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周末闲聊:梦里抄袭  

2013-11-08 16:02:14|  分类: 讽刺与幽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朋友之约,将“讽刺与幽默”系列部分文字列表,朋友可以百度搜索,搜不到的就用我给的地址查找。

1. 怀疑孔子临终遗言《子寿终录》系伪造的理由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31019286.html

2. 汲塚发现周公与姬封私谈记录《恶辛》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31039442.html

3. 梦里抄袭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31060883.html

4. 酆都城会议侧记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613082.html

5. 古墓之夜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092309.html

6. 梦遇焦大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845302.html

7. 宇宙责任无限公司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940846.html

8. 总怕参会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daddb0100g7e4.html

9. 现场指挥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daddb01009fvy.html

10. 撬起地球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daddb0100aj5i.html

11. 笑话三则

地址:http://www.cmabbs.com/thread-18483-1-17.html

12. 循环

地址:http://hi.baidu.com/chinalib1958/item/2e553f38975038f697f88d7f

13. 爱开会的花主任

地址:http://blog.ifeng.com/5108604-60.html

2010-02-26 08:27

14. 卫生间不能缺纸

地址:http://hi.baidu.com/chinalib1958/item/b309922d007cec0343634a7e

15. 鼠鼠的年终总结

地址:http://hi.baidu.com/chinalib1958/item/2547a224d4f5c01d09750861

16. 沈仙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905767.html

17. 典故之乡鹤壁行(外一篇)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820967.html

18. 陈玄奘申报高级导游的申请及批复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882194.html

19. 猪无能投告信节选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882304.html

20. 潘金莲的悔恨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664898.html

21. 秋雨定理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606518.html

22. 历史由谁来写

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726928.html

23. 自嘲系列

地址:http://blog.ifeng.com/5108604-63.html

24. 疯子日记系列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daddb0100dia4.html

周末闲聊:梦里抄袭

秋雨

自从《子寿终录》《恶辛》的横空问世,震动了世界,俺差一点被弄了个脑震荡。这几日总是休息不好,虽然天天背床,但总是累,累得很怕背床。俺的脑袋只要一接触枕头,就能看到各地在争先恐后地挖古人的坟墓,大型铲车、推土机、人力铁锨等一起上阵,真个是尘土飞扬,烟尘蔽日,一时间雾霾沉沉,白日里伸手不见五指。俺嘞个娘哎,这样污染下去,地球或许没有了明天!

心之忧矣,昏昏沉沉之中,俺背着个大床,唱着“愿奴肋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踏遍万水千山,找寻万古时空,接着又唱“名园筑何处,仙境别红尘。非找长生果,唯寻永久新。彭城东古道,烟云夜惊魂。”抬望眼,已是永城芒砀山区。

山口有后汉军队把守,个个手持长矛。俺一打听,才知道沛国曹阿瞒正带人在山中挖宝,听说已经挖出许多宝物,大车小辆星夜运往东去。运送宝物的军队之中有人还哼着小曲:

喜欢庆,喜欢庆,芒砀永城。掘汉墓,掘汉墓,谁管阴功。并非是,济困扶穷,汉王爷呀做嫁衣助曹氏势力反汉庭!正是金山银山,资助兴兵。

有人给了俺一身汉家军服,还递给俺一杆破长矛,这就算入了伙,成了曹家兵卒。俺因为会写几首顺口溜,被曹阿满看中,提拔到他的身边,让俺专门负责整理从汉墓中挖出的文字。俺从挖出的汉代古物之中发现一首《反莽歌》:

东汉有义士,兴兵讨王莽。初期燎原火,义旗指咸阳。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河水横流苦,万姓多死伤。白骨露于野,千里成洪荒。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听了俺的报告,曹阿瞒喜出望外,私下里对俺说:“你看我南征北战,平日里无暇写些传于后世的文字,你把这篇改改,随后我给命个题目,不要对他们说,一定要保密!”

俺心里自问:“这不是抄袭吗?”但还是糊里糊涂地进行了修改,略动了一些字句,最后曹阿瞒给起了个题目叫做《蒿里行》,算作他嘞作品了。俺修改后嘞文字是: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铠甲生虮虱,万姓⑾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虽然俺心中不快,但还是要完成曹阿瞒交给俺嘞光荣任务。俺夜以继日地忙碌着,又有了新的收获,查到了一卷破竹简上刻着嘞文字,见写嘞是《国风·邶风·太行北风》:

太行北风,艰哉巍巍。雨雪羊肠,车轮征催。树木萧瑟,北风声悲。

熊罴阻道,虎豹夹路。风雪溪谷,绝处不归。延颈叹息,远行无回。

怫郁北风,思欲东归。水深梁断,绝路徘徊。迷失旧路,日无栖。

行行夜暗,人马同饥。担囊取薪,斧冰作糜。悲彼太行,淇奥我哀。

对于俺来说,不亚于石破天惊,连夜俺去报告曹阿瞒,他认真地读了《国风·邶风·太行北风》。俺见他读着读着流起来眼泪,有些不解。曹阿瞒看着俺说:“读着这篇文字,我就想起来辛酸往事,我的父亲曹嵩原本是夏侯家的人,因为曹家一直没有后代,夏侯家又与曹家感情很好,所以夏侯家就将我父亲给了曹家。父亲生了我以后,夏侯家却生不出男孩子,曹家担心再把我给了夏侯家,因此更把我给藏了起来,瞒着夏侯家,因而一直没给我起名字。隔壁邻居家的小狗都有个“小黑”的名字,可我没有名字,想起来就伤心。曹家总是瞒呀瞒呀,生怕夏侯家知道我已出世,日子一久,家人索性就叫我“阿瞒”,我的身世太悲哀了!这一篇劳你费心,再替我修改修改,反正孔圣人已从《诗经》里拿掉了此篇,别人不会知道是抄袭的,我就另起个名字,就叫《苦寒行》。随后请你喝酒,依然要保密!”就这样,曹阿瞒的《苦寒行》问世了。俺修改后嘞文字是: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东山》诗,悠悠令我哀。

俺很同情曹阿瞒嘞身世,这一次是甘心情愿为他改写文字,虽然有抄袭嫌疑,但也情有可原,若不是这样,这首诗就被孔圣人给糟蹋了,后人不会知道《诗经》中原本还有这一首诗歌。接着俺又发现了一篇秦王嬴政的文字,俺只知道他登过泰岱,但不知道东临过碣石,还写有诗篇。俺见文字写嘞是:

东临碣石兮,以观乎沧海。水何澹澹兮,山岛乎竦峙。树木丛生兮,百草乎丰茂。秋风萧瑟兮,洪波乎涌起。日月升起兮,若出乎海中。星汉灿烂兮,若出乎海里。天地辽阔兮,咏叹乎此行。

曹阿瞒知道了这篇文字后,不让俺到处乱说,他说他也会东临碣石,到时候就用这篇文字充数,不过需要俺提前替他修饰一下,题目就叫《观沧海》。俺替他修改时,几乎没动几个字,但交给曹阿瞒时,他把最后一句给改了。文字如下: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俺又发现了一篇甲骨文,题目是《湎酒》,作者署名是帝辛,甚是惊奇。文字如下:

宾初筵饮,厥诰朝歌,淇奥湎酒。圣者贤明,大德忠良。礼仪民风,邦国无讼。

圃田粟茂,我民农耕,仓谷满盈。雨雪瀌瀌,百谷厥成。走马牛羊,以粪圃田。

侯伯子男,兴我王臣,水监於民。福禄申之,君子乐胥。厥尊规矩,轻重刑典。

路弗拾遗,窃盗根绝,天下无私。囹圄空虚,冬节不断。人终耄耋,恩德永思。

俺对曹阿瞒说:“这是第一次见到商代帝辛嘞文字,由这一篇可以推知,卫武公写嘞《宾之初筵》看来也有抄袭嘞嫌疑,原来帝辛也是一位伟大嘞诗人啊!这一下‘中华诗祖’尹吉甫的桂冠得撕碎了。”

曹阿瞒高兴地说:“帝辛太伟大了,他的一世英名毁在了他兄长微子和西岐周人的手里,那位神人姜尚与诸葛村夫如同一个模子造出来滴,只会造谣惑众,欺骗黎民。你们这些个笔杆子也好不到哪去,我的身后也一定像帝辛那样,会被你们写成白脸奸相。你说的尹吉甫什么‘中华诗祖’,我闻所未闻,全是些鬼话,可不能信以为真!这篇《湎酒》我很喜欢,我也曾筛酒临江,横鎙赋诗,也当写一首这方面的诗歌流传后世,就劳你大驾,替我比着写一首,这样就不算抄袭了。”

曹阿瞒很够意思,给俺送来了杜康酒,弄了几盘小菜。俺自斟自饮,直喝得咛叮大醉,俺自己也不知道如何醉笔龙蛇,醒来看到俺写嘞如下文字:

对酒歌,太平时,吏不呼门。王者贤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咸礼让,民无所争讼。三年耕有九年储,仓谷满盈。斑白不负载。雨泽如此,百谷用成。却走马,以粪其土田。爵公侯伯子男,咸爱其民,以黜陟幽明。子养有若父与兄。犯礼法,轻重随其刑。路无拾遗之私。囹圄空虚,冬节不断。人耄耋,皆得以寿终。恩德广及草木昆虫。

后来曹家军营之中到处传唱,说这是曹丞相写嘞《对酒》。俺有苦难言,都算成他嘞就是了,反正俺也成不了建安文学嘞诗人,只要曹阿瞒每天让俺喝酒,俺啥也不说,一旦冇了酒喝,俺就给他嘞抄袭行为抖搂出去!

后来俺又惊喜地看到一大块甲骨,上面有刻画嘞符号。曹阿瞒给俺特意拨了资费,要俺找人弄懂到底是什么意思。俺云里雾里赶往殷墟,找了砖家学者,终于翻译成了能看懂嘞文字。原来甲骨文是一篇《龟鳖厥寿》:

龟鳖厥寿,命罔魂佚。神龙九重,厥蹈尘土。老骥武威,惟工青驹;圣者老矣,矧惟神魂。须臾之间,魂往昊天;福禄厥丰,有斯明享。天阔地远,千载万年。

曹阿瞒看到译出的文字,激动不已,并且叫来了他的儿子曹丕和曹植,说是要搞出来一个“见俺问学社”,俺说这个名字不好,结果曹丕和曹植争执不休,最后曹植以七步成诗获胜。曹植与俺商量,问俺给起个什么文学社的名字比较好。俺说:“眼下三足鼎立,你爹协天子令诸侯,不就是想三分归一统,梦想着建立起来一个平安祥和的世界,就叫‘建安文学社’如何?”未等曹植开言,曹阿瞒欣然同意,还说要俺再辛苦一下,把那篇甲骨文改成一篇《龟虽寿》,算是俺与他的合著。老天爷啊!俺哪敢啊?署名曹阿瞒自己就是了,免得以后祸事找上门来。俺改过以后,曹植大加赞赏,曹阿瞒也十分满意,但他又改了最后两句,似乎那两句就是他作品的标识。定稿文字如下: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建安文学社办起来以后,俺又替曹阿瞒写了《短歌行》等数篇,也是偷着抄袭前人嘞作品,可惜那些骨片或者竹简都被曹阿瞒令人拿去烧火了,俺说是俺改写嘞,谁会相信啊?曹阿瞒私下里夸俺才华横溢,但在朝堂之上,他总是当着众大臣说俺不通文墨,说俺是滥竽充数,幸亏那个时间还冇平仄韵律等艺术,否则不知道他又会当众出俺的什么丑。

曹丕、曹植与俺往来开始频繁,还说是他爹要他们向俺学习。弟兄两个争着巴结俺,俺心知肚明,他二人都是想通过俺让他父亲另眼相看,然后能够顺利传位给他,都想当皇帝。曹丕很透钻,他知道俺出生在黎阳,总想让俺替他写几句有关黎阳嘞诗句。说来也巧,俺从那些破烂之中一下子看到几篇文字,好像都是《诗经》中的内容,只可惜都被孔子删除了。幸亏被俺看到,否则会石沉大海,永世不见天日了。几篇孔子再编之前嘞《诗经》文字如下:

国风·卫风·卫地

卫地黎阳,邺城心忧。霖雨载途,黎阳好逑。

载驰载驱,伾山高楼。舍我淑女,跋涉泥中。

追昔周武,牧野嘶吼。载主而征,救民涂炭。

载驰载驱,惟天所赞。舍我淑女,琴瑟好逑。

载驰载驱,心思伊人。我独何人,馀不静乱。

国风·卫风·殷其雷

殷其雷,濛濛伾山之阳。我徒我车,涉此河阻。思乡凄苦,归哉归哉!

殷其雷,濛濛伾山之侧。率师中路,涂潦是御。辚辚大车,归哉归哉!

殷其雷,濛濛伾山之下。嗷嗷仆夫,载仆载僵。蒙涂冒雨,归哉归哉!

国风·卫风·载驰

载驰载驱,救国兼程。晨过济水,黎山巉峥。东济大河,故国心忧。

北观故宅,云烟敌戎。高楼亭亭,废墟厦倾。南望果园,泪泣宵零。

载驰载驱,不能旋济。学尔妇好,挥戈铁马。女子善怀,桑梓伤情。

我行旷野,太行峰岭。北戎欺我,谁与争锋?好鹤丧国,故国恨梦。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竹简有注:许穆夫人救国之作)

国风·鄘风·烈烈北风

烈烈北风,漫漫冬夜。展转不寐,披衣彷徨。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彷徨已久,白露沾裳。俯视清波,仰观明月。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天汉西流,三五纵横。草虫冬蛰,孤雁南翔。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郁郁悲思,绵绵思故。愿飞无翼,济河无梁。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烈烈北风,漫漫冬夜。风长叹息,断我中肠。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国风·卫风·君子远役

君子远役,金鼓震催,万骑龙骧。日之夕矣,白露横江。干旄素霓,丹旗朱光,如之何勿思!

君子远役,追随王徳,不日不月。日之夕矣,胥宇足臧。栖万岁林,数过黎阳,如之何勿思!(竹简有注:卫和之作)

曹丕得知后,把那些竹简全都拿了去,后来他给了俺几首《黎阳作》,俺向他索要那几捆竹简时,他说过黎阳古城时,正遇上寒潮南下,天气寒冷,士兵们把竹简烧火了。俺好个心疼!孔子从《诗经》中删除了这几首故乡的诗歌,俺好不容易从破烂堆里又找出来,他却给烧火了。俺悲伤之中看他嘞作品,原来他是抄袭嘞那几首诗歌,怪不得把竹简烧了,这下子查无对证,不认也得认了。见他嘞《黎阳作》文字如下:

其一

朝发邺城,夕宿韩陵。霖雨载涂,舆人困穷。载驰载驱,沐雨栉风。舍我髙殿,何为泥中。在昔周武,爰暨公旦。载主而征,救民涂炭。彼此一时,惟天所赞。我独何人,馀不静乱。

其二

殷殷其雷,濛濛其雨。我徒我车,涉此艰阻。遵彼洹湄,言刈其楚。班之中路,涂潦是御。辚辚大车,载低载昂。嗷嗷仆夫,载仆载僵。蒙涂冒雨,沾衣濡裳。

其三

奉辞讨罪遐征,晨过黎山巉峥。东济黄河金营,北观故宅顿倾。中有高楼亭亭,荆棘绕蕃丛生。南望果园青青,霜露惨凄宵零,被桑梓兮伤情。

其四

漫漫秋夜长,烈烈北风凉。展转不能寐,披衣起彷徨。彷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俯视清水波,仰看明月光。天汉回西流,三五正纵横。草虫鸣何悲,孤雁独南翔。郁郁多悲思,绵绵思故乡。愿飞安得翼,欲济河无梁。向风长叹息,断绝我中肠。

其五

千骑随风靡,万骑正龙骧。金鼓震上下,干戚纷纵横。白旄若素霓,丹旗发朱光。追思太王徳,胥宇识足臧。经历万岁林,行行到黎阳。

曹植得知此事后,非要到他爹面前去告状,俺说:“死无对证,认了吧!随后俺也给你找一篇,你也抄抄印成书。自古天下文章一大抄,法不制众。再说了,你爹写嘞那几篇……”

哎嘞个娘唉!差一点儿说漏嘴,吓嘞俺出了一身冷汗,一个翻身从床上摔到地下,俺自己还在梦语:“俺终于给你找到一篇,你可以改成《洛阳赋》,俺不会说给曹丕。”

“大冷嘞天,睡地上干什么,不是俺把你踹到床下去嘞吧?下雨了,快起床,做饭吃饭!总忘不掉你家祖传嘞那个破草披!上班时打上雨伞,那个破草披坚决不能再用,已经成古董了,听说可以申遗,现在申遗蔚然成风,俺还想找人申请个吉尼斯纪录。”糟糠之妻一阵唠叨,俺如梦初醒,原来俺冇去永城,就睡在自家的床上。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