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茶余饭后聊诗歌常识(15)  

2012-02-10 19:50:39|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茶余饭后聊诗歌常识(15)

秋雨

十五、自度曲(续)

秋雨认为:《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的《红楼梦引子》《终身误》《枉凝眉》《恨无常》《分骨肉》《乐中悲》《世难容》《喜冤家》《虚花悟》《聪明累》《留余庆》《晚韶华》《好事终》《收尾飞鸟各投林》,还有《葬花吟》《红豆词》等,应该是曹公的自度曲。试着写几首:

【风霜雪雨开篇】风雨兼程,雪飘霜重。都只为名利纷争。奈何淇奥迷津,无从度,恨时迟,转瞬成空。魂梦里,唱新曲人生弹指的《淇奥梦》。

【壬辰春来】辛卯曾经,壬辰憧憬。思将来春染花红。盼着那碧蓝天,枝桠绿,赋新诗,鸟唱歌声。魂梦里,大河网荧屏醉写得《春风颂》。

【叹人生】都道是弹指人间,闹争抢梦中官升。空手来,钱财名利徒烦恼;身净去,宦海金山两不闻。叹人生,百年转瞬魂归恨。知尽是虚无表演,为泡影多情。

【问世间】问世间何谓良心,俺曾被歹人坑蒙。思家乡,何来狼子血腥风,终难忘,阜外身遭厄运生。叹人间,路途哀怨恨重重。纵然是昭雪翻案,到底悔曾经。

【人世间】一会儿是魂梦天涯,一会儿是携手繁华。世间多擦肩,凡尘缘遇并蒂花;世间多擦肩,神奇他俩成新家。一位靓女仙啊,一位才华文雅。一位是九天月,一位是日朝霞。睡梦中能有多少笑声儿,幸福事儿秋说到冬去,春聊到夏。

【叹无缘】她是慧兰艳葩红,他是善财转魂生。世间凡尘中,生魂相遇更伤情。欲说巧奇缘,如何相对悲心痛?她在泪自哀呀,他在痴想魂梦。她在泪泣零落,他在泪眼悲声。满目红尘激起多少往事儿,任霜浸风吹雨斜打,长空雁影。

【净化人间】庆新时代好,喜龙年又到。笑声声,望柳绿枝条。雨纷纷,百花春真早。独凭栏,皱起眉梢。善恶人间好坏知多少:天怒恶孽雷鸣,高呼啊,天地净化迎春到。

【含冤诉】喜青春正好,恨霜残叶老。眼睁睁,把厄运相交。意沉沉,把妻儿抛掉。望家乡,雾起魔妖。泪洒含冤诉,梦里心声告:儿女定要坚强,人生呵,需要看透无烦恼。

【农民工】征途风雨路艰难,把老少家园无情抛闪。哭儿女天边,喊爹娘,休恨儿生怨。独自奔波泪别苦,进城挣工钱。奈何分两地,不顾问平安。多保重,莫心酸。

【交通法盲】道路中,血色惊魂亡。纵然是有金银,他乡何样?话安全,心凭侥幸车狂妄,从未将交管规章略萦心上。好凄惨,命尽魂飞进鬼乡。婚配得仙样娇娘,泪梦里地久天长,恨爱恋死生哭喊对苍茫。悲转瞬云散情凉,永成哀伤。自比英豪交通法忘身旁,遭祸理应当!

【徒有外表】看似美如兰,穿衣可比仙。天生桃花面人间罕。怎道是口吐无言善,恶臭人生厌;却不知腹中皆败絮,表里不一般。可叹这,青春靓女空红翠;辜负了,人面桃花出水莲。好心痛,形如白玉泥砖烂;惋惜声,多情男子莫求缘。

【乘风月】肉欲醉床边,魂迷风月间。天生如猪狗人皆罕。走肉行尸作孽人间,无耻厚嘴脸,醉生梦死留名遗臭,遭尘世人嫌。可叹这,清清世界妖魔闹,辜负了,春色阴风起黑烟。到头来,落了个人人喊打好悲惨。好一似,困兽哭嚎遭天谴,这才是,恶贯终有报应还。

【人无良】人无良,如禽兽,生在世间行尸肉。憎恶恨心黑手辣寻花柳。且看那,欺行霸市形像狗;孽无数,公愤人嫌是下流。庆魂归地域,遭骂臭千秋。

【喝民血】黑心肠,蛇蝎毒,得志害人兽不如。一味的狼心狗肺狂魔舞。孽深重,民间怨恨人神怒,恶满盈,祸害良善罪当诛。骂千载万古,名臭死狗猪。

【两汉】新旧皇亲引祸,朝中血染失山河。抢占刘家宫阙,建那王姓天和。黄河怒,狂澜浪滔涌,一时莽挽歌。奈何天,竟把头抛舍。这才是,将那汉朝要看破,盛极一时又如何?到头来,一统崩裂分三国。落了个,富贵一场魂漂泊,厦倾朝灭瞎折磨。战云起,争坐龙椅英雄多。闻说道,忍辱偷生泪婆娑,曹家帝位篡夺。

【两晋】蛇蝎兽类转投生,罪孽深菅人性命。生前多重罪,死后骂她名。祸害算计,终有那朝灭人亡遭报应。好一似,鬼哭夜警春梦;枉费了,歹毒心血泊中。忽喇喇西晋厦倾,昏惨惨魂归虚空。呀!一场争斗天地混。叹山河,南北分。

【宋朝】兵变陈桥,建宋朝一世功劳。气昂昂头戴金冠,光灿灿身裹龙袍;威赫赫龙庭高坐,心颤颤江南命保。凤阁龙楼转眼倾倒,再休提梦里逍遥。只管尽贪欢,落荒迁,改南朝把山河舍掉。靖康耻,中华历史遭讽嘲,被虏略北国坐囚牢。问苟且偷生可安好?有多少滥事儿留与后人耻笑。

【秦朝】掌权的,残暴无情;继承的,不思奋进;辅佐的,为私损公;奸佞的,千载骂名。骂那斯,只为私,骨头软,命终尽。遍地烽火把朝倾,直指长安除奸佞。可怜萧墙祸事生,宦官当道朝短命。暴政的,转瞬成空,无道的,尘世难长命。好一似展眼之间命归阴,落了个君亡臣死朝灭凄清!

【宋朝】欢天喜地,建了新王朝,创业艰难,忘了继业重要。只管昨春睡梦欢,不问江山就要改朱颜。什么花好月圆,尽贪玩,哪知道无情风雨,感叹一江春水向东流,还问君有什么几多愁!正思榨取万民血,哪知自己命将灭。心悲伤,凤阁龙楼成他乡。自发狂,玉树琼枝全死光。悔春去已晚,恨流水不再,痛昨日所为,哭今已不能:乱烘烘旧朝新朝都是当皇上,百姓总苦甚荒唐。知多少,王朝历史到头来都是多凄凉。

【枫林伤怀】枫醉枫红飘满山,霏霏秋雨洒霜天。西风漫卷飞红叶,落叶成泥萧瑟寒。人生几多秋将暮,霜染鬓秋惜短苦,满目枫红人欲归,忍看落红人老去。叶飘枝空顿生悲,愿把一怀伴叶飞。枫叶来春枝绿新,来春谁知魂可归?新绿枫林景物成,春风舞摇自多情,枫林新艳虽醉人,憾恨泪人去魂归终此生。凡尘瞬间将归日,人生风雨思依稀,千紫万红零落时,化成烟云寻难觅。枫红叶醉落难寻,魂飞恨离不归人,独自枫林怨短暂,泪洒枫红欲碎心。枫叶无语倍伤神,残阳夕照鸟进林。秋霜月色林中景,鸟在枝头夜冷侵。秋风夜宿梦飞寻,半身虚空半在林:人间弹指百年去,转瞬将归万古魂。林间一夜悲伤怀,难辩魂游是层林。枫魂我魂梦难留,鸟宿枝头独自愁。借问何处春常在,随风飞去天际流。天际流,长寿又何求?百岁也将终作古,灰飞魄碎到千秋。赤手而来空归去,洁身涤垢自风流。茫茫广野他乡葬,爱憎欢悲归魍魉。枫红我痴人老时,幽林梦中说与谁?试看霜残枫叶落,已是将归命尽时。香消红谢人将老,零落魂亡泪也迟!

【蚁国情恋】哀怨相思天外天,蚁女洞中有谁怜?为何奇书落我手?如幻似梦难得见。闺中蚁女怀情愫,愁绪满怀无释处。柳丝春风自芳菲,不管黄叶与落花。野草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阳春蚁巢已垒成,天外世界太无情!明年草发虽再绿,却不道蚁去室空巢也倾。一年三百六十日,秋过严冬雪朦胧。相思蚁儿今何在,一朝魂抛难相知。花开花谢寻常事,蚁生蚁灭无定期。独对秋残泪暗洒,泪洒落花见血迹。青灯照壁蚁初睡,冷雨洞外被未温。昨宵巢外悲歌发,不知花魂与我魂?花魂我魂总难诉,我自无言花自苦。愿我随花飘飞去,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寻我求?不如残叶收艳骨,葬身洞穴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天外不知我情愁。试看秋尽花皆落,已是红颜老死时。一朝秋尽红颜老,花死蚁亡两不知!

【红叶词】情难尽飘零血色哭红叶,思难却春恨秋悲总是别,忍难住枫林秋雨风声夜,恨难去心裂伴风烈,言难语泪涌噎喉心涌血,命难再凋零落叶魂将灭。逝难收的情结,挽难回的落叶。唉!怎忍耐霜难挡的秋风瑟瑟,飘难散的秋雨斜斜。

【狗狗词】思不尽欢心怡红养狗狗,想不完春柳春花影桥头,忍不住嬉闹玩耍黄昏后,忘不了快乐与哀愁。爱不够善解人意胜朋友,好不解姐妹笑看情不留。抛不下的猫猫,丢不开的狗狗。唉!恰便是割不舍的伤痛隐隐,皈不依的佛门悠悠。

秋雨对一位网友说:要想让人放下枪杆子,就要拿起枪杆子。要想拓展出新,就要温故知旧。没有过去,就没有今天,没有今天,就没有未来。虽说是万丈高楼平地起,但谁会知道地下基础有多深。新诗歌犹如要建的高楼,古体诗就是地下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空中楼阁,终是虚无缥缈。

现今是新诗歌的时代,新诗歌没有固定框架结构,比较自由奔放。“五四”运动拉开了新诗歌的序幕,起初还留有古诗的某些痕迹。譬如:韵律仍讲密韵(句句叶韵)、疏韵(隔句叶韵),很少无韵。但如今的新诗诗逐渐没了韵脚,成了彻底的无韵之诗。令人悲哀的是,如今的“羊羔体”新诗歌全国走红,似乎诗歌再不需要艺术。还有就是平仄,开始顾及“四平”、“四仄”,逐渐没有了顾及,后来竟然出现全句连平或者连仄,最后也就归到了“羊羔体”的行列。至于“领格字”之类的诗歌艺术再无人问津,文学艺术不再是创新发展,而成了低俗倒退,新时代的一些所谓新诗歌成了文学领地里的一堆垃圾。诗歌是文学园地里的奇葩,华夏的诗坛应该抛弃“羊羔体”,应该生产出无愧于时代的新诗歌精品。(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