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酒鬼与疯子的日记  

2012-02-19 16:49:22|  分类: 讽刺与幽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鬼与疯子的日记
  秋雨

新春去拜访一位朋友,才知朋友脑子染疾。朋友是个酒鬼,酒鬼加疯子,喝醉了更疯,总在胡写乱画,胡言乱语,语无伦次,一时清楚一时糊涂。很久没去看望他,谁知染病竟近年余。昔日同窗好友无话不谈,灵秀慧中,才华横溢,待人诚恳,责任心强,不想分隔数年,消息渐少,得知好友脑染疾病,令我顿足长叹!我见好友又在狂喝,然后又开始糊涂,只好同好友家人告辞,择日再行探望。临行好友歪歪斜斜送我直到门外,偷偷给我一个日记本子,叮嘱我一定好好存放。回家后打开本子细看,原来是《酒鬼与疯子的日记》,今摘录几段,以供医生们研究诊治。――秋雨

唉!酒这东西实在不好,忙碌了一整天,本想夜来独自静静地胡写乱画一通,谁知手掌驾到,又要喝酒,喝得我脚掌麻木,敲击键盘总是出错,说东写西,指南道北,哪里还是自己的本意?于是不敢再提专业字样,说些别的。正是:

缕缕香飘醉意深,几杯老酒见情真。

半生评品人间事,论古说今时代新。

心阔苍茫连广宇,追名逐利化烟云。

生来坦荡空归去,可笑贪婪枉死魂。

今天指挥飞行,实施人工将愚,就象我的名字,求愚。不愚如何能行,这年月谁是傻子?求愚当年也是个小孩子,谁见谁夸聪明,只有我一个小伙伴傻子他老爹当着我老父亲的面说:“什么聪明?无非很平常一个小孩子!”为了给人家赌气,我竟然被叫做求愚。
  眼下的飞行哪还有什么“S”耕云,那不是求愚,已经是蠢了,比我傻得多。飞行员省事,高空求愚的人也舒服一些,更主要的是飞行覆盖面积大,一个架次就是半个银河系,不相信覆盖不住东方神州!政府和人民总是相信科学的,造福子孙的事业谁敢胡说八道!飞机于亘古元年零时升空,自新朕出发,经公益、心安,西至散闷涯,几乎抵达灵河边界,然后经乐您直达念想,经平定禅、宇宙两地返回新朕航天基地,于洪荒末年亥时三刻飞机落地,历时一卡尔巴零三百六十五宇宙年。此次采用宇宙超前技术,在宇宙共播散尘埃两千克,且空中常有堵塞不能播撒现象。这次飞行效果极为显著,增加愚蠢度百分至二十到三十,影响面积相当于十分之七的寰宇表面积,彻底解除了凡界全是聪明生物的局面。
  我真是醉的不轻,今天的全是醉话,明天谁要是把以上言语归功于求愚一人,我一定请焦大老师出面。焦大承认是我的师傅了,他还有个大徒弟,名叫疯子,人家比我有出息,以下是我偷他的日记,请看都写些什么。疯子今天的日记偷抄:

新猫年认真月虚假日子夜时(兴欺霸)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感慨与愤怒,为我一个身为副总的朋友,也是为社会。
  喧闹过后,副总被遗忘在角落里,是那样的无奈,四周显得比以往更加寂静和空虚。忙碌的时光过得真快,副总完成了艰巨的任务,他曾经不顾春节与家人团聚,带病东奔西走,深入一线,亲自督查、运筹、指挥。疲惫的他,原本是要住进医院的,可任务不比寻常,涉及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他无私奉献着自己,工程终于开工了。然而,朋友夜晚独自躲进角落,是那样的寂寞惆怅,似乎多了些许感慨与无奈。
  忙碌的时光里,很少看到老板的身影,老板家的那只狗似乎总没出门,几天也没听到过它狂吠的声音。事情可就那样的巧合,媒体闻讯蜂拥而至的那一天,老板却没了重要工作,专程陪同着记者们进到现场。一到工地现场,老板大显身手,亲自搬砖和泥,把砖搬错了地方,把泥巴搞的满地无法下脚,老板又去操作机械装置,差点没出人命,给工地可是真的帮的忙上加忙。原本西装革履的老板,等记者们拍照时,竟然满身泥巴,真是与大家同甘共苦,形象真的很是光辉伟大!老板身边那只狗,也知道是要照相,相片要上各大报纸,于是显得十分温柔,一丝一毫恶狼气息也看不到了。
  各大新闻媒体题目耀眼,图片显著,记者们哪知究竟,看到什么就写什么,看到什么就拍照什么,这是记者们的天职。苏轼当年夜游石钟山,曾有议论:“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郦元之所见闻,殆与余同,而言之不详;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副总朋友却感慨地说:“镜头、文笔只对着老板,让真正的奉献者看到这样的报道,虽多感慨,但也无奈。记者无错,错在引导者,是错误的引导者,导致了不真实的文字与图片,谁知道文字与图片后真正的故事?”
  工程仍在进行,记者们依然盯着不放,都想把新闻报道的更及时一些。老板也没走,他要召集那些真正的奉献者开紧急会议,那只狗也被放进了会议室,伸着长舌头,好多人都觉得会议室多了一条恶狼。老板讲话:“大家辛苦了!趁着记者休息,我招呼大家来宣布几条规定:一是大家要能连续战斗,发扬无私奉献精神,我这两天就一直陪着记者,就一直住在现场,关键时候,大家都要有敏锐的政治头脑,都要不讲任何价钱;二是临时重新分一下工,副总依然统揽全局,是这里的总指挥,副总平时抓的宣传工作临时由我负责,副总太累了,要替他分担一些。”
  副总心里很是明白,不象我这样的疯子,啥也没听出来。但我却认为副总是个傻子,只知道死心塌地的去工作,从不去争着出头露面。老板曾多次耍权术,背后多次搞他,甚至不卸磨就要杀驴,但他总是一笑了之。虽然那只狗也总是在一边助威,副总依然心底坦荡,不卑不亢。
  有人不忿,对副总说:“副总能否为自己,也是为我们出口气?老板太没德性了,总是把别人当傻子,贪得无厌,自私自利,在我们心中他早已威信扫地,可他脸都不要了!您那样在前方领着大家卖命,他却像个太监一样围着上级领导转,什么时候关心过工程建设,什么时间关心过我们大家,什么时候有过自己的发展思路,时不时还在领导面前说您坏话,颠倒黑白,打您压您,他凭什么呀?是资历如您,是学识如您,是能力如您,是威信如您?上级领导为什么偏爱用这样无德无能之人?”副总却把说话者批评了:“不能背后这样说别人!我们干的是造福人民的事业,有时间委屈、冤枉算得了什么?谎言不是事实,雪埋总有雪消时候。上级领导是英明的,也总是正确的,只要我们干好自己的工作,对得起人民,我们问心无愧!”
  老板仍在继续:“三是各就各位,不是自己的事情,请不要越位,尤其是记者们的采访,是有规定的,出了问题要追究责任,宣传的事我来负责,你们就静心地、全身心的投入你们的工作之中,我为你们服务。”
  下雨了,起雾了,因为天气原因,工程临时停顿。记者们因一时无新闻采访,先后离开了工地,工地没有了记者,那只狗悠闲地在空地上转悠,老板躺在距工地不远宾馆里的席梦思床上,身边漂亮的女服务员斟着香茗。
  贴身秘书报告:“老板,记者们都走了。”老板说:“咱们也走。”秘书接话:“可工地上需要您呀!”“不是有副总在吗?私下里我可以给你说,都不是外人,他的能力、学识、知识、思路都比我强好多,我在这里不小心就出丑,我还真的怯他。所以,我的重点任务就是看着他,时不时用权利压他,给他找些麻烦,让他忙死、累死!可不能让上级知道他有能力,尤其不能让领导知道他处处比我强。我真的忙得很,哪能在这里泡着,我要赶快回去向上级汇报工作,不当面汇报怎么能行?再说了,我不在领导身边怎么能行?我是老板,他干好了是我的,他干坏了是他的。不行就在上级面前贬他几句,上级很好糊弄,只要咱们紧跟着领导转,它能怎么了咱们?”那只狗开始在老板门口朝着外面狂叫起来。
  “喂!副总吗?你辛苦了!领导急着找我,我走了。工地的事你就负责吧,简报要马上印出来,先给我几份,我要亲自送给上级领导。记者写我那一篇一定放在前面,记着别把照片落下,照登。你审核,我签发,直接把名字打印上去就行了,我没时间看,你一定把好关,宣传可是大事!”老板在回去的路上从小车里给副总打电话。
  副总深夜独自躺在床上,累得翻身都困难了。电话又响了:“你在干什么?明天一定要开工,我可不管天气如何,只管你开不开工,你可不能消极怠工,消极怠工就是腐败!别拿什么科学不科学糊弄我,我知道什么是科学发展观,不是曾经抄过你的学习笔记么,也让人替我写了学习心得。我知道不如你的笔杆子,领导开会的讲话稿子不是都让你起草了么,我一句也没说过什么,想法是你的,思路是你的,我这个人是很放权的,只不过写好后我给领导送去罢了。听说这次各大报纸刊登报道大家有看法,你要负责做思想政治工作,如果再有议论,你就是后台,是你让他们议论的。这些情况我已经如实向上级领导汇报了,我们的某些同志思想觉悟不高,总是不团结,总是支持歪风邪气,不在工作上卖力气,总爱搞些邪门外道。野心不小,总想......”老板正在说话,电话里传出卡拉OK的背景嘈音,伴着几声娇滴滴的声音,还有那只狗耍娇的小声音。“把声音放小一些,不让你说话,你们......”电话断线了。
  寂静、感慨、无奈一起袭来,副总原本赤诚的心如同落入冰冷的深渊,梦里也总是狗叫的声音。在急等开工的焦躁中,听着窗外北风紧吹,雨成了飞雪,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寒冷袭来,冷彻骨髓,冷得无法入睡。
  天空依然没有放晴,等待中的寂静和空虚依旧,记者们没有再来,老板当然也决不会再来了。听说上级领导要莅临现场慰问一线的奉献着,老板着急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接待得了吗?昨天怎么不及时汇报,你们是想封锁消息,想驾空领导,问题十分严重,事后要严肃处理,你们马上动作,赶快去买地毯,听说滑倒过不少同志,可不能滑倒领导。听说工地上喝不上水,快去买一箱矿泉水,不能让领导喝不上水。赶快做上一桌饭菜,好酒,好烟,我要陪着领导吃顿饭,你们晚些吃。你们马上给我准备汇报材料......我马上过去!”“我们是刚才接到的电话,马上就给您打电话……”
  因故领导没到工地,老板仍在路上,电话里老板大发雷霆:“你们这样怎么得了!谎报军情,把我的工作全打乱了,昨晚我四点才回到家里睡下,我这样忙,你们竟然添乱,真是无法无天!宣传的事交给副总,等记者再去,我及时会赶到的,你们要给我开工,否则追求责任,要上升到政治的高度予以追究!”
  奉献者们个个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推算时间,老板应该到达工地的,可总没到,莫非……
  工地上一片议论声,但谁也没有听到老板家那条狗的叫声,因为狗忠实地跟随着自己的主人。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