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甲骨文为什么会突然退出人们的记忆?(3)  

2013-12-03 18:13:10|  分类: 天地之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骨文为什么会突然退出人们的记忆?(3)

秋雨

二、从周人丑行遥想甲骨文的遭遇(续1)

(二)周人绞尽脑计也要把帝辛搞臭

商代帝辛最初的罪状出自周人发动牧野暴乱前夜的《牧誓》,《牧誓》中给帝辛定的罪状有:听信女人的话、不留心祭祀、舍弃父母兄弟不教化、近四方逃来的多罪之人、重用有罪之人、暴虐祸害百姓、为非作歹。《牧誓》原文如下:

时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族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髦、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把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道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土。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夫子勖哉!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

翻译成现在的语言就是:

午夜之时,河汉在天,武王率领军队抵达商都郊外牧野,举行战前誓师动员大会。姬发王左手拄着金色大斧,右手举着白牦牛尾做令旗,高声说:“远道而来,辛苦了,西岐的将士们!”然后又说:“啊!我盟国军队的指挥首领们,司徒、司马、司空诸位大臣们,诸位亚旅、师氏将领,千夫长、百夫长各位将军,以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的盟军们,请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举起你们的戈、矛和盾牌,我将发出开战的号令。”姬发王继续说:“古人有句老话说得好:‘早晨从来没有母鸡高歌鸣叫。母鸡一旦早晨鸣叫,必然全家败运。’当今商王只听信女人的话,昏庸得不留心祭祀,昏庸得舍弃父母兄弟不予教化,只顾亲近四方逃来的多罪之人,尊敬、信任、重用他们为大夫卿士。使他们暴虐祸害百姓,放任他们在商都为非作歹。今天我就要奉上苍之命执行上天对商的惩罚。今日对商的作战,大家要看准战机奋力前行,不管是六步、七步,关键是要步调一致。不失时机地四面出击,不管是如何向前推进,关键是齐头并进,协同作战。诸位向前冲杀吧!勇猛之师,所向披靡,犹如猛虎添翼,好似熊罴雄威,浴血奋战在商都郊外牧野大地!勇敢地去迎接胜利吧,远道奔袭而来的西岐将士们,向前冲杀吧!勉励鼓舞诸位将士,立功的时刻就在今天,向前冲杀吧!如果有谁胆敢临阵退却,杀无赦!”

《牧誓》中称呼姬发为王,这是历史的造假,有违历史事实,那个时间姬发还不是周武王,他当时的身份是西岐的一方诸侯,不是王的级别,仍属于帝辛的臣子,不过是一位乱臣贼子!牧野暴乱灭了商之后,周人坐了天下,但中土人士并不认可,总是义旗高举,起来反抗西周的统治。就连商末投奔西岐的伯夷、叔齐,因对周人所作所为看不惯,感到十分耻辱,周灭商后不食周粟,隐名埋姓于王屋山下的黄河三峡。周人只好绞尽脑计给商代帝辛泼脏水,给帝辛不断增加罪名,不把帝辛彻底搞臭决不罢休,否则姬发就很有可能坐不稳天下。

商汤推翻夏桀也有一战,汤与夏在今天的河南省原阳县境内开战之前也有个《汤誓》,把夏桀也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看来周人在这方面也从商汤那里学到不少,堪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也是为什么《诗经》能把《商颂》中的5首诗歌保留下来,而没有被孔子删除,一是某些诗歌为孔子的祖先微子所作,二是诗歌的内容歌颂是商汤,商汤在某些方面与姬发行为类似。

其实姬发的行为也是所谓的周文王之遗风,当年周文王欲要讨伐崇国,也是先造舆论,开始宣传说:“我听说崇侯虎侮辱父亲兄弟,不尊敬长者,判决案件时不中立,分财物时不均等。百姓辛勤劳作,却不能丰衣足食,我想讨伐他,只是为了黎民百姓。”然后下令讨伐崇国,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黎民百姓,其实是在为后来的牧野暴乱扫清东进的道路。

《诗经·荡》里借周文王姬昌之口,给商代帝辛定的罪状有:暴君、暴虐、湎酒、疯狂、心狂,欢无度、多怨声、失政德、废典章,执政害民、朝令夕改、颠倒无常、朝纲紊乱、朝纲荒废、不纳谏言、聚敛贪赃、迷恋美色、败德失德、仪态全失、咆哮如雷、无道昏庸、重用小人、忠良遭贬、贤达远避、民间贼盗、民情悲苦、黎民诅咒、四方讨伐等。

历史上曹操曾经恶名远扬,但曹操是开国之主,留下了不朽的事迹和卓越的诗篇,儒家无法一手遮天给一概抹杀。商代帝辛是亡国之君,他的后人政治上没有了发言权,而微子的后人却把持着舆论阵地,与西岐周人政治利益相同,这样的社会历史背景下,搞臭帝辛易如反掌。也许帝辛的功绩就记录在甲骨文中,但甲骨文进入周朝却突然消失,并且退出了人们的记忆,周人留下来的古代文献中,记录帝辛的文字都是清一色的否定、侮辱和谩骂,从没有只言片语的赞扬。周人给他定的罪状,无非是夏桀罪状的夸大,这也给甲骨文的突然消失留下了可疑之处。

《牧誓》中帝辛的第一条罪状是“听信妇言”,这只能是出自反对派微子之口,是对帝辛的造谣、中伤,也是非炎黄子孙西岐周人对华夏母系社会的少见多怪。从出土的甲骨文卜辞中不难发现,商代的女性很伟大。譬如武丁的妃妾妇好,她带领军队征战敌人,同时代的男将军甘拜下风,甘愿受她的指挥。她不仅能够率领军队东征西讨为武丁拓展疆土,而且还主持着武丁朝的各种祭祀活动,在出土的甲骨文献中,妇好的名字频频出现。这样的妇言为什么不能听?落后的西岐周人真乃井底之蛙,他们根本不知道中原华夏民族女性的伟大!帝辛之妃可能是和妇好一样伟大的女性,但因为她是帝辛的妻子,所以更被微子之流和西岐周人痛恨,于是便塑造出《封神演义》中的苏妲己,周人的流氓政治宣传太可恶了!

《牧誓》中帝辛的第二条罪状是“不留心祭祀”,出土的甲骨卜辞证明,帝辛的父亲帝乙时代、帝辛时代的祀典在商代是最为完备的。说帝辛不祭祀先祖更是捏造罪名,显得十分荒唐!怪不得甲骨文突然没有了,也许是周人怕谎言大白于天下,于是坑埋了甲骨文。

周人还给帝辛定了“信有命在天”的罪状,在那个还谈不上科学的年代,不信上天是违反历史的,西岐周人似在阉割历史,既是到了周代也是信天命的,看看《诗经》之中的《雅》《颂》,周人无时无刻不在“信有命在天”。如果说这也算是帝辛的罪状,周人就更是在犯罪!

至于《诗经·荡》中说帝辛“湎酒”,无非是因为商代之人本来好酒,成为一种社会风俗,帝辛可能酒量特别大,喝的酒特别好些多些,说帝辛“酗酒迷乱好色”,也不是事实。《封神演义》之中只造出来一个苏妲己,请问帝辛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吗?有后宫佳丽三千吗?他有几个儿子?所谓的周文王有多少儿子?一比较就知道谁在玩弄女性,谁最好色,周文王如果不好色,哪来得那么多不是一个母亲的儿子,难道都是踩了大脚印怀孕的吗?而且每个儿子都封有一方天下。西岐周人真是厚颜无耻,自己一身骚,却在说别人喜欢饮酒嫖娼!说帝辛“酗酒迷乱”,也是睁着眼说瞎话,帝辛如果头脑糊涂,怎么能成为“百克而卒无后”的战无不胜者?后世儒者,据此造出来“酒池肉林”等奇谈,搞一个“酒池肉林”让造出该词的儒者坐池边上试一试,估计不等饮酒也会被酒气熏死!真是荒唐至极!

给帝辛所定的“不用贵戚旧臣”之罪,估计与微子关系密切。微子姬启是帝乙的长子,商代是“兄终弟及”制,但帝乙把王位传给了帝辛,而不传给微子,微子不得立,自然不甘心,于是他不顾大局,竟然为一己之私走上投敌叛国之路。以微子姬启为首的一部分年长且握有重权的旧臣,在帝辛即位后和帝辛搞对立,因而失掉了手握之重权,心怀不满不思自身之过,反而给帝辛罗织了这一罪名。还说帝辛是暴虐之君,假若帝辛真的残暴,第一个当杀的就是所谓的周文王,但帝辛之是软禁了他,并且把它释放,要是当年把周文王杀掉,怎么会有后来的牧野暴乱?第二个当杀的就是微子,但帝辛也没有杀他,以至于微子吃里爬外,背叛商朝,如果把微子杀了,也不会有牧野暴乱的发生。由此可知,帝辛不仅不是暴君,反而是个仁义之君,他太顾及兄弟之情,太顾及与姬昌的沾亲带故,导致了牧野暴乱。

帝辛的罪状里还有“登用小人”,实际上是滥加罪名。商代末年,帝辛锐意改革,破格用人,本想破除奴隶制,提升奴隶为大夫卿士,这应该是进步的措施。他扩土开疆,统一东南,对民族发展、文化发展的不朽功劳,和这个措施是分不开的。而且早于他武功极盛的汤和武丁,也都一样采取过破格用人的先例。

根据这些所谓的罪状,以微子后裔孔子为首的儒家,历经数代给帝辛添油加醋,将罪状增加到七十多条,皆是些查无证据的捕风捉影、凭空杜撰。周人开动宣传机器,孔子之后的儒者传承周人的衣钵,对后世造成了深远影响。商代帝辛冤沉大海,再无翻身之日,令人为之叹息悲哀。正是:

后朝总把前朝恶,写史中伤造假讥。

扫去尘封寻远古,推研叶绿想当时。

闲暇读史穿云雾,饭后翻书拂土灰。

被骗黎民皆恶纣,遭欺百姓众歌岐。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