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甲骨文为什么会突然退出人们的记忆?(4)  

2013-12-03 18:15:42|  分类: 天地之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骨文为什么会突然退出人们的记忆?(4)

秋雨

二、从周人丑行遥想甲骨文的遭遇(续2)

(三)弄虚造假标榜自己是神圣

周人竭力抹黑商代帝辛,给自己的东侵找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对商代帝辛夸大其词、无中生有,开动宣传机器,大肆煽动和蛊惑人心,似乎他们的鸠占鹊巢天经地义,但历史真相即便是坑埋了甲骨文字,也终究掩盖不了他们犯上作乱的事实!牧野暴乱是商代“九世之乱”在商末的延续,也是周人对商朝报复世仇的一场大疯狂。

周武王牧野暴乱获胜后,在今天的河南省鹤壁市“大赉天下”,还在鹤壁市浚县的白祀山举行封神大典。他们把商代帝辛赐名为纣,称帝辛为纣王。纣就是驾车之马后部兜马粪的革带,周武王极尽侮辱与谩骂,毫无王者之风!与此同时,把为他战死的将士皆封为天上的神灵,而把帝辛的妻子封为茅厕里的茅厕之神,可见周武王是怎么样一位小人!姜尚更是恬不知耻,让自己执掌赶神鞭,借着周人之力无限抬高自己,好像自己就是玉皇大帝。

姬发自封为周武王也就罢了,他却将已经死去的父亲姬昌封为周文王。姬昌只是一位西伯侯,算是商的一个臣子,而且是一位乱臣贼子!一方诸侯,建国于岐山之下,只是相当于今天的省部级干部,怎么着也不能算是王的级别。除此之外,周人的始祖后稷成了与五帝同样伟大的人物,后稷之位传给了台玺,台玺传位给了自己的儿子叔均,叔均又传给了后稷的儿子不窋,不窋之位其后子孙相传。但《诗经》却不见歌颂台玺、叔均的诗篇。不窋生儿名鞠陶,鞠陶生儿名姬刘,因周人坐了天下,姬刘也被尊称为公刘。姬昌的祖父被尊为古公亶父,但姬昌的父亲王季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尊称。西岐周人置五帝到夏,夏到商代这一华夏历史而不顾,让后稷与帝喾接上父子血缘,之后又有公刘、古公亶父、王季,然后又有周文王,似乎盖过了炎黄之后的华夏正统传承,篡改与歪曲华夏血脉,给自己造假历史。

《诗经》因儒家编纂,《雅》《颂》里多有颂诗,有关后稷、公刘、亶父、姬昌、姬发、姬诵的诗歌均是赞美,尤其是对周文王的赞美,读后顿有王婆卖瓜之感,似乎他就是上天派下来的神仙,天下黎民必须俯首听命于西岐周人,周人明显是在弄虚造假,无限抬高自己,欺骗禁锢天下芸芸众生。孔子一贯反对犯上作乱,但他却是两个标准,心口不一,出尔反尔,他称犯上作乱的的乱臣贼子姬昌为“三代之英”,而称比干、箕子和卖国奸臣微子为“三仁”,孟子称姬昌这样的圣人500 年才出一个,可见这些所谓的圣人们口是心非,标准不一,包藏私心!

姬氏自后稷居邰,公刘居豳,太王邑岐,而姬昌则迁于丰,至姬发即位,由丰迁都镐京,共有35代人。《诗经》里周人王婆卖瓜,连篇累牍无限抬高自己,按照这种喜欢造假的恶习推测,《诗经》里应该有每一位周人先祖的赞美诗,甚至每位先祖都会有数篇歌功颂德的诗篇,算起来应该至少有千篇以上。但《诗经》中只有:《生民》,说的是后稷;《公刘》,说的是公刘;《緜》,说的是古公亶父。有人认为,《生民》《公刘》《緜》构成了西岐周人传说自己历史的一个系列,这个系列缺失的周人先祖也太多了吧?估计是“诗三千”的时候这类诗歌太多,如同《诗经》里的垃圾,孔子也可能感到周人造假造得太离谱,于是给统统删除了。因而眼下的诗经之中的《雅》《颂》出现了很大的漏洞,使得歌颂周人历代祖宗的诗歌不连续,从而也造成了周人造假历史文献的缺失。

《诗经》的《雅》《颂》之中,多是些为西岐周人的歌功颂德,标榜他们如何伟大,如何像天上的神仙,如何一心为了天下黎民苍生,建立了如何的丰功伟绩。而在《风》中,字里行间充满着农奴的凄苦泪水,充满着王公贵族巧夺豪取,能够看到一个个地方诸侯的臭恶嘴脸,能够听到饱受徭役之苦的奴隶倾诉,能够听到“春秋无义战”士兵的哀怨之声。《风》与《雅》《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真可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是微子后人孔子眼中的“周礼”,《诗经》本身已经对西岐周人给出了评述,可谓莫大的讽刺!

周人姬昌、姬发父子当受到后世的鞭挞,姬昌之前的周人列祖处在五帝、夏、商时代,他们再伟大,也不能取代炎、蚩尤、黄传承下来的华夏血脉,也不能用周人遮挡炎黄儿孙的历史光辉。再说后稷到姬昌这一历史系列,有弄虚造假之嫌,不能令人信奉认可。后世不能采用姬昌、姬发父子彻底抹杀搞臭帝辛那样的卑劣手段,需要对周人区别对待,周朝存在值得歌颂的历史人物,譬如周公姬旦、召公姬奭、卫武公等就值得歌颂。

周公姬旦摄政,因周成王姬诵年幼,代成王行事,曾有“周公将不利于孺子”的流言蜚语,但事实证明周公姬旦并没有篡姬诵之位。他平定“三监之乱”后,在淇河岸边为第一位卫国国君姬封举行授土授民仪式,制作了《康诰》《酒诰》和《梓材》,这三篇文告是甲骨文之后华夏最原始的廉政文字,提出了 “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意思是说一个人不要仅是在水面上映照自己的形象,更应当从民众中鉴照自己的形象。周公姬旦的三篇文告闪烁着远古廉政思想的光辉,照耀着今天。

《诗经·甘棠》是歌颂召公勤政爱民、清廉听政的事迹,表示对他的爱戴和怀念,因而不愿砍伐他曾坐于其下办公和休息的杜梨树。召公被后世千秋传唱,流传至今。河南省宜阳县香鹿山镇甘棠村即为古召伯听政处原址,有清代河南尹张汉手书“召伯听政处”石碑。中国古代的衣服扣子是用布条做的,形状很像杜梨树上结出的果实,因此召公姬奭堪称“扣子下的廉政君子”,当今廉政建设应该向这位古人学习。

《诗经·淇奥》以淇河两岸的淇竹起兴,歌颂了卫国第十一代国君卫武公的美德,赋予竹以人的精神、道德、情操,他在位期间能自律修德,百采众谏,常与下臣共勉,堪称卫国一代明君。淇竹因此而名传天下,誉满华夏古今,真可谓“淇竹传《诗》”“问华胄,名淇澳”,淇竹含着廉政、爱国、爱家乡、忘我奉献、努力奋斗等,内涵丰富,闪现着君子的身影,淇竹也成为了淇河之魂,各朝各代文人都在追思着淇竹,成就了淇竹文化。《淇奥》开创了淇竹文化的历史先河,也开创了华夏竹文化的历史先河,长期社会发展和时代演进,人们把竹的生物形态特征总结升华成了一种做人的精神风貌,如虚心、气节等,象征着人格道德之美,其内涵已成为中华民族品格、禀赋和美学精神的象征。

不管西岐周人如何处心积虑地无限抬高自己,也不管他们又是如何丧心病狂抹黑商代帝辛,他们从华夏后裔手中夺去的天下,自秦汉以后还是回到了华夏后裔的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