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瞻斐诗话》第六十四回 莺莺离恨葬身淇奥罗本魂游前往卫贤  

2012-05-04 11:49:2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十四回 莺莺离恨葬身淇奥罗本魂游前往卫贤

秋雨

“唉,先生有所不知,莺莺一言难尽。闻说先生隐居淇河岸边的许家沟在著三国,不想先生惠然肯来看望莺莺,莺莺九泉之下感激涕零。一定是许家沟的白娘娘让先生来看莺莺,听白娘娘讲,先生与那关汉卿、王实甫都是同行,莺莺想托先生说情,请他们把那《西厢记》改写一下,还小女子一个公道。”崔莺莺唱:

普救寺张生欢爱恋西厢,进长安坐上高官坏肚肠。张君瑞假话连篇一色鬼,古道边长亭一别变成狼。天地间江河未竭恩情绝,凭栏望绿水青山独自伤。送别时信誓对天犹在耳,谁曾想先奸后弃害贤良。

“《西厢记》中不是说郑恒触树身亡,张生驷马迎娶,最后还有人在唱:则因月底联诗句,成就了怨女旷夫。显得有志的状元能,无情的郑恒苦。难道这些不是真的吗?”罗贯中感到迷惑。

“假的,假的!写书人为了和人胃口,竟然不顾小姐的感受,令小姐地下心碎。”红娘唱:

每日里小姐悲伤欲断魂,骂一声张生贼子丧良心。不愧是玩情高手一禽兽,气难消恼恨书中不是真。

“张君瑞皇榜有名,得中状元,在长安夸官游街。后被招为驸马,官授河中府尹,哪里还记得普救寺中他那先奸后弃的莺莺?”崔莺莺唱:

张君瑞先奸后弃数风流,为功名附凤攀龙把我丢。状元公及第高官如恶兽,无耻人河中府尹不知羞。

“哎呀呀,王实甫前辈,您的《西厢记》虽被评为奇书,可您却深深地伤害了莺莺和红娘的心,让他们地下血泪倾诉。这笔就是一把利刃,对恶人不能手下留情,可对良善之人,可不能刀笔横戳,一定要手下留情,持笔人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罗贯中唱:

文章应横眉刀笔讨黑心,诗篇要泼墨挥毫赞善仁。几多见嫉恶如仇嬉笑骂,古今来同情良善是诗魂。

“感谢先生!”崔莺莺施礼。

“只是罗本百思不得其解,小姐如何流落在这淇河岸边?”罗贯中问。

“啊,先生有所不知,我们崔氏起自姜姓,姜尚祖先封地在吕,故名吕尚,吕尚建都临淄,其孙季子让位给自己的弟弟叔乙,自己却住到崔邑,后来以邑为氏,成为崔氏始祖。如今的崔姓多是崔伯基和崔仲牟的后裔,住在河北、河南、江西、广东、安徽、湖南、浙江一带的崔姓后人,多是崔仲牟的后裔,这些后裔又分为博陵安平房、博陵大房、博陵第二房、博陵第三房和博陵旧族。小女子属于博陵安平房支系,随祖上迁移至这太行东麓的淇河岸边,也就是这个崔庄。崔庄距顿丘城不远,祖上也就选了这片风水宝地。”崔莺莺唱:

说渊源姜尚临淄崔氏祖,淇水边崔庄此地是归途。周初年淇河两岸先人迹,话博陵故里安平祖上居。

“顿丘城?后汉时期,曹操做过顿丘令。”罗贯中说。

“先生说的没错。顿丘城可是帝辛时期的粮仓?北面有个小屯、路屯,南面有画皮屯、草屯、三里屯,顿丘城也就是大屯了。后汉曹操曾在此当过顿丘令,只是顿丘城从来没置过州、郡、府、县,曹操来这里只是开垦农田,仍是储备粮食。最著名的就是曹操在白寺坡垦田种粮,后来曹操攻打邺城,占领北方,也没有忘记把这里作为他的粮草大后方。”崔莺莺说。

“感谢莺莺小姐,适才所讲对罗本写长篇三国很是有用。曹操一生征战,很是看重粮草。官渡之战,他首先就是火烧袁绍粮草;攻打北方,他还在羑里城外设置假粮仓,用土堆积成粮囤,用以迷惑敌方。”罗贯中说。

“小女子也是听前辈所讲,其实我们崔庄是淇河改道之后才搬来的,这也叫认祖归宗,我们崔家又回到了姜尚打天下的故地。但淇河岸边却没有祖上墓茔,皆因我们崔氏家族素有死后归葬故里的习俗,所以我爹爹也没有安葬在淇河岸边,而是葬在博陵安平县东。”崔莺莺接话。

“可小姐的香丘为何在这淇河岸边?并且又是与荥阳郑恒合葬?”罗贯中问。

“先生哪里知道,自从张君瑞把我抛弃,我欲哭无泪,总想一死百了,我母亲偷着去求娘家侄儿郑恒,重提我与郑恒早年婚约,郑恒虽因西厢一事耿耿于怀,但还是答应娶我为妻。只是我每日寡欢,郑恒也总是时常揭短,我可是真的被张君瑞坑害了一生。”崔莺莺唱:

酿苦果西厢情恋布阴云,新婚后婆恨夫嫌苦自吞。劝来者紧要人生须走好,稍不慎青春铸错祸终身。

“小姐说的可谓肺腑之言,往者已矣,劝来者足戒。”罗贯中很感慨。

“往事不堪回首,后来者可要谨慎。那郑家原是小女子的外公舅爹之家,后来又成了小女子的婆家。郑姓始于郑国郑恒公,二十七代后陆续自荥阳外迁。隋末唐初,郑恒已是郑家四十五代传人,家居顿丘城中,但仍是以祖籍荥阳自报家门。我那夫君郑恒后来官居两部尚书,正好监管淇河一带的寺、监、府、州政务。因夫君嫌弃我与张君瑞那段爱恋,我也就没随夫君迁往长安。我曾对夫君发过宏愿,决心死后不入郑家荥阳祖坟,自愿在这淇河岸边寻找一方净土,做一个孤魂野鬼,借以惩罚自己不该爱上张君瑞那个禽兽。”崔莺莺唱:

普救寺错铸成回转万难,对夫君发宏愿死后荒原。莺莺我归茔无脸何颜面,孤苦魂城外荒郊鬼泣冤。

“好个哀婉悲凉!张君瑞啊,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可把莺莺小姐害苦了!”罗贯中义愤填膺。

“我们姐妹在那不堪回首的年月,很是感谢一个女郎中,她叫白娘娘,白娘娘婆家是许家沟的,娘家住在白寺山下。白娘娘穿一身的白色裙子,美丽大方,心肠慈善,总是由小青陪着,多次前来给小姐治病,为小姐排忧解难。我与小青很是有缘,我们成了好姐妹。”红娘插话。

“哦,昨晚罗本梦游西湖,倒是见过白娘娘和小青,他们也有一肚子的苦水。”罗贯中说。

“我知道,都是金山寺里那个恶僧法海编排人,坏人姻缘,应让他遭五雷轰顶,不得好死!”红娘唱:

害人精袈裟身着恶佛僧,拆姻缘法海当遭五雷轰。一声呼唤起众生伐孽罪,了心愿澄清浊世净长空。

“谈何容易,谈何容易,世人宁可听信鬼话,却不愿意听信真言,这叫识碏不识敬,只有被骗才满意,敬着反而不领情,人心不古,人心不古。莺莺小姐,后来怎么又与夫君合葬?”罗贯中问。

“说来话长。文宗李昂年间,朝廷政治黑暗,官员和奸宦争斗不断,社稷走向没落。在翦除宦官的行动中,引发了一场震惊朝野的甘露之变。原本是要杀尽宦官,因事情败露,反倒被宦官关闭宫门,对宰相和朝廷官员下了杀手。我夫君乔装出宫,一路上装疯卖傻逃出长安,到处躲藏,历尽周折,总想回归顿丘城,不料途中被地方官抓获,夫君担心被押送到宦官手中会遭羞辱和酷刑,于是甘愿就地被斩首。文宗开成五年,夫君被斩首,临刑前他说:等莺莺百年以后,我要与他合葬。我们生前没能做一对恩爱夫妻,死后我要陪伴他千年万古。要尊重莺莺心愿,我们夫妇不入荥阳祖茔,请在淇河岸边,为我们选一块风水宝地,让我与莺莺他乡携手淇河岸边。”崔莺莺唱:

虽说是生前嫌弃忌西厢,命将亡死后合茔万古长。夫君他魂去留言情感我,他乡路夫妻地下话芬芳。

“这才是得到时不知道她的爱恋,失去时才懂得她的珍贵。身居高位时不懂人间真谛,抛头魂归时才知世间冷暖。”罗贯中唱:

红尘中情为何物问凡间,抛不舍直叫人生死相牵。夫妻间恩怨深埋连理结,敬如宾历经几许苦悲冤。落叶飘河中古道伤离别,夕阳红更有痴心做鬼欢。秋风寒面对太行无话语,荒野外西风茔墓雁南天。

“宦官仇士良派人还要诛杀我们全家,我们也就偷偷搬出顿丘城,隐居在崔庄我的娘家。我们的韶华岁月就那样一去不返,十六年后我也老死在淇河岸边。家人遵照我们的遗愿,没有把我们夫妇归茔荥阳,也就埋在了淇河北岸。时任荥阳令钟庆是郑恒的表兄,钟庆曾想把我们的墓茔迁往荥阳,但未能如愿,无奈之中给我们写了墓志。”崔莺莺回忆着。

“郑氏后人就没有想起给小姐重修墓冢?”罗贯中问。

“都是朱熹搞的那个孔孟之道,愚民害民,让小姐独自凄冷在这荒郊。”红娘唱:

好可恶朱熹孔孟害平民,压迫重四德三从罪孽深。一个个皇帝尊师歌颂表,却原来愚民惑众是真心。

“红娘,不可在先生面前造次。宋元年间,乡里和我的后人几次想给我重修墓茔,但因受宋朝朱熹新说孔孟的禁锢,说我有碍风化,终使我的坟墓成为荒凉。后来也有人为我与夫君郑恒洗垢,著《翻西厢》,但因《西厢记》广为流传,为我洗垢已成枉然。”崔莺莺唱:

红尘中流言蜚语祸灾殃,人世间蜚短流长害善良。最可怕有意恶人言可畏,也需要无心破嘴小心防。

“好个悲哀,生前不能如愿获爱,死后遭人流言蜚语,一本《西厢记》更是雪上加霜。”罗贯中很哀伤。

“再后来北国金人犯宋,宋都南迁,郑家已是近六十代传人。宋室南渡时郑家后人郑应扬,说什么都不肯入仕,迁徙到了剡北的长令。眼下又过了十余代,郑氏后人郑明十迁徙到了嵊州,据说他的后代分居梁湖、八郑、巴蜀等地,我的坟墓也就被他们遗忘在这淇河岸边。”幕后合唱:

啊――河中府普救西厢骗玉人,太行东淇河怨女泣冤魂。黄叶飞深秋寒月风中梦,淇卫地罗本神游假亦真。

常云梦又是一阵叹息,为崔莺莺伤心落泪。演出换了第五场,字母打了出来:第五场 淇河岸边话卫贤。时间:明洪武初年秋天。地点:淇河东岸,火龙岗南端东侧卫贤南门外。西望山川秀美,太行峰峦连绵。卫贤南门外一块褐色大石矗立道旁,西侧淇河自北南流,隔河是帝辛墓。古树历尽岁月,矗立卫贤千年,淇河两岸,染尽秋色。下雨了,秋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一时间飞云卷雾。云雾秋雨,卫贤顿成一幅水墨画卷。罗贯中、许淇公、牛娃上场。罗贯中、许淇公各打雨伞,牛娃在秋雨中欢蹦乱跳。罗贯中说:“老哥哥,我感到很是奇怪,为什么总是做那些个怪梦?”

“老弟又做了什么怪梦?说来听听。”许淇公说。

“先是梦到咱们去的大湖村西边那个西湖,在那里梦遇白娘娘和小青,他们在梦中给我讲的一清二楚,惹的我还在梦里写了《讨法海檄文》。后又在梦里的淇河岸边遇见崔莺莺,崔莺莺和红娘在梦里好一场诉苦,把个张君瑞骂得狗血喷头,令我很是同情莺莺小姐。”罗贯中唱:

甚惊奇梦里却醒大湖边,墓茔前幻影莺莺枉诉冤。这里是千古渊源文化隐,魂悠悠淇河两岸话从前。

“老弟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老弟不妨把梦中之事也写成书,找个说书人沿着淇河说唱,好让大家一起分享你的梦境。”许淇公笑着说。趁着罗贯中、许淇公没在意,牛娃爬上了那块褐色大石。

“爷爷,爷爷,这个地方比咱们许家沟那里好玩。你们快向那边看,那边那个山头上飞云缭绕,那片云多像一匹飞奔的灰色大马。变了变了,变成犁地的耕牛了。又变了,又变了,变成了一只老鹰。”牛娃指着北边的善化山高喊。

“哈哈哈,傻孩子,那是善化峰头奇观。”许淇公笑着说。

“哦,善化峰头奇观?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罗贯中接话。

“浚县人都知道善化奇观,每至风雨乍起,远望浚县北部屯子境内的善化山上,总是云朵缭绕,形状各异。说起这浚县境内,可是有八处景致,分别是伾山晓月、龙洞秋云、玉女倩影、岁寒双秀、卫水燕语、善化奇峰、童山晚照、淇门风扫雪。”许淇公唱:

纯阳洞伾山晓月望中天,大伾顶龙洞秋云吐雾烟。凤凰山玉女瑶池留倩影,深秋雾岁寒双秀在浮山。卫水上云溪桥下燕歌语,古淇奥善化峰头奇景观。淇河岸晚照童山碑影西,枋头东淇门风雪古今传。

“看来淇卫之地有着渊源文化,如果可能,这些地方我都想去看上一看,走上一走。”罗贯中说。

“罗爷爷,可不能忘了带上牛娃,遇上大蟒蛇牛娃会保护爷爷。”牛娃高声说。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