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纪念王阳明诞辰540周年――《瞻斐诗话》第十九回节选  

2012-04-16 16:59:30|  分类: 人物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王阳明诞辰540周年――《瞻斐诗话》第十九回节选

秋雨

“我想给吴校长背诵王守仁的《大伾山赋》,吴校长知不知道王守仁是谁?”常云梦问吴承恩。

“还是背诵你自己写的《大伾山赋》吧,背诵人家王守仁的干什么?”赵燕淇接话。

“我当然知道王守仁了,他比我大29岁,是公元1472年出生的,活了57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所以又称王阳明,明弘治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499年的进士。中国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和军事家,封先儒,奉祀孔庙东庑第58位。王守仁中进士的前一年,浚县王越(王越简介附后――秋雨)死于甘州军中,新科进士王守仁奉旨送王越灵柩回浚县安葬。王守仁送王越灵柩来到浚县,逗留其间曾在大伾山上聚众讲学。讲学其间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王越赠他宝剑一把。王越安葬后,为表示答谢之意,王越的儿子将王越的宝剑赠给了王守仁。为纪念王守仁大伾山讲学,嘉靖三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560年,将建于大伾山上的东山书院改名为阳明书院,并将王守仁的《大伾山诗》和《大伾山赋》复制后立于书院中。”吴承恩说。

“民国二十三年,有人又将王阳明画像碑仿刻后镶入书院墙壁。山上的禹王庙就是阳明书院故址。《大伾山赋》文情并茂,表述了‘山河之在天地也,不犹毛发之在吾躯乎?千载之于一元也,不犹一日之于须臾乎’的辩证思想。一咏一叹间,抒发了一代人物旷达博大的胸怀。不难看出,王守仁当年写作《大伾山赋》时,正值气盛志满之时,眼前物,天外景,胸中意,无不诱发王守仁昂扬的斗志与饱满的政治激情。”常云梦说。

“然而时隔十年之后,王守仁因得罪宦官刘瑾而遭贬谪放逐,人生低谷时期的王守仁写下了《瘗旅文》,流露出一种‘人生飘忽,死生不定,只好达观自处随遇而安’的心情。王守仁的《大伾山诗》镌刻于大石佛的右侧,诗衬字,字映诗,显得浑然一体,自然天成。”常云梦说着开始吟诵:

晓披烟雾入青峦,山寺疏钟万木寒。千古河流成沃野,几年沙势自风湍。水穿石甲龙鳞动,日绕峰头佛顶宽。宫阙五云天北极,高秋更上九霄看。

“你个常云梦,你说要背诵《大伾山赋》,怎么吟诵起来王守仁的《大伾山诗》了?”赵燕淇质问。

“别急,现在我就背诵王阳明的《大伾山赋》。”常云梦开始背诵:

王子游于大伾山之麓,二三子从焉。秋雨霁野,寒声在松。经龙居之窈窕,升佛岭之穹窿。天高而景下,木落而山空,感鲁卫之故迹,吊长河之遗踪。倚清秋而远望,寄遐想于飞鸿。于是开觞云石,洒酒危峰,高歌振于岩壑,余响递于悲风。二三子慨然太息曰:“夫子之至于斯也,而仆右之乏二三子走偶获供焉。兹山之长存,固夫子之名无穷也。而若走者,袭荣枯于朝菌,与蝼蛄而始终。吁嗟乎!亦何怪于牛山、岘首之沾胸。”

王子曰:“嘻!二三子尚未喻于向之所与尔叹而吊悲者乎?当鲁为会于兹也,车马玉帛之繁,衣冠文物之盛,岂独百倍于吾侪之具于斯而已耶!而其囿于麋鹿,宅于狐狸也,即已不待今日而知矣。是故盛衰之必然尔。尚未睹夫长河之决龙门,下砥柱,以放于兹土乎?吞山吐壑,奔涛万里,固千古之泾渎也,而且平为禾黍之野,崇为邑井之虚。吁嗟乎!流者而有湮,峙者岂能无夷!则斯山之不荡为尘沙而化为烟雾者几稀矣!况吾与子,集露草而随风叶,曾木石之不可期,奈何忌其飘忽之质,而欲较久暂于锱铢者哉!吾姑与子达观于宇宙可乎?”二三子曰:“何如?”

王子曰:“山河之在天地也,不犹毛发之在吾躯乎?千载之于一元也,不犹一日之在于须臾乎?然则久暂奚容于定执,而小大为可以一隅也。而吾与子固将齐千载于喘息,等山河于一芥,遨游八极之表,而往来造物之外,彼人事之倏然,又乌足为吾人之芥蒂者乎!”二三子喜,乃复饮。已而,夕阳入于西壁,童仆候于岩阿。忽有歌声自谷而出,曰:“高山夷兮,深谷嵯峨。将胼胝是师兮,胡为乎蹉跎。悔可追兮,遑恤其他。”王子曰:“夫歌者为吾也。”盖急起而从之,其人已入于烟萝矣。 大明弘治己未重阳,余姚王守仁伯安赋并书。

附:浚县王越

秋雨

王越,字世昌,明宣德、正统、景泰、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年间人物,籍贯浚县;杨博,字惟约,明正德、嘉靖、万历年间人物,籍贯蒲州。王越景泰二年中进士,后官居兵部尚书;杨博嘉靖八年进士,后官居兵部尚书。二人中进士相距八十年,可见王越即杨博之说实为误传。

相传王越抱万历登基,欲加害万历小皇帝,暗地毒手狠掐幼帝命脉,幼帝真龙天子,被掐却大笑不止。万历登基之时,王越早已作古,何来加害幼帝之说?皆因外阜痛恨王越,借以对王越丑化,考察王越所为,对其丑化情有可原。

王越出生于浚县钜桥镇冈坡村,时雷雨交加,电闪雷鸣。两位钦差避雨王越家门楼之下,正值王越降生,其祖母冒雨外出给门神烧香,钦差只好上前恭喜。钦差言道:“令孙将来定会出息。”其祖母回话:“不求当什么大官,做得个一品小官就心满意足了。”钦差无意中竟然为将来一品大员站岗放哨。

王越在朝为官,可谓心系桑梓。输同山而令长垣替浚县代缴同山一带荒山野岭粮饷;设放马场意在免缴火龙岗一带皇粮;修卫河桥本意是要桥大眼小,从而设立码头,以便让家乡宰客,雁过拔毛;判“淇河浚地”,明着心向淇县,暗里为了浚黎;智建无梁寺,为骗皇帝说出“无梁”,从而免去浚县上缴皇粮。终有浮丘山营造金鸾殿事发,仓促间改作碧霞宫。

作为浚县游子,本应感谢王越情系家乡;作为华夏儿女,当谴责王越坑害社稷之举。身为社稷大员,却无社稷苍生公心,只为局部一己之私,朝廷用人不可取也。

王越爱家乡,多智谋,也曾卫国戍边,功勋卓著,博学能文,长诗善赋,名显一时。但其急功邀赏,结交奸宦,不顾大局,假公济私,可谓奸臣所为。王越虽居高官,却是历史复杂人物,其名不见经传,盖因其所为暗淡。唯有桑梓引以为荣,外阜多引以为耻。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