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诗经》里的淇河文化  

2013-11-30 22:56:55|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经》里的淇河文化

――第三次淇河文化研讨会演讲稿

秋雨

(2013年11月30日于鹤壁市)

说到淇河,就会说到淇河文化,说到淇河文化,自然就会说到千古淇河《诗经》文化。西周初年周公姬旦平定三监之乱后,令康叔姬封在淇河岸边的朝歌建立卫国,并把邶、鄘之地归入了卫国。因此,《邶风》《鄘风》《卫风》均属于《卫风》,共有诗歌39篇。《卫风》之外涉及淇河卫地的《诗经》诗歌还有19篇,他们是:

《豳风》中的《东山》《破斧》《九罭》,《小雅·鸿雁之什》中的《白驹》,《小雅·甫田之什》中的《青蝇》《宾之初筵》,《大雅·文王之什》中的《大明》,《大雅·荡之什》中的《荡》《云汉》,《周颂·清庙之什》中的《我将》《时迈》,《周颂·臣工之什》中的《振鹭》《有客》,《周颂·闵予小子之什》中的《酌》《赉》《桓》,《商颂·列祖》中的《烈祖》,此外还有《王风》中的《君子于役》《扬之水》,疑似卫武公的作品,暂不做统计。

通观《诗经》,与淇河卫地有关的诗歌共计有56篇,占整个《诗经》篇幅的18.4%。别看淇河很不起眼,但淇河却闪烁着中华远古诗文化的光辉,《诗经》文化堪称淇河文化中的瑰宝,天赐《诗经》,天赐淇竹,天赐淇河。

一、《诗经》历史地位崇高,深深影响着华夏后世的诗歌创作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但却不是华夏最早的诗歌,诗歌早于文字的形成,人类最早的艺术活动大约要算音乐、舞蹈、诗歌、绘画、雕塑和传说故事等,人类有了语言之后便有了诗歌,只是因为没有文字记录下来传于后世。但也有口头流传下来的,譬如五帝时期的舜就有一首南风歌谣:

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翻译成现在的语言就是:

南风吹来暖洋洋啊,给我百姓带来好心情!南风准时到来啊,为我百姓广聚财!

《诗经》收集了约公元前1100年―公元前600年,也就是西周初年至春秋前期的3000首诗歌,后经孔子删节,成了今天的305首。

《诗经》中《风》《雅》《颂》得名来自音乐。《风》属于各地的民间小调,歌唱的是各地的风土民情,朱熹将《风》里的每一篇都与君君臣臣挂起钩来,的确是牵强附会,误导后世,有违作者初衷。《雅》是正的意思,属于宫廷之歌,雅与夏二字古代通用,远古的西安、洛阳均是夏地,于是便有了夏乐,也就是雅乐。《雅》中出现了《隰桑》,属于民间爱情诗歌,编入《雅》,这是孔子的失误。还有一篇《正月》,应是《四月》,也是孔子的失误,错字了。鲁迅先生在《汉文学史纲要》里说:“风雅颂以性质言:风者,闾巷之情诗;雅者,朝廷之乐歌;颂者,宗庙之乐歌也。”

《诗经》具有崇高的历史地位,是先秦重要的文学古典,奠定了华夏文化,对于华夏诗歌创作、文学艺术、文化发展等影响巨大而深远。就诗歌而言,一是奠定了中国诗歌艺术创作的民族文化传统,譬如:抒情诗的传统,诗歌艺术的传统,现实主义的传统等;二是确立了中国诗歌创作和批评的艺术原则,譬如风雅、比兴等;三是奠定了中国诗歌语言形式的基础。

二、淇河卫地的《诗经》诗歌具有的文化特色

具体到与淇河卫地有关联的《诗经》诗篇,除了风、雅、颂的共同特点,还具有淇河卫地特有的文化特色。

第一个特色:淇竹文化

《诗经》中涉及到竹的诗歌虽然有13篇之多,但明着写竹的只有《淇奥》一首,《淇奥》以淇河两岸的淇竹起兴,歌颂了卫国第十一代国君卫武公的美德,赋予竹以人的精神、道德、情操。淇竹因此而名传天下,誉满华夏古今,真可谓“淇竹传《诗》”“问华胄,名淇澳”,绿竹成为中华民族品格、禀赋和美学精神的象征。各朝各代文人都在追思着淇竹,成就了淇竹文化。

淇竹文化是《诗经》关于淇河卫地所独有的特色,不单单说的是淇竹,内里含着廉政文化,闪现着君子的身影。作为君子,应该首先完善自我,陶冶身心,涵养德性,是谓不仅“有斐”,还要“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打铁首先本身硬”。淇竹文化中包含着廉政、爱国、爱家乡、忘我奉献、努力奋斗等,内涵丰富,因此说淇竹是淇河之魂、鹤壁之魂。作为淇河卫地儿女,为淇竹感到无比骄傲!追溯华夏竹文化的源头,竟是起自淇河岸边,《淇奥》开创了淇竹文化的历史先河,也开创了华夏竹文化的历史先河。

第二个特色:廉政文化

中华远古的廉政文字始自淇河岸边,周公姬旦在淇河岸边为第一位卫国国君姬封举行授土授民仪式,制作了《康诰》《酒诰》和《梓材》,这三篇文告是甲骨文之后华夏最原始的廉政文字,提出了 “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意思是说一个人不要仅是在水面上映照自己的形象,更应当从民众中鉴照自己的形象。闪烁着远古廉政的光辉思想,照耀着今天。

《诗经》中廉政诗歌的代表篇当属卫武公所写的《抑》《宾之初筵》,其次还有《淇奥》《定之方中》。公元前544年,吴国公子季札评论《卫风》:“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吾闻卫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卫风》乎!”意思是说:“美好又深沉啊!有忧愁而不困扰。我听说卫康叔和卫武公的德行就是这样的。这不就是《卫风》吗?” 淇河卫地的廉政诗文化与淇竹诗文化是不能截然分开的,历朝历代涉及淇奥、淇园、淇竹的诗篇很多,都含有廉政的内容。

第三个特色:爱国文化

这一特色的代表作品当属《载驰》《竹竿》《泉水》,三篇的作者是许穆夫人。诗歌中是许穆夫人热爱祖国,不忘故土,执节不移的情愫,表现了许穆夫人的故土情怀。许穆夫人被称为甲骨文之后华夏的第一位女爱国诗人,由于她出生在淇河岸边,淇河也因此被称为爱国之河。许穆夫人的爱国诗篇对后世的影响极大,形成了中华独具特色的爱国诗文化。

第四个特色:哀伤文化

《诗经》十五国风里的哀伤诗歌比比皆是,但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卫风·氓》,这首诗以赋的表现手法,记述了女主人公曾与氓相爱淇上,后因氓二三其德,她悲愤中与氓恩断义绝,可谓爱也哀伤,离也哀伤。《诗经》里淇河卫地的哀伤诗有17篇之多,对后世的哀伤诗歌应响很大。

第五个特色:讽刺文化

《诗经》中有“四丑”:《新台》是卫宣公与宣姜的乱伦新台之丑,《周南·樛木》是另一个版本的新台之丑,《齐风·南山》是鲁桓公与文姜兄妹私通之丑,《陈风·株林》是陈灵公与夏姬淫乱的株林之丑。

讽刺诗的代表作当属《新台》《青蝇》,《青蝇》是卫武公的作品。《诗经》里淇河卫地的讽刺诗篇最多,有17篇以上。这些作品对后世的讽刺诗歌、讽刺文学、讽刺漫画、幽默笑话影响很大。

第六特色:孝道文化

《诗经》里淇河卫地孝道诗文化篇目只有《凯风》,独具特色。当下正在弘扬敬老爱幼、孝敬父母的社会新风,这首诗歌对眼下有着特别深刻的现实意义。

第七特色:赞美文化

《雅》《颂》里有关后稷、公刘、亶父、姬昌、姬发、姬诵的诗歌均是赞美,尤其是对周文王的赞美,读后有王婆卖瓜之感,周人明显是在造假历史。

《史记·周本纪》中有:“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这些出自《诗经·生民》,但“姜原为帝喾元妃”在《诗经》中没有找到,不知太史公依据的什么文献?即便后稷的母亲是帝喾元妃,后稷也与帝喾没有血缘关系,因为《诗经》说得明白,她是踩了神秘的大脚印后怀孕的。所以说周人不是五帝后裔,商代才是五帝后裔。后来又有说法,说是周太王乃是轩辕黄帝的第15世孙,周祖后稷的第12世孙,上承后稷、公刘之伟业。《诗经》中找不到,1300多年只有15代人,骗傻子吗?

姬氏自后稷居邰,公刘居豳,太王邑岐,而姬昌则迁于丰,至姬发即位,由丰迁都镐京,共有35代人。按照《诗经》里周人王婆卖瓜,连篇累牍赞美自己,喜欢造假的恶习,周人的每一位祖宗都会有数篇赞美诗,算起来应该至少有千篇以上。但《诗经》中只有:《生民》,说的是后稷;《公刘》,说的是公刘;《緜》,说的是古公亶父。有人认为,《生民》《公刘》《緜》构成了西岐周人传说自己历史的一个系列,这个系列缺失的周人先祖也太多了吧?

估计是“诗三千”的时候这类诗歌太多,如同《诗经》里的垃圾,孔子也可能感到周人造假造得太离谱,于是给统统删除了。因而眼下的诗经之中的《雅》《颂》出现了很大的漏洞,使得歌颂周人历代祖宗的诗歌不连续,从而也造成了周人造假历史文献的缺失。

《诗经》对周人的赞美多是历史造假,有关商代帝辛的诗歌也多是造谣中伤,算不得数。《诗经》里的赞美诗歌当属《淇奥》《硕人》。《硕人》赞美的是卫庄姜,卫庄姜是甲骨文之后华夏的第一位女诗人,他出生于齐国,嫁到了淇河卫地,《诗经》里有她4篇作品,她人长得漂亮,也很有才华。与淇河卫地有关的赞美诗篇还有11篇之多,这是别的地方无法与淇河卫地媲美的,这些赞美诗歌对后世的诗文化应响很大。

第八特色:思乡文化

《诗经》里的淇河卫地思乡诗文化篇目有《河广》《竹竿》《击鼓》《泉水》等。华夏历朝历代思乡题材的诗歌,均有《诗经》里这些诗歌的身影。

第九特色:人生感言

《考槃》是一首纯粹的人生感言诗歌,独具特色。《诗经》里含有人生感言的诗歌很多,但像这一首如此纯粹的却没有。诗的作者当年在淇水岸边,寄情淇奥山水之间,觉淇河胜概尤似仙界。《诗经》里的人生感言诗对后世影响甚大,唐诗、宋词、元曲中的人生感言诗歌均能看到《诗经》的身影。

三、关于“诗经故乡”和“中华诗祖”

淇河的亮丽、闻名,是因为有《诗经》,有淇竹,有卫武公,有许穆夫人,而不是因为有孔子所歌颂的“三仁”,更不是由于什么周文王、周武王。淇河因周人侮辱造谣帝辛而多被人误解,淇水卫地的今天有责任为帝辛鸣冤叫屈,为他正名!淇河因周文王、周武王而倍受屈辱,周文王不是什么神王圣王,王之身份是死后由自己的儿子追封的,是个假王,他只是商代的一个臣子,而且是一个乱臣贼子!周人发动的是牧野暴乱、鸠占鹊巢,属于乱臣贼子行为,《诗经》里周人所搞的是历史造假,进行的是虚假和欺骗性宣传。在推进华夏文明,美化鹤壁,建设文化强市,增强文化软实力的今天,我们一定要传承、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推翻虚假历史人文,剔除其糟粕,吸取其精华。

淇河卫地虽然是《诗经》的主要故乡,但我们不要像某些地方学习,不要搞“诗经故乡”那样的宣传,不要树立“诗经故乡”那样的石碑。因为《诗经》的故乡是黄河流域的广大地域,地理范围南到汉水流域,北到山西省北部,西到陕西省,东到山东省,多集中于中原地区。

某地将周宣王时期的太师尹吉甫尊奉为“中华诗祖”,仅就《诗经》而言,他的前面几百年已经有了许多有名有姓的诗人和诗歌作品。《诗经》虽然是华夏第一部诗集,但却不是华夏最早的诗歌,中华诗祖应当是文字出现以前的古人。淇河文化研究会千万不要这样搞,更不能像周人那样造假,要尊重历史人文的真实性,实事求是,以免惹外地同行的耻笑。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