己,并且要不再想到葬在遗忘中犹如冬季里难以呼吸的雾霾,我要向着新的人生之路跨进第一步,我要将真实深深地藏在心的创伤中,默默地前行,用遗忘和说谎做我的前导,愤怒地把寒冷且充满阴霾的严冬抓住填入苍茫大地的无底深渊……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