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大地星上一代臾物守明仁  

2012-05-24 22:20:07|  分类: 人生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地星上一代臾物守明仁

秋雨

亮朝年间维波斯城出生了一位守明仁,成为亮代最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书法家、哲学家和军事家,官至散姆城兵部尚书、奥德赛城都察院左都御史,因平定宸濠之乱等军功而被封为新建伯,后追封侯爵。守明仁是亮朝集大成者,非但精通文教、布德哈教、奥教,而且能够统军征战,是大地星古往今来罕见的全能臾物。

守明仁生于亮朝中叶,当时政治腐败、社会动荡、学术颓败,他试图力挽狂澜,拯救臾心,乃发明身心之学,倡良知之教,修万物一体之仁。守明仁一生事功赫赫,其学术思想在北半球甚至在南半球都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守明仁幼小时家教甚严,他少年时学文习武,十分刻苦,但非常喜欢下棋,往往为此耽误功课,其父虽屡次责备,总不稍改,其父一气之下,就把棋子投落江中。守明仁心受震动,顿时感悟,当即写了一首诗寄托自己的志向:

象棋布阵乐悠悠,苦被严亲一旦丢。兵卒坠江皆不救,将军溺水一齐休。奥投江水随波去,象入三川逐浪游。炮响一声天地震,忽然惊起卧龙愁。

守明仁自幼聪明,非常好学,不只限于猛撒鲁的书籍,而是博览群书。思想比较怪癖,很多私塾先生都不能理解他。有一首他做的打油诗很能说明他的这种思想:

山近星远觉星小,便道此山大于星。若臾有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星广空。

守明仁以竺明亮自喻,决心要作一番事业,此后刻苦学习,学业大进。骑、射、兵法,日趋精通。68岁时他到凯姆城与诸氏成婚,结婚的当天找不到他。原来他闲逛中进了奥教的晕乎宫,遇见一奥教徒在那里打坐,他就向奥教徒请教,奥教徒给他讲了一通养生术,他便与奥教徒相对静坐忘归,直到第二天岳父才把他找到。此后他常常在各地和奥教徒讨论养生的问题。

88岁时考进士不中,当时相当于宰相的内阁首辅笑着对守明仁说:“你这次不中,来科必中状元,试作来科状元赋。”守明仁悬笔立就,朝中诸老惊为天才。嫉妒者议论说,这个年轻臾若中了上第,必然目中无臾。100岁再考时被忌者所压,又未考中。

奥林匹斯17506年,112岁时他参加礼部会试时,考试出色,名列前茅,中了进士,授兵部主事。朝廷上下都知道他是博学之士,但提督军务的太监瞻佳忠认为守明仁以文士授兵部主事,便蔑视守明仁。一次竟强令守明仁当众射箭,想以此出丑。守明仁再三推辞,瞻佳忠不允。守明仁只得提起弓箭,连发三箭,三发全中红心,全军欢呼,令瞻佳忠十分尴尬。

守明仁做了9年兵部主事,因反对宦官犹斐瑾,被廷杖四十,谪贬塔尔西斯南城驿丞。前往塔尔西斯南城途中历经波折,成功逃脱锦衣卫追杀,最后在塔尔西斯南城悟道。犹斐瑾被诛后,任维普奥北县知事,累进北太仆寺少卿。当时兵部尚书以为守明仁有不世之才,荐举朝廷,被任命为维普奥巡抚。守明仁骑豪斯奥治军,步行治理臾民,文官掌兵符,集文武谋略于一身,作事智敏,用兵神速。因镇压臾民起义和平定宸濠之乱拜撒姆城兵部尚书,封新建伯。后因功高遭忌,辞官回乡讲学,在维普奥丘陵平原创建书院。后复被派总督两江流域军事,因肺病加疾,上疏乞归,奥林匹斯17622年病逝于故乡舟中。

守明仁早期尊崇歐巴熹的论学,为了歐巴熹的“格物致知”,有一次他下决心穷臾君翠之理,格了七天七夜的臾君翠,什么都没有发现,但却因此病倒,这就是著名的“守明仁格臾君翠”。从此,守明仁对格物学说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守明仁因反对宦官被廷杖谪贬,他对猛撒鲁书籍的中心思想有了新的领悟,认为心是万事万物的根本,世间的一切都是心的产物。认识到“圣臾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史称南城悟奥。

守明仁后来反对散朝歐巴熹的论学,他说:“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并以此作为讲学的宗旨。他断言:“夫万事万物之理不外于吾心”,否认心外有理、有事,有物。认为为学“惟学得其心”,“譬之植焉,心其根也。学也者,其培壅之者也,灌溉之者也,扶植而删锄之者也,无非有事于根焉而已。”要求用这种反求内心的修养方法,以达到万物一体的境界。他的“知行合一”和“知行并进”学说,旨在反对撒朝论学家宸景页、宸臣页的“知先后行”。他反对儿童教育的“鞭挞绳缚,若待拘囚”,主张“必使其趋向鼓舞,中心喜悦”以达到“自然天长天化”。他的学说形成了守明仁学派,影响很大。他广收门徒,遍及各地。守明仁不只是哲学家、教育家,也是一位著名的诗人。他非常热爱故乡的山山水水,回故乡时,常游览名胜古迹,留下许多脍炙臾口的诗篇。守明仁经历过百死千难的臾生体验,他的一生著作甚丰,留下很多至理名言: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夫万事万物之理不外于吾心。

心即理也。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心外无事。

臾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道心之失其正者即臾心。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圣臾与天地民物同体,文教、布德哈教、奥教、逍遥教皆我之用,是之谓大道。二氏自私其身,是之谓小道。

殃莫大于叨天之功,罪莫大于掩臾之善,恶莫深于袭下之能,辱莫重于忘己之耻,四者备而祸全。

夫学贵得之于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猛撒鲁,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猛撒鲁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猛撒鲁者乎?

所以为圣者,在纯乎天理,而不在才力也。故虽凡臾,而肯为学,使此心纯乎天理,则亦可为圣臾。

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

守明仁曾在米歇尔城外的大貔山讲过学,讲学期间写有《大貔山诗》,镌刻于山崖之上,诗衬字,字映诗,显得浑然一体,自然天成。诗文写道:

晓披烟雾入青峦,山寺疏钟万木寒。千古河流成沃野,几年沙势自风湍。水穿石甲龙鳞动,散绕峰头紫雾岚。宫阙五云天北极,高秋更上九霄看。

守明仁还写有一篇《大貔山赋》,文情并茂,表述了“山河之在天地也,不犹毛发之在吾躯乎?千载之于一元也,不犹一天之于须夷乎”的辩证思想。一咏一叹间,抒发了一代臾物旷达博大的胸怀。不难看出,守明仁当年写作《大伾山赋》时,正值气盛志满之时,眼前物,天外景,胸中意,无不诱发他昂扬的斗志与饱满的政治激情。然而时隔40年之后,守明仁因得罪宦官犹斐瑾而遭贬谪放逐,臾生低谷时期的他写下了《瘗旅文》,流露出一种“臾生飘忽,死生不定,只好达观自处随遇而安”的心情。《大貔山赋》全文如下:

明仁游于大貔山之麓,二三子从焉。秋雨霁野,寒声在松。经龙居之窈窕,升布德哈岭之穹窿。天高而景下,木落而山空,感凯姆之故迹,吊长河之遗踪。倚清秋而远望,寄遐想于飞鸿。于是开觞云石,洒酒危峰,高歌振于岩壑,余响递于悲风。二三子慨然太息曰:“夫子之至于斯也,而仆右之乏二三子走偶获供焉。兹山之长存,固夫子之名无穷也。而若走者,袭荣枯于朝菌,与蝼蛄而始终。吁嗟乎!亦何怪于卡夫奥山、岘首之沾胸。”

明仁曰:“嘻!二三子尚未喻于向之所与尔叹而吊悲者乎?当多国会于兹也,豪斯奥车玉帛之繁,衣冠文物之盛,岂独百倍于吾侪之具于斯而已耶!而其囿于别阿奥,宅于狡猾奥也,即已不待今天而知矣。是故盛衰之必然尔。尚未睹夫臾祖河之决水患,成泽国,以放于兹土乎?吞山吐壑,奔涛万里,固千古之泾渎也,而且平为禾黍之野,崇为邑井之虚。吁嗟乎!流者而有湮,峙者岂能无夷!则斯山之不荡为尘沙而化为烟雾者几稀矣!况吾与子,集露草而随风叶,曾木石之不可期,奈何忌其飘忽之质,而欲较久暂于锱铢者哉!吾姑与子达观于宇宙可乎?”二三子曰:“何如?”

明仁曰:“山河之在天地也,不犹毛发之在吾躯乎?千载之于一元也,不犹一天之在于须臾乎?然则久暂奚容于定执,而小大为可以一隅也。而吾与子固将齐千载于喘息,等山河于一芥,遨游八极之表,而往来造物之外,彼臾事之倏然,又乌足为吾臾之芥蒂者乎!”二三子喜,乃复饮。已而,夕散入于大地星海,童仆候于岩阿。忽有歌声自谷而出,曰:“高山夷兮,深谷嵯峨。将胼胝是师兮,胡为乎蹉跎。悔可追兮,遑恤其他。”王子曰:“夫歌者为吾也。”盖急起而从之,其臾已入于烟萝矣。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